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315 慶祝酒會(下)

范逸靜昨天晚上沒能混進麗都酒店里舉行的慶祝酒會,今天一大早帶著攝像的老黃到景和大廈采訪景華公司的消息。景華公司新聞部門的接待人員只是表示會把采訪要求匯報給領導知道,然后提供一份統一格式的采訪稿給她。
  但是,她要得不是這個。她要的獨家新聞和資料。在積西鎮轉悠個把小時,也沒找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又驅車到景華的工廠所在的常新開發區。
  問了幾個當地人,倒是得到一個信息:景華公司在清動鎮修建高級別墅,聽說是準備當福利發放。這一舉動足見景華公司富裕的程度,也引起了范逸靜的興趣。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還真在清動鎮撞上了那天在景華科技園落成慶典上宣布景華一季度銷售一億的青年。當時主持人介紹好像他是景華公司的代表。按理說應該也是公司高層之一吧。
  陸景身邊的一個工作人員隔開了要湊上前的范逸靜。陸景擺了擺手對陪行的趙至立說道:“你把她打發走。”趙至立聞言,笑得如同彌勒佛,“景少,是軟的還是硬的?”軟的就是好言好語外加紅包,硬的自然是搞掉攝像設備,然后再威脅一番。
  “你看著辦。”陸景頭都沒回的抽著煙,腦子里想著現在是不是可以把李大青給招攬過來做研發。整個研發部門也需要在合適的時機單獨的分割出去成立新公司。
  過了一會,趙至立打著哈哈帶著范逸靜走過來,“景少。她是市人事局范局長的侄女。”
  陸景笑著搖頭,趙胖子八成是來硬的不成反被別人威脅。搞得要他擦屁股。
  “我二叔是范生望。”范逸靜氣鼓鼓的說道。電子類刊物的記者和社會新聞的記者不同,她做記者好幾年還沒有碰到這號人物。那個死胖子居然威脅她。她不得不報上二叔的名號,“公眾擁有知情權…”
  陸景身色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范記者,大道理就不要講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這樣吧,已經快到中午飯點,我讓范局長過來一起吃個飯。”
  “啊——?”范逸靜發愣的看著這個青年。她說范生望是她二叔沒有錯,但是中間還隔了一層關系,不是親生的二叔。更重要的是她二叔平常架子多么大的一個人。飯局都是要提前預約。這青年就這樣大大咧咧的說請二叔吃飯?
  等和老黃一起在積西鎮荷月酒家包廂內看到二叔范生望進來時,心里那點矜持和驕傲全然沒有。
  趙至立隨意的和范生望說了說過程,用春秋筆法說了他的小動作。范生望人精一樣的人,一聽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范逸靜纏著要采訪,被人拒絕乃至遭到威脅,然后抬出了他的名號。嚴厲的瞪了范逸靜一眼,心里暗惱這個遠房侄女怎么可以強制采訪別人,又不是第一天出來做記者。
  拿著酒杯站起來向陸景敬酒,賠笑道:“逸靜不懂事。給景少添麻煩了。請景少多包涵。”說完,干了一杯白酒,然后對范逸靜說道:“逸靜還不給景少敬酒賠罪。”
  陸景只是拿酒沾了一下嘴唇,笑著擺手道:“范局長。我們是老朋友了,這點小事情不用小題大做。”他沒有當惡少的嗜好,逼小姑娘敬酒這種事就算了。范逸靜大約二十五六歲。但是在陸景看來和小姑娘無異。
  “我不喜歡被媒體打擾。希望范記者以后不要追著采訪我。正常對景華公司報道就可以,一些事情不要尋根究底。”
  范逸靜連忙保證道:“我不會了。”心里卻是腹誹道:“騙誰呢?你要是低調。昨天就不該在景華科技園的慶典上宣布景華一季度銷售過億的消息。現在大街上的報紙到處都是你的照片和景華的消息。要不了幾天,你的老底都會被記者挖出來。”
  陸景笑著點點頭。有意無意的說了幾句漢生軟件園的事情。范生望琢磨著最近江州的大事,心里不由的一喜。最近有消息說孟有望有可能被卷入到盜版光碟的案子中去。莫非陸市長準備對孟有望動手,所以他弟弟盯上了漢生軟件園。不過聽說漢生軟件園后面還有熊書記女婿的影子,陸景想要吞下去怕是很難。
  陸景那里知道范生望的腦子里轉得這么詭異的念頭。他沒事去吞漢生軟件園干嗎?景華根本還沒有到要多元化經營擴張為集團的階段。吃了飯,陸景徑直返回江大看書。
  范生望看了侄女范逸靜一眼,“坐我的車走吧。”剛才吃飯的桌子上坐著她同事,有些話沒有說透,他要點點這個侄女,免得給他帶來麻煩。
  “逸靜啊,你也不是第一天出來做記者,要尊重別人的**權,這點都不知道…”范生望說了十分鐘才結束。看著還有一段路才到她的報社,說道:“你們電子世界日報也關注軟件方面的報道吧?說說漢生軟件園的情況。”
  “和電子產品相關的也報道一些。漢生軟件園現在一共入駐了5家企業,都是做電腦軟件相關的企業。我進去采訪過…”
  說了一會話,范生望見侄女欲言又止,笑問道:“還有什么小道消息?”
