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279 謝家的投名狀

小娘皮真是欠收拾!陸景拿著手機皺眉道:“我現在沒工夫聽你的鬼話…”
  莫心藍醉醺醺的靠在沙發上,怒道:“陸景,你要敢掛我的電話,我還會再打給你。你有什么能力?你無非投了個好胎。
  我從十八歲起苦學管理和經濟,遍讀國外管理學大師的著作,你憑什么和我比?
  你知道什么是世界經濟周期?你知道什么叫做計量經濟學?你懂幾個經濟學模型?你不知道——!你就是個草包,是小偷。要不是有莫家經營新虹百貨的基礎,你憑什么有現在的成績?
  卑鄙的小人。仗著家世搞貸款的騙子。人品低劣的混混…”
  莫心藍滔滔不絕的說了半個小時,心里那口氣總算順了一點,拿著手機貼耳邊,等一會,手機那邊一點聲音都沒有。不知道什么時候陸景已經掛了電話。
  “混蛋,我讓你今天睡不了覺。”莫心藍心里那個氣啊!如果有能量槽來衡量,她的怒氣值瞬間從20暴漲至100。
  莫心藍拿起手機撥號,聽筒里面傳來提示音,“你所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
  “王八蛋。”莫心藍她氣得把酒瓶仍出去,毫無淑女形象。
  歡愉之后,陸景抱著丁靈休息。丁靈臉蛋有著嬌艷的緋紅,感覺到那東西還硬硬杵在里面,問道:“剛才誰的電話,你怎么把手機關了?”
  “神經病的電話。大半夜的騷擾我們。今晚天王老子的電話都不接了。明天再說。”
  陸景才沒興趣聽莫心藍廢話,索性把手機關了。斗爭從來就是你死我活。沒什么可爭論的。一切,憑實力說話。
  收拾了情緒,愛憐的吻著懷里的小妮子。可以預見他和丁靈在四年之內一定聚少離多。真是讓人惆悵的現實。
  陸景從啟德機場離開前往江州。丁靈去機場送了陸景之后由瑞豐公司的車子送到香港中文大學里。
  中午的時候,她接到葉妍的電話。在范克廉樓咖啡閣和她一起吃午飯。看到葉妍遞過來的文件忍不住驚呼道:“妍姐,這是怎么回事?一個月可以領取1萬港幣的獎學金,一年下來就有12萬。這個信安基金怎么會設置這么高額度的獎學金。”
  葉妍湊過去,順著丁靈手指的地方看了看,“還行吧,不算夸張。國外有一年二十多萬的獎學金。”
  “哦。”丁靈點了點頭。葉妍很八卦的湊到她耳邊問道:“小靈,你們早上怎么還那個?一晚上還不夠啊!”
  “啊?”丁靈耳朵根子瞬間都變紅。今天早上妍姐打電話催她起床去學校時,她正被陸景“欺負”,估計說話的語調不對被妍姐聽出來。可是陸景那么用力,語調能正常嗎?
  “妍姐——!”丁靈羞得差點想逃開。葉妍掩嘴嬌笑著。她其實挺喜歡丁靈這個女孩的。陸景那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居然得到小靈的青睞。
  …
  香港陳創和的家中。
  他放下電話對打扮時尚靚麗的女兒說道:“事情我辦好了,你去江州大學國際軟件學院讀研究生。”
  “我不去!”陳若儀嘟嘴說道:“我不喜歡黃利飛,爸爸,你不可以決定我嫁給誰。”
  陳創和瞪了陳若儀一眼。這要是他的下屬他真是能罵出“豬腦子”這句話。當下耐著性子和女兒解釋:“你去江州讀書,黃家所有要你參加的活動你都可以找到借口不參加。還不明白?”
  這話有說得有些透了,要不是擔心女兒被人套了話,他真是直接想說“我不同意你嫁給黃利飛。”
  “耶!老爸萬歲!”陳若儀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變得精彩起來,跳到父親身邊,抱著他親了一口,“爸爸,我要和官怡君一起去。你幫她辦理手續好不好?”
  “行吧。”陳創和苦笑著答應下來。女兒就是他的小祖宗。
  …
  江州難得出現晴天。清秋時節,桂子飄香。
  陸景下飛機后休息了半天,晚上去中海世家見大哥陸江。吃了晚飯之后,兩人坐在客廳里閑聊。
  華省長已經正式退休,趙副書記被任命為楚北省委副書記、代省長。其余幾名常委的變動情況暫時還沒有出來。
  見陸景問起南陽街改造的事情,陸江大致的說了說。
  南陽街的改造方案是由黃遠實業提出。借著匯聚在新月湖南岸的高校人力資源,將南陽街打造成為江州的美食城,發揚楚北美食文化。
  陸景聽到這個方案就搖頭。美食城不應該放到高校周邊,而應該放到四通八達的地方。
  大學生大部分都不具備高端消費能力,那些美味又實惠的小店才深受大學生們的歡迎。
  如果美食城里面都是小店,黃遠實業怎么賺錢?
