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13 落成慶典后的較量

小會議室里面,陸景又好氣又好笑的把一張紅色的存折遞還給葉妍,“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800萬我轉到時代在線的賬戶上,另外我個人再借你200萬,湊足1000萬的現金。你那1000萬就當我存在銀行了。”
  “你不怕我賴你的帳啊?”葉妍拿著存折放回包里。
  陸景譏笑道:“能賴我的賬的人很多,但是絕對不包括你。你不信可以試試。”說著,指著她的手袋說道:“存款到期之后,記得把1000萬還給我。還有存在銀行的利息也是我的。”
  “果然是越有錢的人越小氣。”葉妍白了陸景一眼,心里對他肯幫忙解決問題還是很滿意的。她對互聯網一竅不通,但是從接待她的宋助理那里也了解到這筆交易她是占了便宜的。
  “我不要才是腦子有毛病。”陸景看著她耳邊兩枚圓形的精巧耳墜隨著她精致頭顱的移動而搖晃著,搖了搖頭,“今年銀行的三年定期存款利率是6.21%。你算算利息是多少。”
  “哼。”葉妍鼻子哼出一個音符,“我存錢的時候就算好了,三年下來利息是198萬。差不多夠我2年的開銷了。”
  “原來你不傻啊!”陸景拍手喝倒彩。
  “你才傻呢!看你那幸災樂禍的樣子,還有沒有點紳士的風度?”葉妍不屑的說道,“我明明告訴你我把錢存起來了,你剛才還賴我不和你說清楚。”
  陸景靠在椅子上仰頭看著天花板,實在對她無語。看她存定期的想法估計也是去年沒錢的時候給鬧怕了。懶得再和她爭辯,“你有駕照是吧?我調一輛車、一個向導給你。你自己在江州逛。有問題給我打電話。”
  …
  景華在景華科家園落成慶典時宣布的消息宛如一枚重磅炸彈投入到江州的媒體當中。電子行業的記者都紛紛的在深度挖掘景華通信的資料。景華公司在麗都酒店舉行的慶祝酒會頓時就變得矚目起來,聽聞景華公司的高層會出席酒會。或許能采訪到一些具體的信息。
  范逸靜是《電子世界日報》駐江州的記者,由于江州電子工業發展緩慢,江州分社這里也就三五名記者。但是這種情況隨著景華通信公司進入手機制造業開始改變,到今天中午景華通信宣布一季度的銷售額達到一個億頓時點燃了報社的激情。這絕對是電子行業的大新聞,值得大書特書一筆。其余三家擁有手機牌照的企業并沒有公布一季度業報。
  等范逸靜傍晚時趕到麗都酒店時卻發現沒法進入慶祝酒會的現場,景華公司沒有邀請媒體出席慶祝酒會。也不甘心就這么回去,在電梯口的紅地毯上躊躇著,
  迎面走來一個帥氣、明俊的青年,親密的挽著一個穿著白色禮服的美女的手。范逸靜眼睛一亮認識這個青年來—遠大公司的負責人蘇遠。他在江州是有名的企業家。當初。遠大公司進入電腦代理業務時,她采訪過蘇遠。
  “蘇總,蘇總。”蘇遠回頭看到一個娟秀的女子從電梯口急步走過來,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范記者有事?”
  “我沒有請柬,蘇總能不能帶我進去呢?”范逸靜對蘇遠身邊的熊玉嬌微笑著恭維道:“熊小姐真漂亮,今晚整個晚會都會因為你而增色。”
  “謝謝!”熊玉嬌客氣的笑著,甜蜜的挽著蘇遠的手。
  蘇遠擺了擺手,“景華沒有邀請你們記者。我也不好貿然的帶你進去。”景華今天的酒會邀請了在江州的經銷商,而遠大電器也是景華手機的經銷商,是以他也在邀請的行列。
  他和陸景之間的斗爭,不到一定層級的人看不到。景華的高層也不會專門打招呼把遠大電器排除在經銷商的行列之外。畢竟遠大電器在江州的銷售業績是不錯的。
  他今晚過來參加酒會主要是想探探情報。江州不少商人都是市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從這個酒會多多少少能看出景華在江州的影響力。
  等進入燈火輝煌的會場之后,熊玉嬌問道:“你為什么不帶她進來。那記者挺會說話的。”蘇遠在她耳邊低聲道:“景華公司沒有邀請記者表明這是私人的酒會。我要是貿然帶記者進來,這一屋子的人都會對我不爽。”
  說完。眼睛掃了掃,發現不少熟人。
  …
  楊玉立穿著黑色的西服從電梯里走出來。進入酒會現場。一路上不少人都和他打著招呼,他也不斷的和人攀談著。立豐控股如今在江州不是無名小輩,雖然相比于那些大公司還差一些底蘊,但是白沙改造完成之后,立豐控股絕對能躋身一流的商業地產開發商。白沙改造項目策劃、運作得十分漂亮。白沙井的布局設計有很多可以借鑒的地方。
  “楊老弟春風得意,對美術學院那塊地是勢在必得啊!”雅湖置業的老總李富亮把楊玉立拉過來,給身邊的人介紹道。
  圍在他身邊的都是一些小的房地產開發商,這時紛紛附和。楊玉立拿著酒杯敬大家一杯笑道:“李總肯定是故意的,雅湖置業怎么著都比我這個負債累累的老總強啊!”說的大家都笑起來。
  隨著大商國際倒下,省里的幾大有實力的房地產開發商只有黃遠實業、遠大地產、雅湖置業。遠大公司收購江州白云酒業資金消耗不少,而陸景給他透漏過黃遠實業不會實質性的競拍。這次拿下美術學院那塊地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雅湖置業。
  李富亮笑呵呵的把楊玉立拉到一邊,“我聽說陸景看上了美術學院那塊地?”說著,他指了指正在不遠處和江州市常務副市長周平談笑正歡的陸景。
  “楊老弟,你也是個人才。老哥我給你說句交淺言深的話。咱們做商人的不能和政治力量糾葛的太深,否則沒有好下場。白沙改造的事情你是親身經歷過的。一個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張天遠可是被判了三年。三年之后,江州誰還記得他這號人物?”
  楊玉立笑了笑,“多謝李總的好意啊。要不我們聯手拿下美術學院那塊地?”
  李富亮笑著搖搖頭,“那到不用。你到時候在那里賣一棟別墅給我就行。”陸派干部風頭正勁,他沒有必要當馬前卒沖鋒,錢到處都有的賺,有些人卻是不能得罪。最近江州好像有些風雨欲來的感覺。
  周平事務繁忙,在酒會呆了一會就準備離開。陸景送他離開。今天周平給足景華的面子,中午參加景華科技園的落成慶典,晚上又過來露面。
  “最近…,不說了,你應該知道。”周平臨走時笑了笑,拍了拍陸景的手背。
  陸景知道他話里的意思。最近國務院下發了整頓盜版市場、規劃文化產業秩序的通知。而市文化局的執法大隊打擊了位于月湖縣的盜版基地,觸碰到孟漢生的利益。孟漢生的父親,江州市組織部副部長孟有望有可能被卷入,大概這會被熊為明視為大哥想把手伸進組織部的信號。
  但是,陸景卻是知道大哥這段時間的工作重心是考察江州鋼鐵的情況,根本沒空和熊為明較量。只不過,很多事情并不人的意志為轉移。
  要斗那便斗吧!
  孟有望日后可是一個很難纏的政治人物,早點把他壓下去也是好事。(未完待續……)
  PS:有點少,繼續碼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