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31 處理謠言

從高中部這邊的老式教學樓走到老師們所在的綜合辦公樓需要5分鐘。綜合辦公樓是二年前新建,一共五層高,外面貼著考究的白色瓷磚,側面則是竹林和一個休閑的小花園圍繞著。整棟樓里面層一個回字型布局,樓中間是一個人工的噴泉。不少教職工正拿著飯盒從辦公室里出來前往食堂。綜合辦公樓除了是老師們的辦公室之外,還包括學校的后勤部門,行政部門,對外的外聯部等等。
  陸景進門從大廳里八駿圖的左側走道上了樓梯,高二年級數學組的辦公室在三樓東面。
  推開貼著“數學組”牌子的暗紅色木門,正好聽到一個粗獷的聲音,以公鴨嗓子般的笑聲贊嘆道,“秋蘭,你今天真美!”
  …..
  辦公室里擺著八張大的辦公桌,梅老師坐在靠窗戶邊的桌子邊,低頭吃著自帶的午餐,不敢多說一句話。
  聞訊而來的周祈正在和一個身穿警察制服的高大青年對峙,不過他明顯處于下風。
  邵秋蘭壓抑著心里的怒氣,冷著臉道:“張偉你鬧夠沒有,鬧夠了請你讓開,我要出去吃午飯。”
  青年露出個帥氣的笑容,警服穿在他身上閃閃發亮,“呵呵,我是誠心請你吃飯,秋蘭,你一定要給我一個面子。”
  邵秋蘭無語的扭過頭去,和張偉說話猶如對牛彈琴。周祈伸手指著他道:“聽到沒有,趕緊滾蛋。秋蘭不會跟你一起去吃午飯的,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做夢。”
  “MD,你怎么說話的。”張偉把手中的警帽往桌子上一擺,火冒三丈的拍著桌子,一雙牛眼瞪著周祈。他對邵秋蘭客氣,是因為喜歡她,要追她。這半路上跑進來的小癟三是誰?像一只蒼蠅一樣的在旁邊嗡嗡。
  梅老師被嚇得一跳,手中的筷子落在了飯盒里。
  周祈退開兩步,又挺起胸膛,他不能眼看著外形英俊,內里草包的張偉毀了邵秋蘭。
  他與邵秋蘭是大學同學,同時來到定海四中教書。當時不知道羨煞多少人,都認為他會近水樓臺先得月,摘得京城師范大學的這朵鮮花。可是一年多過去了,他還沒有絲毫的進展。
  “你怎么罵人,你快出去。”邵秋蘭冷喝一聲,十分不滿。要不是張偉是教務處張主任的兒子,他怎么敢明目張膽的跑到辦公室來騷擾自己。
  “呵呵”張偉對邵秋蘭換上了一副笑臉,“一不小心就罵出來了,定海派出所里面那些小兔崽子不罵就不知道聽話。秋蘭,你放心,我在你面前絕不再說臟話。你看,咱們是不是可以出發了。”說著眼睛貪婪盯著的邵秋蘭豐滿高聳的乳峰看,喉結滾動著,“秋蘭,你今天真美!”
  邵秋蘭算是理解了什么叫做滾刀肉。社會上的人與學校里面太不一樣。她皺著眉頭,心里膩歪死了。
  “吱----!”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四人的目光都看向門口,走進來一個穿著休閑服裝的學生,小麥色的皮膚,臉上棱角分明,高高的個子,看起來精力十足的樣子。
  陸景才進門就看到屋里的人把目光都投向他。一個坐在靠窗戶邊吃飯的中年老師,陸景認得,那是三班的數學老師,梅老師。還有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青年站在兩排辦公桌之間的過道里,偏過頭來看他。邵老師的辦公桌在靠右手邊朝里的第三張,她正皺著眉頭,粉臉微怒的看向門口
  語文老師周祈站在她的辦公桌旁邊,身上的西服敞開,渾身緊繃,雙手微張,眼睛斜向門口這邊。
  “這怎么看起來像分成兩派在對持,梅老師是打醬油的。”陸景掃了一眼就看出形勢,沖梅老師笑了笑,走進辦公室,將門虛掩著。
  “邵老師,周老師!”
  邵秋蘭有些尷尬,她本來是打算和陸景好好談談的,不想在辦公室里碰上張偉在糾纏她,“你坐會兒,我一會和你談話。”說著,對張偉道:“我中午有事,你請回吧!”
  本來還以為會大費口舌,哪知道張偉的態度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不再裝瘋賣傻,笑道:“行。”說著,他拿起放在右手邊辦公桌上的警帽,沖陸景笑了笑,準備出去。
  “等等”陸景喊住了張偉,“你那個派出所的,你認識我?”
