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21 換一個角度

銀灰色的奔馳平穩的行駛在寬闊公路上。
  陸景微笑著接聽占偉濤打來的電話。坐在他身邊的黃致遠微微扭頭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油菜田和白楊樹。
  “家里沒有‘余糧’,倒是給情人六十萬。是個人都得爆發。呵呵,孟有望的妻子和他大吵大鬧的事情在江州市里傳遍。”
  “占秘書辛苦了。”陸景笑著掛了電話,問黃致遠:“孟有望的事情,要不要再加一把火?光是一個謠言…”
  黃致遠搖頭,“火候剛剛好。只要他妻子和他鬧就坐實了此前他和黎梅霞的傳言。就這一點孟有望以后被提拔的時候就會有先天缺陷。”說著,笑道:“過幾天省里有個青干班培訓。孟有望十有**會被選上。”
  “那樣最好。”陸景笑著點頭。閉著眼睛思考接下來的云春之行。
  謝澤華在云春市盤查教育系統家底的動作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從來都是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那些人不反擊是不可能的,更重要的,他未必得到云春市里主要領導的支持。黃致遠特意從江州前往云春為他謀劃。
  陸景順道送黃致遠過去。以景華公司名義投資開發的溫泉湖也正好看一眼確定建造方案。
  陸景倒不怎么擔心謝澤華。謝澤華日后能走到江州市市委常委的位置上,總有其過人之處。
  三輛車進入云春市內已經是下午一點。在市區里吃過飯,曾紅英開車送黃致遠去見謝澤華。陸景和唐悅、謝晉文前往白云賓館。
  云春屬于丘陵地貌,春天似乎比楚北省其他地方來得晚些。在白云山半山腰的白云賓館休息時。可以看見白云賓館的桃花園里姹紫嫣紅,一樹樹桃花開得極為艷麗。入眼都是鮮艷的花朵,美不勝收。
  市區的清冷讓見慣了大城市繁華的唐悅、謝晉文有些不適應。到了這里兩人贊不絕口。
  “果然是旅游勝地。”
  “楚北勝景盡在云春。真是名不虛傳。”
  “這里是度假的好地方。離江州又不遠。要是修一條直達的高速公路,一個小時就能到。先休息會,一會去泡溫泉。”陸景笑著讓樓下餐廳送了咖啡、酒水、小吃上來,與兩人閑聊。
  “坐吧!”熊為明伸手示意孟有望坐到辦公室右側的待客沙發上。他坐在辦公桌后面沒有起身的意思。
  孟有望坐到沙發上,秘書送茶后退了出去。他嘴角動了動,說道:“熊書記,這次青干班…”
  熊為明看著他額頭上的淤青,心里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有望。領導干部歷來要求德才兼備。光有才沒有德不行。你需要進省黨校的青干班學習學習。”孟有望的能力他還是很欣賞的,但是鬧出這樣人皆盡知的桃色新聞讓他對提拔孟有望心生疑慮。
  “我讓組織失望了。”
  熊為明擺了擺手,拿出煙抽著。將煙盒推到桌子邊沿。
  孟有望起身在煙盒里抽出煙,低著頭抽煙,有些明白熊書記的態度。正值和范生望競爭市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關鍵時刻,他進省黨校學習也就意味著競爭失敗。
  略坐了一會,他心情沉重的走出熊為明的辦公室。雖然熊書記沒有拋棄他的意思,但是短時間之內他的政治生命不會有起色。如果沒有拿得出手的政績,怕是很難向上。
  想起前幾天傍晚家里那個婆娘把掃帚、碗碟、茶杯、相框、雜志、文件劈頭蓋臉的丟過來。他心里頓時就有一股怒氣涌上來——余怒未消。
  大好前途毀于一個潑婦之手。真是tm的王八蛋。
  唐悅和謝晉文兩人下午泡過溫泉之后。去市區倚紅偎翠去了。在白云賓館的包廂里,陸景笑著聽黃致遠轉述謝澤華的現狀。
  謝澤華孤身上任,就住在市里的一招里面。云春市第一招待所是市政府的接待單位。前些時候市衛生防疫站按照衛生防疫規定給一招的員工檢查身體,查出負責打掃謝澤華房間的女員工小紅懷孕。
  一時間謠言四起。副市長謝澤華把招待所女服務員肚子搞大的傳聞甚囂塵上。政治影響非常惡劣。
  風頭愈演愈烈的時候。情況突轉。市政府接待辦主任林進融舉報一招的經理程曉云在經營過程中偷稅漏稅,大肆收受員工賄賂。而程曉云則舉報林進融強迫一招服務員發生關系一些列勾當。
  最終查出來小紅懷孕是林進融干的好事,他被開除公職、判了五年。程曉云的事情查無實據。繼續擔任一招的經理。
  謝澤華笑著道:“狗咬狗一地毛。程曉云這個女人不簡單。”
  “可以想象。程曉云能坐穩市招經理的位置肯定有關系。”陸景笑著和他喝了一杯。
