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84 運作成功

“你覺得我們該如何打開局面?”陸景笑著反問。
  楊顯做了充足的功課,自信的說道:“我們在華中擁有完備的銷售網絡,所以我們的破局點應該放在江州。”
  說著,有些遺憾的道:“今年8月份央視就召開標王競標會,要是像往年一樣放在11月8號我們就有機會了。”
  陸景笑著擺手,遞了一支煙給他,“就算放在四天之后,我們也沒機會。我們哪有資金去爭標王。”
  今年的央視標王被vcd盟主愛多花費2.1億拿下。愛多的老總胡志標說了一句志得意滿的話,“2.1億,太便宜了。”
  這句話現在早就傳開。但是胡志標恐怕沒有料到日后他會是所有標王中結局最悲慘的一個。
  楊顯嘿嘿笑起來,顯然是想起債務問題。12月12日就是償還世信銀行2億人民幣債務的時間。
  陸景說道:“我認可以江州為破局點的想法。接下來把業務擴展至廄、豫北、遼東,再擴張至華南、華東。電視臺、報紙都要打廣告。電視廣告你找專業的公司制作。廣告費你做一個方案報上來…”
  就營銷方案討論了一上午,中午叫上杜衛成一起在后海路江南魚鄉飯店吃午飯。
  “我現在琢磨出一點門道來,做品牌運營和做市場銷售完全是兩個概念。產品的形象代言人、品牌美譽度、售后服務體系,經銷商體系等等。事情千頭萬緒。”
  楊顯感嘆著。他來廄之前還認為他已經做好準備,但是和陸景談過之后。才發現他準備的遠遠不夠。
  杜衛成笑道:“廄這邊的人力資源比江州豐富,你可以招聘幾個助手幫忙。”
  “恩,可以考慮在廄招聘幾個中層管理人員。”陸景點頭認可杜衛成的意見。景華通信目前急缺中層的管理人員,特別是高學歷、精通品牌運營的人員。
  景華通信的管理層架構還需要調整一番,這件事等他去江州之后再說。陸景并不打算在廄呆多久,手機入網證辦下來他就會前往江州。景華手機的第一戰在江州。
  楊顯來廄需要完成兩件事:景華手機廣告片的制作以及產品形象代言人的選擇。廄這邊的媒體資源比江州豐富。事情完成之后他也會盡快返回江州。
  江州毫無疑問是景華的根據地。
  陸景相信在年底之前讓華中市場對景華手機敞開大門不是問題。景和電子的銷售體系價值就在這里。
  當然,江州以及華中地區的銷售方案也需要精心雕琢、完善,做到盡善盡美。
  “營銷方案的事情你再和劉一平溝通。然后通報笑笑那邊一聲,我會看到最終方案。”營銷方案肯定是由景和電子的銷售團隊來執行。劉一平已經升任景和電子總經理。
  “行。”楊顯點點頭。陳笑雖然掛著各種職務,但是實際是陸景的助理。她手下的協調小組也是直接對陸景負責。
  …
  建州。省委5號別墅。
  劉衛逸默默的抽著煙,聽對面的一個中年干部發牢騷,“書記,易書記這么搞,我們怎么辦。打死不還手?”
  劉衛逸擺了擺手,“不要瞎說。省里的巡視組下地方是很平常的一件事。青門市又憑什么例外。我們行得正,就沒什么好擔心的。”
  密談了很久,中年干部眉頭舒卷,告辭離去。
  劉衛逸看著窗外濃郁的夜色,在靜夜里能聽到淅淅瀝瀝的秋雨聲。
  他并沒有把握一定能對抗住易書記的壓力。但是身在局中不得不爭。
  “原來陸家和易家聯合起來了。這件事是怎么運作的呢?”政治力量的聯合不是頭面人物幾個電話就可以搞定。而是需要建立一系列的默契和信任,才能同步協調動作。
  劉衛逸百思不得其解。
  …
  廄市在近期一系列的人事調整。此前被送進黨校學習的常委副市長袁進重新回到廄政壇,并且小升一格,成為廄常務副市長。馬市長調任二線,常務副市長李副市長順勢升任市長。不過他的年紀在下一屆之后必然是要退的。
  常務副市長袁進成為下一屆市長最有利的爭奪人選。他43歲的年紀讓他在江南系內顯得格外矚目。如果他在48歲成為廄市市長。他將有足夠的時間經營從而走上更高的位置。
  毫無疑問,袁進已經成為江南系中生代力量的代表人物。他有可能成為江南系的旗標人物。
  近期袁市長變得炙手可熱。
  入夜。陸景接到袁市長的電話。在一家小茶館里面和他見面。“家里鬧得很,躲出來清靜清靜。”袁進笑著道:“景華通信的手機牌照問題解決了吧?”
  “解決了。這幾天在郵電部跑手機入網的手續。好在今天已經解決。”陸景笑著喝茶。他準備大后天去江州。景華要起航了!