  張偉忙笑道:“我是定海派出所的所長張偉,我上次跟著羅局長出任務見過您。”
  陸景心說,“我說呢,剛才對持明顯出于上風,都快要把周老師逼到角落里,怎么我進來后,他氣勢就下來了。原來是表哥的手下。”
  “哦,嘴巴嚴一點啊。”陸景不希望在四中讀書的消息被這些人到處亂傳,“還有,邵老師是我的班主任,周老師是我的語文老師。你剛才沒有擺你的所長架子吧?”
  聽到陸景話里面敲打的意思,張偉頭搖的飛快,“沒有,沒有。”心里哀嘆追個女人而已,怎么恰好碰到是這位大少的班主任。羅局長一句話就可以讓自己停職,萬萬是不能得罪他表弟的。這些紈绔子弟,別的本事沒有,下絆子,使陰招,個個是行家里手。誰知道什么時候給你來一下。典型的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那行,你忙你的。”陸景隨意的揮手。張偉連忙討好的笑著退了出去,出了辦公室,摸了一把頭上的冷汗。在帽子和女人之間,他當然是選擇帽子,但是邵秋蘭實在有些出色,這么放棄有點可惜。看來以后辦公室要少來,得讓老頭子幫忙想想辦法。這樣一位美人兒,娶回家壓天天在身下享受一番該多愜意。
  辦公室里的三人就像見了鬼一般的看著陸景。梅老師見多識廣,知道四中有些學生家里很有些能量,但是眼看著一個學生幾句話把張主任的兒子由一只趾高氣揚,齜牙咧嘴的老虎變成一只溫馴乖巧的小貓,內心震撼得無以復加。
  周祈見剛才還威風凜凜,耀武揚威的張偉如同變色龍一般換上討好的笑容面對陸景,心里嘀咕著,“陸景這學生到底什么來頭?露個面就把張偉嚇成這樣?”
  他注意到自己的模樣實在有些狼狽,雖說一直在給自己打氣不要害怕,不要害怕,但是身體的反應不由自主吶。
  邵秋蘭看到張偉像被踩了尾巴的貓,逃跑似的離開,看向陸景的神色十分復雜,不愧是周校長親自打招呼需要關照的學生。班上有這么一位不愛學習的紈绔子弟還真是令人頭疼。
  足有半分多鐘,陸景道:“邵老師!”
  邵秋蘭微笑著點了點頭,對放松下來的周祈笑道:“謝謝你啊,周祈。”周祈整理著西服,笑呵呵的擺手,“沒事,咱們是同學嘛,應該的。要不先吃飯,和陸景的談話等吃完了再談。這一耽擱就去了半個小時,再晚點吃飯對你的胃不好。”
  “去食堂的二樓吧!一邊吃一邊談。”邵秋蘭笑著答應下來,對陸景道,“走吧,我請你吃飯。”不管怎么說,今天是靠了陸景才擺脫張偉的糾纏,腦子里對他惡劣的印象稍稍變好了一些。
  四中的食堂二樓小炒廳里面提供各色小炒,但是價格比校門口的小店貴兩成,勝在干凈衛生。一般學生們不會來這里吃飯,所以空位倒是很多。
  三人圍坐在小圓桌邊上,邵秋蘭和周祈看著菜單。陸景在上樓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戶邊的林蓉和楊晚婷。楊晚婷長發盤著云髻,一身杏紅色中袖修身蕾絲連衣裙,她身材高挑,坐在那里像一朵純潔的百合花。林蓉剪著男生頭,穿著圓點雪紡長袖白襯衫,暗藍色的牛仔褲。她們看樣子快吃完了。見陸景看過來,楊晚婷眼中露出不屑的目光,慢慢吃著米飯,而林蓉神色有些幸災樂禍,這幾天沸沸揚揚的謠言怕是要讓陸景吃點苦頭了,畢竟和女老師傳緋聞,是不被大家所認可的。
  邵秋蘭點的四個小菜每一會就端了上來。三人慢慢的吃著。周祈本來是想和邵秋蘭單獨吃飯的,但剛才陸景幫他說了一句話,對他倒不是很反感。
  “陸景你語文方面古文還是不錯的啊,怎么其他科目不怎么好?”周祈笑說道。
  陸景笑道:“對其他科目興趣不大,古文是早年在家里時我爸逼著我背的,底子打的好吧。”
  邵秋蘭端著飯碗小口文雅的吃著,聽到陸景這話就搖頭,把碗放下,說道:“不感興趣不是逃課的理由吧?張浩說你天天逃課,在教室里的時間極短,我倒是好奇了,你在外面玩什么?游戲機你玩不厭嗎?”
  陸景拿起一次性水杯倒了一杯溫的茶水,喝了一口,“一般都是瞎玩吧。最近游戲機打得少,很少去新安路那邊。”
  “你這樣玩下去怎么對的起你父母?”邵秋蘭語重心長,“我真是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你父母知道你的事嗎?上次家長會是你哥來的,你不會隨便找個人來學校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