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27 親戚不少

唐悅今年二十五歲,臉上微白,有些酒色過度的跡象,眉毛濃密,眼睛狹長,嘴唇很薄,與小姑的長相有七分相似,瘦瘦的個字,穿著范思哲的襯衣和休閑褲,配上他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股紈绔子弟的味道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你來得蠻早的。”陸景笑呵呵的右手握拳敲了一下他的肩膀,“這是我的朋友王燦。”說著,指著唐悅對王燦笑道:“這位是京城市非著名紈绔子弟,唐家大少,唐公子。”
  “你小子,有你這么損人的嗎?”唐悅笑著拿煙遞給王燦,“別聽他瞎說,叫我唐悅就行,我就是混日子。”
  王燦笑著接了煙,他自然聽過唐悅的名號,他父親和母親都沒有在政壇上發展,他實則是靠了陸家的權勢才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
  坐在沙發上的羅華叫道:“陸景,你怎么才來,打麻將三缺一,無聊死了。”
  “讓二姐夫上嘛。”陸景神情自若的丟了一支煙給羅華,對坐在沙發盡頭的二表姐羅薇和二姐夫谷輝打了個招呼,又將王燦介紹給大家認識了一番。
  姨媽家就二表姐在京城工作,大表姐和三表哥都在蘇江省。
  羅華道:“麻將桌上夫妻搭檔是大黑店,我怎么敢上。”他湊到陸景身邊,就著火點燃了煙。
  二表姐羅薇道:“羅華,我什么時候坑過你?熟歸熟,我一樣告你誹謗啊。”二姐夫谷輝在一旁呵呵笑著。他和二表姐都在一家效益不錯的國企里面上班,96年這會兒,國企的收入比機關事業單位的收入要高得多。兩人的小日子過得挺好的。
  坐了沒一會表哥羅宏和表嫂王映一起推門進來。大家笑鬧了一回,就讓服務員上菜。
  羅宏端起酒杯道:“咱們表兄幾個有段時間沒聚了,干杯!”
  “干杯!”眾人紛紛舉杯。
  席間自然是天南地北的海侃,少不了又恭喜了表哥一番。吃過飯后,眾人紛紛散去。
  晚風吹得剛走出酒店的陸景酒意微醒,4月21日,京城市已經進入深夜時分,溫度有些低,路上的行人很少。
  王燦在吃飯的時候就接過電話,“查清楚了,鴻華集團老總的兒子。”
  “鴻華集團?”陸景皺眉,這個名字聽都沒有聽過,腦子里一點印象都沒有?
  天上幾個星辰淡而無光的從云層里露出,月亮也時隱時現,似乎預示著今天下午的放晴只是偶爾為之,明天又是一個陰天。
  唐悅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招呼陸景和王燦上車,對的士司機道:“三里屯。”的哥會意的笑著開車。
  九六、九七年,是三里屯酒吧街興盛一時的時期,不過酒吧里很少有誠心誠意聽音樂喝酒的客人,要找十元錢一瓶酒的酒吧就要費一番工夫。
  唐悅熟門熟路的帶著陸景和王燦沿著巷子走了一會,進了一家名為粉紅佳人的酒吧。叮咚的老式輕音樂慢慢的演奏著,酒吧里光線昏暗,沒有想象中的喧鬧,反倒有些咖啡館的寧靜。
  三人選了一個桌位坐下,唐悅去吧臺買了一打海威啤酒讓服務生搬了過來。
  “怎么樣,這家英式酒吧氛圍不錯吧,談事情最好了。”唐悅笑著將一瓶酒遞給陸景。
  剛才吃過飯散了的時候,陸景把唐悅拉住,說有事情商量。唐悅就把他們帶到這里來了。王燦好奇的打量著四周,興奮的捅了捅陸景的腰,小聲道:“看,左手方向45度,穿淡紫色襯衫的那個女人,真美!”
  陸景看了過去,那女子側影對著這邊,穿著淡紫色的窄荷葉邊褶皺領襟襯衫,袖管卷了半截,露出潔白晶瑩地小臂,脖子修長優雅,肌膚光潤如玉,面容有著落寞的精美,或許酒吧里的男士更注意她胸前那給嚴實包在襯衫里的那一對飽滿挺立地乳峰,有著性感而優雅的魅力。
  無疑,她是這個酒吧里最精致美麗的女人。
  陸景點了點頭,沖王燦豎起大拇指,表示同意他的看法,唐悅低聲笑道:“不能只看表面,這女人咱們惹不起。你們沒看她坐在那兒有一會了,一個搭訕的人都沒有?”
  王燦眼睛珠子轉動了一下,看向唐悅。唐悅道:“嘿嘿,說她的身份,與陸景還有點關系。李慕清,肅州李副書記的女兒。”
  “不是很熟啊。”陸景喝著酒說道,肅州地處西北,他去都沒有去過。李副書記的名字倒是聽過,貌似是李老的堂兄的一個后代,政治生命一直沒有什么大的起色。大哥升任魯東省常務副省長的時候,他已經退居二線了。
  “呵呵,她是李菲菲遠房的堂姐。”見王燦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唐悅笑道:“你們沒在圈子里混,自然不清楚她的事跡。她暴打了一頓家里給她安排的相親對象,還宣稱自己喜歡女人。”
  “牛逼!“陸景實在找不到詞語來表達自己的感受,九六年就敢宣傳自己是蕾絲邊的女人,實在太與眾不同了。
  “那后來怎么樣?”王燦一臉八卦的問道。
  “沒怎么樣,不了了之。她才二十四歲,她家也不催她結婚。大學城里的那個Cafe105就是她開的。不過據說李老不太喜歡她。”
  “哦--!”王燦感嘆了一聲,三人拿起酒瓶輕碰了一下。
  陸景對唐悅道:“不說這個了,我想要找鴻華集團的麻煩,有沒有什么辦法?”
