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81 陸系的雛形

黨校右側500米處有一條小街,都是裝修精致的小飯店。供那些學員們外出就餐。也不是每個人每天都會有宴請。總有一些不得意的人。
  易雄志三十多歲,中等身材,容貌平凡,待人很和氣。但是陸景自不會以為他是一個很普通的人。他是易家寄予厚望的三代子弟。
  當然,豫北系內很多人并不看好他能爭得過嚴昌舟。
  嚴昌舟是通過個人能力原地晉升。而他則是由易家保駕護航進黨校學習以備提升。這讓他在上面一些人物的眼中失分不少。
  袁市長和易雄志在這一期還未結束的中央|黨校培訓班中結識。如今陸、易聯手合作,他們的關系自然也就親密起來。
  政治在某種程度上就是讓反對你的人越來越少,讓贊同你的人越來越多。
  “我聽五妹提起過你。”易雄志笑著拿起酒杯和陸景碰了一杯,“改天讓你幫我也裝修一下住所。”
  陸景將二錢杯子的五糧液干掉,笑道:“易哥有這個需要盡管開口。”
  “這是個正經話。”袁進對陸景笑道:“老易馬上要進郵電|部工作,你上次不是說手牌牌照的申請已經遞交給郵電|部嗎?他正好要在京城買房子安家。你賄賂賄賂他,說不定馬上就辦好。”
  易雄志算是明白袁進今天請他吃飯的意圖。突然心里一動,上面調他進郵電|部擔任副部長是不是為了讓這件事順利通過呢?
  認真想想也并非沒有這個可能。他這次能進部委工作。陸家使了很大的力。
  “你明天把資料送給我看看吧,我還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句話無疑是變相承認了袁進的話。
  要知道官場之上一向是遮遮掩掩。特別是任命新職務這樣的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誰都不會去輕佻的說出來。
  陸景敬了易雄志一杯,笑道:“恭喜易哥高升!”
  易雄志笑著點點頭,指著袁進說道:“你也要恭喜下老袁。他口風緊,但是看他滿面春風的樣子,高升是肯定的。”
  袁進笑著搖頭,“別扯我,我的事情還難說的很。”林書記已經和他談過。但是想要將馬市長搬開。何其難也!
  …
  蘇城,市委1號別墅里。魏源在家中設宴款待蘇江省葉家的老二--葉文斌。
  蘇江省的葉家是省內有數的富豪。葉文斌是省內的十大杰出企業家。聽說他有個侄女生得國色天香,麗質天成,古典韻味十足,才藝出眾。云英未嫁之時被譽為蘇江第一美女。后來嫁到白家。據說已經寡居了好幾年。
  他原本還動了心思,但是聽說那女子最近和陸家的二小子混在一塊,頓時猶如吃了蒼蠅般膩歪。也就息了那份心思。
  “魏書記,最近陸景去江南看望曹書記,所以江南的動作只能就事論事。不過,掃清曹家在江南的影響力沒有問題。”葉文斌說道。
  “恩。”魏源笑著點點頭。心里卻是冷哼了一聲。葉文斌轉述的是楊修武的話。楊修武已經就任建業市市委副書記。
  楊家還是不夠狠,早晚要吃大虧。陸家兄弟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人物。楊家還想著和虎豹豺狼虛與委蛇,真是夠蠢!
  “蘇江省風景最佳自然是蘇城。但是建業那里的風光也很好。楊書記希望魏書記有時間能過去走一走,看一看。”
  “呵呵,你轉告楊書記。我最近幾次去建業有些忙,都是匆匆而過,有機會我一定去拜訪他。到時候還要麻煩他當向導。”
  葉文斌點點頭。心里明了。魏源這是拒絕了楊書記的招攬,但是又留了一絲話風。并沒有把門關死。他原話轉告楊書記即可。
  魏源知道葉文斌在收購熊貓高科的股份時和楊修武搭上了線。楊修武可不是只身到建業就任。蘇江從來就是秦系和江南系半分天下。而已經高升的韓書記與他大伯走的很近。
  所以,楊修武在建業有著深厚的人脈資源。
  “手機牌照的事情你搞得怎么樣?”
  葉文斌心里一驚,這個級別的人物委實沒有一個易于之輩。魏源已經知道他和楊修武利益關系的節點,
  “建業熊貓已經遞交申請。應該問題不大。蘇城這邊的市場還要請魏書記多多關照。”葉文斌笑著說道。
  事情說完,葉文斌告辭離開。魏源站在窗邊看葉文斌的車駛離,哂笑一聲:“商人就是眼界淺。市場的事情需要勞動我關照嗎?”
  他自然不會現在去拜訪楊修武。否則他在派系內的地位會進一步下滑。他和楊修武是兩個圈子,這個時候去抱楊家的大腿。圈子里的干部怎么看?不知道多少人會失望。
  謀劃阻止何其賢下嶺南的事情失敗讓他有種心力憔悴的感覺。陸家的力量似乎在緩慢的增長。那張網越結越結實了。
  今天楊修武打發葉文斌過來解釋江南的事情,實際上是因為何其賢下嶺南他們也起了正面作用,所以派人就另外的事情給自己一個解釋,算是給他面子,以求緩和關系。
  唉!魏源長嘆一口氣,他沒有與楊家交惡的打算,這事就當是沒發生過。
  局勢再艱難,他也要撐下去啊!
