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314 慶祝酒會(上)

麗都酒店中景華慶祝酒會現常
  燈火闌珊處,陳蘇子扶著宋雨綺的肩膀,看著酒會現場聚成一個又一個的圈子閑聊,視線落到陸景身上,他今天晚上帶著眼鏡倒還有幾分文質彬彬的氣質,“雨綺,你干嘛要喜歡陸景那小子啊。我沒覺得他哪里好。他擺明了就是花花公子。”
  “喜歡就是喜歡,我那里知道為什么。”宋雨綺安靜的拿著紅酒輕輕的抿了一口,略帶嘆息的道:“喜歡又不代表我要嫁給他。你長這么大就沒有傾慕的男子?”
  “你個死丫頭,言語這么犀利干什么?”陳蘇子在宋雨綺腰間掐了一把,嘻嘻笑道:“那你也不用告訴他吧,他今天那副眼鏡是不是你送的?”
  “說出來好受一些,有時候覺得他離我太遠了。”宋雨綺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論與陸景關系的親近程度,她甚至比不過今天他介紹而來的葉妍。
  陳蘇子搖了搖頭,笑罵道:“你真傻!自討苦吃的丫頭。作為死黨在閨蜜,我強烈建議你這朵鮮花離陸景那堆糞土遠一點。”
  “我知道的。放心吧,我有分寸。”宋雨綺拍了一下陳蘇子的小蠻腰,微笑道:“蘇子,你不是說讀法律是打算為你爸討薪打官司嗎?現在怎么跑到景華來工作,小心我以后管著你啊。”
  “去,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算盤。你肯定是打算回時代在線工作。你不怕陸景知道了罵你白眼狼啊,白培養了你一場。”
  宋雨綺把酒杯放到一個侍者的托盤里,對陳蘇子道:“陸景知道我的打算。我和他說過。快點回答我的問題呀。”
  “喲,關系很親密呀。這樣的話都可以說。”陳蘇子嬌笑在宋雨綺臉上掐了一把,“我爸的事早解決了。再說他現在自己能請得起律師,要我干什么。進景華是因為景華的福利好啊。你沒覺得景華發展勢頭很猛嗎?簡直是狂飆突進,話說陳總真是我們的偶像啊。自信優雅、嬌俏迷人,我這輩子要能到她那個高度就值了。”
  宋雨綺掩著嘴笑道:“你還不知道內幕啊。陳總是陸景的助理,我們整個行政秘書組都是為陸景服務。景華的大方向都是陸景制定的,陳總是執行者。你還真以為陸景能找到何夢瑤是瞎貓碰上死老鼠啊,他很有本事的。”
  “噢——!”陳蘇子驚訝的張大嘴巴,她還以為陸景就是出錢當老板而已,真正公司的運作是職業經理人的功勞。
  …
  黃遠實業除了在江州開發房地產、酒店業務。還有一個通信技術研發中心,是江州最有實力的公司之一。黃利飛也在今晚酒會邀請的名單當中。
  黃利飛帶著女伴劉怡秋本來打算打個轉就離開,無奈黃遠實業在江州是有數的大公司,很多人都找他攀談希望能有約他吃飯的機會。
  陸景拿著酒杯笑著看黃利飛在人群中交際。黃利飛看到陸景的銳利眼神。雖然陸景今天戴著眼鏡,依然讓他感到壓力。輕微的點頭致意,轉了個身,不去看陸景的視線。他雖然和陸景在搞許動云的事情合作了一把,但是他不會忘記未婚妻陳若怡被陸景搶到包廂里陪酒的恥辱。
  陸景心知肚明黃家實際上對他很不爽,甚至黃哲死后。莫心藍還打電話來問是不是他下的手,可見他在黃家那些人心中的地位。
  看著低胸露肩晚禮服打扮、艷光四射的劉怡秋,陸景倒是有些佩服這個女人。在被許動云搶走之后還能繼續迷住黃利飛,沒有一點手腕和能力絕對辦不到。
  “你笑得好詭異。又準備算計誰?”葉妍撇著嘴說道。
  “你怎么混進來的?”不知道什么時候葉妍站到了他身邊。
  葉妍差點被氣得半死,什么叫做“混進來”?一個破酒會很難進來嗎?比這檔次高的酒會她當年不知道參加過多少次。
  “我讓宋助理幫我拿的請柬。作為時代在線的股東連這個酒會都沒有資格參加嗎?真是想拿酒潑你。”葉妍咬著銀牙說道。
  “哦?那看來你還有點理智啊!”陸景淡然的笑著喝酒,眼角都沒瞄她一下。雖說欠錢的是大爺。但是這條定律并不適合葉妍和他之間。適應定律是:借錢的是大爺。
  蘇遠挽著熊玉嬌的手向陸景走去。他已經轉了一圈,心里略微有些心安。除了電子相關行業的老板,就是地產行業的老板。景華系在江州商場上的影響力還只限于他的行業領域內。
  “每次見到你。你身邊總是有層出不窮的美女環繞,艷福不淺啊。”蘇遠笑著說道。
