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320 把研發團隊搬到江州來

廣告上的想法現在倒沒必要和吳璇說。現在景華的第一要務還是把研發團隊安置好。住宿、辦公地點、辦公用品、食堂飲食等方面都需要配合好。不能指望研發團隊那幫人習慣京城飲食的胃在第一時間習慣江州的飲食。
  景華科技園研發大樓那邊裝修工程加班加點五月初就能完成。到時可以直接搬進去。陸景本來還以為要用景和大廈這邊的辦公室先頂一陣子。
  傍晚在景和大廈的食堂里吃晚飯。食堂的供餐由麗都酒店承包過去。何向成依舊承包著電子加工廠那邊的食堂。此前食堂運作流程還是何夢瑤幫他定下來。這邊新增的食堂他也顧不上。
  其實以他的手藝開個私房菜館最好。做食堂的大廚有些可惜。有些菜確實需要精雕細琢,下功夫才能好吃。改天得空了和他說一聲。
  下班的高峰期吃飯的人不少。打了土豆燒排骨、辣子雞、清蒸水蛋。和陳笑、章文君找了一張桌子對著坐下來吃飯。
  “味道還不錯啊。麗都酒店很下了些功夫。”陸景把排骨骨頭吐到餐盤中。
  “恩。麗都酒店和我們關系良好,我們財務有派人監督食堂。”陳笑說道,“你拿錢擴大開網吧干什么?我看了何夢瑤交上來的報告,今年盈利的可能很小。”
  “砸人。”陸景一本正經的說道。旁邊吃飯的章文君劇烈的咳嗽起來,她嗆著了。
  陳笑嫵媚的白了他一眼,“誰惹你了?哦。我知道了,是孟漢生吧。他前些時候在景華科技園落成慶典上搞鬼。他好像在楚北大學也開了一間網吧。叫什么來著。”她扭頭問章文君。
  “漢生網吧。”章文君問陸景。“景少,網吧怕是很難擊垮啊。”
  “不是那么說。只要占據江州網吧的高端市場。攫取高端市場和中端市場的利潤,你說孟漢生到時候開著一間網吧有什么意思?”說著,陸景一笑,雙手在空中比了一個手勢,“南陽街那里改造完成后星空網吧的規模會擴大一倍的規模,到時候我看孟漢生的漢生網吧還有多少錢可賺。”
  章文君想了想,認可陸景的想法。如果換做普通人開一家網吧,做得好一家店每年有幾十萬的利潤,自然活的很滋潤。但是如果以公司投資的模式開網吧。這個盈利預期肯定不行。資金內在的擴張動力會很足。
  但是屆時星空網吧把整個行業利潤的大頭都占住,漢生網吧只能撈點湯水。漢生軟件上網吧項目可能是預計在江州開上十幾家店,每年預期收益是二千萬,結果變成每年收益一百萬甚至更少。漢生軟件那幫人只怕要郁悶死。
  陳笑笑著搖頭,“云春那里以景華的名義在白云山圍了一個溫泉湖,你什么時候去看看合不合你的意,配套設施的修建方案還要你拿主意。”
  “我過幾天去轉轉。”陸景笑著說道。他還需要在江州關注下孟有望事件的發展。
  黎梅霞的問題幾天功夫已經被查的七七八八。但是她并沒有扯上孟有望。占偉濤打電話告訴陸景雖然最近江州官場謠傳黎梅霞和孟有望有關系,但是誰也沒法拿出實質的證據來。也就是說,孟有望在這一次風波中有可能沒事。
  陸景也沒指望一側然就。只是轉折的節點會在那里呢?在記憶中孟有望下去的原因是因為透漏一些敏感信息給港資企業從而被大哥壓了下去。但是現在他還是江州市組織部副部長,有些信息他接觸不到。
  星輝灑落。陸景開車從景和大廈出來去找黃致遠。他有心去陳笑寢室坐一會兒,但是陳笑沒好意思同意。景和大廈和景和苑挨在一起,現在住在景和苑中的員工不少。人多眼雜。兩人的關系會很容易被下面的員工發現。
  酒館里面陸景和黃致遠對酌幾碗,把前因后果都說了說。黃致遠琢磨了一下,抿著酒說道:“黎梅霞不愿意扯上孟有望后面的路就走不通。不過要換一個角度想。還是有辦法的。我聽說孟有望的妻子性格彪悍…”
  …
  黎梅霞家住在區招商局的家屬小區里面。傍晚里小區人來人往,很是熱鬧。陸景換了一輛不起眼的車停在樹蔭下面看著小區門口。唐悅的一個跟班去黎梅霞家辦事。車里面。陸景和唐悅“吞云吐霧”等著結果。
  “唐彤的事怎么樣?”陸景笑著問道。前段時間唐悅和謝晉文在橫溪陪女朋友,順便去了一趟杭城。不過陸景前幾天在京城的時候。聽羅女士說小姑家里鬧翻了天。唐彤先是死活不同意和男友分手,這幾天好像態度軟化了不少。
  “分手了。”唐悅笑著搖頭,“那男的一開始見我,人五人六,大談理想、前途。一副為了愛情什么都可以不用的模樣,拽的很!
