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88 銷魂的一眼

江州的春秋兩季很短,剛剛察覺氣候的變化,立刻就進入夏冬兩季。此時,十一月中旬的氣候已經與冬天沒什么兩樣。
  清晨陸景在黃致遠的酒館處接他上車,繞湖心路轉到白沙。車上黃致遠和陸景說著情況,“白沙還有十六戶居民沒有簽訂動遷協議。老徐有個朋友是其中領頭的。這里面很有問題。我覺得你要實地去看看。”
  “恩。楊玉立給我說過這件事。倒是不知道領頭的人和徐院長是朋友。”陸景說道。白沙的事情凌雪月向他示警過。現在黃致遠也覺察到有問題。誰躲在后面搞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州棋院里沒什么人。徐偉林和一個面色紅潤,花白頭發的老頭在下棋。一個小的煤爐子燒著熱水,水壺發出嘶嘶的蒸汽聲。
  “哦,景少來了。”徐偉林穿著布鞋過來招呼。沏了熱茶,將幾人讓到風力稍小的角落里說話。
  “這是我的老友,周蟠。他是前街巡撫舊居的主人。園林文物局的退休干部。”
  昨天已經給徐偉林打過電話說明來意。喝了杯熱茶后,四個人在白沙里轉著。
  街面上很冷清,白沙改造的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大部分居民都搬走。只有少部分人還在這里生活。
  第一批動遷的居民有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繼續居住在白沙,接受居住面積減小20%然后在林云新城那里拿一套等面積房子的補償條件。
  另外一個選擇是在正在修建的徐華路北的住宅小區—白沙民居里拿兩倍住宅面積的房子。
  60%的居民都選擇繼續在白沙居住。白沙井現在還沒有改造好,所以這部分人都搬到林元新城的新居居住。少部分人則是租房子住。直到白沙民居小區修建完成再搬過來。
  周蟠一大早來棋院下棋,閑著無事跟著三人后面轉。他老于世故,很快就看出來陸景是能拿主意的人,而且剛才看得都是還沒有動遷居民家的房子。
  試探的說道:“景少,我在白沙住了六十多年,人也活了六十多年,沒見過立豐控股這樣霸道的公司。我們祖祖輩輩的居住在這里…”
  他那套巡撫舊居極有價值,面積約有200多平米,他一家三代住在里面,是極力主張不動遷的人。
  陸景皺了皺眉頭,打斷他的話,“你這些話等老楊過來再說。”周蟠倚老賣老,陸景不想和他做口舌之辯。
  周蟠被陸景搶白一句。臉色青一陣,白一陳。也明白過來,這人和立豐控股有關系。
  楊玉立接了陸景的電話很快就過來。昨天從黃致遠的酒館出來后,他向陸景解釋了一番白沙的問題。這個月底就是第二批動遷的最后期限,如果剩下的十六戶居民不愿意動遷,那么就不動遷。
  讓楊玉立應付周蟠。徐偉林在那里打圓場。陸景和黃致遠蹲在冷清的街道上抽煙。
  “你怎么看?”陸景問黃致遠。
  黃致遠抽著煙說道:“像周蟠那樣情況的有五六家。不說房子有多大的歷史價值,只留在手里等白沙井發展起來之后必然升值。
  另外的十家,都是那種隔出來小房間,完全沒有不動遷的理由,這后面有推手。只是盤出不來是那些人。
  我看有三個方面的人很可疑。第一,市里的房地產開發商在后面搗鬼。他們想分一杯羹。有幾家不動遷的房子正在中間,屆時改造到那里恐怕會很麻煩。
  第二,市里或者省面的一些人想拿這件事做政治文章。目前來說,他們還沒有辦法抓住立豐控股的痛腳。
  第三,你的對手來江州給你制造麻煩,反正就是純粹的損人不利己。”
  陸景琢磨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楊玉立和周蟠再一次談崩。中午的時候,陸景請黃志遠、楊玉立、徐偉林去吃徐華路的小飯館吃飯。
  楊玉立憤憤不平的說道:“有些人腦子壞掉了,跟著周蟠后面鬧。人家有200平的大房子,還掛著巡撫舊居的名頭,到時候指不定一兩百萬都賣得出去。他們有什么?
  隔出來六十七平米的房子,能值多少錢?就算白沙井開發出來,又有那個老板會買個小房子自己住呢?真是笨蛋透頂。
  祖祖輩輩?我們祖先還祖祖輩輩在大河邊上居住呢。那是口號。”
  傍晚時分和關寧從江大圖書館出來時,意外的接到一個電話,“景少,我是齊克強。晚上想請你吃個飯,白沙那里有點情況…”
  在靜華寺附近的一家僻靜的小店里面吃飯。齊克強苦笑著給陸景敬酒,“景少,我對不住你。我有個遠房的親戚住在白沙里面,他也是還沒有動遷的人。我在這里給你陪罪。”
  陸景笑著和他喝了一杯。齊克強這個人本事和能力都有,不過郁系在江州的頭面人物—市委副書記、市黨校校長王萬強不知進退,當初和大哥合作時把齊克強放到江州市經濟開發區書記的位置上,**裸的抽了熊書記一耳光。
  熊書記在江州穩定局面后,那里還有王萬強的好曰子過。齊克強早被調整到清水衙門里呆著。
  所以齊克強今天這頓飯絕非什么道歉飯,他想換個“碼頭”。
  陸景不動聲色和齊克強閑聊著江州和楚北逸事。兩人在江州市經濟開發區拿地的時候有過一次合作,彼此關系還可以。
  “要我和說漢北區的那幫人都是混飯吃的。背靠開發區那么有利的條件,就算是市經濟開發區劃了幾個鎮出去,還是大有可為的嘛。
  聽說漢北區里面有意改造南陽街。我看過立豐控股的那份方案,非常好,特別是在美術學院那里建別墅的提法很有見地。”
  陸景夾著菜吃著,微笑著道:“老齊,這話過了。其實我準備建議市里將美術學院那40畝地單獨拿出來拍賣,這樣才能實現利益最大化。”
  齊克強覺察到陸景稱呼的變化,心里略喜,說道:“市里的房地產開發商要是知道是你提出來,不知道多少人要恨你。我有個朋友在市建委顧主任手下任職…”
  話點到這兒,然后看到陸景一臉的笑容顯然是明白他話里的意思,決定拋出今天的“換碼頭”的大殺器,俗稱投名狀。
  “景少,白沙里還有十六戶人家沒有簽動遷合同。除開那些不愿意動遷的,我那個親戚可以說服剩下的幾家。”
  陸景眼睛里帶著笑意,舉杯和齊克強喝酒,“老齊,你這可是解決了我一個大問題啊。我回頭讓楊玉立和你談談。我哥最近在請假在京城照顧我大嫂,要等幾天才回來。”
  齊克強笑著點點頭,他不僅想換碼頭,還想要一個好位置,繼續說道:“景少,省里宣傳部馮部長的兒子和大商國際的張天遠走的很近。白沙的事情和他有些關系。”
  陸景眼睛瞇了一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