  “每次見到你,你身邊總是只有熊小姐一個人,很難讓人相信你這么專情啊。”陸景微笑著給蘇遠上眼藥。
  熊玉嬌皺了皺鼻子,握緊蘇遠的手,“陸景,你說話怎么這么討厭啊?我和蘇遠結婚了。”
  “哦,恭喜恭喜。”
  葉妍聽得差點想笑,這小子嘴里說著“恭喜”,臉上的表情冷淡得要死,就像機器人在說話,那里有半點恭喜的意思。
  蘇遠笑了笑,摟著熊玉嬌,用實際動作回應陸景的挑撥離間,雖然他說的是實話,“景和電子已經在林元新城開了一家手機專賣店。和遠大電器的業務有點重復。”
  陸景看了他一眼,嘲笑道:“開手機專賣店又不是遠大電器的專利。漢生網吧不也在楚北大學東邊開了一間網吧,和星空網吧的業務相同。你這個觀點很幼稚。”
  “幼稚?現在說這個為時過早。”蘇遠眉毛挑了一下,“我過來是想告訴你,孟漢生是我兄弟,我會一直力挺他。陸景,雖然你很有能力,但是我從商以來,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我被踩到了腳下,你也不會例外。”
  “行,拭目以待吧!”陸景淡淡的一笑。他不畏懼蘇遠的挑戰。
  蘇遠點了點頭,露出一絲冷笑,“漢生軟件園會成為國內的硅谷,唯有創新才有前進的動力。等國內互聯網時代到來之后,軟件業肯定會成為朝陽產業,屆時超越景華科技園不是問題。我們日后再來比劃比劃。”
  陸景瞇著眼睛聽完,心里哂笑一聲,打個手勢,示意他沒事可以走了。
  等蘇遠和熊玉嬌離開,葉妍好奇的問道:“陸景,那個小帥哥說話蠻有道理的呃。”
  “是有道理!問題是你知道國內互聯網時代幾年之后到來?到時候我早甩他十萬八千里了。”陸景自信的說道。互聯網時代來臨之前首先經歷的是2000年到2001年網絡科技泡沫的破滅。至少要到02年,互聯網公司才有盈利能力,所以互聯網時代的到來至少還有4年的時間。4年之后,景華會發展成為何等規模呢?
  “嘖嘖,你還真有自信啊。”葉妍拿著酒杯晃了晃,嘲諷了陸景一句,轉身離開。其實她心里還是愿意相信陸景說的話,因為現在正在高速發展的環球雅思就是明證。
  對葉妍的嘲諷,陸景只是淡然的笑了笑。他相當清楚手機市場、特別是國內手機市場巨大的前景。除非蘇遠能搞出類似于facebook這樣深刻影響人們行為的公司,否則他穩操勝券。
  酒會結束之后,陸景坐車送陳笑回景和苑。車內放著舒緩的音樂,柔和燈光照在陳笑妝容精致的俏臉上,看著嬌俏迷人的小美女有著酒后微醺的美態,陸景真是又有讓前面開車的曾紅英去幫他買包煙的沖動——留下車內的私人空間給他和陳笑。
  “你不送我上去?”陳笑有些羞澀的問道。
  聽著她話里的暗示,陸景差點熱血沸騰起來,苦笑著摸摸鼻子,“我今天喝酒了,自制力會很差。”說著,用手撫摸著陳笑的臉,感覺到她柔情涌動著,“今天只是開始,我們還會有更耀眼的時刻。”
  “恩。”陳笑邀請一遍已經是極致,哪里還好意思說第二遍,拿了手袋,看了看陸景,“也不那個女孩給你出的主意讓你帶眼睛,確實是氣質有些變化。”見陸景要否認,陳笑笑兮兮的道:“得了,就你那疏懶的性子能想到這個嗎?”。說完,笑著推開車門,上樓而去。
  陸景看到她房間的燈亮起來,方才吩咐曾紅英開車離開。
  …
  市文化局執法大隊搗毀月湖縣的盜版光碟制造基地的事還在醞釀中,不過孟漢生似乎已經脫了勾,這件事扯不到他身上。
  參加完景和苑二期工程的破土儀式之后,陸景繞到清動鎮視察正在動工的景華公寓。他要實行第二步—自主設計手機芯片,僅僅是依靠國內的人才還不行,必須要吸納海歸人才前來景華工作才行。只有栽下金梧桐,才好引鳳凰。
  除了居住條件、工作條件,還需要考慮到海歸人才的子女教育問題。國內的教育不把人當人教,一味填充知識而不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獨立的人格,那些習慣了海外高質量教育的人不會認可國內這種培養方式。
  三月下旬的春風吹著人身上相當舒服,視察完工地之后,陸景站在陽光下抽著煙,看著別墅式的公寓拔地而起,聽著轟鳴的機器聲,心里不覺有些思緒飛揚的感覺。
  “陸先生,你好,我是電子世界日報的記者范逸靜,可以給你做一個簡單的采訪嗎?”。一名女記者突然疾步走過來出聲打斷了陸景的沉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