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311 禮物

陸景把煙頭滅了,笑著擺擺手,“合并不合并的問題你們自己談。我不會插手。”
  楊玉立三人想要他加入新的地產公司里面是希望可以借用他的影響力在江州獲得發展。
  在新地產公司的身上打下景華系的烙印日后和江州那些官僚打交道肯定要便利許多。
  而讓他入股新地產公司,甚至讓他領導新地產公司,都是打下烙印的最好辦法。
  但是,陸景絕不會去沾房地產。賺錢的行業多的很,他沒必要去趟那灘渾水。盯著他的眼睛很多,個個都巴不得他出問題。
  楊玉立停止介紹,笑著轉了話題,“園區有些大,我們幾個還是坐車轉轉。”說著,招手讓跟在后面不遠處的助理把車開過來。
  陸景和宋雨綺坐到楊玉立的切諾基里面,陳國波和趙至立都紛紛上車,一行五倆車繞著景華科技園的一期工程轉了一圈。
  園區里干凈的馬路兩邊都種了高大的水衫木,直聳入云。大片的竹林、松、柳、柏樹組成花園式蔭靜的環境。一些黃色、白色、紅色的花朵點綴在枝頭,初春的氣息十足。雖然園區里基本沒什么人走動,但仍能有春意盎然的感覺。園區的大樓里正在組織安裝網線、電話線、水電、裝修等工程,有些施工的噪音在空曠的園區里回蕩。算上通風的時間,差不多六月份就可以入駐。
  轉到園區的西面,陸景指著不遠處的新月湖水為宋雨綺解釋道,“瑞豐公司本來打算在新月湖湖邊靠近積西鎮的位置修建員工宿舍。后來資金緊張就沒有修建。”
  “現在呢?”
  “這么好的地段當然是自己留來用,臨近湖邊的地方我打算修建別墅。和清動鎮的景華公寓一樣。用來給公司的高層和將來高端研發人才居住。過去一點的地方再修員工宿舍。”
  “其實這么漂亮整潔的地方我想很多大學生都愿意過來看看,就是湖心路太長。騎車都要好久。”從科技園到南陽街大約要十五分鐘的車程,但是新月湖最寬的地方直線距離也沒有超過8公里的,只是湖心路彎彎曲曲拉長了距離。
  “老楊,你覺得在新月湖上修一條直路怎么樣?”
  楊玉立放慢車速,笑道:“那成本就大了。而且重新修路會破壞湖景,我看市里多半不會同意。”
  陸景笑著點頭,突然電話響起來。陳超在電話里說道:“陸景,我休息好可以出發了。”
  “行,你讓司機從湖心路繞到南陽街北端。我們在那里見面。”
  楊玉立送陸景和宋雨綺到南陽街。湖心路兩側的水衫木倒映在湖水里隨著水波的晃蕩倒影彎彎折折。不遠處大學校園里歡聲笑語都能聽到。
  黃致遠的酒館鎖了門。打他的電話才知道他去荷田縣訪友去了。見楊玉立臉上情緒不高,陸景拍了拍楊玉立的肩膀,“幾家公司合并的事情不要急。立豐控股要把目前手上的事情做好。過一段時間,時機成熟了我們再談。”
  楊玉立本來還有些灰心喪氣,聽到陸景這么說,又有些期待起來。陸景笑著遞了一支煙給他,“你不要指望我參股,我肯定不會參合的。有別的解決方案。美術學院這塊地你盡量拿下來,到時候給我留一棟別墅。”
  楊玉立笑道:“景少這樣吊著我的胃口。我回頭整晚上都睡不著覺。美術學院這塊地我保證拿下來。”
  “盡力就行。也要考慮成本的問題。”
  吹著湖風,站著閑聊了一會,等陳超到了楊玉立才告辭離開。陳超還是那副打扮,白色長襯衣、青色長褲。仿佛香港的繁華并未將他洗禮出來。
  “恭喜你拿到哈佛的通知書。怎么想起到江州來請我吃飯?”陸景微笑著給陳超介紹了宋雨綺。
  “總要當面謝你才有誠意。我這次跟著操盤拿了一筆分紅。”陳超咧嘴笑道。
  大學生就業指導中心二樓會議室里面,李群見到陳超的裝扮就知道他不是希望中的投資人。不過都是年輕人,倒也聊得投機。
  “你去美國之后。我希望你能夠關注網絡科技公司的發展。如果你畢業后我聘請你做投資,我希望是偏重于網絡科技這個方向。和李群多聊聊。有益于你的視野拓展。”
  走在江大的校園里,幾個人前往東教工食堂里面吃飯。陸景對陳超說著讓他和李群見面的原因。
  “我明白。”陳超點點頭。
  吃過晚飯。在江大門口送他們離開。李群也要去獅子山那邊的星空網吧。一天不盯著網站他覺得難受。等陳超打車走了之后,李群問道:“陸景,這次投資的額度你能給我們多少?”