  黃致遠笑道:“我還說你這次貿然的盤查云春市教育系統的家底有些魯莽了,你就把局面轉過來。咱倆喝一杯。”
  謝澤華笑著搖頭。拿酒杯和黃致遠碰了一個,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說道:“林進融和程曉云也不是犯傻突然互相舉報。我在云春好歹是個副市長…”
  聽著他意有所指的話,陸景和黃致遠都笑起來。暗流洶涌的漩渦被謝澤華輕描淡寫的揭過。他重入仕途身上一些獨有的品質開始逐步的顯現出來。
  三人一起喝了一杯。
  酒桌上的酒是白云酒業的招牌酒—白云酒。43度,口感醇厚。白云酒在國內的白酒市場也算的上是中檔白酒。行銷楚北省大部分區域,附近的湘南、中原都有一定的市場。云春的經濟要發展,發展白酒產業是一張很不錯的經濟牌。
  “白云酒業被遠大公司收購,更名為遠大酒業。雖說遠大酒業的生產制造基地在云春。但是他公司所在地在江州,所以在稅收上云春市能享受到的好處有限。”謝澤華抿了一口酒說道:“原本白云酒業就是以投資建廠的模式在云春發展。所以這一點市里也沒法多做工作。現在換了熊書記的女婿蘇遠在經營酒廠,要想說服他把利稅上繳到云春市里很難。”
  黃致遠有些不解的看向陸景。
  陸景笑道:“合理避稅。生產和銷售分開。中間的差價和貓膩就多了,甚至可以做出年年虧損的財務報表。反正不查沒什么問題,查起來合法合理。”
  三個人在包廂邊吃邊聊。陸景起身去衛生間,路過一個包廂里,正好服務員上菜,包廂門半掩著,里面傳來酒杯摔地聲音,“姐姐稀罕你寫個好評語啊!不喝就是不喝。”熟悉的聲音和語調讓陸景渾身仿佛被電過了一般,下一秒。毫不猶豫的推開門走進去。
  王川強拿紙巾擦著臉上的酒水。惡狠狠的看著眼前這個外形火辣,容顏俏麗的女老師。今天晚上他非要把這匹烈馬拿下,好好的嘗嘗她的滋味。
  雖說支教的老師都是走團委的組織關系,但是教育局這邊的評語也相當重要。王川強是云春市教育局的一處的處長,分管教育經費的審批。他自然能影響到支教老師評語這一塊。
  “小黃老師,你這是干什么?快些向王處長賠罪。”前舒鎮的鎮長夏來貴嚇的手足無措,連忙拉著要起身離開的黃紫琪的袖子,小聲勸道:“小黃老師,你要為鎮里那幾百個孩子想想。學校再不修就要倒塌了。”
  黃紫琪不耐煩的甩開他的手。“夏鎮長,我都陪著你跑了幾天都沒答復,就他一個破處長有用嗎?修學校的錢我出了。我六月份走之前完工。”
  王川強冷笑一聲,“我告訴你。你有錢也修不起來。”說著,嘿嘿笑道:“小黃老師我有沒有用,你晚上試試就知道。”
  酒桌上陪酒的幾個人都配合著嘿嘿笑起來。里面的意外不言自明。
  “無恥之徒。”黃紫琪拿起手袋就要往外走。她才懶得伺候這幫惡心的官僚。有錢蓋不起來學校?笑話!蓋起來你教育局的人敢去拆嗎?
  “陸景,你怎么在這里?”黃紫琪看到推開門進來的陸景。微征的看著他。
  “在隔壁吃飯,聽到你的聲音。進來看看。真是你。”陸景笑著把她讓到身后,然后冷冷的掃向主座上的中年人。
  “你誰?滾出去!”
  “懂不懂規矩?”
  “哪里來的毛頭小子?”
  屋子里的人吆喝著說道,有兩個青年人站起來。
  “今天是誰的主意?跪下來向紫琪道歉。”陸景瞇著眼睛,壓著怒氣說道。紫琪不愿意喝酒,誰敢逼她喝?
  “你麻痹,口氣大的很啊!”有個人過來推陸景。陸景反手握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那人發出殺豬般的慘叫。陸景跟著一腳把他踹到地上。那人的慘叫聲讓蠢蠢欲動的幾人臉上都變了,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王川強拍著桌子站起來大聲說道:“你反了天,哪兒來的?老張,報警。”
  老張拿起電話撥了出去,然后道:“王處長,小黃老師是京城的大學生…”
  “學生能有什么背景。”王川強眼睛里精光一閃,不屑的冷哼一聲。
  “好,夠威風。好的很。”陸景冷笑著拍拍手,拿起電話打到隔壁謝澤華手機上,“老謝,我在隔壁包廂里,你過來看看。”
  謝澤華走進306包廂的時候,正好看到陸景堵在門口和一個異常美麗的女子說話,屋子里面還有人悶哼的聲音。一屋子人都被他堵在里面,這是鬧哪出?
  “你先解決。解決不了,我給趙省長打電話。”陸景已經從黃紫琪口中知道為首的中年人是云春市教育局的一處的處長。陪酒的都是教育系統的人。
  “行。”謝澤華點點頭,明白陸景殺氣騰騰的話里的意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