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85 去江州之前

再見到邵秋蘭時陸景嚇了一跳。昔日優雅精致的美女老師容顏枯槁,氣色很差。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朵潔白的薔薇正在凋零。
  “怎么了?”陸景輕聲問道,心里有些疼。在讀檔之后的第一眼就是看到自己高二年級的班主任邵秋蘭,陸景無法忘記當時的那種感覺。
  邵秋蘭承載著他在那一刻的記憶。就像聽一首歌會想起往事;看到一個人也會想起一些重要的時刻,心里會有那種深刻到骨子里平常卻無法浮起來的感覺。
  “有人欺負你了?”
  邵秋蘭搖了搖頭,旋即反應過來,不滿的瞪了陸景一眼,“小孩子瞎說什么。請我去哪兒吃飯?我下午有課。”
  “那去食堂二樓小炒廳。”
  莫少峰相當不爽的看著陸景,這小子一來就搶了他在秋蘭面前的位置。“小炒廳的飯菜早吃厭了,去江南魚鄉飯店吧。我在那里訂了位置。開車來回很快,耽擱不了下午上課的時間。”
  邵秋蘭掃了他一眼,對陸景道:“去食堂吧!”說著往食堂走去。
  陸景扭頭看著莫少峰那張小白臉,也沒心思跟他磨嘰,瞇著眼睛笑道:“莫少峰,你打算和我們一起吃午飯?”
  莫少峰衡量了一下,扭頭就走。他去了也沒辦法獻殷勤,搞不好還要白挨陸景一頓揍。
  四食堂二樓小炒廳里人不多。點了四個小菜,兩人坐在靠窗的小桌上。吃著飯,隨意閑聊大學的生活。
  陸景想起去年在這里和邵秋蘭、周祈一起吃飯看到楊晚婷和林蓉。那是他還感嘆四三大校花的人生遭遇。
  于花蕾初放之時,嘆繁花逝去。
  想不到時隔一年之久。首先憔悴的卻是和他坐在一桌吃飯的邵秋蘭。
  他改變了關寧的命運、改變了董冰的命運。他也可以徹底的改變邵秋蘭的命運。
  “我回宿舍休息,你去哪兒?”吃過飯。走在水衫木的林蔭小道上,邵秋蘭問道。她很信任陸景。除開那天早上看到的香艷場景,她從來都是把他當做一個大男孩。
  “秋蘭姐!”陸景站定,輕聲喊道。
  “怎么了?”邵秋蘭扭頭看著陸景,見他眼光銳利而自信的看著自己,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覺。
  秋風吹過行政樓隔壁小花園里的竹子,發出細微沙沙的聲音。午后和熙的陽光從樹葉隙里透過。從小路上看不見一個學生。這個時間點學生基本都在教室或者宿舍里午休。
  “是不是因為你弟弟的事情?我幫你解決。”陸景說道:“今天是十二號,我明天去江州。十號是星期天。我們在杭城見。我幫你搞定你弟弟。不保證他努力學習,但是保證他不會再上街當混混。”
  “你認真的?”邵秋蘭睜大眼睛看著陸景。想著死馬當活馬醫,點了點小巧的頭顱,“行,那試一試吧!陸景,你要真能幫姐姐這個忙,以后有事情招呼我一聲,保證給你辦妥。”
  說著,想起陸景貌似很有能量,自嘲的笑道:“力所能及的事情啊。超出我能力范圍外的事情可不行。”
  陸景笑著伸出手,“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邵秋蘭在他手掌上輕擊了一下。
  …
  十一月的夕陽早沒了夏日的暴烈。陸景強拉了張漓去西山看楓葉。
  層層疊疊的紅色,景象壯觀。抱怨陸景耽擱她時間的張漓下山之后累的氣喘噓噓,“你體力怎么這么好?早知道讓你背我下來。”
  “你不早點說。我樂意至極啊!”陸景笑著說道。斜眼看著車內把外套脫下來露出里面酒紅色毛衣的張漓。剛剛運動過的張漓香汗淋漓,很是嬌媚。酒紅色毛衣貼著她的身體,**挺翹。看得人想捏一把,感受那豐滿彈翹的柔軟感。
  “看哪里啊?開點開車。我餓死了。”張漓擦著汗。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
  開車離開西山。過西月區的時候,突然碰到一家幼兒園放學。路段有些堵。“咦,凌雪月怎么在這里?”陸景眼尖看到凌雪月牽著一個小男孩的手,邊走邊說笑。
  陸景放下車窗,準備和她打個招呼。那天在衛東陽的婚禮上凌雪月釋放出善意。聽說劉衛家最近由原省調到豫北省。杜書記是打算置身事外。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沒有利益的事情攙和進來干什么?