  “恩。聽說漢生軟件園是市委組織部孟部長的兒子孟漢生搞的。不過披露出來的文件上查不出來。我還聽到一點漢生軟件園相關的傳聞。我有個同事他親戚在漢北區招商局工作,他親戚說區招商局的一個女副局長和市委組織部的孟部長關系…”
  “沒影的事情不要亂傳。”范生望很嚴肅的說道。官場之上這種桃色新聞傳播的很快,也很有市場。下面的干部談起來都是樂此不疲。
  “哦。”范逸靜見她二叔翻臉比翻書還快,悶悶的應了一聲。
  “你回去小心的打聽下這件事的詳細過程,有結果后給我說一聲。”
  范逸靜愕然的點了點頭,不知道剛剛還在說別亂傳小道消息的二叔怎么突然又關注起這件事來。
  …
  位于徐華路的白沙居民小區在三月二十日就已經有居民陸續搬入居住。何夢瑤家的兩套房子選在3棟2單元6樓,真好是對門的兩套房子。
  江州的風俗中紅白喜事、蓋房子、兒女結婚都是大事。像何夢瑤她家搬到新居里來,當然要請親朋好友吃頓飯。陸景和關寧帶著禮物進門時,屋子里已經來了不少人。都是來慶賀喬遷之喜。
  月色很好,陽臺上灑滿點點的星光余輝。吃過飯,陸景與何夢明在陽臺上吹著清涼的晚風聊天。
  “我本來說昨天通知你來做客,沒想到我姐提前四天就給你們說了。”
  陸景笑著道:“她和關寧是好朋友嘛。你的廚藝挺好的,我看你要是男孩子,你爸肯定會讓你接他的班。”今天晚上兩桌酒席,何向成一個人忙不過來,何夢明也炒了幾個菜。
  “以前都是在家里給我爸打下手,看得多了自然就會。”何夢明淺淺一笑,扭頭看屋子她姐正在和陸景的女朋友關寧聊天,旁邊還坐一個男青年。她嘴巴微微抿著。心里有些不悅。
  “聽說白沙井靠徐華路這邊的酒吧街已經開了一家酒吧。但是白沙井施工聲音這么大,會有生意嗎?”。
  “酒吧做的是晚上的生意。你現在仔細聽聽,幾乎聽不到什么聲音。”
  何夢明側著頭去聽聲音。星光落在她嫩滑柔膩的臉蛋,異常的嬌美,而她一雙尤其明艷的眼睛在夜色里熠熠生輝。小姑娘出落的越發美麗了。陸景沒好意思盯著她看,靠在陽臺的欄桿上,說道:“你想去酒吧玩?你心臟能適應酒精的刺激嗎?”。
  “真沒聲音。”何夢明偏過頭,把她的長發卷了一圈在食指上,“醫生說偶爾喝一點沒事。酒吧也不全賣酒,我看書上說有飲料賣。也沒很想去,只是和你說說心里的想法。”
  陸景笑呵呵的道:“你要想去,我改天帶你去玩。不過,你的學習成績沒什么問題吧?”
  “沒問題。”何夢明自信的說道:“下個月月考我一定拿下班上第一名。”
  何夢明的信心感染到他。陸景笑著點頭。他也希望能有朋友來看看按照他的想法修建而成的白沙井,心中的理想國度。
  …
  江州的夜晚對有些人來說豐富多彩。孟漢生和蘇遠在王朝俱樂部的包廂里喝著酒。孟漢生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抽干酒杯里的皇家禮炮,將今天的《江州日報》遞給蘇遠,“景華公司風頭很大。”
  他自然也知道前幾天被隔空打臉的事情。他整出來的一個軟件項目比不上陸景在臺上宣布的一則簡短的消息。
  “蘇遠,陸景既然這么喜歡出風頭,我們幫幫他。嘿嘿。”
  蘇遠明白孟漢生的意思,“投鼠忌器。就算曝光景華公司是陸景的公司,對陸江的影響怕是會有限。這一點他肯定做過規避。況且大家都這么做,我們兩個也一樣。”
  孟漢生指著江州日報上的圖片對蘇遠道:“槍打出頭鳥。我們推波助瀾,引導媒體去報道,把陸景推到出頭鳥的位置上。反正景華公司現在風光的很,關注的媒體很多,我們找幾個人爆爆內幕…”
  蘇遠呵呵一笑,拿著酒品了一下,“這樣倒是可以試試。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過,千萬別把我們給露出去了。”
  “手上放消息的人還是有的。”孟漢生右手握成拳頭,在空中緊緊一握,自信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