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322 云春再遇

房間里有些暗,陸景打開燈,看著明亮燈光下黃紫琪的靚麗容顏,柔聲說道:“紫琪,別怕。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這里是陸景在白云賓館的房間。他當然不會和黃紫琪等在包廂門口。
  “撲哧!”黃紫琪笑著把白色的手袋丟到靠墻壁的沙發上,坐到小圓桌邊的藤椅上,“什么跟什么呀?我又沒有吃虧,能占我便宜的人還沒出生呢。你怎么在云春?”
  “陪兩個朋友過來旅游。順便泡泡溫泉。”拿礦泉水燒了開水,沖了兩杯咖啡端過來,“你呢,總不會告訴我你在云春旅游吧?”
  黃紫琪穿著水磨藍的牛仔褲,粉紅色休閑的風衣。明眸酷齒,清麗動人。凝視著她明亮清澈的眼睛讓人怦然心動。
  黃紫琪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把頭扭過去,“關寧呢?沒陪你過來。”
  “沒。在江大里忙著練一個曲子。”
  “下來支教是想讓自己的心靜一靜,忘掉感情上的創傷。”黃紫琪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低頭看著手里熱氣騰騰的咖啡,“當時騙你說我旅游去了就是想躲著你的。你都有女朋友,還來惹我干什么?”陸景剛才護著她讓她心里有些觸動。
  陸景微微一笑,挨著她坐到小圓桌邊上,“那你忘掉了程東華沒有?”
  黃紫琪拿左手指著她自己說道:“你看我像很傻的樣子嗎?我現在才不會自己折磨自己。”說著,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所以你別來惹我啊。讓我一個人清靜一段時間。”
  陸景轉移了話題,“明天去你支教的地方看看。那地方叫什么?”
  “前舒鎮。我們幾個同來的女孩子受到照顧分得離市里比較近,還有同一批支教的同學分的更遠…”
  正聽黃紫琪說著話,敲門聲音響起。陸景起身去打開門,謝澤華和一個中年人干部模樣的人站在門口。
  謝澤華對陸景說道:“這位是我們云春市的市長王至顧市長。”王至顧是他的頂頭上司。王至顧要親自向陸景道歉,他也沒法拒絕
  “這位就是陸先生吧?王川強是我的表弟,他驚擾到陸先生的朋友,真是對不起,我代表他向你、向黃老師賠罪。”王至顧言辭懇切的說道。
  王至顧前額微禿,面色焦黃,看著其貌不揚。陸景將兩人讓進屋子里,冷淡的同他握手,“王市長言重了。我本來打算來云春投資教育事業,沒想到環境這么差。”
  王至顧微征,扭頭看向謝澤華。謝澤華說道:“陸先生是景華手機的投資人。資產過億。”
  王至顧立刻熱情的笑道:“陸先生來云春投資我這個市長肯定是舉雙手歡迎。今天天色有些晚,我明天讓經貿委、招商局、教育局的同志陪陸先生到處在云春考察。”
  地方上如今以發展經濟為第一要務,大商人肯定在地方上投資是相當受歡迎的。陸景倒是一點都不奇怪王至顧的態度。
  王至顧對謝澤華道:“謝市長這件事你來牽頭負責。”他的意思是這份政績分謝澤華一份,但是要他出力氣。
  謝澤華沒有應聲。陸景說投資不過是個幌子而已,是要逼迫王至顧讓步,王至顧順桿子爬沒錯,但是要先解決根本問題。聽陸景那意思,今天晚上逼他朋友喝酒的人都得撤職才行。
  把其他幾個人停職問題不大,但是唯獨撤王川強的職務有些棘手。
  王至顧拍著頭笑道:“你看,我一聽說陸先生投資來了把來道歉的初衷都忘掉。陸先生,王川強悔過的意思很明顯,他和他的同事都在外面等著的,你看…”
  陸景懶的和他這種官油子繞彎,“我說過的話一般不喜歡重復第二次。另外,我希望能看到王市長打造優良投資環境的誠意,有些害群之馬要清除干部隊伍。不然我不放心投資。”
  王至顧臉色驟變,他表弟給他打電話求援,他怎么能不管。本以為鞠躬道歉也就算了,沒想到這青年還要跪地道歉。四十幾歲的人,跪地道歉哪還有什么臉面。
  陸景擺了擺手,“我還要在云春呆幾天。王市長想好再聯系我。今天有些晚了,就這樣吧。”
  王至顧臉上灰敗的告辭離開。謝澤華看到那個異常美麗的女子還在陸景房間里,雖然有心說幾句投資的話題,但是也知道這會不好打擾。帶上門離開。
  “蒼蠅打發走了,我們繼續聊。”陸景給黃紫琪續了一杯咖啡。等陸景坐下,黃紫琪輕輕的踢了他一腳,“你什么意思呀?等著我開口求你啊?市長都能被你指揮的團團轉,辦理修繕小學的手續對你來說不是問題吧?”