  我把那男的帶到橫溪的夜店里面去轉了轉,出來后丟了5000塊現金讓他隨意。橫溪那里是全國有名的影視拍攝景點,不說美女如云這種話,但是各種各樣的女人都可以見得到。
  在那里玩了三晚上后,他改口叫我‘哥’。我tm才懶得應他一聲,把唐彤喊過來抓了個現行。”
  “靠,唐彤回頭知道原因不得恨死你啊。“陸景笑起來,唐彤那男朋友八成態度不好把唐悅惹毛,才讓唐悅給算計了。
  唐悅眉毛一揚,笑道:“管我屁事!我叫他晚上隨意,又沒叫他泡妞。橫溪到杭城每天都有班車,他身上踹著5千塊錢怎么都有辦法回杭城。他又不是沒有唐彤的電話。只能說人品有問題。”
  陸景搖了搖頭,“小姑夫怎么說?”
  “我爸總不是那個調調。對結果很滿意,對過程不滿意。把我臭罵了一頓。說下不為例。”
  陸景笑道:“你這樣的搞法,有幾個男人能通過。”說著話。辦事的那人回來,坐到車里。“唐少,辦好了。”
  “辛苦了。”唐悅點了下頭,“你去滇南那里玩三個月。等風頭過了直接回京城。”
  陸景開著車把那人找個地方放了下去,又去楚北大酒店里接了謝晉文,“我帶你們去號稱匯集楚北權貴的地方坐坐。”
  王朝俱樂部是典型的敗絮其外,金玉其中。謝晉文第一次來江州,還不知道這回事,“陸景,這就是你說的匯集楚北權貴的地方。未免太…”
  陸景嘿然一笑,帶著他從二樓樓梯上去,等他走過那兩排旗袍美女站成的通道后,立刻神清氣爽,說道:“果然有些門道。”
  陸景和唐悅都笑起來。十幾個容貌美麗的旗袍美女齊刷刷的彎腰喊:“老爺好!”那種場面是個男人都會有種“天下我有”的爽利感,更不要說彎腰時一水的水滴狀乳峰所帶來的視覺沖擊。
  今晚消費謝晉文請客,他在韓國那里也撈了一筆,資產現在有4個億。資金抽出來投了2個億到橫溪的影視城中,占40%的股份。
  “很不錯的一筆投資。”陸景笑著拿酒杯和兩人喝酒。在他印象中橫溪影視城的發展還是很強力的。到2010年資產估值大約有五十個億。
  “你這么說我就有信心了。”謝晉文笑著說道。他在去年十二月份韓國股市暴跌的時候給陸景打電話情緒激動,無奈陸景一貫淡定自如的態度,完全沒法和陸景分享興奮的情緒。
  喝到十二點,三個人散場。走到停好場里。景華公司的司機已經等在車里,正要讓司機開車離去。突然,停車場里傳來一聲罵聲。“我爸沒事我怕什么?…陸景不在軟件這個行業里面他能把我怎么樣…”
  “等一會。”陸景吩咐道。唐悅小聲笑道:“這樣都能碰到有人罵你。你在江州挺招人恨的。”
  陸景從窗戶里看到孟漢生和一個高大的男子在一起走出來,他女朋友潘婷婷扶著有七八分醉的他。陸景瞬間就猜出來這位應該就是潘盛。江州某個夜總會的老板。也不知道他今天是來消費的還是來學習經驗的。
  等三個人坐到一輛黑色的奔馳里面,孟漢生也沒說出有價值的東西來。陸景有些失望。讓司機開車。電視劇的狗血情節果然信不得。
  …
  黎梅霞貪|污的數目共有六十萬。四月十一日那天,她丈夫向組織上繳了貪污所得了六十萬,從而使得她的罪責變至最小,僅僅是開除公職、開除黨籍。
  回到家里的黎梅霞和丈夫先痛哭了一會,開了燈,然后才問道:“錢從那兒來的。”她的錢不是買了房子就是花掉,還有部分被追繳。丈夫肯定是拿不出這六十萬。
  “孟部長讓人送過來的。梅霞,過去的事就過去了,我也沒什么說的,總歸你是我妻子不能看著你進牢里去。”黎梅霞的丈夫低頭坐在板凳上,唉聲嘆氣的說著。
  他老婆和人有關系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一個殘疾人守不住這樣漂亮的老婆。何況他還得了好處是市環衛局的正式工。人總歸要向現實低頭。
  “啊!”黎梅霞感覺不可思議。黎梅霞的丈夫解釋道:“一個小伙子把錢送過來的,滿滿一麻袋,小區里很多人都看到了”
  黎梅霞頓時覺得天暈地旋。她也是混官場的,那還不明白怎么回事。有人在陷害孟有望。六十萬吶,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急急忙忙的拿起電話打到孟有望的手機上把事情說一遍。
  “沒事。”孟有望正在辦公室里坐著等下班。惜字如金的說了一句就掛掉電話。心里雖然詫異誰在背后做的這件事,但也知道不可能用這六十萬查到他頭上。因為那是賬款。至于謠傳是他借錢給黎梅霞則沒有證據,他的各個銀行卡,存折都是可以查到記錄的。
  下班之后早早的回到家中。他這幾天比較低調,推辭了幾個宴請。
  “孟有望,你還有臉回這個家?”剛把漆黃的防盜門打開,一只皮鞋迎面丟來,孟有望毫無心理準備,狼狽的側身躲開。他已經和妻子解釋過謠言的事情,不想,她又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