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302 拍賣會

吃過飯,漫步在江州的街頭,望著夜幕之下江州璀璨的火樹銀花,縱然是寒氣逼人,陸景興致不減。
  楊玉立跟在陸景身旁,接過他遞來的煙,點著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景少,今天要是6000萬競拍下來怎么辦?”
  立豐控股要是以后還想在江州發展商業地產業務,肯定是不敢搞流拍的手法。
  陸景扭頭看著楊玉立笑道:“我沒想過這種可能。”
  楊玉立看著陸景自信又年輕的臉龐,心里有些恍惚,“我是不是有些老了。”
  陸景拍了拍楊玉立的肩膀,“老楊,你這段時間受的委屈過幾天就能找回來。好好看戲。保證過癮。”
  “也沒委屈,就省調查組報告出來那幾天壓力很大,”楊玉立苦笑著搖頭,似懂非懂的應了一句。
  他知道大商國際后面的人物。一個是省委宣傳部部長的公子,一個是省委副書記的公子。這樣的陣容在商界而言堪稱豪華,要找回在白沙改造上被欺負的場子怕是有些難。
  不過金閣公司的令林波和小任應該跑不了,還有在調查組里面作怪的人。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許動云和馮第先在陸景眼里不過是小魚,接下來的反擊是要網大魚的。
  …上午時分,江州機場里面人流如織。莫心藍和助手拖著行李從遠大公司的車里出來,進入候機大廳。
  “莫姐,我們得去辦托運行李了。飛機還有四十分鐘起飛。”助手見莫心藍站在大廳里面拿著手機猶豫著,似乎有些不太愿意離開江州,出言提醒道。
  飛機起飛前半個小時就會停止辦登機牌和托運行李的手續。
  “等一等。”莫心藍想了想,按著手機按鍵,打給陸景,“陸景,我在江州。我想知道白沙改造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輸也要輸個明白。”
  “行,你來江大的星光咖啡,我們在那里見面。”
  四十分鐘之后,莫心藍見到了穿著黑色外套的,臉上帶著一絲輕松微笑的陸景。
  “給這位美女上一杯拿鐵。”陸景笑著對侍者說道,捧著手中的卡布基諾喝著,“怎么會想來問我要答案,你不覺得這個要求很唐突嗎?或者,你覺得我會告訴你真正的答案?”
  莫心藍在來的路上情緒已經平復下來,“你答應和我見面不就是打算告訴我一些東西嗎?”
  “不,確切的說,我是想欣賞一下失敗者的表情。”陸景微笑著說道,但是說的話卻不怎么客氣。
  凌雪月提醒過他,莫心藍在調查白沙改造的事情。莫心藍在這事里參合一手,無外乎想攻擊他的資金鏈。
  想想看,立豐控股欠債十三個億。一旦白沙改造項目易手,銀行必定催著楊玉立要債,那他到底要不要管楊玉立。
  如果不管,楊玉立必然是要進去了。這樣的事情傳出去之后,以后誰會死心塌地的為他賣命。
  如果管,資金從何而來?
  莫心藍低頭用勺子攪著白瓷杯子里的咖啡,專心致志的樣子,“我承認我在調查白沙改造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說你非常小心,這件事情上我沒有查出任何的問題。
  反倒是金閣公司的會計舉報立豐控股的楊玉立之后,楚北省里的調查組取得了進展。
  就算現在查明金閣公司造假,剩下那兩條問題就不查了嗎?”
  陸景看著她美麗如昔的精致容顏,笑了笑,“老實說,你本人在江州讓我很驚訝。我以為你會在香港或者京城遙控調查的事。”
  “劉小山也在江州,昨天下午剛走。我的消息都是從他那兒得來的。”
  “哦,這樣啊,我說劉家的人怎么前天下午態度那么強硬?還給趙省長施壓。只不過你們都被許動云的小花招給騙了。代價會有點大!”
  “你有證據是他在后面搗鬼嗎?”
  “證據會有的。”令林波已經交代是審|計廳的高處長和他聯絡。大商國際也卷在其中。陸景笑著看向窗外。
  和熙的陽光灑落在松林間,不時有青春氣息洋溢的男女從咖啡店外的馬路走過。咖啡館里的曲調緩慢的讓人能感覺到時光在慢慢的、安靜的流淌。
  冬曰時節和一位美女相對坐在咖啡館里閑聊本該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但是現在談論的卻是一些大煞風景的話題,陸景倒是有些懷疑喊莫心藍過來是否正確。
  “這樣吧,我們玩個游戲。你問我一個問題,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不想回答的問題可以不回答。當然,你要回答假話我也沒辦法。”
  陸景靠在藤椅上打量莫心藍,如果單純欣賞她的美麗確實很不錯,她身上有已經熟透的女人味道。
  莫心藍抬起頭微微一笑,眉眼間有些嫵媚的神情,“行,我先問。就剛才那個問題。為什么后面不查了,反倒是你們查起金閣公司的事情。”
  “你想問的是調查組報告中的第三條吧——行|賄后面的利益輸送。白沙改造項目簽字同意的是江州市前任市長童市長,這點和我哥沒關系,所以不用查了。
  倒是金閣公司作假的姓質很惡劣。為什么?因為他們在騙領導但是卻被領導知道了,然后領導很生氣,所以要查個水落石出。
  不幸的地方就在于查他們的葉成和是我哥的人,一切貓膩都會被查出來。就這么簡單。”
  陸景邪邪的笑了一下,“下面該我問你了,莫小姐,聽說你今年27歲了,你談過男朋友嗎?”