  “哥,江州的美食城最佳地點應該在中盛路毗連北湖那一地段。那里連通林元區、白沙,交通便捷,又有北湖景色可以欣賞。”
  陸景的記憶中那里才是江州中、高端餐飲的聚集地。當然特色小吃、風味小店以南陽街為最。
  “南陽街那里都是小店,我看黃遠實業的目的還是想集中規劃南陽街,留出土地開發住宅和商業地產。發揚美食文化只是一個概念的炒作。”
  陸江失笑道:“看來我在市里面力主推動白沙改造讓大家都以為我是‘文化人’。城市的發展也不能光有軟實力,也要有工業硬實力支撐。國家也是如此。江州鋼鐵是時候動動了。”
  …
  楊玉立來找陸景的時候,他正在星空網吧教一個小女孩上網。領著楊玉立過來的陳蘇子鄙夷的掃了陸景一眼,走向時代俱樂部的辦公室。
  “自己上網玩。”陸景笑著對陳敏說道。六月份小女孩已經由楊顯安排進入江州空姐職業技術學院。聽楊顯說她表現不錯,衣著一改小太妹的風范,還嚷著要請陸景吃飯。
  正好回京城之前,見一見小女孩。
  “哦。”陳敏乖巧的應了一句。她穿著常見的黃色T恤、淡藍色的牛仔褲,模樣清秀,一點都看不出昔日在夜總會里面嗑藥的小太妹影子。
  九七年東南亞金融風暴,對國內經濟影響最大的就是商業地產;但是由于九七東南亞金融風暴令東南亞各國制造業慘受打擊,反而讓國內的制造業迎來最佳地發展時機。
  這些話到不必和楊玉立說。白沙井那里寄托著陸景一個的夢想,在前期并非一定要盈利。陸景愿意等上幾年的時間。
  “實際上我認為南陽街的改造時機不成熟,想要培育出一條商業氛圍的長街沒那么容易。可能至少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你確定立豐控股的資金鏈能支撐得住?”陸景同楊玉立到二樓的吧臺處說話。拿了2瓶汽水,坐在吧臺邊上聊著。
  楊玉立斟酌了一下用語,“江州美術學院靠近新月湖有塊40畝的地塊。要是能拿下來開發湖邊別墅,改造費用完全不愁。而且我認為黃遠實業的方案太過于急功近利,它會毀了南陽街。
  南陽街這里的改造就應該打造一個美食長街。為學生服務。這里不需要美食城。”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他,笑道:“這話有點意思。黃遠實業那個方案掛著羊頭賣狗肉,除開南陽街的土地外,你說的美術學院那塊地八成也被他們盯上。
  恩,那么我們就爭一爭。不過得講究一點技巧…”
  關寧和葉儀一起過來時,看到陸景還在和徐玉立說著什么。兩人的面前的便簽字都寫了好幾張。
  “老楊,你不留下來吃飯?”
  “我得趕緊回去再琢磨琢磨美食城的計劃。”楊玉立視若珍寶的收起那幾張便簽紙,匆匆下樓。
  關寧抿嘴笑道:“你在搗鼓什么?”陸景和葉儀打個招呼,拉著她的手笑道:“我在想南陽街這里那里可以蓋一棟樓用來做我們倆的小窩。”
  “咦——,你們兩個真是肉麻死了。”葉儀笑著用手捂住嘴說道。
  “姐姐,你好漂亮啊!”準備去“好再來”吃飯,陳敏下了電腦,在網吧外面看到關寧時忍不住贊道。
  關寧笑著摸她齊耳的短發,“好乖巧的小姑娘,陸景你從哪里騙來的。”
  陸景卻是知道陳敏鬼精鬼精的,在關寧耳邊說了一邊陳敏的事情。關寧眼睛發紅,有些傷感于陳敏的遭遇,握住陸景的手。要不是遇到他,自己的境遇怕是也好不了多少。
  打電話喊余志成吃晚飯。他正好和張勇在一起打球。吃飯的時候,陳敏對陸景道:“景少,我們家白云山的景色很好,山頂還有溫泉。你國慶節假期可以和關姐姐一起去玩。那兒人不多。很舒服。”
  張勇看著陳敏,好奇的道:“陳敏,你是云春市人嗎?呵呵,那倒是巧了,我也是云春市的。我們是老鄉”
  陳敏對這個傻大個翻了一個白眼,“別亂攀關系。”惹得葉儀爆笑。張勇極為尷尬的撓撓頭,問葉儀,“美女,你哪里人?”
  余志成嘿嘿直笑。張勇這哥們實在太有意思。
  還有一天江州大學就要放假。關寧打算去問何夢瑤的意見,看她去不去云春?陸景則是確定回京城。他要在何叔叔去嶺南就職前和他詳談一次。何叔叔有很大的概率會提前去嶺南,以便于在上任前摸摸情況。
  …
  十月二日,陸景獨自飛回京城,晚上給在江州的陳笑打電話,讓她向莫氏集團提起收購正英家電的意向。陸景打算嚇一嚇莫心藍。誰讓大半夜的打擾他和丁靈的好事。
  正英家電的股價目前正在下降的通道中。陸景未必就沒有財力收購。
  第二天,陸景與何叔叔約好時間。晚上帶了禮物,過去拜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