  陸景笑著搖頭,“怎么會?財政撥款修繕小學數量會有限度,你看看云春市區的發展情況就知道云春的經濟狀況有多么糟糕。所以,我在醞釀一個大方案,看看怎么樣才能博得美人一笑。”
  “去你的,就知道占我便宜。”黃紫琪先橫了陸景一眼,然后明亮的眸子好奇看向陸景,“你還真打算過來投資教育事業?”
  “我唬那個市長的。投資是要求回報的,但實際上教育事業想要回報很難。我打算成立一個基金,置入一部分優質資產到這個基金里面去,專門負責支持云春的教育。”
  “咦,這和你一貫形象不符啊。”黃紫琪嬌笑著道:“老廖元旦假期還加班,聽說是你要求的。把人當牲口使喚的人居然改性子不要求回報了。”剛才謝澤華說陸景是景華手機的投資人,她立刻就猜出陸景就是老廖口中的**oss。
  陸景喝著咖啡,悠然的笑道:“誰說我不要回報了?我要的回報是你的笑容。”
  “德性!不調戲姐姐你會死啊?”黃紫琪展顏一笑,也沒怎么生氣,心里有一絲甜意。見慣了陸景能把很無恥的話坦然說出來,她倒也沒覺得有害羞的感覺。
  “呃,夏鎮長人不錯,對我還可以,你別把人的官職弄丟了。”
  “行,我明天和謝澤華說一聲。”
  …
  前舒鎮離云春市區四十公里,在兩座山丘之中。沒有通公路,開車要走一個小時。縱然是開著奔馳,還是能體會到道路上顛簸的感覺。清風從半開的車窗里透進來。車窗外山花遍地,綠樹蔥蔥。不時的有山鳥歡快的啼叫著。
  曾紅英讓過路上放了一群羊的村民,趁著停歇的空檔撇撇嘴。從后視鏡可以看到陸景正和黃紫琪說笑著。黃紫琪的容貌一點都不輸給關寧,而且氣質獨特。真不知道陸景從哪里認識這么多美麗的女孩子。
  前舒鎮的小學是破舊的筒子樓,有兩層。和那個鎮長說的馬上要倒的形象不符,但是確實也到需要修繕的地步。真等出事故就晚了。
  黃紫琪的宿舍在一樓樓梯轉角處。還有三個分配來工作的老師也住在小學里。聽到院子里的車子的聲音,都從相鄰的房間里出來打招呼。
  “我朋友。從江州來看我。”黃紫琪介紹道:“這是丁老師、陳老師、和老師。”
  和三個老師寒暄了一番。中午在鎮上的小飯館里搭伙吃飯,算是給陸景接風。吃飯的時候接到謝澤華的電話,“王至顧不愿意把王川強撤職。教育系統其它的幾個人我可以拿主意把他們停職。但是調查結果估計也不容樂觀。”停職接受調查如果沒問題自然是官復原職。
  陸景想了想,笑說道:“不見兔子不撒鷹啊。我準備成立一個教育基金來支持云春的教育。回頭會有人來和你談。
  王至顧那里得給他實施一點壓力。今天下午景華有一個四人的考察組會來云春考察,你負責接待一下。投資方向是云春的旅游業,投資額度大約在一千萬左右。”
  謝澤華琢磨了一下笑道:“一千萬的投資足以把王川強的位置給砸沒了。道歉估計也是肯定的。行,我馬上去匯報一下。”有陸景這兩筆投資,他在云春市基本上就能站穩腳跟了。
  黃紫琪下午有課,陸景吃過飯后在她宿舍里略坐了坐就回了市區里面。一路上打著電話安排事情。
  陸景打算把怡家超市、環球雅思的股份置入到新成立的教育基金中。陸景在怡家超市和環球雅思分別擁有5的股份。這兩家公司今年的分紅加起來就有一千二百萬。用來修繕云春市的小學應該是足夠的。不過,他已經把分紅花掉——擴張星空網吧。今年還需要先注入一筆資金到教育基金中。
  陸景心想:“從瑞豐公司那里抽一部分資金進來。等事情做起來后,再看看董坤城、王燦、謝晉文他們有沒有興趣做教育基金的事情。屆時可以擴大教育基金的規模和幫助對象。”
  …
  景華公司帶隊來云春考察的是高級行政秘書組的胡文洸。此前收購溫泉湖的交易就是他來云春完成的。這次來云春主要是幫陸景把溫泉湖的改造方案定下來,實施起來。然后副業才是考察是否可以在白云山開發旅游業。
  開發旅游業不是單純的指發展旅行社、組織團隊旅游,而是包括對當地景點的開發,各種設施的建造,旅游環境宣傳等等方面。
  旅游業是公認的高產出、高就業、高創匯、前景看好的行業,生機勃勃,有巨大的發展潛力。十年之后白云山一年的旅游總收入有150個億。
  陸景倒也沒想著占大頭,與政府合作開發的話,分上一杯羹肯定沒問題,多少就需要胡文洸去談。然后發展旅游地產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楊玉立或許有興趣。
  胡文洸和陸景見過面之后,徑直去和云春市政府談判。一天之后,王至顧再也坐不住。他的秘書給陸景打來電話,“陸先生,市長想請陸先生吃頓晚飯,不知道什么你明天晚上方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