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29 照片擴散

鴻華集團說是集團,實際上只是一個年營業額千萬的公司。他們的主營業務是代理和經銷各種家用電器。集團旗下在京城市內有十幾家店面,用于銷售集團所代理的各種家電品牌。他們的總部設在南業區白沙大道12號的鴻華大廈,一棟十層高的辦公樓,第一層就是一個叫鴻華家電的商場。
  第十層的總經理辦公室內,總經理譚志剛正在和一個朋友通電話,這兩天他在湖東區的三家商場突然被相關部門頻繁光顧,令他覺得有些奇怪,不得不找一些朋友疏通關系。
  “譚總,譚總,不好了。”穿著辦公室職業套裝的女秘書小謝慌慌張張,不敲門就跑進來。
  譚志剛瞪她一眼,伸出右手指著她不許她說話。小謝連忙站在原地捂住嘴巴。譚志剛對電話里笑說道:“好,好,您忙,咱們晚上一起坐一坐。行,行,再見!”
  掛了電話,他眉頭皺起來,語氣嚴厲的道:“慌慌張張,成什么體統?什么事?”
  秘書小謝小腿肚子有些打擺,清秀的俏臉發白,說話打著哆嗦,“是,是,稅務局人來了,說要查咱們公司,正在上樓。”
  譚志剛濃密的眉毛跳了一下,旋即又放下心來,他和南業區工商局的童局長關系密切,他應該在稅務局有關系,到時候說局話應該不是問題。等待會稅務的人上來,再了解是怎么回事,萬事好商量。
  見小謝低著頭,胸前的豐滿將白色襯衣撐了起來,有種要裂開的趨勢,以前倒是沒有發現這一點。
  他今年四十三歲,正是年富力強,精力充沛的年紀,家里的黃臉婆早就讓他提不起任何興趣。
  他咳嗽了一聲,“好了,小謝,你先出去吧,我知道這件事了。”
  身穿淺藍色的制服,頭戴藏藍色大檐帽,地稅局的三名男科員出現在鴻華大廈的十樓時,整個辦公室的人都驚訝的看著他們。為首的一名漢子,臉色平靜的帶頭向辦公室深處走去,根據慣例公司老板的辦公室都在里面。這種場面他見得多了,絲毫不在意。
  “呵呵,三位,請坐,請坐!”譚志剛爽朗的笑著招呼道,又吩咐道:“小謝,上茶。”
  為首的漢子很嚴肅的道:“譚志剛先生是吧,我是區地稅局稽查一科的張明,我們接到舉報鴻華集團存在偷稅漏稅的情況,現在找你公司核實情況,請你公司配合。”
  譚志剛笑呵呵的道:“沒問題,沒問題。”這年頭誰不偷稅漏稅,他心里篤定的很,“我打個電話?”
  張明打個手勢,示意他自便。他們三人落座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喝水。“今天的任務是鄧科長交代下來的,自己只要找出偷稅的證據,就算完成任務。”張明一邊打量著譚志剛裝修得精美的辦公室,一邊接過青澀的小秘書遞過來的茶水。
  譚志剛撥通了董局長的電話,站在窗邊小聲說著情況。
  “老譚,好好的和稅務局的同志們溝通,態度要謙虛,行,我幫你問問。”
  譚志剛掛了電話,讓小謝帶張明等人去財務科查賬。他自己坐在寬敞明亮的辦公室沉思,剛才為首的張明已經說了,是接到舉報。別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吧?還是說公司里面出了內鬼?
  過了一會,手機鈴聲響起,譚志剛忙不迭的接了,董局長的大嗓門聲音從電話里透出,“這事有點麻煩啊,老譚。你最近是不是做錯了什么事?”
  “沒有啊!”譚志剛忙說。
  “呵呵,要多找找自己的原因。查就查嘛,我相信你是經得起考驗的。好了,先這樣。”
  譚志剛聽著手機里“嘟嘟”的忙音,董胖子這是把他推了。他憤怒的將手機摔了,“草!每年那么多錢,就是喂狗也知道叫一聲。”
  譚志剛的臉色變得鐵青,生了一會悶氣,拿起抽屜里的電話本開始翻著電話,希望能找到解決辦法。
  …….
