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0 查賬

陸景停下來,對余志成笑道:“我看他八成是傻了,盡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繞路走,在他高考完之前,我能不能碰到他還兩說呢。”余志成嘿嘿笑了一下,沒有說話。那天他把煙拿回家給他老頭一看,他老頭就說陸景這人簡單不了。尼瑪,特供煙啊,高中生抽特供煙,這說明什么?現在此刻見到豬毛譚如此的低聲下氣,更是印證了他老頭的推論。
  陸景看了眼陰沉沉的天空,瞇著眼睛笑了笑,指著教學樓外的一處花壇,對走近來的豬毛譚說,“去那兒說吧。”
  豬毛譚就像犯錯的小學生站在陸景面前,心里恨得牙齒直癢,臉上卻不敢有絲毫不耐的表現。
  “照片是誰拍的?”
  “小胡拍的。”豬毛譚不自然的扭頭避開了陸景冷冷的眼神。
  “底片呢?”
  “在英華國際劉小山手上。”
  陸景皺了下眉頭,“關于我和方老師的謠言,還有關寧當小姐的謠言,是你傳出來的吧?”
  “是!”
  “你膽子很大啊,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在學校編造謠言污蔑我,還敢到處傳照片?我看你改行發傳單得了。”陸景諷刺道。
  “我沒想這樣。上周六晚上聚會的時候,張軍他說要給你個難忘的教訓,讓我配合他。”
  “你TM真是豬腦,他讓你吃屎,你去不去?看來你心里對我的怨氣很大啊。就這么想我離開四中?”
  豬毛譚臉漲得像豬肝一樣,不敢回口。他拍照片是因為很不爽陸景,但是大肆的在學校傳照片這事他是聽了張軍的蠱惑。
  “張軍和劉小山是一伙的。忠告你一句,我們之間的事兒,你摻合不起。把你手上的照片都給我。這兩條謠言我聽的煩,我不希望明天在四中里面還能聽到這樣的謠言。沒有問題吧?”
  豬毛譚想起昨晚被他爸抽的慘樣,咬牙道:“行,照片我一會下中午放學時拿給你,我會在班上公開承認是我造謠。那今天晚上…”當初拍照片,造謠言的時候,他哪里知道陸景的能量這么大,聽老頭子的意思,陸景要自己家的生意關門,也就幾句話的事。但是,現在后悔也沒用了。
  “改天吧,先看看你做事的效果。”見豬毛譚還要說什么,陸景擺手道:“照我說的去做。”
  打發完豬毛譚,兩人拐過教學樓轉角的花壇,順著楓葉大道向校外走去。余志成沖陸景豎了下大拇指,“你牛。我還沒見過豬毛譚在誰面前這么聽話。”
  陸景笑了笑,沒有答話。當紈绔子弟并不是他的夢想,但是事情總要解決,他還不想這么快就離開四中。
  “你們兩個干什么去?”楓葉大道上,迎面就看到班主任邵秋蘭帶著精致的眼鏡走來。她穿著件白色的短袖T恤,套在外面咖啡色長袖針織衫紐扣敞開著,靠近心口處別著一枚白色的別針,藍色的修身鉛筆牛仔褲把她勻稱雙腿的線條很好的勾勒出來。
  “買資料!“
  “上廁所!“
  陸景說的是“買資料“,余志成慌了神,直接說出蒙騙老師的慣用伎倆,”上廁所!“
  四中的教學安排里面,兩節課中間的休息是二十分鐘。陸景說買資料,時間上沒有問題。
  邵秋蘭打量了兩人一會,抬手看看表,“一會上課不要遲到。陸景,你中午放學后來一下我辦公室。”
  “哦。”陸景摸了摸鼻子,看樣子是自己連續逃課的行為引起了班主任的不滿,要找他談話了。
  看著邵秋蘭窈窕的背影遠去,余志成摸摸自己的額頭,“媽的,嚇死我了。”又道:”邵老虎真漂亮!“
  淡藍色的牛仔褲,將邵秋蘭性感的小翹臀托的高高,牛仔褲貼著她筆直圓潤的大腿,眼睛看著就能感覺到驚人的誘惑彈性,視覺沖擊力極大。也難怪余志成被嚇個半死還能注意到。
  陸景笑了一下,邵老師號稱四中老師里的一枝花,身材容貌肯定是上佳。她后來好像嫁了個有錢的丈夫,貌似過得很不錯。
