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324 跪地道歉

周非放四十六歲,戴著厚厚的玻璃眼鏡,身材高瘦,眼睛細小,但是眼神很銳利。楚北政法大學國際關系學院畢業。從政也算是專業對口。
  私下里的宴請也沒放到白云賓館。那里人多眼雜。而是放在了云春市內一處園林式的餐館里。
  陸景其實極度懷疑這是周非放的私家園林。飛云餐館的老板是一個模樣不賴的女人,只穿著洋紅色針織衫展露出傲人身材。陪著敬了幾杯酒,笑吟吟的出去。包廂里就剩下周非放和陸景兩人對酌。
  周非放微微沉吟,拿起筷子吃竹筍炒肉,細嚼慢咽,然后慢慢說道:“景少有沒有興趣接手白云賓館?白云賓館作為市委的招待單位連年虧損,給市里的財政造成不小的壓力。我希望能將它改成股份制的酒店,把經營權讓交給專業的團隊來運營。”
  陸景拿著酒杯子隨意的喝著酒,借喝酒的動作腦子飛速轉著。顯然,周非放是知道他是誰。從稱呼到酒店的專業團隊這句話,很多東西他都打聽的很清楚。他是一個有心人。
  “賺錢的事我總是會有興趣。就是不知道周書記這里有什么要求?”
  “景少有這個意向就好。”周非放哈哈一笑,拿酒杯和陸景碰了一杯,“我希望景少不要因為個別人職位的變動對云春的投資環境產生疑慮。”
  陸景笑了笑,琢磨著他話里透出了信息。
  第二天和劉玄志的見面又是另外一番情景。在市區里吃過飯后到白云山腳下的一家茶館里喝茶。竹林隨春天的晚風而動,發出沙沙的響聲。
  劉玄志在江州任職的時候,正值郁系和陸系蜜月期,所以他和陸景見面多了幾分故人重逢的意味。
  “以后要請景少多多支持云春的經濟發展。謝市長的能力我是了解的。大將之才。”
  陸景若有所思的笑著拿起茶杯喝茶,心里有些明了。
  …
  四月十五日,陸景和唐悅、謝晉文一起離開云春返回江州。陸景、唐悅是因為私事——唐彤來江州了,而謝晉文則是在云春玩厭了。黃致遠留在云春為謝澤華謀劃。種種跡象表明,云春正在醞釀這一場風暴。矛頭直指市長王至顧。
  唐彤到江州是找唐悅算賬的。對唐悅毀了她的愛情她極為不滿,帶了一疊劉瑤晗穿著古裝和人接吻和照片給唐悅看。顯然也是想看他的笑話。不過唐悅反應比較平淡,總算是把她心里那股邪火壓下去。
  飯后,謝晉文苦著一張臉陪唐彤四處轉轉——這丫頭狠啊!硬生生的把她哥的“臺”給拆了。唐悅拿著那疊照片要是還有娶劉瑤晗的念頭那就見鬼了。
  而唐悅則是和陸景一起去師大。
  師大的校園里正在舉行研究生的復試。各種指示的路標倒是讓陸景和唐悅輕松的找到地方。兩個人站在花壇邊抽煙。
  唐悅抬頭看了一眼蔚藍的天空,對陸景道:“其實劉瑤晗拍吻戲的事情我知道。現在對劉瑤晗的心思也就沒有以前那么熱切。也沒想著將她娶回家。
  我負責為景華系公司收集商業情報以及創建天辰娛樂公司之后對一些事情反倒看得很清楚。”
  “演員拍戲。吻戲、床戲都是免不了的。”陸景拍了拍他的肩膀,“娛樂圈也就那么回事。帶套做不叫失身。非舌吻不叫接吻。你自己能想通自然最好。”
  唐悅笑道:“我好歹比你大的多,怎么說起話來你比我還透徹些。”說著,頓了頓:“唐彤性子暴躁了一點,要磨練磨練,我想把她安排到香港工作,開拓她的視野。”
  “行啊!安排在瑞豐公司里工作。我一會給我哥打電話看他這兩天有沒有時間。一起吃個飯。過了今天我陪你們在江州轉轉。”
  唐悅陪著陸景抽了一支煙,離開時笑道:“悠著點啊,女人太多壓力很大的。”
  “你趕緊陪唐彤去吧。好歹讓她心里的怨氣消掉。”陸景笑著揮手道。他對秋蘭姐能有什么想法?
