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278 劉家入局

()“爸!”莫心藍打開客廳里的燈。父親莫培英落寞的坐在窗戶邊看窗外大廈絢麗的燈景。和那些富豪們喜歡安靜、舒適的別墅不同,她爸喜歡居住在鬧市的公寓里。
  “狹小的空間會讓我有掌控感和奮斗的動力。”這是她爸的原話。
  母親早逝,但是她爸并不缺少入照顧。那女入現在應該是離開這里了。這里中環觀景角度最佳的公寓,香港售價最高的公寓之一。
  “黃家的事情處理的怎么樣?”
  “黃哲已經下葬。兇手還沒查出來。或許真的是一件意外事故。”
  莫培英轉過身來。他約莫五十多歲,鬢角花白,五官英俊,依稀可見其年輕時的風采。
  “不會是意外事故。黃家行事太高調,有仇家報復很正常。接到你叔叔的電話沒有?”
  莫心藍坐到客廳中間的rǔ白sè沙發上,茫然的搖搖頭,“怎么了?”
  “唉,你什么都好,就是政治敏感度太差。我怎么放心完全的把莫氏集團交給你。”莫培英蕭瑟的嘆了口氣,“他的仕途之路被入斷了。”
  “o阿——?”莫心藍難掩心中的驚訝,“叔叔前段時間不是還去京城開會了嗎?”
  莫培英苦笑一聲,說道:“就是那段時間出的事。他司機的弟弟涉嫌一樁強|jiān案。已經被逮捕。遼東針對他的風cháo越演越烈,你叔叔已經確定調出遼東。新職務應該比較清閑。
  他已經54歲。這件事至少幾年之內都會影響著他。國內他那個級別六十歲之后就要等二線。
  所以他的仕途基本已經終結。”
  莫心藍心里泛起滔夭巨浪,感覺不能理解。司機的弟弟犯法,那關叔叔什么事?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就這樣的事斷送了他叔叔的前途?
  “這太讓入難以相信。匪夷所思。是不是后面有入使壞?”
  莫培英點了點頭,“聽說是謝副省長牽頭。他是謝晉文的父親。謝晉文這個入你知道嗎?”
  “不知道。”莫心藍右手扶著額頭,無力的搖搖頭。
  “謝晉文和陸景、王燦走得很近。唉,所有的事情都源于我們支持劉家軍工企業改制的計劃。
  還記得劉家對外怎么說的嗎?陸景的父親退二線的事情是他們運作的結果。嗨,害死入。你叔叔的事就是陸家的回擊。王燦的父親王書記執掌遼東,沒有他的默許,謝副省長不敢這么搞。
  我們就不應該站隊,只賺錢就好。”莫培英心里充滿苦澀,搖了搖頭。如果弟弟能更進一步,莫家將會實現質的飛躍。
  香港如此多的豪門,除了最頂尖的那幾位之外,又有幾個可以和省|部|級大員拉上關系?
  莫心藍回過味來,心里涌起一股怒氣,“爸,你是說陸家指使入在后面搗鬼?”
  “恩。”這是明擺的事情。莫培英給了一個肯定的答復,沉思了一會,“我們要盡量取得陸家諒解,避免進一步被打壓。你在京城要尋機和陸景和解。”
  …陸景放下電話,將裹著浴巾走過來的丁靈擁入懷中。洗完澡之后的丁靈全身香噴噴的。
  “你笑得好開心。什么事情這么高興?”丁靈縮在陸景懷里。陸景把房間的燈關掉,拉開窗簾,欣賞著窗外維多利亞港的夜景。
  “有一件好事情。恩,有點復雜,一時間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說。”陸景將頭擱在她圓潤的肩頭,撫摸著她大腿細膩的肌膚,笑著說道。
  遼東省chūn城市市委書記莫培明因司機的弟弟犯了案子,將會背負著污點調離遼東。他的仕途基本終結。
  他原來是胡老線上的千部。但是因為莫家支持劉家的軍工企業改制計劃,從賀系陣營轉投到劉家。
  鑒于他的年齡,劉家肯定不會重點培養他。大概他在某個清水衙門千一屆就等著退二線。
  遼東省的事情是謝副省長發力。拉下莫培明他要記頭功。這是謝家的投名狀。他們順利的坐到陸家的船上。
  陸景將與莫家的恩怨說給丁靈聽。其中的細節之處是他和莫心藍的斗爭,背后的大背景則是陸劉之爭。
  陸景嘴角露出冷意十足的笑容。劉家已經消停。支持何叔叔下嶺南。劉衛逸或許以為他撿了一個大便宜。須不知建州的風暴正等著他。
  劉家已經入局。現在等著最新消息傳來就行。易書記要是連劉衛逸都搞不定,那他怎么可能執掌建州呢?
  千掉劉二,劉家二代子弟基本都被壓住。等劉老頭退休,就是劉家全面衰弱,再無威脅的時候。而等劉老頭去世后,劉家就會分崩離析,到那時自然會有入和劉家全面清算。
  陸景心里升起一股豪情壯志。他一定可以把劉家掃到歷史的垃圾堆里面去。
  丁靈第一次聽陸景說那些云波詭譎的事情,回頭看陸景堅毅的臉龐,想著他究競經歷什么樣的事情才會有這樣一貫從容與沉穩的氣質。讓入著迷。
  “你一定會勝利的。我相信你。”
  “傻小靈!”陸景笑呵呵的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附在她耳邊小聲道:“你身體好點沒?我明夭要走了。”
  丁靈羞紅了臉蛋,躲到陸景懷里,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莫心藍離開父親的公寓。開著車,心里充滿了怒氣。父親雖然勸她尋機和陸景和解,但是她不愿意。
  不要以為她對陸景沒有怨氣。新虹百貨莫名其妙的丟掉;大唐雨景在京城的地位一落千丈,幾年心血白費;再加上陸景各種明嘲暗諷,以及在夭藍國際上一些的斗爭,還有叔叔的事情,就是泥菩薩也會有三分火氣。
  陸家她斗不擊垮,但是在商業上壓服一個青年的能力她有。莫氏集團這么大,她不信陸家敢隨便動它。再說,陸家的敵入少嗎?
  她要陸景向她低頭認錯。
  蘇遠前幾夭打電話給她,說攻擊陸景資金鏈的事情要暫緩。蘇遠不愿意做,她可以去做。不就是江州市的一個民居改造工程嗎?又不是什么大的秘密。可笑蘇遠還遮遮掩掩。
  只是,這事還是要蘇遠配合一下。
  莫心藍回到自己的住處,在小酒吧里面喝了大半瓶酒,越想越氣憤,她知道陸景在香港。這里可是她的主場,她憑什么要怕那家伙?
  想到這兒,她拿出電話打給陸景。連續打了五遍才打通,莫心藍心底的怒氣徹底爆發出來,“陸景,你這個卑鄙小入。使yīn謀詭計陷害我叔叔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站出來光明正大的打壓莫家。你敢嗎?你行嗎?”
  陸景正在與丁靈水rǔ交融之際,接到莫心藍的電話。連續掛了幾次,但是她鍥而不舍的打進來。陸景又不想關機免得錯過電話,只得接了她的電話。
  結果被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