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274 信安基金的獎學金


  “恩”陸景點了點頭。昨天晚上大哥陸江給他打了電話。不只是何叔叔的事情。江南的鞏義投資集團也遭到調查。
  鞏義投資集團的一名財務會計突然舉報鞏義投資集團非法進行黃家貿易、賄賂當地官員、逃稅漏稅等幾項罪名。
  江南省里面很快就派了調查組調查此事。查案速度很快,南州市某位靠近曹家的副書記被牽涉進去。省里的人物是否有干系,需要等待進一步調查的結果。
  如此有的放矢、快速的查案速度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一件沒有預謀的行動。
  顯然,有些大人物已經通過氣了。
  而何叔叔下嶺南的事情是此前反擊嚴家在景華通信貸款案中的成果。然而靠近劉家的一名干部突然質疑這次任命,認為提拔何叔叔去嶺南不合適。
  聽說京城里面這幾天很多人走動得很頻繁,都在謀取這個職位。
  江南系在換屆之后弱勢盡顯,使得有些人居然明目張膽的打破此前達成的默契。
  “問題不大。最終結果不會改變。可能有些位置需要再協調一番。”陸景沉聲說道。至于派系內誰的利益會被協調掉那就很難說。
  林忠學把煙掐滅,長吸一口氣。任何時候都少不了和人斗。這是利益糾纏所決定的。何叔叔是他的世交長輩,何叔叔仕途順利是他樂于看到的。而且對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陸景吸著煙,目光落在茶杯上。杯里的茶,芽芽直立。茶色清洌,幽香四溢。正是上好的龍井。
  他敏銳的覺察到對付陸家的那張網有越結越密的態勢。必須要在這張網上撕開一個口子。
  劉家在這張網上一定占有一席之地。對付劉二的事情要抓緊了。衛東陽也該從歐洲回國了。
  林忠學見陸景沉思。指著他笑道:“多想無益。我們各自把手頭的事情做好。晚上在我這兒吃飯。我們再聊聊。”
  陸景婉拒道:“能不能改在明天中午。今晚我約了朋友一起。”
  “行。”林忠學痛快的答應。
  傍晚和丁靈一起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校園里吃晚飯。吃過飯,找了家咖啡廳靜坐閑聊。叮咚的鋼琴聲聽在耳朵里十分悅耳。猶若清溪流泉。到晚上宿舍關門的時間才送丁靈回去宿舍。
  第二天上午去瑞豐公司看了看。馬飛知道陸景中午有事,在會議室里和他說道:“景少,有件事情我需要向你匯報一下。我們在世信銀行貼現的2億元貸款在12月份會到期。這筆資金從哪里來?”
  馬飛已經卸任景華通信副總的職務,升任瑞豐公司總經理。債務問題他認為很有必要提醒陸景一聲。
  陸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道:“你提醒的好。我心里有數。瑞豐辦公室這里的租約還剩多久?”
  “還有半年左右。當時我們簽的一年期租約。”
  “恩,租約到期后不要續約。瑞豐公司以后搬到世運大廈去。”瑞豐公司最近由景和電子抽調了一批法律和財務的人員過來。人數擴展到六十人。辦公室顯得有些擠。
  馬飛笑著道:“咱們這么快就要鳥槍換炮了。”一共68層的世運大廈是九龍那邊的有數的高樓大廈,雖然不是地標,但是很有成為地標的潛質。
  “改天叫上王燕東一起吃飯。我在香港還要呆幾天。”
  “行。他今天去銀行辦事去了。”馬飛說道。送陸景到樓下,看著他坐在車里遠去。馬飛心里還是有些擔憂。到他這個級別。陸景名下公司的財務狀況多少都了解一些。資產規模最大的景華通信有多個項目同時開工,同時還在追加研發投入。資金恐怕也是吃緊。這2個億會從哪里抽調出來呢?
  陸景離開瑞豐公司,給陳旭江打了個電話。陳旭江已經由京城返回香港。龍盛國際那邊的事情基本理順。他心系香港的情況,趕緊返回香港。約了明天晚上去拜訪他。
  中午和林忠學一起吃過飯后,由他引薦拜訪了駐港聯絡辦汪主任。汪主任帶著寬邊眼睛,年富力強,身上有著一股書卷氣。汪主任具備很高的法學素養,言之有物,說話很風趣。
  談了約三十多分鐘。林忠學和陸景就告辭。陸景和他接觸之后的第一印象很不錯。
  下午接到楊星長的電話約他晚上去中環泡吧。陸景答應下來。
  晚飯照例和丁靈一起吃飯,意外的在香港中文大學的門口看到白昆。
  他正為兩個女孩殷勤的打開一輛凱迪拉克的車門。看到陸景,白昆似乎有些畏懼的躲了一下,飛快駕車離去。
  “昆哥。今晚帶我們去哪兒玩啊?”一個女孩嬌膩的說道。
  白昆一手打著方向盤,一手打了一個響指,嘴角勾勒出一絲冷酷的微笑。“隨便你們提。”
  “陸景大概會以為我怕了他。嘿嘿,棋子已經進入江州音樂學院。以他好色的個性,一定會遇到棋子的。”
  陸景看著白昆駕車離去。微微皺著眉頭。丁靈關心的問道:“怎么了?”