  午后的陽光不算烈,校園里活潑的氣息仿佛飄渺的琴音從風中傳來,有些單調,但是有著水晶般的質感,讓人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青春的日子。
  青春的日子好比吸煙。煙在飛揚,煙灰在墜落。
  陸景抬手看了看手腕,拿起電話打給邵秋蘭。
  約了在師大的東二門見面。時隔幾個月再見邵秋蘭,她已經恢復到昔日精致優雅的美女模樣。皺褶的白色長袖T恤由相互交疊的衣角疊造出搭片式的V型,精妙的圍攏出曼妙的腰身。愈發顯得她胸高腰瘦。黑色的鉛筆褲讓她的美臀曲線誘人無比。
  陳蘇子穿著粉色襯衣、牛仔褲站在她身邊,要不是那雙長腿迷人,只怕就給比下去了。
  “秋蘭姐,祝賀你考上師大的研究生。”
  “分數還沒出來呢。”邵秋蘭優雅的推了推眼鏡,笑著同陸景握手。把弟弟的事情解決之后,她一心備考。初試成績過線,這次復試感覺也考得不錯。“你沒什么變化,還是老樣子。大學生活如何?”
  “天天逃課,基本沒什么感覺。”陸景笑著道。
  陳蘇子說道:“走吧,走到江大的東教工食堂差不多五點。正好吃晚飯。”
  “我打電話給四中在江大的同學,看大家有沒有時間過來一起吃飯。”
  邵秋蘭微笑著擺手,“等九月份過來再說吧,現在就不要驚動大家了。”突然間,她發現和陸景的關系有些生疏。這種感覺讓她心里有些惆悵。
  …
  第二天晚上,陸景、唐悅、唐彤、謝晉文和大哥陸江一起吃了頓晚飯。謝晉文的父親以遼東省委常委的身份兼任春城市市委書記。任命不日下達。謝晉文當時激動有些傻了。他父親政治生命的第二春開始煥發,向上的勢頭很明顯。
  在江州呆了一個星期,陪著唐彤在江州轉了轉,然后安排她去香港工作。唐悅、謝晉文都一起飛往香港。謝晉文想要見見楊星長。
  邵秋蘭復試通過后也返回京城,臨走時讓陸景回京城后打電話給她再去粉紅佳人酒吧喝酒慶祝一番。
  積遠教育基金的手續辦了下來后陸景隨即前往云春。
  四月二十七日,云春市常務副市長陸鐵之被爆出與市第一招待所的經理程曉云有不正當男女關系。陸鐵之借助程曉云通過市第一招待所斂財一百萬之巨。
  程曉云涉嫌貪|污、行|賄被依法逮捕。經省里批準,陸鐵之被雙|規。云春的政治氣氛突然緊張起來。
  云春夜里忽而下著雨。山雨清冷。陸景、謝澤華、黃致遠三人在謝澤華位于市第一招待所的房間里面喝茶聊天。市第一招所一共8層,謝澤華的房間在810。類似于四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般的布局。
  “春雨如油!”陸景站在窗邊指著不遠處的市政府大樓笑道:“我們這算不算隔岸觀火?周非放、劉玄志與王至顧斗得你死我活,我們卻沒有可什么擔心的。
  老謝的事情,周非放這一方開出的價碼是常務副市長。要我投資旅游、教育、以及白云賓館的改制。要想不被人詬病,至少要拿出1500萬來接收白云賓館。前后投資總計應該在四千萬左右。”
  “握著投資,不管怎么樣我們都是占著主動。”黃致遠喝著茶說道,“景少有沒有擔心投資收不回來?胡文洸給我說,云春的旅游要發展起來,必須要修建一條直通江州的高速公路,否則投資云春的旅游業沒有太大的價值。”
  謝澤華思索了一會,說道:“可以和江州合作共同向省里申請一部分資金,然后自籌解決一部分。”
  陸景笑道:“江州你指望不上了。正在大力搞建設,財政吃緊的很。周非放今年才四十六歲,還有機會向上走,他那里老謝你可以多走動走動。這條高速公路恐怕還得落在他身上。”說著話,電話突然響起來,陸景拿著手機看了看,是王至顧的電話。等電話響了一會,陸景輕輕的掛掉。
  “病急亂投醫。王至顧要頂不住了。”
  …
  前舒鎮的鎮辦小學外的路上,陸景和胡文洸在人群后面抽著煙。積遠教育基金出資重新修建前舒鎮的鎮辦小學,今天是爆破拆除小學的以及新小學動土奠基的日子。
  小學的學生和老師都已經暫時轉移到隔壁鎮上去上課。除了鎮里的辦事員、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很多村民都過來圍觀。
  “轟!”
  一切準備就緒后,隨著一聲巨響,破舊的小學轟然倒塌。在準備好的木臺上,前舒鎮的鎮黨委書記上去講話。稀里嘩啦的鼓掌聲也不知道有幾分是真心的。
  陸景對胡文洸說道:“一會講話你應付下,我先撤了。”胡文洸現在是積遠教育基金的負責人。
  胡文洸指著陸景的奔馳V60惋惜的道:“山路不好走,這車這段時間可是吃了大虧。”說著,笑道:“景少看完黃老師回來記得把我捎回市區里,那普桑能把人顛死。”
  “沒問題。”陸景剛坐到車里,謝澤華打來電話,“剛剛召開了市委常委擴大會議,王至顧調到省里去養老。劉玄志就任云春市市委常委、副書記、代市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