  “陸景!你怎么在這兒?”凌雪月有些驚奇。
  “路過這里。”陸景笑著說道,“想不到能看到凌女士這么生活化的一面。”
  凌雪月用尾指將發梢往后撩一撩,優雅的笑道:“我也不是神仙,總是要過日子的。”看著堵著的車隊有松動的跡象,“莫心藍正在查江州白沙民居改造的事情,你要小心。”
  陸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很認真的說道:“謝謝!”按上車窗,隨著車流而去。
  第二天,陸景坐飛機前往江州。陳笑俏生生的站立在寬敞明亮的接機大廳里,嘴角帶著迷人的微笑。
  景華通信拿下手機牌照讓她身上的壓力盡去。如今景華蓄勢待發。前幾天各個管理人員已經齊聚江州。
  齊聚江州,再創輝煌。陳笑心里默念著。
  和陳笑一起吃了午飯,在景和電子的小辦公室內和她說私話。下午兩點準時召開景華通信的管理層會議。
  兩人縱然是情意綿綿,也非常克制。唯恐待會被人看出來,那丟臉就丟大了。
  “這是最
  新量產的機器。”陳笑笑兮兮拿了一支香檳色手機出來。陸景接過來觀察著,雖然做工與他的審美觀有些差距,但是基本與市面上的手機差不多。
  只要營銷工作做得好。完全可以打開市場。陸景知道基于國外的技術做開發,就算在外觀做到吹毛求疵也不會長久。別人隨意的技術變動可以毀掉你幾年的積累。
  只有在自己的技術上精益求精才是王道。景華通信的首要目標是攫取超額利潤,投入到研發。
  妄想一步登天。領先整個手機行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景少。”吳肖嘻嘻哈哈的跑進來,夸張的說道:“你老人家終于肯來公司看我們了。”
  陸景失笑道:“有那么夸張嗎?”
  “怎么沒有,我都好久沒看到你了。”吳肖故意說道,然后對陳笑道:“陳總,我可是你的兵,這次回來不會不管我吧?”
  陳笑笑著道:“不會的。放心,待會會宣布調整的結果。”
  景華通信已經拿到手機牌照,景和電子所有的人員都將轉入景華公司。當然,合同、法律上的手續需要慢慢完成。但是人員的業務已經全部轉到景華手機上來。
  陸景的辦公室里人越聚越多。陸景笑道:“人差不對來齊了,那我們去會議室里聊。”
  還是橢圓的形的會議桌,只不過這次有點擠。陸景在可移動的白板上用黑色的水性筆寫著架構。
  “總經理陳笑,全面負責景華通信的事務,兼任人力資源部部長。高級行政秘書章君協助她工作,。
  副總經理楊顯負責品牌運營、產品營銷、銷售事務。副總經理周志龍主持產品研發工作。張梅為財務總監。
  銷售總監劉一平主管銷售,韓超為銷售副總監,協助劉一平管理銷售。
  杜岳強為電子部部長負責硬件研發,許方超為軟件部部長負責軟件開發。陳水游為設計部部長負責手機工藝設計、外觀設計。
  呂浩進為采購部部長兼生產部部長負責原材料采購、組織實施生產,徐勝為生產部長副部長。吳肖為內勤部部長負責后勤工作,關五常為倉儲部部長負責貨物存儲和調度。”
  說到這兒,陸景頓了一下。“我們大家都是一路風雨一起走過來的,相互間比較熟悉。但是質量檢測我需要一個和大家不熟悉的人來擔任。手機質量不能有絲毫的松懈。羅濤一為質量檢測部部長。”
  羅濤一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年人,在質量檢測這一領域擁有十幾年的工作經驗。由陳笑在江州招聘而來。他站起來微笑著說道:“大家好。以后在工作多有得罪請大家包涵。”
  陸景笑著擺了擺手。景華通信現在是垂直式的管理模式。很多事情由他一言而決。
  所以他要構建完善的公司管理層架構就是想把他自己從繁蕪的事務解脫出來。專注于戰略上的東西。
  陸景雙手稍微上揚了一下,語氣激昂的說道:“研發部門已經拿出可以量產的手機。質量仍有瑕疵。但是可以上市。我們已經通過入網檢測。營銷方案大家都已經看到。明天,景華手機正式登陸江州。第一款機88。定價5499。”
  每個人手里都一枚精美的香檳色手機。這就是景華的第一支手機產品88。試產階段大家都已經拿到樣機。
  會議室里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在座的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景華了!
  會議一直持續到晚上。間晚飯讓人送了咖啡、烤腸進來先填填肚子,提精神。一直都在討論公司各種組織章程。
  到晚上十點多陸景請大家去盛路的燒烤店里吃燒烤。陸景感受到凌冽的秋意從北湖水面吹過來,心里卻是熱乎乎的。
  國內手機市場真正爆發要等到八年、年,但是因為他的緣故,提前到七年末。華移、聯信都推出了自己的手機,無一例外的都維持高價策略。建業熊貓將手機牌照授權給許多廠家做貼牌生產。它坐收貼牌費用。
  夜色如墨,陸景思緒飄飛,和大家喝著酒,“很多人都暫時放下了手上的工作,齊聚江州,讓景華的輝煌從這一刻開始。干杯!”
  “干杯!”大家情緒高漲。幾位女士都干了一杯啤酒。
  研發團隊的幾人連夜趕回京城。楊顯在第二天下午也飛往京城繼續廣告片的制造。連著兩天陸景都在新銳大廈工作,開會。
  促銷現場的好消息源源不斷的傳回來。促銷活動第二天結束時,江州一共銷售了106部手機。公司里上上下下的人員都很振奮。
  江州機場里面,陸景穿著黑色的大衣,接聽楊玉立的電話。窗外秋風呼嘯,夜色正寒。他準備前往杭城。
  “景少,下周一市里面會就我提出的盛路美食城的方案進行招標。最有可能標的是黃遠集團。”
  “恩。”陸景笑著點頭。黃遠實業不是推銷美食城概念嗎?楊玉立那份盛路美食城的方案得到市里面的認可。
  黃遠實業在南陽街的計劃受挫。當然,立豐控股想要拿下南陽街的改造權還要花費一番功夫。江州的幾家公司也在覬覦這個項目。
  黃遠實業如果標,按照楊玉立的方案建造美食城,前后需要投入35個億。就算以他們的資金實力也絕無可能繼續爭奪南陽街的項目。
  在南陽街的項目上他們算被踢出局了。
  “白沙動遷的事情完成了嗎?”陸景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