  …
  陸景回江州呆了沒兩天又返回京城。郵電|部回函景華通信,拒絕了景華申請進入手機制造業的申請。
  “態度極其粗暴!影響極為惡劣!”留在京城負責景華通信事務的王臣澤義憤填膺的在海嘉大廈八樓的會議室里面向公司的兩位大佬匯報。
  “我們景華通信就算不是行業第一的民營企業,怎么著也算是第二吧?有哪一家民營企業有我們如今的規模?郵電|部那幫官僚主義作風的人物都該下課。”
  陳笑沒好氣的打斷他的話。“得了,讓你匯報情況。沒讓你罵郵電|部。”王臣澤連誰力主拒絕景華通信的事情都沒搞明白,能力也就僅限于一個部門經理。
  “啊--?”王臣澤苦著臉,知道拍陳總的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陸景靠在軟椅的靠背上,點著煙,深吸了一口,笑道:“行了,你先出去吧。把那份回函留下來。我和笑笑再看看。”
  “你怎么看?”陸景吸著煙問陳笑。
  “我剛才和周志龍談過。研發團隊士氣低落。對公司的影響很壞。”陳笑揉了揉自己的臉,“景華通信要是上市的話。這個消息足以造成連續三天跌停。”
  “那豈不是要慶幸我們沒有上市?”陸景笑著把煙滅了。伸手悄悄的摸了摸陳笑的黑絲美腿和翹臀,相比于香煙的提神效果,他認為美女才是提神利器。
  陳笑臉上飛起兩朵紅云,環視一眼,沒人進會議室。她心虛把陸景的手打開,“會不會是莫家在后面搞鬼?我給莫氏集團提過收購的意向,但是那邊沒有反應。你不是說莫心藍和黃鴻奇關系密切。而黃鴻奇又和方老頭是好友。”
  “沒莫家什么事。他們不可能影響到這個級別的決定。”把章文君丟在景華通信處理事務,陸景開車帶陳笑回佳達花園。
  開了一瓶紅酒和陳笑在窗戶處對酌。夕陽從窗戶處灑進來,屋子里有些金碧輝煌的感覺,霞光將她染得如同油畫中的人物。她盤著一個優雅的發髻,白皙的耳垂上兩枚亮晶晶的耳墜隨著她喝紅酒的動作搖晃,能把人心都給搖亂。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看我?”陳笑半是嬌羞半是甜蜜的嗔道,“拿不下手機牌照我們可就沒錢還建行的貸款。”
  陸景指著搬過來的玻璃小圓桌上的手機笑道:“等電話!我雖然能猜到大概,但是還是電話確認一下為好。”
  他來佳達花園的路上給謝晉文打了一個電話。謝晉文和郵電|部的鄭副部長關系熟絡,猶如自家子侄。
  “景少,我問了鄭部長。昨天開黨組會議的時候。方博韜力主首先在所有的申請企業當中排除民營企業。然后再在國有企業當中挑選有合適的企業。一共有五家國有企業遞交了申請。”
  說著,又小聲道:“他怕是聽到什么風聲了。聽鄭部長說。他在會議上拿出了一把手的威嚴,態度很強硬,還訓斥了鄭部長幾句。
  這件事是他一力主推,其他幾個黨組成員都沒有發表意見。”
  “好,我知道了。”陸景笑著掛了謝晉文的電話。將手機放在桌子上。
  陳笑看著陸景關切的問道:“怎么說?”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方博韜一力阻止。”陸景將高腳酒杯放到圓桌上,站起來走到窗戶邊,看著窗外徐徐落下的夕陽,自語道:“方博韜,嘿,方博韜!我看你能強硬到幾時。”
  和前世里面只有電子工業部和郵電|部3家國有企業遞交申請不同,這一次居然5家國有企業遞交申請,看來上次葉文斌在報紙上造勢很成功。他描述的行業前景吸引到一些人注意。
  不管方博韜是出于理念的不同,還是出于對自己的惡感,抑或是有人給他吹了風,走到這一步也沒什么好說的,那就看看誰更強硬吧?
  陸景不信聚和陸、易、秦系三方的力量,還搞不走他。郵電|部這幾年壟斷又不是讓別的部門沒有怨言。
  陳笑走到陸景背后,輕輕環住他,將頭貼在他背上。站在他身后的感覺真讓人心安。
  莫心藍突然打來電話打斷了兩人的溫存。
  “恭喜你啊,陸景,聽說郵電|部拒絕了景華通信進入手機制造業的申請,真是可喜可賀,普天同慶之時啊!我現在真想飛回京城看看你那狼狽樣。
  你還想收購正英家電嗎?哎呀,我舉雙手歡迎,就怕你沒錢呀?哈哈!
  聽說你十二月份要償還世信銀行2億貸款,這種事陳旭江也幫不了你吧?不知道壓垮你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兒啊?”
  陸景淡淡的說道:“莫心藍,說實話我現在真想在你屁股上拍幾巴掌。你放心吧,正英家電我會收購的,債務我也會償還的。另外告訴你,稻草壓不垮我。”
  “我們走著瞧吧,不要死鴨子嘴硬。哈哈!”莫心藍再次忍不住笑起來。
  雖然早就從黃鴻奇那里知道方博韜的態度,但是現在聽到郵電|部正式拒絕的消息,還是感覺像三伏天喝了冰可樂從頭爽到腳。
  陸景淡淡的一笑,掛了電話。他的底牌還沒翻出來,莫心藍就興高采烈,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正要和陳笑一起去吃晚飯,卻是接到李子君的電話。李子君邀請他去嶺南酒店參加她的生日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