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296 反應情況

沈文斌在和陸景談過的第二天就喊了幾個工人同他一起去調查組反應情況,下午還帶著省里調查組的干部到林元新城轉了一圈。
  事情的發展似乎又變得對立豐控股有利。大部分白沙居民對立豐控股的補償條件很滿意。
  如果不進行白沙改造,他們還會居住那些幽暗狹長的小巷子里。
  或許在外人眼中看來一切是那么的富有詩情畫意。古樸韻味的青石街、青磚、白墻,仿佛行走在歷史的畫卷里面。再下一場小雨,看雨滴從飛檐低落,可以寫出讓纏綿悱惻的句子。
  但是,居住在其中的人們卻只會感覺到生活的不便。
  能在林元新城拿一套房子,等白沙改造完成還能再回去住,他們又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呢?
  選擇在白沙居民小區拿2套房子的居民也沒有任何的不滿。相比于林元新城,位于徐華路的白沙居民小區則是屬于城市中心區域。
  調查到第四天,似乎也查不出立豐控股的問題,最多就是施工的時候沒有照顧那些還沒有搬遷市民的生活規律。
  但是,不管誰是施工方,對那些不配合的人多少都會有些怨氣吧!
  迎賓館的會議室里略微有些沉悶。金思中召集調查組組員開會,就目前了解到的情況進行總結和研究,部署下一步的行動。
  雖然省政府和市政府都在江州,但是省白沙改造事件調查組的成員還是住進了江州市政府的招待單位——迎賓館。
  “我認為可以做一個初步結論,少數人的不正當利益沒有得到滿足。大部分居民都是認可立豐控股的補償條件。”胡朝非說道。他熟悉法律,處理過各種各樣的民事案件。說心里話,立豐控股的補償條件是很不錯的。
  但是有些人的要求匪夷所思。特別是媒體上重點報道的楊扶明,以他的角度來看,楊扶明那些不正當的要求根本就是在耍賴占立豐控股的便宜。
  金思中把煙頭掐滅,環視了一圈問道:“大家怎么看?”他認為立豐控股有問題,只是還沒有找到。
  開出如此豐厚的條件,立豐控股所得利潤必然會減少。但是資本都是逐利的。誰見過不要錢把錢往外推的公司。
  “金組長,我建議查封立豐控股的公司賬戶,仔細審查來往的賬目。”調查組的組員小高說道:“林元新城那里有大約六百五十戶居民,林元新城的房屋均價為1800每平米。以每家100平米的房子計算,涉及資金近1億2千萬。
  這里是否涉及內幕交易?有沒有低買高賣,我認為可以查一查。”
  金思中看了一眼小高。小高是省審_計局的第三處的處長,聽聞和許書記的公子走得很近。
  “恩。”金思中點點頭。想起領導的叮囑,開完會之后,金思中帶著材料回監_察廳向領導報告匯報情況。
  省紀_委書記董書記在辦公室里見金思中。他沒有接材料,而是慢慢的說道:“恩,思路是對的。不要急,這件案子要慢慢的查,方方面面要查透徹。
  你向師書記和趙省長匯報一下初步的情況。不要急著下結論。”
  金思中有些奇怪,領導這是不管這件事的態度。旋即又想起這幾天事態的變化。這幾天媒體上對白沙改造的報道開始降溫,莫非上面風向又變了?
  金思中沒有問,而是點點頭,離開董書記的辦公室去省委省政府大樓匯報工作。
  看著金思中走出去,董書記輕笑了一聲。這件事他壓根就沒打算插手。這場突如其來的較量或許將奠定楚北未來一段時間內的權利布局。
  歸屬于秦系圈子的許書記和師書記私交不錯。師書記在這件事情上看情況是支持許書記。
  如果白沙改造有問題,那么趙省長肯定要當弱勢省長了。如果白沙改造沒有問題,許書記就會鬧得灰頭灰臉。趙省長會取得一定的話語權。
  但是不管怎么結果如何,他是穩坐釣魚臺。
  …
  天下著小雨,占哥兒在江州逗留十天后返回京城。陸景開車送他去機場。
  看著車窗外被寒風吹得歪歪斜斜的雨絲,占哥兒問道:“小景,白沙井的事兒是不是搞定了?我看你心情不錯。”
  “調查組把立豐控股的賬戶給封了,查了兩天還沒進展。調查組里面有聲音要結束這次調查。”陸景笑著道。昨天江州市的常務副市長周平給他打電話通了個氣。
  聽說力主給立豐控股一個正面結論的是省高院的副院長胡朝非。
  “但是,那些人處心積慮的派出調查組來,不會那么容易就收手的。我看有很大的概率還會搞出其他動作來。”
  “你要小心。”占哥兒點了點頭。送占哥兒上飛機后,陸景開車返回江州大學。路上接到楊玉立的電話,“景少,這調查組就是雞蛋里挑骨頭,純屬找茬。
  今天上午調查組的審計人員說三千萬美金把一條街的物業賣給瑞豐公司涉嫌行_賄。
  我實在是無語。我愿意賣多少那是我的事情,我向誰行_賄?白沙改造項目簽字同意的可是童市長。
  昨天說劃分給白沙居_委會的幾套房子作為福利不合理。白沙居_委會本身在白沙就是有物業的,補償標準當然和市民的住房不同。
  我看他們是沒招了,瞎搞。”
  楊玉立的心情聽起來不錯。
  陸景笑道:“不理他們,十七號,美術學院那塊地就要拍賣了,爭取在那之前把賬戶解封就行。”
  “呵呵,應該沒問題,今天才十一號,六天的時間應該足以讓調查組撤回去了吧。”
  “最好這樣。”陸景笑著說道。
  返回江大之后,在宿舍里和余志成閑聊。后湖別墅離江大也就二十多分鐘的車程,但是心理上的距離難以消弭。陸景這幾天在研究生宿舍睡覺的時間較多。
  余志成最近因為運動變瘦了不少,可是陳蘇子還是叫他余小胖,讓他郁悶不已。
  說著話,宋雨綺推開門進來,穿著煙藍色的大衣,頭發上還帶著雨滴,氣質婉約,笑道:“陸景,晚上我請你吃飯。我剛簽訂了合同,進入景華通信的高級行政秘書組工作。謝謝你啊!”
  陸景笑道:“那是得吃飯慶賀一下。”
  打電話叫上關寧,宋雨綺喊了陳蘇子,再加上余志成一共五個人。正要去吃晚飯,剛剛把宿舍的門關上,陸景接到楊玉立的電話,“景少,林元新城的一家地產商—金閣公司的會計舉報我以不正當手段賺取白沙居民近1千萬的補償款。
  調查組要我交代問題。”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查找本書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