  唐悅笑著喝口酒,“找麻煩,我最擅長了,怎么,那個什么鴻華集團惹到你了?”
  “準確的說是鴻華集團老總的兒子惹到我了。”陸景打個手勢,“他兒子譚明在學校編造關于我的謠言,不給他教訓,他是不知道厲害。”
  “嘿嘿,放心,交給我來辦。這種事我最拿手。”唐悅拿出手機晃了晃,“我出去打電話。先問問鴻華集團的底,你等我一會就行。”
  陸景笑著點頭。相信作為在京城里面混的公子哥,查一查鴻華集團是那路神仙應該沒有問題。
  陸景拿著啤酒扭頭四處看了一圈。光線昏暗的酒吧里,絕大部分的女性顧客年紀都很輕,穿著單薄的衣衫,都有著姣好的曲線,領襟露出性感纖細的瑣骨與胸前地乳溝
  王燦又捅了陸景一把,低聲哀嘆道:“陸景,我覺得我十八年白活了,以前怎么沒有發現這么好的地方。整天傻兮兮的去盛世俱樂部鍛煉身體。天吶!”
  盛世俱樂部是一家集休閑運動為一體的商務會所,在湖東區這邊名氣很大。常常有些名流出入其中。王燦手里倒是有一張那里的會員卡,是從他在京城市任工商局常務副局長的小叔那兒拿的。陸景以前跟他一起去過,那里陪練的網球妹十分漂亮,穿著藍條白底的網球裙裸露出渾圓雪白大腿,奔跑在人工的綠色草皮上,胸前飽滿的雙峰如大白兔般上下跳躍,簡直讓人魂不守舍。
  陸景笑拍他的肩膀,調侃道:“春心萌動了,王燦同學。要不要我幫你出夜資,你領一個回去。”王燦翻個白眼,不理陸景,扭著頭看美女。
  唐悅腳步輕快的從外面走進來,坐下來笑道:“查清楚了,做家電生意的,賣VCD,冰箱,彩電那些玩意的,在京城市有十幾家店。咱們湖東區這邊就有三家,嘿嘿,這下撞槍口上了。二哥不是剛好要升常務嗎?咱們工商、稅務、衛生、治安輪番出動。”
  陸景他們這一輩之間敘年齒的話,大哥是老大,表哥羅宏是老二。所以唐悅叫他二哥。
  “行,你負責安排行動。明天開始。”陸景拿起酒瓶和唐悅碰了一下。
  王燦道:“我說陸景,你這整人也太大費周章了吧。底細都查清楚了,明天上學直接去樓上把那個什么豬毛譚拎出來揍一頓,看他還敢不敢造謠,到時候讓他把照片的事說清楚,諒他也翻不起什么浪來。要不要我過去幫忙?”
  “不是這么說,要是他當面點頭背后造謠,或者照片底片不在他手上呢?”
  “那就往死里打。見一次打一次。”王燦打了個酒嗝,瞪著眼說道。
  陸景右手打個手勢,“我是說打個比方啊,假設你手里有劉小山的把柄,他打你一頓,你會不會給他。”
  “嘿嘿,那他是做夢,等我脫了身,不用那把柄整他,我就把我的姓倒過來寫。”
  “你的姓倒過來寫還是‘王’好不好?”陸景沒好氣的笑道,把手中的啤酒瓶放到桌上,“所以,打人并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豬毛譚在四中跟我沖突了幾次,我現在看到他就煩,這次是一勞永逸,要他心存敬畏。
  當然要是照片底片在劉小山手中,這事可能還真有點棘手。這次謠言能在你們學校傳得那么快,他和張軍起的作用不小。不過我和他之間的恩怨也不多這一筆,早晚要見真章。嘿嘿,相信過幾天他應該會老實點,不會上跳下竄。”
  “哦,你有什么手段治他?咱們除了打他一頓也沒啥好辦法,反正揍他他也沒臉回家說去。”
  “劉小山這么囂張無非就是他爺爺有三個兒子,個個都占著好位置。你說要是動一個,會不會讓他老實點?”
  “嚇,太夸張了吧!”王燦不怎么信,劉小山雖說人很混賬,但毫無疑問,他大伯,父親,小叔都是能力很出色的人物。他大伯是軍中的高官,父親是東部沿海某省的三把手,小叔則是部委的新星,根本就沒陸景說的那么容易。
  “我看劉小山未必會老實。”
  “到時候看唄,不老實再說。”陸景點燃一支煙,事情捅大了,最壞的結果就是轉學。
  唐悅笑舉起酒瓶分別于兩人碰了一下,“混圈子的都要講規矩,我看你也不用太擔心。見招拆招唄。剛才二哥單獨敬你一杯酒,又不說原因,里面有什么說道?”
  陸景笑著搖頭,“沒什么,湊巧被我言中了一件事,對表哥有幫助。喝酒吧!”
  喝酒看美女無疑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三人消磨到十二點,才離開粉紅佳人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