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307 云春的偶遇

由于公司人數擴展,景華在京城的分公司另外在海嘉大廈10樓租賃一間辦公室。
  陸景帶著韓超、宋雨綺一行十三個人的團隊飛抵京城。楊顯這邊的品牌運營部已經招聘了五個人,算上從8樓搬上來辦公的內勤、財務、司機、也不過二十幾個人。辦公室里顯得有些空蕩蕩的。
  軟件部門在4號拿出了一版穩定的軟件。京城的廣告投放之后,有不少經銷商都打來電話詢問,還有的派員工過來談合作。只不過這些工作楊顯暫時都壓住等陸景過來處理。倒不是他沒有經驗,而是沒有人手和精力來處理這些事情。
  開了一個碰頭會了解了大致的情況后,陸景讓韓超接手和京城經銷商談合作的事宜。
  在國內市場,有一條屢試不爽的競爭法則,那就是“得北地者成諸侯,得京黃者得天下。”京城和黃海兩地在市場中的重要性自不待言。當然,日后還要加上交州。
  而“北地”幾個省份幅員遼闊、人口眾多,民眾性情梗直,消費心態不成熟,易于被廣告消息所控制。最適合初創的產品沖進去打市場,也不怕會遭到一線品牌的強烈狙擊,很多在國內市場獲得成功的民族品牌都是從“北地”市場開始的。
  所以陸景此次返回京城,營銷重點部署的位置并非是在京城,而是豫北、中原、寧北、晉西、隴右幾個省份。遼東、遼西、遼北三省的市場則是交由劉一平開拓。他今天已經帶人飛往春城。
  京城的手機市場是屬于兵家必爭之地,充斥各類一線品牌的手機。可以肯定這幾天來洽談的經銷商不會有特別有實力的公司。
  景華主要的鋪貨渠道會是占哥兒的盛泰電器。然后再選擇若干經銷商。如果有可能,天藍商場那邊也可以談談合作的條件。
  不過。聽聞莫心藍似乎把家電賣場的部分剝離出去,劃分給了葉強文。如果是葉強文主事。恐怕合作就沒得談了。
  “景少!”出了會議室,王臣澤追著過來。“海嘉大廈的業主問我們又沒有興趣把8樓到10樓都買下來?”
  “買樓?”陸景想了想,“去小會議室說吧。”王臣澤沒有參加在江州的會議,不過他的職位無憂。他是京城分公司經理,負責處理各類的瑣事,以及代表公司出席一些活動。
  當然,如果楊顯常駐京城的話,他這個分公司經理基本就是負責搞后勤工作。
  給陸景沖了杯咖啡,王臣澤坐下道:“現在兩層樓的租金一年下來要120萬。海嘉大廈的業主愿意以1000萬的價格把8、9、10三層樓總計面積850平米出售給我們,還包括地下停車場的12個車位。”
  陸景笑了笑。問身邊的宋雨綺,“你覺得怎么樣?”宋雨綺恨不得翻一對白眼給他看。她是跟過來實習的,而不是跟過來做決策的。
  王臣澤羨慕的看了宋雨綺一眼。能被景少帶著身邊的高級行政助理,想必能力上有過人的地方。
  當然,容貌是少不了的。不說要容貌絕色那么駭人的地步,至少會是帶在身邊不會給男人丟臉的層次。
  那個男人會喜歡用男助理或者用容貌平平的女人做助理呢?
  “宋助理日后在景華的位置肯定不低。”王臣澤心里想道。
  宋雨綺想了一會,說道:“我判斷不出來是否合適。”
  陸景拿著咖啡喝了一口,對王臣澤說道:“買幾層樓我興趣不大,你在中關村這附近看看新建的、還沒有裝修的寫字樓。要買就買一棟。最遲年后給我一個合適選擇。”
  中關村的寫字樓價格在經歷九三年暴跌之后。要一直到九九年才開始井噴式的復蘇,這不僅與國內樓市發展息息相關,也與中關村科技園九九年之后才得到真正的飛速發展也很大的關系。
  九九年之后,寫字樓租金也會飛速上漲。增加額外的經營成本。現在抽一部分資金買下一棟大樓的也算合適。并且購置物業就可以歸入公司的資產,還可以改善公司的資產結構。
  最關鍵的是,在中關村擁有一棟自己的寫字樓。在重視臉面的年代,的確能替景華贏得額外的尊重。
  留下興奮的王臣澤去查找目標。陸景送宋雨綺到佳達花園C701休息。佳達花園離海嘉大廈不遠,交通也算便利。笑笑也不在京城。復式的四居室住宋雨綺一個人綽綽有余。
  …
  下午去老頭子和羅女士那兒露了一個面。晚上和已經到京城的李子彥見面吃飯。
  嶺南酒店的包廂里觥籌交錯。李子彥操著一口嶺南語的普通話笑著給陸景介紹他名下飛鴻公司的情況。
  飛鴻公司在嶺南主要是做電子貿易。有鋪貨的渠道,但是并沒有實體店面。
  陸景不懷疑他的話。駐|軍對地方一般而言都有足夠的影響力,李子彥要是借助家里的影響力在交州把生意做大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我同意把景華手機在交州的市場交給飛鴻公司代理。”
  李子彥略微有些失望,他本來是想拿下整個華南地區的代理權,“嶺南的省代飛鴻有沒有希望?”