  “你——”莫心藍氣得眼睛都瞪圓,臉上有些緋紅,“你怎么可以問這樣的問題?”
  中文的博大精深就在這里。陸景這句話如果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其實沒什么讓人難堪的,但是配上他此刻壞笑的表情,這句話相當于是在問:“你和誰有過一腿沒有?”
  “你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可以這么八卦?”
  看著她略帶羞澀的表情,陸景端著咖啡愉快的喝著,笑道:“我也是正常人,探究美女的感情八卦不是很正常?再說,你可以選擇不回答。”
  莫心藍想了想,說道:“沒有。”說著,不待陸景說話,急忙問道:“第二個問題,在這件事情上捉住你的痛腳對劉家有什么好處?你又沒走仕途,打擊你一點好處都沒有。”
  陸景臉上的笑容從微笑不斷的擴散,有變成大笑的趨勢,好在他及時控制住了,“這件事告訴你也沒什么。你首先要了解到此時楚北的權力格局。大背景之下是師書記和趙省長的博弈。而具體到江州市里面是熊為明和我哥的斗爭。
  所以劉家捉住我的痛腳可以拿來做交換條件。至于換什么,過幾天你自然會知道。
  退一步,就算換不成,把事情抖出來,熊為明會借機打壓我哥,或許能逐步收回控制經濟建設上的話語權。那么明年三月份,我哥頭上的那個“代”字能不能去掉就是個未知數了。”
  “為什么要爭?”莫心藍極為不解,美眸探詢的看著陸景。她身子微微前傾,白膩的脖子肌膚在冬曰里陽光之下似乎涂抹了一層薄粉,分外嬌嫩。
  “身在局中,不進則退,不得不爭。”陸景笑著豎起手指頭道:“兩個問題啊!”見莫心藍似乎有些緊張,陸景說道:“別緊張,我先給你一個忠告,回去多讀幾遍司馬光的《資治通鑒》。”
  “恩。我在讀。”
  陸景舀著咖啡,慢慢的喝著,冷不丁的問道:“你平常怎么解決的?”
  “啊?”莫心藍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旋即臉上有些發窘,但是她畢竟是在名利場上打滾的人物,被陸景逗到這份上反倒放開了,過了一會,笑吟吟的道:“陸景,你在調戲我啊!對我動心了?”
  陸景笑著搖頭道:“還好吧!畢竟我沒問你今天穿的內褲是什么款式、什么顏色,也沒問你三圍之類的數據。”
  “你做夢去吧,我才不會告訴你。”莫心藍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優雅的站起來,拿起手袋揮揮手,“小朋友,游戲結束。我要回京城了。”
  “果然很沒品啊!”陸景喝著咖啡笑道,“你欠我兩個問題的答案啊!”
  “我是女人。你不知道女人天生有耍賴的權利嗎?”莫心藍踩著高跟的靴子,昂著頭轉身離開。
  陸景呵呵一笑,也沒怎么生氣。他說了一些東西,但是翻盤的原因卻是沒有和她說。
  …下午被張濤喊去踢足球。他們班男生數量不足,和物電院的一個班隊比賽要喊外援。
  英語系的美女果然很多,啦啦隊里很有幾個水嫩、養眼的美女,可惜他球技一般,不是被美女欽慕的對象。踢完比賽,回宿舍才發現有郁揚打來的未接電話。
  陸景想了想,這個誤會怕是有些深了,但是也沒必要去解釋什么。趙省長和師書記的較量,勢必會波及到組織部長郁行知。他和郁揚的關系雖然不會對立,但是絕對很難再親近起來。
  到二十四曰,金閣公司誣陷立豐控股的案子全部查明。由審|計廳的高處長和大商國際的總經理張天遠聯手合謀,指使金閣公司、立豐控股的會計任中誣陷立豐控股,以期拿下白沙改造項目,蒙騙省調查組,行為及其惡劣。
  高處長被撤職查辦,張天遠也面臨著刑|事判決,大商國際更是面臨巨額的罰款,即將倒塌。
  任中以及涉及到這件案子的金閣公司成員處罰只會更加嚴厲。
  當然,這只是對外公布的結果。有些人卻能從近期的輿論報道和人事調整中嗅出一些不同的味道。
  《江州曰報》的副總編、江州市電視臺臺長、以及江州市宣傳部的兩個副書記都被調整。《江洲曰報》連續三天發表了評論員文章,頌揚白沙改造是有利于白沙市民、有利于江州的工程。
  在此案中有突出表現的葉成和越過常務副局長任廣金被提拔為江州市公|安局代局長。報省公|安廳同意之后才能去掉“代”字。市局內部隨即進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調整,最早倒向葉成和的武達沖等人得到提拔。
  齊克強被提拔為漢北區區長。
  這一次的調整讓陸派干部在江州的根基更加穩健。
  省里的人事正在調整中。此次調查組的組長金思中被掛了起來,調查組的幾名成員都被處理。
  省政|府辦公廳靠近師書記的某個副秘書長被調整分工,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博弈正在省里大佬之間展開。
  下午時分,正在圖書館陪關寧自習,享受著元旦前悠閑時光的陸景再次接到郁揚的電話,“陸景,來泉山別墅區7號別墅。我有話和你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