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18 紫色的愛情

葉周海從紫色愛情酒吧出去后,腦子里想著怎么報復。商人自有商人的報復手法,他下定決心要打開江州的手機市常
  酒吧里大家雖然好奇葉妍和葉周海的來歷,但是也沒人問出聲。只笑著說學校的事情。陳蘇子倒是知道葉妍是時代在線的投資人,她是時代在線最大的股東。
  聽蔣耀軍說那天上午陸景帶她去楚北大學那邊談投資時,李群驚訝于她的美貌,手里的煙頭不知覺的落下來,把電腦椅燙了一個大洞。現在還是時代在線眾人的笑柄。
  陸景拿了礦泉水遞給何夢明。曾紅英開車繞到師大一附中接她過來玩。謝清歌和吳勝林跟著一起來逃課來玩。
  “謝謝!”何夢明坐到她姐何夢瑤身邊。何夢瑤正在清聲說她。說著還怨怪的看了陸景一眼,何夢瑤還不知道陸景今天會把小明喊到這兒來玩,可是馬上就要高考了。
  “我自己想來的。一晚上不學習又沒什么。”何夢明不以為意的說道,兩只腳坐在椅子上晃動著,十分好奇的打量著酒吧的裝飾。
  興許是下雨惹人惆悵的原因,來酒吧里買醉的人稍稍多了些。陸景去吧臺老胡那里再要了一些飲料、吃食讓侍者拿過去。
  拿了傘,走到街面上閑逛。說一遍老胡的故事讓人心酸,雖然陳蘇子把氣氛給活過來,他心里還是有些不好受。從今天葉周海的反應看,景華已經引起了諸多手機廠商的注意。
  手機市場在九八年還遠沒到飽和的程度,還不至于引發殘酷的市場競爭。但是毫無疑問,今年年中的手機牌照下發后,一定程度的血拼肯定是免不了的。景華的技術積累還是太淺,也沒辦法說在競爭中一定能占據優勢。生產、營銷、物流、采購、研發、財務等各環節管理水平都需要提升上來。
  五月份景華將會有4個億的債務到期,九六年拿的貸款過多,還掉這4個億,日子就會好過許多。屆時,可以考慮讓管理人員都去江州商學院進修管理課程。
  江州商學院的mba課程非常有名,但是再過幾年就會變成富豪和美女的相親會。甚至有女孩專門花幾萬塊進修這門課程,只為了在學習的過程中掉得一個金龜婿。社會就是這么明目張膽,浮躁得讓人無語。
  在長街盡頭轉了一圈回來,看到何夢明舉著傘在雨中好奇的打量著熟悉又陌生的街面。她每天忙著上學,就算家住在附近也還從來沒有來看過。
  “你怎么一個人在外面轉?”何夢明問道。
  “一個人想幾個問題。”陸景笑著道:“你一個人跑出來不怕別人打劫你啊?”
  何夢明淺笑著跟著陸景回酒吧。也沒去東邊回廊,就在庭院中心回字形吧臺處和她坐著聊天。
  “你剛才干嘛放那三個青年走啊?我沒覺得他們是好人,看那個葉周海的意思還會找你麻煩。”何夢明吸著果汁說道。她穿著寬松的運動服,難掩她嬌柔明艷的氣質。
  “打他一頓也不見得能消什么氣。我和葉家早就有恩怨。”陸景把葉文斌在背上使壞,景華拿手機拍照曲折的過程和她說了一遍,“所以他們費盡心機花了2千萬和解費用,但是實際上我根本就沒有阻止他們的意思。與其讓他們把資金投入到其他的產業上去,還不如讓他們都投到數字手機上來。商業對手就是這么麻煩,不是同一個領域根本就沒什么制約性。不像政治。全國一盤棋,總有山水相逢的時候。”
  陸景對何夢明還是很信任的,說話也沒遮遮掩掩。是以他的一些事情何夢明也清楚。
  說著話,何夢瑤走過來,清聲說道:“小明,我們該回家了。”
  “再玩一會兒,我找清歌說話去。”說著對陸景打個暗號,示意陸景把她姐拖一會。
  陸景見何夢瑤默不作聲的坐了下來,似乎在醞釀情緒。陸景知道她的性子—君子絕交不出惡語。但是,說出來的話,就是已經下了決心,基本上也沒改的可能。
  搶先說道:“我有事情和你說。星空網吧占領江州網吧業的高端市場還需要多久的時間?”
