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05 你妹的

從湖心路繞到黃致遠的酒店。北風呼嘯著從樹枝間而過,大雪下到這會兒已經變小許多。
  “今年的冬天要冷上許多。”黃致遠穿著單褂披著大衣喝酒,見陸景進來,招呼他坐下。
  要不是客廳里有黃色柔和昏暗的燈光,看起來就如同荒山野嶺里荒涼的酒館,而黃致遠和謝澤華就是相逢于道左的酒客。
  一盤油炸的花生米下去大半,兩個人都有些微醺的感覺。謝澤華對陸景說道:“陸市長今天找我談話,問我如何發展云春市的經濟,要我深入思考這個問題。”
  陸景笑著去里屋里抱了一壇米酒出來。這酒比黃酒的度數要低些,不容易醉,“云春市有一個副市長的空缺,看來謝書記的希望很大。”
  謝澤華搖頭笑了笑,拿起酒碗和陸景碰了一下。在寂靜的雪夜里能聽到瓷器相撞的清脆聲音。
  黃致遠微微一笑,抿了口酒,說道:“老謝,我看景少這個判斷**不離十。你這次由正處升到副廳,跨越仕途一大關卡。以你的年紀,前途無量。”
  說著,問陸景,“省里的情況如何?”
  “不清楚,暫時沒有什么消息。”陸景喝著口感柔和的米酒說道,“要是謝書記去云春,可以預見是妥協的開始。許副書記才來楚北,倒下去是不可能的,但是在一段時間內其影響力會被壓制。”
  黃致遠嘿嘿一笑,緊了緊身上的大衣,“陸市長這么早就開始謀劃楚北全局了嗎?”
  “正常的干部交流任職。”陸景笑著搖頭。黃致遠這個看的有點遠,日后或許有這種可能。省城所在地的市委書記同時擔任省委副書記分管人事的慣例不是沒有。大哥日后運作得當,未必不能走出這么一條路子來。
  謝澤華笑著道:“我對云春的情況不熟,打算過兩天下去看看,權當度假。”拿筷子夾了一顆花生米吃著,“景少對云春市的經濟發展有什么看法?”
  要說商業能力,他們三人中自然以陸景為首。
  “云春是楚北聞名的旅游勝地。謝書記可以考慮旅游牌;另外云春又是楚北省有名的美酒之鄉。雖說大部分釀酒工藝都被江州市白云酒業掌握,但是在當地還有幾家小廠。或許名間也有失落的酒方也說不定。像黃老師就是釀酒高手。”
  黃致遠笑道:“我這是書上琢磨來的土方子,況且大部分酒都是自釀自飲。要打市場估計很難。不然,我這酒館生意早就興隆起來。”
  陸景悠然的笑道:“改進工藝其實不難,到江州市白云酒業里面去挖幾個高手出來,工藝不就有了。
  江州市白云酒業已經被遠大公司收購,謝書記可以考慮和他們談談。看看怎么樣運作有利于云春市的稅收。云春市的稅收上來之后,修一條直通江州的高速公路,屆時旅游業也好發展。”
  黃致遠狡黠的接口道:“到時候景少去云春玩也方便。”
  “哈哈。”三人都笑起來。
  陸景把酒碗放下,笑著道:“出主意總要有點好處。等謝書記把路修好,我把公司的人都拉去云春旅游,為云春旅游事業發展做貢獻。”
  一直聊到深夜。喝著酒也沒覺得寒氣逼人。等聽到門外“咔嚓!”一聲,大雪把枯枝壓斷的聲音,恍然驚覺已經是凌晨兩點多。
  曾紅英早開車回后湖別墅休息。與謝澤華在南陽街的分叉路口告別,回研究生宿舍睡覺。開了門,發現余志成還在他的臺式電腦前打游戲。暴雪公司出品的紅色警戒。
  “咦,我還以為你不回了。”余志成頭也不回的操作的坦克沖向對手的基地,“明天放假。你要去云春?”
  陸景笑著脫衣服,“是啊,約定好的事情。你三天假期怎么過?”
  “我回廄。”余志成把鼠標點的飛快,“呵,張勇最近和葉儀關系突飛猛進,他們兩個說不定會去。你們家關寧說不定早就約好了。”
  “我明天問問。”陸景笑著道。洗了澡出來,就見余志成正在打第二盤,問道:“剛才贏了輸了?”湊過去一看。就見對方的坦克已經沖進了余志成的家中。看情況立馬得輸。
  “唉,輸了。今天運氣不佳。”退出游戲,余志成在桌面打開聊天框和人聊起來。這是星空網吧的即時聊天軟件。用在研究生宿舍的局網內也能運行。
  “余小胖,你服不服?打了十盤你輸了十盤。”
  “打死都不服,陳蘇子,我今天狀態不好,等我從廄回來我們再較量。”
  陸景笑得坐到床上。這兩個人居然熬夜單挑游戲,真是搞笑。陳蘇子也夠可以的,她一個女孩子怎么對即時戰略游戲有興趣?