  天陰沉著,空氣里有些悶,一幅大雨來臨的前兆。四五級的風把教室外的塔松吹得嘩嘩亂響。語文老師周祈帶著斯文的眼鏡,一手拿著書,一手比劃著手勢,正在聲情并茂的講解古文。
  坐在最后一排的陸景心不在焉,隨意的翻著嶄新的課本,想著自己發出的郵件能否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喂,陸景,怎么現在又在傳你和方老師搞不正當關系啊,真的假的?”余志成胖乎乎的臉蛋出現在陸景的視線里。
  他的消息似乎總是落后四中核心圈子幾步。
  “這種消息你也信?你倒是說下,方老師會看中我那一點?”陸景把橘黃色封皮的語文課本合上,笑著反問。
  余志成的小眼睛瞇了一下,搖頭晃腦的道:“哦,也是啊,有道理。”陸景拍了下他的肩膀,“過幾天這種消息就沒有市場了。”
  昨天晚上,陸景接到了表哥唐悅的電話,稅務局已經查出鴻華集團偷稅漏稅的情況屬實,按照規定開出50萬人民幣的罰單。他已經接到了鴻華集團老總唐志剛輾轉托人的說和電話,要求他通融通融。他已經把話風透了出去,想必譚志剛會明白事情的根源所在。
  陸景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余志成在角落里低聲閑聊。上周他沒有去參加班上的足球賽,七班1:4慘敗給十班。據說體育委員張濤從場上下來,臉黑得像鍋底一樣。頂替陸景出任后腰的楊良被他罵個半死。
  “叮-------!”下課鈴聲響了,起立說完“老師再見”之后,陸景招呼道:“走,余胖子,去校外抽支煙去。”
  與余志成相處的越久,陸景倒是覺得他蠻有趣的,天南地北的和他神侃,聊得很痛快。
  “行!”兩人才出了教室門口,陸景就看到梳著雞公頭的豬毛譚垂頭喪氣的等在走廊里。
  “陸景,你不守規矩。”豬毛譚見陸景出來,走了過來,氣憤的說道。他昨晚被他爸狠狠的抽了一頓,現在屁股和背上還火辣辣的。
  出了活動的學生們聽到豬毛譚的大嗓門,都好奇的看了過來。
  陸景笑的有點冷,“繼續。聲音再大點。去校廣播電臺的播音室上五樓右拐。”
  豬毛譚臉上紅一塊,白一塊,想好的質問話語不知道該怎么說。
  “說完了?說完了就滾蛋。別擋著我的路。”陸景毫不客氣的把他推到一邊。
  跟在陸景身后的余志成看到兩眼冒光,真是牛逼,號稱四中第一惡少的豬毛譚就這樣被陸景像趕蒼蠅一樣的推開了。
  “行,算你狠,我認栽,你說怎么辦吧。”豬毛譚繞到了陸景前面,把路攔住。
  陸景不屑的笑道:“你以為小孩子過家家吶,搞不清狀況。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你--”豬毛譚覺得自己全身要炸開了,臉漲得通紅,“你欺人太甚。我們之間的事,為什么要捅到大人那個層面去。”
  陸景伸出右手食指在豬毛譚的胸口戳了一下,“我數三聲,你要還擋在我面前,我保證接下來的三個月你會在醫院過的欲仙欲死。”
  豬毛譚臉上駭然的退后一步,陸景的身手他是知道的,“等會,最后一句話,我爸今晚上想請你吃飯。”
  陸景扭頭對余志成笑道:“真搞笑,他爸請我吃飯,我就一定要去嗎?”說著,不理睬站到了一邊的豬毛譚,與余志成一起走下樓。
  豬毛譚見陸景沒有答應,想起上午老頭子在電話里下得死命令,只得追在后面,說道:“陸景殺人不過頭點地,你要怎么樣?”
  “陸景,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有本事沖我來,折騰我爸算什么本事。”
  “陸景,你到底想怎么樣,給個準話,我接著。”
  “陸景,不要逼我罵你啊。”
  一樓走道里有不少高一年級的學生正在外面聊天說話,聽到這話有不少人都低聲笑了起來。
  豬毛譚追著陸景身后,說道:“好吧,陸景,我服輸,我以后見到你繞路走。怎么樣,你還要我怎么樣,你到是說句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