  何夢瑤想了想,清聲道:“你要是肯投資金來發展,我保證在我大四畢業之前完成。如果靠星空網吧自己積累資金可能要三、四年的時間。”
  星空網吧的裝修設計,格局,運營模式都是固定的,唯一差的就是投資開店,將網點布滿江州,屆時在網吧業的影響力自然凸顯。
  “自己開店再配合加盟店,你算個資金總量出來,我回頭劃資金給你。”陸景說道。星空網吧的投資級別都只在千萬級。他想早點看看孟漢生吃癟的樣子。借范生望的手去動他老子,總沒有自己動手來得痛快。
  今年景和電子、怡家超市,京城快遞的分紅加起來差不多三千萬的樣子。這是因為幾家公司都提留的發展資金的緣故,要是把全年的盈利都拿來分紅自然不是這個數目。
  “我算過了。高端網吧首先要針對的是高端消費人群,主要分布的網點在市區中心區域、大學旁邊。漢寧區、漢北區、林元區加起來開十二家分店,就可以把輻射范圍覆蓋到江州有消費能力的區域。剩下的地方采取加盟店的模式控制市場。一家店的成本按三百萬計算,總計三千六百萬,扣除加盟店的加盟費用,我預計差不多要三千五百萬的資金。”
  “那還差五百萬的資金缺口啊。不過我有辦法解決。夢瑤,我可是把私房錢都交給你了,不會虧本吧?”
  何夢瑤搖頭,“當然會虧本。短時間內這樣擴展盈利前景不明朗。九八年全年就算是保持收支平衡都難說。你想要收回投資更需要一段時間。或許兩年,或許三年。我也說不準。”
  她說話聲如清簫,聽起來十分舒服。陸景拿手指敲著吧臺,笑著道:“我想著你畢業前幫我把孟漢生那家網吧收購。他最近得罪我了。我要給他點顏色瞧瞧。所以,資金三天之后會到賬,你后面有得忙了。”說著,笑道:“有沒有覺得我特別敗家的感覺?”
  何夢瑤本來不想說心里話的,但是看到陸景沒有雜質的眼神,也沒覺得他像以前接觸的那些男生那么可怕,不由的點了點頭,“恩,很敗家。”
  陸景笑著摸鼻子,真想在她的小腦袋上敲一記爆栗。都不肯說句好聽話。拿錢砸人本該是件很爽的事,但在她眼里怕是和傻子有的比。
  讓曾紅英送了何夢瑤姐妹回家。陸景坐回到東面回廊里去。大家都在聲討云春的一個案子。
  謝澤華在云春市任職,第一把火就是盤查云春市教育系統的家底。有幾個蛀蟲挪用教師工資被查出來。謝清歌說起來義憤填膺,大家都跟發表意見。陸景心里一動,倒是想起在云春碰到黃紫琪,現在還沒有給她打電話。她也沒有打電話過來。
  喝到夜里十一點左右,清冷的小雨竟停下來。讓曾紅英開車把醉的不省人事的葉妍送到后湖別墅里去睡覺,曾紅英在江州也住在那里。
  大家打車回江大校園里。從白沙井徐華路坐車到江大只要十五分鐘,而江大的宿舍十一點半關門,時間上還有些余暇。
  送了關寧回宿舍,陸景一路狂奔總算是研究生公寓關門前趕到。正累的氣喘吁吁的坐到大廳的長椅上歇口氣,發現宋雨綺一個人等在大廳里。
  “完了,形象全毀。”陸景笑著說道。宋雨綺倒沒想到他還有心情開玩笑,嘴角揚起一個弧度,說道:“你在我心里早就沒形象了。晚上和何夢瑤說什么說的那么久。認識何夢瑤這么久,還沒見她和男生說了這么久的話。”
  “討論拿錢砸人的事。我準備讓星空網吧在一年之內一統網吧業高端市場。”陸景喘著氣,慢慢的等氣息正常,“你有事情和我說?”
  “沒有。只是想和你說說話而已。”宋雨綺低著頭輕聲說道。陸景都不曉得接下來說什么。
  看著她含羞帶俏的模樣,陸景心里嘆了口氣。他哪里是什么信男善女。擱在前世那會,宋雨綺早被他吃掉,然后無情的拋棄。只是人生讀檔一回,對感情不想再快餐消費了。宋雨綺一看就知道是個好女孩。他也沒想著禍害她。
  正沒話說尷尬著,宿舍管理員及時的拿著手電筒出現在大廳里,詫異的道:“咦,你們兩個在大廳里干什么,那個宿舍的?”
  胡亂扯了兩句,陸景和宋雨綺上各回宿舍休息。
  早上睡得正舒服,葉妍打來電話把他吵醒,“陸景,你這是什么破別墅。室內運動的場館都沒有。小型的家庭影院里連個好看的碟片都找不到。你多大了啊,還看貓和老鼠?”
  陸景哀嘆道:“你至不至于一大早打電話給我說這件事,擾人清夢很招人厭的。沒有好看的碟片你自己去買啊。”
  陸景沒有興趣去陪葉妍。為別人的人生操心只是心血來潮偶爾為之,哪能天天干。被她吵醒了也睡不著,索性下樓去食堂吃早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