  “你哥什么時候回廄?”
  “我大嫂預產期將近,所以我哥周末一般都會回經常。我給我哥提一聲。”陸景知道袁市長的意思。他這個時候越發不能得意。但是陸家這邊,還有林書記那邊他該傳到意思必須傳達到位。他想和大哥進一步接觸也是情理之中。
  “行。”袁進笑著問陸景,“你第二次提交手機牌照申請是故意坑方博韜吧?他姿態越強硬,反而越會引起各方力量的反感。”
  陸景自然不會承認他那是在博同情分,笑說道:“我就是找人幫我說項方博韜也不會聽我的。要是找報紙隔空喊話,以方博韜的性格他更會反感景華。”
  袁進點了點頭。嘆道:“性格決定命運啊。這句話有時候還真是體現的淋漓盡致。”
  …
  陸景第二天中午拜訪了趙曉豐教授。他要了趙教授的經濟通論講稿準備帶到江州去學習。
  從十月二十日起香港股市開始下跌。到二十一日股指下跌766.33點,二十二日下跌了1200點。在悲觀的氣氛下港股連續受挫。下跌達10.41。
  到現在11月上旬,股指在9000點-10000點的區間內震蕩,隨著各個應對政策的陸續出臺,股指重新上揚至1萬點。
  相比于前世,國際炒家們的收獲至少少了五成。所以在香港股指重新上揚至1萬點后,他們立刻將戰場轉移到韓國。處在風暴中心的香港暫時獲得趨于平靜。
  對研究經濟的趙曉豐而言,這是一個極佳的案例,恰巧陸景又知道很多細節上的東西。吃了午飯。兩個人在書房里一直談了一下午。
  “不留下來吃晚飯?”趙曉豐意猶未盡的說道,他手里潔白的稿紙上畫了很多只有他才能看明白的符號。
  陸景笑道:“還有事情要去處理,下次再來想趙教授請教。”他晚上準備和方琴談一談。在去江州之前盡量將那次尷尬化解掉。
  “行。經濟通論有看不懂的地方就給我打電話。我讓小芷送你出去。”
  趙清芷送陸景出民大校園。小丫頭穿著粉色的外套,牛仔褲。烏黑的頭發比上次見面又長了不少,發梢快到翹起的小臀了,披在她身后就如同美少女一般。
  “二哥,我高考完了你能不能帶我出去玩?最近學習累死了。”
  陸景笑著道:“行啊。你準備考那個學校?”
  “不管那個學校反正不在廄。二哥。要不我去江州找你?”趙清芷說完,又皺著眉頭道:“江州太陽那么大,我怕被曬黑呀。我還是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
  陸景莞爾一笑,他頭一回聽說讀大學還有這個講究。
  …
  張漓上周已經返回廄,不過她重新撿起工作,事情比較多。最近一直在加班。陸景晚上都沒好意思欺負她。
  602的客廳里面,陸景和方琴相對而坐。他內心里面有些打鼓,當時的情況雖然是車上比較擠,但是占了琴姐的便宜也是事實。
  屋子里開著空調,燈光明亮。方琴穿著白色的棉質睡衣,看到陸景期期艾艾。鼻尖上有點冒汗,溫婉的笑著道:“你要說公交車上的事嗎?我都忘記了。”
  陸景微微出了一口氣,笑道:“琴姐,我去拿瓶紅酒過來。”開了紅酒在沙發處對酌,兩人隨意的說話。
  方琴看看時間,站起來慵懶的說道:“我準備睡覺。明天還要早起。”走到臥室門口,回頭對陸景說道:“不許和小漓提這件事啊,否則我和你沒完。”
  陸景摸了摸鼻子。琴姐這是忘記這件事的節奏嗎?顯然沒忘。
  …
  去江州前,陸景打算去看看邵秋蘭。好久沒她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弟弟的事情解決沒有。
  時至今日,陸景也明白前世里邵秋蘭的丈夫十有**就是魏曉華。而且魏曉華肯定還用了見不得光的手段。
  而現在陸景讓唐悅找人把魏曉華打成了熊貓眼,他肯定沒有臉再來四中晃。并且每次邵秋蘭去酒吧喝酒陸景都跟著,出事的概率基本被排除。
  “秋蘭,你要少喝一點酒。你看你現在容顏憔悴,像一朵枯萎的花朵。你不是已經沒有帶班了嗎?怎么壓力還這么大?”莫少峰一副溫情款款的模樣關心道。
  中午下班之后,辦公室里只剩下兩個人。
  “秋蘭,我中午請你吃飯吧?我知道有家飯店里的雞湯不錯。”
  邵秋蘭長嘆了一口氣,有時候真的想就這樣答應下來算了。弟弟的事情讓她不堪重負。找一個關心自己的人把生活抗起來也未嘗不可,只是莫少峰這個人她看不上眼。
  正要拒絕他,手機響起來,“秋蘭姐,我在四中。有沒有時間,我請你吃午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