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300 底牌

看到熊為明那要吃人的眼光,洪漢寧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感覺仿佛被一頭老虎近距離盯上,冷汗“刷”地從額頭上冒出。
  熊為明剜了洪漢寧一眼,冷哼一聲,把材料遞給毛和重,“大家都看看。”
  材料依次從在坐的常委手中傳遞著。
  形勢到現在已經分明。陸江把局面翻了過來。
  剛才常務副市長周平說一分為二的看問題,把省調查組第二條、第三條的結論反駁了一番,這一點大家基本都同意。
  現在陸江又拿出材料從根本上否掉了第一條—立豐控股沒有做假賬而是金閣公司在陷害立豐控股。
  誰還能會說什么?收回立豐控股手中的白沙改造項目自然也無從提起。
  材料轉到洪漢寧的手中,他愣愣的看了看,猶自嘴硬的說道:“誰給葉成和的權利私自審問金閣公司的令林波?我作為政法_委書記為什么不知道這件事?”
  王萬強哀嘆一聲,心說:“你這個時候說這話有屁用。只要這材料是真的,你還能把葉成和怎么樣?最多小小的處罰一下,但是陸江已經把局面轉過來了。立豐控股沒有問題,那么很多人就有問題了。”
  譚承山看不慣洪漢寧這個耍賴的嘴臉,不滿的說道:“昨天書記辦公會上洪書記你說立豐控股報案金閣公司誣陷他們,但是市局查明不存在誣陷的情況。
  現在這是怎么一回事?是工作態度不行,還是工作能力不行?”
  這話帶著強烈的批評意味。
  洪漢寧語塞,把材料給身邊的統戰部部長孫雄志。
  等材料轉了一圈之后,毛和重表情凝重、語氣懇切的說道:“我建議市局立即查處金閣公司的相關人員,還有立豐控股的涉案會計任中。詳細調查此案。影響太惡劣。宣傳部要主要多宣傳正面的東西。”
  “我同意這個意見。”陸江抽著煙說道:“我看洪書記以后的精力還是放在提綱挈領的方向上,市局的具體工作要讓更專業的同志來主持。當然,具體的人選要組_織部的同志考察。”
  組織部部長何晨看了熊為明和毛和重一眼,點頭答應下來。
  洪漢寧默然無語,低頭喝茶。陸江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把他職權最重的職務—江州市公_安局局長給剝掉。這個打擊讓他沉默起來,不復開會時的活躍。
  熊為明語氣拿起茶杯慢條斯理的喝水,等情緒平息之后才說道:“恩。這個案子讓葉成和調查清楚。這件事的初步結果我會向省里說明情況。”
  就算他不讓葉成和查,陸江也會讓也葉成和接著查。他心里對業務不熟練的洪漢寧非常不滿。
  從他的表現來看,沒有人能看出來他的異常。但是熊為明心里充滿了苦澀。
  在他的仕途之中與對手較量不是沒有輸過,但是幾乎在穩贏的局面下輸掉,卻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今天陸江用血淋淋的事實告訴他,年紀和能力無關。
  …
  景華的高級行政秘書組經過精簡和重組之后一共有八個人。由陳笑負責管理、統籌安排日常的工作。
  日常的主要職責就是協助陸景處理景華、景和、京城快遞、京城聯運、瑞豐、星空網吧、時代在線的事務。
  包括追蹤關注各項重點工作的進度,匯總各家公司提交上來的資料和工作會議記錄等等事務。
  秘書組會把資料和工作會議記錄重新整理出一份簡潔的報告。這份報告則是陸景每周需要閱讀的文件,有助于他從整體上把握名下各公司的日常運行狀況。這樣一來他的工作量就會大大減少。
  秘書組由陳笑直接對陸景負責。
  會議只開了一個小時就結束。主要是讓陸景認識人花了一些時間,否則還會更短。秘書組一共五男三女,宋雨綺也在其中。
  “正式工作的感覺怎么樣?”陸景倒了兩杯水,拿到磨砂玻璃隔出的小會客廳里。
  “還行,很能鍛煉個人的大局觀。章助理和何夢瑤說的話一點都沒錯。”宋雨綺穿著桔色的職業套裝,微微一笑,接過陸景手上的一次性水杯,“可不敢讓你這大老板給我服務啊。”
  宋雨綺已經正式入職景華通信,主要負責星空網吧、時代在線的事務。當然考慮到她還在讀研究生的狀況,以及能力問題,目前還處在學習階段。
  她簽訂合同的時候還簽訂了保密協議,看到那一連串的公司名稱、資產數目,才徹底的相信陸景在她家里說的話沒有吹牛。相反,隨著景華通信進入手機制造業,他的財富還在增長中。
  “這話說的我心虛了。除開工作上的關系,我們至少還是朋友。”陸景笑著拿水杯喝水,“就當上班時間陪我閑聊一會。問個問題,你不是經濟管理學的研究生嗎?我記得陳蘇子是學法律的,你們兩個怎么住到一起了?”
  “我和蘇子比較談得來。所以就住到一起了。研究生公寓不限制這個。只要不是男女同居就沒事。”宋雨綺笑著道。蘇子那雙腿確實能勾起男人對她的關注。
  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占偉濤打來電話和陸景說常委會上的事情。
  “熊書記讓葉局長繼續調查金閣公司誣陷立豐控股的事情。洪書記的公_安局局長一職被擼。”
  “好,我知道了。占秘書,改天一起喝酒啊!”陸景笑著掛掉電話。忍不住拿出一支煙抽著,心里有些激動。白沙改造的事情糾纏了這么多天,終于迎來反擊的時刻。
  調查金閣公司只是開始,躲在后面的人,一個都別想跑。都需要付出代價。
  在白沙改造的事情上他和大哥是被動防御,等待對手出招。事實上對于那些躲在暗處的對手會用什么手段一無所知。直到那天楊玉立被來電話說金閣公司的會計舉報他,陸景才意識到對手的手法,準確的說是馮第先和許動云的手法。
  所以他那天就給大哥打了電話。
  許動云也不傻,金閣公司的會計和立豐控股的任中都在市局的密切保護之下,不可能堂而皇之的策反他們。而金閣公司老總令林波更是前往黃海避風頭。
  但是葉成和調閱機場的記錄查處令林波的去向,前往黃海抓住了金閣公司老總令林波,這才有了翻轉的底牌。
  昨天晚上他在大哥家就見到葉成和,那個時候他已經拿到令林波交代的材料。
  大概誰也想不到葉成和有本事在黃海那么大的地方把令林波給逮住吧?
  “你笑得好詭異。”宋雨綺捂著鼻子說道,“什么事情讓你失態到那煙熏我?”
  陸景這才醒起他還在和宋雨綺聊天,連忙手忙腳亂的滅了煙,歉然的笑道:“想事情一下子入了神,是好事情。呵呵,改天請你吃飯賠罪。我還有事情,回頭咱們再聊,不好意思啊!”
  “行啊,你記得欠我一頓飯就行。”宋雨綺露出一個動人的笑容。
  陸景揮揮手,面帶笑容的推開玻璃門離開小會客廳。他要準備今天下午美術學院40畝土地拍賣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