  “沒什么。”陸景笑著捏了捏她白嫩的小手掌。白昆的表情不可謂不逼真,但是陸景兩世為人,眼光何等毒辣,很容易就發現他的破綻。
  白昆裝作害怕的神情,但是腳步、動作沒有一絲的凌亂,腳步之間的間距非常均勻,只是加快了速度而已。這說明他臉上的表情是裝出來的,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他在掩飾什么?今天在門口碰到真的只是一次偶遇?
  看來在香港有一張網在注視著自己。雖然這張網效率并不高,自己到港差不多五天,才摸清自己的行蹤。但是躲在暗處的敵人需要格外留意。
  ….
  建業。
  靜安路上秋風吹著梧桐葉子。衛東陽牽著嬌妻易妍玲的手。拖著兩人的行李箱,打量著靜安路18號的天潤花園。
  這是一家中高檔的花園小區。進出都是轎車代步。很少有行人。還沒進去就可以看到小區里面綠化率很高。綠樹蒼蒼。
  “有點落差。”易妍玲笑著說。兩人從瑞士的盧塞恩直飛建業,就是想看看陸景的另一個驚喜。
  相比于瓊南省鹿城市的那套豪華別墅。這里確實感覺差了一點,更別提別墅車庫面還停放著一輛銀白色的捷豹。
  衛東陽吸著濕潤的空氣,俊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我倒不認為陸景那小子做事這么不靠譜。”
  兩人拖著行李箱在門衛處登記后,進入天潤花園。小區里花池噴泉,環境優雅。
  b棟802是頂層的一套房子。外表看起來平淡無奇。用鑰匙開門的時候,易妍玲忍不住又有些失望。
  但是推開門之后,她忍不住掩嘴驚呼一聲。這一套上下兩層的房間。下面一層包括客廳,餐廳。兩間臥房,廚房和洗漱間,二層就是書房,主臥室,側臥室,洗漱間等。
  地面上鋪著厚厚的深紅波斯米亞風格的地毯。走在上面,落地無聲。客廳里全部是進口的家具:真皮沙發、茶幾、軟凳、落地木質衣架。墻壁處的樟木相框。
  廚房里餐具、電器一應俱全。
  整體的裝修風格采用明快的淡黃色調,讓人極為舒服。客廳的角落還有一個小酒吧。有冰箱、酒柜等等,酒柜上擺著各色紅酒白酒。吧臺有一套咖啡壺具。手動的咖啡機。
  “啊!”易妍玲歡暢的叫了一聲,將箱子丟在客廳里,跳坐到沙發上,“東陽。這里太完美了。一切都是按照我當初的設想布局,更關鍵的是這里的東西全部都比我當初設想的要好。”
  說著話,嘖嘖稱奇。“你說陸景只有十九歲,怎么辦事這么能干。我現在想不說他的好話都不行。不然住在這兒不安心啊。”
  “我說了,陸景辦事靠譜。”衛東陽笑著走到二樓。推開通往外面的門一看,忍不住嘆道:“好小子。妍玲,快上來看。”
  易妍玲上去看到二樓外面的陽臺居然是一個占地約半畝的小花園。居然還堆徹了一個小的假山。
  “噢,我不知道說什么了。這構思真是絕妙。想想看,午后我們兩人坐在這里拿著咖啡看建業的秋景。真讓人陶醉。”
  她拿起手中的鑰匙,晃了晃,“你猜車庫里是什么車?”
  衛東陽抱著膀子,嗅著空氣中的花香,笑著道:“很簡單,只看這里敗絮其外,金玉其中。就可以猜到陸景的心思,一輛不起眼的車。咱們到建業來,不能太招搖。”
  “還不招搖啊!客人來家里坐一坐就知道你衛大少的奢華生活。”易妍玲笑著走過去靠在衛東陽的懷中,“給陸景打電話吧,他安排得這么好。我們要好好的謝謝他。”
  衛東陽笑著摟住嬌妻,拿出手機打給陸景,“陸景,我和易妍玲回來了。”
  …
  中環一家休閑的酒吧里。楊星長笑瞇瞇給陸景倒酒,“我聽謝少說你在香港了。資金已經布置好,等待時機。手上還留一部分用于應急操作。”
  “你是專業人士,你全權負責。我只管大方向。”陸景笑著點點頭,問他身邊的陳超,“來香港還適應吧?這里氣候和飲食和京城大不相同。我有個朋友來了沒一個月就瘦了。”
  陳超已經來到香港,正式在楊星長手下工作。他的工作關系自然是掛在瑞豐公司那邊。補貼也由瑞豐負責。
  “還行。”陳超有些吃驚的看著楊星長給陸景倒酒。他已經很高看陸景了,但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他依舊是低估陸景的能量。
  要知道楊哥持才傲物,這幾天就沒看他和人客氣過。昨天帶他去吃飯時,把一個成功人士打扮的私募經理駁斥得啞口無言。
  手機響起來,陸景打個手勢,接起電話,聽到衛東陽在電話里道:“陸景,我和易妍玲回來了。”
  陸景心里忍不住長出一口氣,他太明白這個電話的意義。衛東陽這是明確無誤的告訴他易妍玲很滿意建業的新居。
  反擊的時候終于要來了。
  和衛東陽寒暄了幾句,掛掉電話,陸景對楊星長笑道:“我有事情,明天我請你們喝酒。”
  出了酒吧,陸景坐到曾紅英的車里,拿出手機打給大哥,“哥,易妍玲很滿意她的新居。易書記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