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08 銷售體系的變化

陸景扭頭去看機場大廳外露天的廣告牌,一個他不認識的女星手持一枚白色的熊貓手機。大眼睛、瓜子臉,秀發飄飄。以陸景估計到機場的旅客看女郎的居多,看手機的居少。
  “很難回答?”宋雨綺嘴角上揚,微微一笑,略帶希翼的看著陸景。午后的陽光從明亮的玻璃折射過來,讓她的笑容顯得頗為動人。
  “沒有。我在想應該怎么說。”陸景笑著擺手,看著宋雨綺秀美的臉龐認真的說道:“我能看得出來,你希望能改變一些事情,但是你沒有能力改變。我想給你這種能力。
  你們時代俱樂部的一群人確實都很有理想。我希望你們的理想能夠不褪色。時代俱樂部差一位出色的首席運營官。”
  時代俱樂部的核心人物李群在技術上沒問題,管理上也能來得,磨礪一下也能成才。不過,宋雨綺原本就在時代俱樂部里面負責運營事務。陳蘇子幫她提出來,陸景自然樂意幫她成長起來。
  陸景并不打算在門戶網站上花多少心思。他只是覺得這會是一筆不錯的投資,但是具體到運營的事務他沒什么興趣。
  宋雨綺有些失神的看著陸景,不得不說陸景說到了她心里。時代俱樂部被孟漢生逼的差點解散這件事一直是她心頭一根刺。
  她想擁有能力避免類似的事情發生。陸景雖然已經給時代俱樂部注資兩次,但是看他的樣子對運營事務根本就沒興趣。
  “理想不褪色的要求對我們來說太高,只是想著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只不過,最終還是會向現實妥協。”
  “也不一定。”陸景笑了笑。“人總歸是要有點追求的。明年見!”
  看著陸景離開時挺拔的背影,宋雨綺突然發現有很多不了解他的地方。或許以后會了解的多一些。右手放到酒紅色的大衣兜里恍然發現。準備好的禮物忘了給他。
  …
  臨近春節,節日的氣氛越發濃厚起來。今年家里多了一個小侄女,更是喜氣洋洋。
  陸景給曾紅英放了假,這段時間他會一直呆在京城里面。夜幕徐徐的落下,陸景打著方向盤開車前往錦園別墅。
  他剛送了丁靈回民大。小妮子在香港呆了半年之后,身上的氣質越發顯得甜美、清秀可人。
  “陸景,晚上有空沒,我請你吃飯?”剛過出燈光璀璨的市區就接到葉妍的電話。
  “你這頓飯我不太想去吃啊!”陸景笑著道。前天葉家永輝公司的銷售人員在建業和景華的銷售人員起了沖突。事情已經上報到陸景這里。
  雖然市場沒有完全打開,但是景華手機借著于盛泰電器的銷售網絡已經出現在國內的一些大城市。建業本身就是盛泰電器全國布局的重要一點。自然有旗艦店。
  葉妍估計是替她二叔傳話。
  葉妍在電話里嬌笑道:“你還推三阻四的拿架子啊?晚上七點在燕湖家園的602,方老師主勺。我幫她通知一下你。要不要讓方老師和你說兩句?”
  陸景想了想,說道:“行吧。”調轉車頭回燕湖家園,順著湖東路過燕子湖而來。陸景忽而想起楚北最近的局勢。較量的結果已經出來。下午占偉濤給他打了電話。
  許副書記并沒有受到白沙事情的牽連。倒是馮顯生將會被調離至魯東養老。估計馮第先都不會想到會是這般結果。畢竟一直躲在后面惹是生非的人是許動云。有時候政治從結果上看就是這樣詭異。
  謝澤華已經調往云春市擔任副市長。分管教育、負責教育、科技、商貿流通、對外開放、外經外事工作。以云春的經濟發展水平,其他幾項都是扯淡,唯有分管教育算是有些實權。
  看來云春市里對省里空降一個副市長不滿意。
  燕湖家園小區里夜燈點點,在寒冷的冬日里看起來很溫馨。張漓在農歷二十四小年的時候就返回嶺南陪她母親過春節。所以陸景這段時間都沒來這邊。
  方琴給陸景開了門,“進來坐吧,葉妍在廚房里弄菜。馬上就好。”陸景笑著道:“琴姐,她不是說你主勺嗎?”。
  方琴彎腰拿出棉拖鞋給陸景,溫婉的笑道:“她有事情求你,自然要好好表現。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試過她的手藝,相當不錯。”說著,笑起來。“我們兩個沒地方可去,這段時間都在這里搭伙做飯。”
  坐到沙發上。把棕色的外套拖下來,陸景奇怪的道:“琴姐。你今年不會家過年嗎?”。
  “懶得回家挺我媽嘮叨。過段時間再回去看她。”方琴坐到陸景的側面,穿著毛衣、寬松的西褲,一派家居的打扮,豐腴的雙腿并在一起,歪在沙發上,“你手機賣得怎么樣了?”