  “投資人明天到江州。到時候看吧。”陸景說道,“我個人已經占了時代在線45%的股份,再投資就要控股了。我還是喜歡你們把時代在線當做自己的事業。對運營網站我沒有什么興趣。所以,我拉一個新的投資者進來。到時會我的股份會減少一些。”
  李群若有所思的打車離開。
  陸景和宋雨綺一起回梅山腳的研究生公寓。星光灑落,江大校園里幽暗的馬路上有昏黃的路燈光。過李湖的時候,宋雨綺當先一步走進湖岸邊卵石鋪就的曲徑。這時間也不乏有人或坐或站的在林間練習口語或純粹的談情說愛。
  “陳蘇子也是明年畢業吧?”走了一會,陸景打破兩人之間的沉寂,實在這樣曖昧下去對她不好。
  “她今年畢業。”宋雨綺回頭看陸景,月色在她臉上灑下一片清輝,眼眸里面有些幽怨的神色。
  “那她天天打游戲,是不是工作敲定了?”
  “章姐招聘她進景華的法務部門。”說著,宋雨綺淺笑道:“她打游戲是靠作弊的,特意讓蔣耀軍和趙劍華給她寫的作弊器。否則,她打游戲怎么可能玩得過余志成。”
  陸景先是一愣,然后笑起來,“哈哈,余志成這回可是冤枉死了,他天天給我說被陳蘇子虐。”
  “你可別告訴余小胖啊!否則蘇子一猜就知道是我說的。”
  繞得有些遠,到研究生公寓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把眼鏡取下來,打開眼鏡盒,看著里面有一張香香的紫色便簽紙。放好眼鏡,打開來一看,上面有一行娟秀的字體,“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陸景苦笑著搖頭,雖然是預料中的事情,但這情意綿綿的句子還是讓他心里有些異樣的感覺。
  余志成把頭湊過來,“靠,陸景,這算的上情書了吧?你準備送給誰?咦,不對,字體不像你的字,誰送給你的?”
  陸景笑著把他的頭推開,“專心打游戲受虐,別八卦!”
  余志成翻著白眼道:“知道我在受虐還要我專心打游戲。”說著,眼睛珠子一轉,“我改天帶你去看新月湖高校新生第一美女,你給我說說,這是誰給你的。”
  陸景坐到床上,把紙條放到眼鏡盒子里,笑著道:“好奇會害死貓的,余志成同學。”
  …
  九八年三月份,經過人大的批準,郵電部與電子工業部合并成立信息產業部。鄭部長就任信息產業部常務副部長。
  合并之后,信息產業部里面靠近陸家的干部并不多,陸景想要阻擾也得花功夫才行。
  不知道葉文斌知道這個消息后有沒有吐血。他可是在正月十五之后實打實的付了2千萬人民幣給葉妍,以求與陸景達成和解—陸景不得阻擾葉家獲取手機牌照。
  葉妍穿著蕾絲襯衣,白色的緊身褲拖著箱子從江州機場出來。陸景開車送她到麗都酒店里面休息,“看到你這身打扮,我以為江州提前進入夏天。”
  葉妍笑兮兮的橫了陸景一眼,“你把我喊到江州來就是說風涼話的嗎?那天害的我大哭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陸景有些尷尬的轉了一個話題,“你去希臘度假沒有?”
  “當然去了,機票都買好了能不去嗎?”。
  到了麗都酒店里面,放好行李到餐廳吃飯,陸景心里忽而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說道:“我這次是讓你投資一家門戶網站,過幾年上市之后保證你下輩子天天可以瀟灑的活著。你手上有多少閑錢?”
  葉妍父母雙亡,無依無靠,陸景心里對她多少有些憐憫。否則,投資門戶網站這樣高回報的事情陸景自然不會找她。
  “800萬。”
  陸景頓時有種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覺,嘆道:“你花錢速度也未免太夸張了吧。這才一個多月的時間,你就把2000萬花得只剩下800萬?”
  葉妍氣的瞪了陸景一眼,用叉子狠狠的叉在牛排上,仿佛是戳在陸景身上一般,“那1000萬我存起來了。我有那么白癡嗎?氣死我了,你這是帶著有色眼鏡看人。”
  “一個多月的時間花200萬也很夸張吧?”陸景靠在椅子上,用手摸著自己的額頭。
  葉妍撇嘴道:“就買了一輛車,有什么好夸張的。沒見過世面啊!”
  我日。陸景頓時哭笑不得,揮手說道:“合著我心血來潮做點好事是自作多情了。你愛投多少就投多少。我懶得管你。我還差你那幾千萬的資金嗎?”。
  “我投1800萬。全部都投進去。”葉妍嫵媚的一笑,拿叉子叉牛排,優雅的吃著,對陸景的眼光她自然是深信不疑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