  四中里學生抽煙,很多人喜歡躲到廁所里去抽,陸景沒有那種自虐的愛好。大白天的他也不好意思在校園里抽煙,被教務處的張主任逮著又會被教育一番。所以就跑到校外來了。
  陸景抽著煙,撥通了表哥唐悅的電話,“唐悅,我覺得那50萬的罰款,鴻華集團必須要交。要給他一個教訓。后面再怎么動作,咱們再看。”
  唐悅在電話里笑道:“呵呵,那是。罰單都開出來了,不能當兒戲。我們給他開罰單是給他面子,換個人咱們直接封店。”
  陸景心里暗笑唐悅的紈绔思維,與他笑說了幾句閑話,才結束通話。
  上午最后兩節課是英語課,由于方琴老師請了長假,學校調了高二年級英語課組長曹文元代課。曹文元長的白白凈凈,帶著眼鏡,說話時不時蹦出幾個英文單詞,口語流利,講起課來很富有感染力。
  陸景沒有聽課,而是琢磨著自己的事情,不斷的寫著一些東西。他還沒有收到周復生的回郵,決定再寫一封郵件談談針對諾基亞目前銷量的問題,如何去解決。
  明年十月郵電部就會頒發了3張手機行業準入證給聯信,華移,建業熊貓三家公司,其中聯信和華移兩家國有企業因為沒有足夠的技術積累,使用貼牌生產的方法來生產整機。他們從國外拿到芯片組件,在嶺南省香山市一帶完成組裝,貼上自己的牌子,搖身一變就成了國產手機,然后進入市場銷售,攫取利潤。
  實際上手機里面的東西基本上都是由國外廠商提供,他們只是負責貼上了自己的牌子而已。
  陸景倒是知道“貼牌生產”可以規避手機行業準入證制度。他只需要獲得聯信、華移。建業熊貓三家中任意一家的品牌使用授權,然后自行組織生產組裝,最后貼上獲得授權廠商的牌子,就可以進入市場銷售。在前世的歷史中,就是聯信首先使用這種模式來對抗華移的市場擴張。
  想要拿到一家公司的授權,他要面臨的問題還有不少。
  放學的鈴聲將陸景從沉思中驚醒。他收拾了下稿紙放到書包里。豬毛譚在教室外等了有一會,等一群去吃飯的男生連沖帶跑的蜂擁而出之后,才見陸景出來,他將手中一疊照片交給了陸景,“我手上的照片都在這里,我保證現在四中里面再沒有一張那晚的照片。以后如果出現一定是英華國際劉小山那里流出來的。與我無關。”
  陸景似笑非笑的拍了拍豬毛譚的右臉,“與你無關?你推脫的倒是很輕松啊,要不是你指使人拍的照片,怎么會有這么多事?這事的源頭就在你這兒。”
  “那以后劉小山要傳你的照片我能怎么辦?我都已經和小胡他們統一口徑,我說的是假話,照片是找人做出來的,以后不許再提這事。這陣風最多過幾天就過去了。你還想讓我怎么樣啊?”
  豬毛譚內心暗暗發誓,他以后一定離陸景遠點,見他就繞道。他老頭子說了,如果不能讓陸景滿意,答應不再追究這件事。以后就別想再從他那兒拿一分錢。這不是要了他的命嗎?他用錢的地方多著。
  更別提老頭子氣憤之下會不會再打他一頓。豬毛譚感覺背上火辣辣的,他是真心不想再被老頭子抽了。
  還有,關寧好像和他關系密切,趕緊得和劉叔叔打個電話,把那些針對她父親的手段給撤掉。
  “說得好像我欺負你似的,別忘了這事是誰先挑動的。謠言差點要逼得我轉學,你還在這兒裝可憐,你這演技也真夠可以的。”
  豬毛譚嘴唇喏喏兩下,終究沒有再說。
  陸景把照片拿在手里翻了兩下,拍得確實很清晰。將照片裝到書包里,想了想,說道,“這兩條謠言的事,你要負責到底。任何人問你,你都要口徑一致。我要是再聽到有亂七八糟的謠言,我會和你爸好好談談的。”
  “你--”豬毛譚有點不忿,看著陸景轉身離去,他沒有膽量再上去理論,雙手在頭發上亂揉了一氣,發泄式的大叫一聲,把一個從教室拿著飯盒出來的馬尾辮小美女給嚇了一跳。
  學校里面大部分人關心的話題是學習成績,不是桃色新聞。陸景知道只要等這一陣風過去,四中又會像微風吹過的湖面,慢慢的恢復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