  陸景笑著道:“進口手機的款式已經漸漸豐富起來,再加上國產手機,通信市場的手機銷售模式很難建設起大區域的銷售品牌,專業的手機賣場或手機納入家電連鎖賣場是大勢所趨。”
  九七年初,手機辦卡的費用昂貴。只有少數地區的郵電局將銷售專柜設在銷售手機的大型通訊電子市場內,還沒有哪家單體店有能力聯合地方郵電局在自己店里設置專柜提供手機辦卡服務。
  但是到今年的4月份,在郵電部和電子工業部基礎上成立的信息產業部會正式的下發《郵電分營指導意見》。郵政、電信正式分拆。
  早期在通信市場做手機銷售地商戶最先嗅到并抓住這一機遇,促使國內手機連鎖賣場在九八年之后如雨后春筍般崛起。
  一直到零四年。反應稍遲鈍的家電連鎖業在手機銷售上才能夠與手機連鎖賣場平分秋色,并在隨后幾年逐漸擊潰手機連鎖賣場。但是那時已經過了手機銷售的黃金時期。
  這些話陸景都和占哥兒說過。大型的連鎖賣場最終擊潰小型的連鎖賣場是必然的事情。盛泰電器拿一層樓出來將手機納入家電連鎖賣場也不會削弱其品牌凝聚力。沒有必要抱著家電連鎖銷售這一塊不放。
  與其模仿別人,不如讓別人來模仿我們。
  但是,對李子彥到沒有必要說的這么仔細。
  “所以,銷售網絡的構建規則馬上就要改變了。飛鴻這樣大區域總代理的模式在手機行業很難繼續下去。
  景華的銷售模式會是與區域性的經銷商直接合作,并不需要架設太多代理層級。”
  李子彥點了點頭,陸景這是婉拒了他的提議。不過僅是交州的市場也是給足了情面,他也沒什么怨氣。
  拿起酒杯和陸景喝了一杯,“預祝咱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陸景笑著和他碰杯。
  大區域的代理商陸景肯定是要取消,他初步打算是在全國范圍內構建一個有一百多家經銷商參與的代理網絡。這樣景華的利益才能得到保證。
  像景和電子以華中區的總代理身份銷售諾基亞手機。其中的差價利潤完全可以被諾基亞(中國)拿走。諾基亞(中國)只需要把景和的總代給撤掉,直接和省代談,就可以將景和的利潤收歸囊中。
  當然,代理商過多,所負責的區域變小,會出現監管不便,惡性競爭等問題,使得廠商的銷售管理成本上升。
  像諾基亞(中國)只需要和景和談好合同,剩下的事情就是收錢。多么便捷的事情。
  但是。楊顯手下的品牌運營部、銷售部就是干事的,所以陸景倒是不怕銷售管理成本上升。
  同時,也是因為銷售模式發生了變化,銷售體系構建也必須跟著調整。陸景擁有前世的記憶。他自然不會等到各大手機連鎖店都發展完備之后再改變景華的銷售體系。
  領先這一步可以讓他在市場中攫取更多的利潤。
  和李子彥談好大概的事情之后,細節自然由景華公司的人和飛鴻談。
  在京城梳理著有合作意向的經銷商,情況大致和陸景預料得差不多。都是一些沒有實力的經銷商。但是景華現在也沒資格挑肥揀瘦,選了幾家信譽良好的經銷商深入的談合作的事情。
  京城是試水之地。陸景沒有把握攻陷這里的市場。先開發二線城市的市場要務實的多。
  留了兩個人給楊顯使用,三天之后。陸景就帶著銷售團隊奔赴豫北。
  …
  到十九日才返回京城。今年的春節格外早,二十八日就是除夕。十天的時間也只夠陸景把豫北的市場粗略的梳理一遍。
  “都說江州今年的冬天冷,到京城之后卻覺得京城的冬天更冷。”陸景開車送宋雨綺去京城機場。景華公司的年假還沒有開始放。團隊里的大部分人都在京城里繼續忙碌。
  而宋雨綺則是結束這次實習,返回江州繼續工作。
  在機場大廳里面,宋雨綺辦好登機牌,進安檢閘機之前,突然的問道:“陸景,你為什么會幫我?我想你大概也不會賣蘇子的帳,對嗎?你為什么同意我進景華的高級行政秘書組?”
  這幾天跑下來,她才知道她的能力欠缺到何種程度。可能連業務員都不如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