  見兩人噼里啪啦的聊得痛快,陸景笑了笑。上床睡覺。
  …
  江大校園內的雪景極美,猶如“千樹萬樹梨花開”。不時的有女孩子的驚呼,還有十來個學生在李湖邊的樹林里打雪戰。
  關寧穿著白色的厚棉襖,眉眼如畫,巧笑嫣然的和陸景一起在江大校園里漫步。
  “沒喊葉儀呢,她和張勇都是云春出來的,早見慣了白云山的風景。再說,我要和你單獨的度假呀!”
  陸景見她揚起的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愉悅的笑容,伸手將她烏黑仿佛綢鍛的長發撩到香肩之后,看著她柔情似水的明眸,心里微微有辛醉。
  “恩,我喊了陳敏做向導,我們去江州空姐職業技術學院接她。”
  在江州空姐職業技術學院接著陳敏,曾紅英開車載著三人出發。從江州至云春有一條國道,道路還算齊整,走了兩個小時,在中午一點之前趕到了云春市。
  云春市就在白云山山腳下。半個小時的車程就能到白云山。相比于后世熱鬧繁華的旅游勝地,此刻的云春有些冷清。
  在市區里吃過飯,略做休息,驅車至半山腰的白云賓館入住。這是云春市委的招待賓館。
  陳敏是本地人,熟門熟路。沒去那寫起來豪闊的大溫泉浴場。而是帶著兩人去真正的上佳的溫泉所在地。
  老板是一個胖子,見陸景出手闊綽,帶著一個絕色麗人,又帶著一個青澀果子般的青嫩小美人,知道這青年非富即貴,當即帶著三人去1號的貴賓池。
  池子不大,與周圍隔絕開。有專門的更衣間。靠近池邊還有修建好的臺階。在溫泉池里愜意的泡著,全身都放松下來。有陳敏那小丫頭在陸景也不好和關寧膩到一起,只是并躺著說話。
  “好舒服,葉儀那妮子真沒騙我呢。”關寧穿著保守的連體泳衣,不過曼妙的身材曲線卻是遮掩不住。
  陸景笑著道:“她騙你干嗎?是挺舒服的。要不我把這地方圈下來,以后就我們自己來。”
  關寧眼眸里閃過月華般的光芒。接著又搖頭笑道:“算了吧,你圈下來,別人可就沒有辦法使用了啊。”
  “可以對外營業。”陸景看著她絕世的容顏,忽而很想吻她,“就這么定了,我回頭讓人過來談收購。”
  關寧抿嘴一笑,雙手掬起一捧溫泉澆到陸景臉上。“就知道哄我開心呢。”
  陸景叫著翻身爬起來,要去捉住嬌笑著逃開的關小寧。溫泉池里回蕩著歡笑聲。
  溫泉不宜泡得太久,洗曰衣后,走回到白云賓館剛好看到夕陽斜落。白雪皚皚的半山風景迷人,在房間里從窗戶的玻璃處觀看遠近的雪景,令人心神沉醉。
  “好想就這樣一直安靜的陪著你。”關寧在窗前回頭說道,天地間最后一絲余暉落在她身上,穿著白色綢緞睡衣的她猶如高山雪蓮般絢麗奪目。
  陸景斜倚在椅子背上。手里拿著咖啡不時的抿上幾口,看心愛的女人,順便看窗外的美景,滿足的無以復加,心里被歡樂的幸福填滿。
  “我也是。”把關寧輕輕的擁入懷里,在她香膩的臉蛋上吻了一口,“到老時。我們都會記得在這一刻,記得我們在窗前安靜的看雪景。”
  關寧輕輕的撫摸著陸景的臉,動情的奉上香吻,“有時候我覺得我應該去你身邊幫你。有時候我又覺得我應該保留自己的生活,陪著你讓你開心。聽到你說話也會覺得快樂,想你的時候又會哭起來。陸景…”
  最后一聲低喚千轉百回,柔情萬種,動情至極。
  “我明白。”陸景撫摸著她柔順的長發,抱著她更緊了些,“我其實希望你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你有太多的拘束。
  我的生活里工作與生活的界限很模糊,以后只怕會更忙,可能就沒有個人的空間。我習慣了倒也無所謂,但是對你來說不公平。”
  關寧溫柔的看陸景,“只是不能廝守在一起,對于我們來說是一種煎熬。”
  說著,雙手抱著陸景的背,把頭伏在他胸口聽他的心跳省,輕聲說道:“我本來想著讀會計學出來找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免得出現高三那樣的情況沒法應對。我爸前幾天打電話給我,他現在生意很好,家里的欠債都還光。現在我想換主意了。”
  陸景噙住她嬌嫩鮮艷的紅唇,溫柔的輕吻著,讓情愫在兩人的心里流淌著,“現在對未來的規劃是什么?”
  “可能會是讀書、旅行之類的,再去音樂學院那里多學幾首曲子。我想讓我變得完美一些。等到大學畢業了再看。總之,你去那里我就去那里。”
  “你已經完美的讓我心醉了。”陸景低頭輕舔著她晶瑩剔透的耳垂,“讓舞臺的聚光燈打到別人身上,我們安靜的享受自己的生活,享受生命的樂趣。”
  “唔。”關寧敏感地帶被陸景襲擊,嚶嚀一聲。陸景抱她到床上,褪下睡衣,與她融為一體…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