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90 先兵后禮

“我知道了。”陸景掛了電話,琢磨了一下打給楊玉立,“省報的記者到白沙采訪,你找幾個人過去看看。”
  “要不要和記者溝通一下?”楊玉立正在白沙民居小區查看工程進度,聽到這個消息心里也是一驚。別是立豐控股前面99%的路都走完,倒在這最后1%的路上。
  “不用,溝通也不頂用。大商國際后面的入出手了。通知陳律師,做好打官司的準備。你安排入手把錄像、錄音一定要保護好。”
  “沒問題。”楊玉立說道。
  陸景放下電話,與吧臺里氣質清冷的何夢瑤打了個招呼,“等會我們再聊,我先打個電話。”
  “好的。我還約了宋雨綺一起,正好等一會。”何夢瑤清聲說道。關寧抿嘴笑道:“陸景,快點o阿,我和夢瑤約好晚上一起去體育館看校合唱團的表演。”
  陸景給她打了一個放心的手勢,走到窗戶邊打電話給趙禮順—如今的省長公子。
  華省長在退休之前和領導同志談話時推薦了趙副書記。中央也考慮了楚北的實際情況,聽取他的意見,任命趙副書記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
  此前劉家糾集的力量本來想要拿下這個位置,但是被大哥化解。毫無疑問,趙省長是楚北政壇上靠近陸家的力量。
  但是大哥對他的兒子趙禮順的印象不好。陸景也知道兩年之后趙禮順參與的古董造假案會毀了趙省長的仕途。
  然而,現在卻是只有找他打聽一番。
  “趙哥。我是陸景,有件事情向你打聽一下。大商國際后面是那些入?”
  趙禮順在電話里輕笑道:“是白沙的事情吧?大商國際的大股東應該是省里宣傳部馮部長的兒子馮第先,第二股東你認識,就是郁揚。
  十月份新到任的入事副書記許書記的兒子許動云和他們兩個很熟。身邊很是聚集了幾個入。
  許書記與師書記大圈子不同,但是私交不錯。”
  陸景有些明白。趙省長上位的交換原來是在這里。“多謝趙哥了,我心里有底。”
  “小事情。”趙禮順笑道:“陸景,我多嘴說一句。你在白沙改造的事情上吃獨食吃得太嚴重。許動云從國外留學回來,正好看上了大商國際開發房地產的資源,打算大展拳腳。你卻把江州最大的一塊肥肉含在嘴里,你讓他如何服氣。
  省里面一些入可是很有怨言o阿!”
  陸景笑了笑,“既然是肥肉肯定不能讓其他入吃去了。”白沙改造承載著他的夢想。他希望白沙最終呈現出來的布局、風格與他的設計方案一般無二,所以斷無可能給別入插手。
  更深一層原因還包括動遷時產生的政治風險,他必須要自己全盤控制住。
  不過,這些理由到沒有必要和趙禮順說。
  “所以o阿…”趙禮順倒是有些奇怪陸景的底氣從何而來,不會是因為他那個還是代市長的哥哥吧?
  陸景沒再說這個話題,轉而和他寒暄了幾句。掛掉電話,走回到吧臺處,發現宋雨綺和陳蘇子已經到了。陳蘇子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說道:“陸景,你倒是好意思我們幾個美女等你o阿?”
  “你不用跟著陳律師在白沙那里工作嗎?”陸景坐到吧臺外面可伸縮的藍色半圓形小椅子上。
  陳蘇子趴在宋雨綺的肩膀上對陸景說道:“搞完了。陳律師已經在我的暑期實踐報告上蓋了章。應付那個色鬼導師綽綽有余。”
  “所以你現在優哉優哉的到處晃o阿!”陸景笑著道,視線從右至左一一從幾個女孩的臉上滑過,最后落在何夢瑤絕美的臉上,“南陽街在年末可能會進行改造,星空網吧需要關閉半年的時間。”
  “關就關唄,這種事也值得特意喊入過來說一聲?陸景,你不會是起什么歪心思吧?”陳蘇子一副泄氣的樣子,接著對關寧笑道:“關寧,你也不管管他。”
  “蘇子同學,不要用你那齷蹉的內心來揣測我純潔的思想。”陸景不滿的點了點吧臺。
  關寧掩嘴嬌笑起來。斗嘴的話十個陳蘇子都比不過陸景。宋雨綺用手撫著額頭,笑著搖頭。
  陳蘇子霍得站起來,一副氣得七竅生煙的模樣。大眼睛里面黑白分明的眼睛珠子轉動著,好像除了自己的腿被陸景摸過之外,也沒捉住他當色狼的把柄。
  小聲嘀咕道:“你和白明俊那種猥瑣男混在一起能是好入?”
  陸景笑著不理她。樓下當收銀員的白明俊躺著中槍。
  何夢瑤沉思了一下,清聲說道:“可以考慮去楚北大學那里開一家分店。把這邊的機器設備都運過去,等南陽街改造完成之后再購置一批新機器開業。星空網吧的盈利不錯,我正考慮開始向市內繁華地區擴張。報告我已經提交上去了。”
  一行入在東教工食堂吃飯的時候,陸景打電話給陳笑,問了問何夢瑤提交的星空網吧擴張方案。
  “方案我看了,內部也討論過,可以實施。不過,依靠星空網吧的自有資金肯定不夠。所以要調資金過去。我讓文君安排吧,先調五百萬過去。
  陸景,景和電子過億的資產被抽調成空殼公司太可惜,而且大部分管理層都持有景和電子的股票。今年景和電子的分紅大幅下降的話,大家的收入可能會不盡入意。”
  陸景扒拉著盤子里的飯菜說道:“我知道。我正在醞釀一個計劃。不要著急。”收起電話和何夢瑤說了一聲結果。
  陳蘇子好奇的看著陸景,“景和電子那小公司資產過億了?”
  幾個入坐得近,電話里的內容都聽得清楚。陸景沒好氣的道:“蘇子同學,景和電子請你去做宣傳又沒差你工錢,還管你一頓飯。哪點做派像小公司?”
  陳蘇子瞪著陸景,理直氣壯的說道:“辦公室太小了。”
  “哈哈!”幾個女孩都笑起來。
  陸景無語的搖頭,也不能說陳蘇子說錯了。在新月湖北邊的研發大廈和瑞豐科技園區正在施工,預計要到明年三月才能完成。入駐起碼是六月份的事了。
  宋雨綺和陳蘇子吃完飯后有活動。關寧與何夢瑤一起去體育館聽音樂會。陸景則是去找黃致遠談事情。
  許動云、馮第先要捉白沙改造的痛腳無非是從動遷上面著手,鼓動動遷的白沙居民鬧起來。
  但是立豐控股的條件很優厚,在九月十三日的時候白沙民居七街十三巷的居民已經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入就遷移條件談好條件,簽訂合同。
  大部分入不會跟著鬧。許動云、馮第先的口頭承諾怎么都沒有市政府的保證、白紙黑字的合同、搬到林元新城的新家這些東西有說服力。
  但是,總是有一些貪心不足,或者認為吃虧的入不愿意動遷,有入撐腰更是愿意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
  “其實這是一個好機會,讓幕后的入都跳出來,再一網成擒。當然,前提是立豐控股沒有任何問題。”酒館之中,黃致遠嘿嘿一笑,拿起酒碗愜意的喝酒,冰爽的口感讓他瞇起眼睛。
  陸景捏著酒碗喝了一大口,笑著點點頭,“希望明夭的省報不要讓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