  “剛剛起步,要繼續努力。”陸景說道。
  “炒好了。”葉妍拍著手走到客廳里,橫了陸景一眼,“非要我借著方老師的名頭,你才肯來啊?”她挽了一個發髻,打扮隨意,少了幾分精致、性感,多了幾分小女人的嫵媚。
  說著,對方琴豎起兩根指頭,“方老師,兩頓飯哦。”
  方琴含笑道:“行啊!”葉妍和她打賭,要是能接著她的名頭把陸景拉過來吃飯,她就算輸。拉不過來就算葉妍輸。輸的人請客吃飯。不過這個賭約沒必要和陸景說。
  炒了4個清淡的小菜,外加燉的排骨藕湯。陸景夾了一筷子絲瓜炒蛋,味道確實不錯。“看來淑女必修課里還有廚藝這一項啊!”
  “你才知道?”葉妍得意的揚起眉毛。
  “趁著我心情好,你趕緊說事情吧。我一聽你慎重其事的口氣就知道是葉家的事情。葉美女,葉家這樣對你。你還幫他們跑來跑去當說客?”
  “看來你還挺聰明的。我二叔希望取得你的諒解,建業的事情是一場誤會。他保證下次絕不會發生。”葉妍嬌笑著,白膩的耳垂上。兩枚鉑金的耳墜晃來晃去,“你當我傻呀!我二叔付了我一張去希臘的機票。你在京城乖乖的挨凍吧,我可是要去領略地中海的風情了。”
  陸景拿起紅酒杯子和方琴碰了一下,抿著紅酒笑道:“你確定我會答應你二叔的要求?道歉可是要誠意的。”
  永輝集團的手機貼得是熊貓手機的牌子,售價5599。比景華手機只高了100快。在手機同質化很嚴重的現在,兩家手機在市場上遭遇,必然是競爭的你死我活。
  當然,。永輝集團因為采取貼牌的方式生產,利潤比景華至少要少20%。聽說他和熊貓高科弄了一個合資公司。不知道會不會有一些優惠。
  競爭對手的銷售人員對打這種事陸景一點都不覺得稀奇。葉文斌恐怕是另有所圖。
  “具體的誠意你和小六談吧。我就傳遞一個消息。吃完飯,我會給他打電話。”
  劉家的四合院內。
  劉家三代人圍在一起吃年夜飯。雖然桌子上劉小山幾個孫輩努力活躍氣氛,但是總有一股壓抑的氣息揮之不去。
  劉小山的父親劉衛逸因為青門的案子在建州根基全失。他不得不走動關系調出建州前往川南。可以說,他這幾年在建州的心血全部白費。
  更關鍵的,他這樣調出建州想要東山再起恐怕會有些難。被認為有一定問題的干部,如果沒有強有力的推力很難崛起。
  至此,劉家二代三兄弟全部折戟,至少三到五年之內無法翻身。三五年之后,陸家的力量會強大到何種地步啊?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劉槐在軍中提了一級。劉小山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堂哥劉槐。默默的喝了一杯酒。
  他爸,他大伯,他小叔的挫折都和陸家有關。接下來是劉家的蟄伏期。看著對手在那個耀眼的舞臺上越發的活躍,讓劉家三代人心里都有些苦澀。
  吃完飯。劉小山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抽煙。越是困難的時候越需要做點什么。他不能再等四年的大學結束,或許提前畢業參加工作是一個好主意。
  “陸景你等著。劉家可以擊敗你家的。”
  …
  陸景和葉強文約在一家咖啡館里見面。葉強文圍著卡其色的圍巾打扮的很有幾分文藝青年的范兒。
  等陸景坐下,葉強文說道:“我爸希望我們兩家公司能放下分歧。共同開拓市場。”
  陸景要了一杯卡布基諾,喝了一口。淡淡的說道:“我沒有共同開拓市場的興趣。有什么事直說吧,道歉也樣費而不惠的話就沒必要說了。”
  “好。”葉強文盯著陸景說道:“郵電|部在今年有可能頒發新的手機牌照。我們希望取得你的諒解,不要為難我們。”
  郵電|部的部長現在都是和陸家關系親近的人,他不得不提前和陸景溝通,否則到時候陸景打個招呼,葉家就有可能拿不到手機牌照。雖然手機貼牌也能賺錢,但是哪有自己做手機爽利?
  陸景嘴角勾出一絲笑容,靠在椅子的背上,“憑什么?你不會以為凌源公司的事情我查不出來吧?他們收了你家的好處,故意違約,造成景華第二款手機發布時間比預期晚了5天,而且沒有和廣告時間同步,我的損失可不小。”
  葉強文心里一驚,但是旋即想到陸景有可能是在詐他,“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那件事和我們沒有關系。”
  說著,頓了一會,“我家里不反對我四姐和你交往,并且和將其在家族基金中的一千萬兌換出來。”
  陸景眼睛里射出精光,心里的怒氣涌上來,手里的拳頭握緊又松開,沉聲道:“籌碼不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