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71 暗流

“坐,家里有些亂,好些天沒回來。”陸江招呼陸景坐下,泡了兩杯茶放到茶幾上。
  陸景坐到茶幾前的沙發上。看到大哥眼睛里有血絲,臉色有疲倦之色,“哥,你要不要先休息下。”
  陸江靠倒在沙發里,擺了擺手,拿出煙點上,吸了一口,笑道:“還撐的住。明天就回京城,到時候再好好休息一下。
  衛東陽給你電話沒有?”
  陸景笑道:“他估計在歐洲都玩瘋了,不玩足一個月的時候八成不會回來。”
  他這里還等著易妍玲在易書記面前說上幾句好話,傳遞陸家的善意,然后運作一番,使易書記下定決心挖掉劉二在建州的根基。
  “等等也行,易書記在建州位置穩固,不會出現變故。”陸江抽著煙說出自己的判斷,“我表態支持華省長留任。”
  見陸景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陸江湊起身在煙灰缸上點了點煙灰,“只是一個表態而已,不影響大局。華省長退下去已經定了。
  這一屆師書記會留任。我們需要和華系的人馬合作,共同對抗師書記。
  從更高的層面,聯合實力遭到嚴重削弱的賀系對我們大有裨益。”
  “我說呢。”陸景笑著抽煙。大哥本身就是賀系旗標人物胡老的女婿,在與賀系大佬溝通的事情上他有優勢。
  陸景琢磨了一會,說道:“哥,我想讓郵電|部的一把手換人。我的手機牌照申請卡在方老頭那里。”
  “怎么回事?”陸江問道。
  陸景介紹一遍情況,說道:“我名下的景華通信已經向郵電部提出手機生產許可的申請。暫時還沒有答復。預計這次全黨大會結束后會有一個定論。
  但是蘇江葉家的葉文斌在后面搗鬼,京城日報上有些言辭激怒了方博韜。他對景華通信很不滿。這一點我找郵電|部的鄭副部長確認過。”
  陸江沉思了一下,“方博韜的年紀差不多快到線了吧?這件事我知道了。”
  陸景點了點頭。他一聽到陸家和賀系聯合消息,立即就覺察到時機已經成熟。他找宋叔叔幫忙的備用方案可以棄之不用。
  “謝晉文最近和你關系挺緊密的?”
  陸景笑道:“我出了個主意讓他資產大幅增長,所以他帶我去見郵電|部的鄭副部長。他和唐悅一起合伙開了一家娛樂公司。”
  陸江笑著道:“還有王燦的份吧?過段時間遼東那里有大戲。應該會很精彩。”
  陸景笑了笑,也不刨根究底。大哥八成是聽了到某些消息,到時候關注一下。
  兄弟倆一直聊到凌晨2點。陸景留下來睡了一晚,第二天醒來時,看到大哥在客廳留的條子,知道他已經去了辦公室。準備和楚北代表團一起進京。
  陸景胡亂抹了一把臉,鎖了門,離開中海世家。
  …昨夜的暴雨到清晨已經變小。清晨里光線幽暗,窗外能聽到鳥鳴聲。
  蘇遠走下床,推開窗戶,聞著清新的空氣,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是熊家的客房。
  他和熊玉嬌都已經大學畢業,預計年底就會成婚。兩人的母親已經在商量婚事具體的情況。
  看著雨滴從青翠蒼綠的樹葉上滴下,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和準岳父熊為明的談話。
  “蘇遠,你在調查立豐控股在白沙改造中違規的事情吧?這件事放一放。”
  “熊叔叔,這是打擊陸氏兄弟的利器。陸江有可能因為這件事倒下,而他弟弟陸景則有可能因為這件事將資金鏈崩斷,造成連鎖反應。”
  “陸江倒不了。這件事如果沒有上面的推手,對他而言不會有任何的損傷。況且現在的形勢是陸江表態支持華省長,華省長也需要陸家的支持。
  所以這件事要放一放。
  唉,表態也有可能只是表態。但是對老領導而言,萬分之一的機會都要抓住。”
  “我明白了。”蘇遠說道。看來莫心藍那里他需要打個招呼,攻擊陸景資金鏈的事情不能急。
  “你未必明白。”熊為明笑的很淡,蘇遠未必明白他的打算。
  政治上分分合合是經常的事兒,他和陸江只是暫時聯合。為了爭奪在江州的主導權,兩人之間必然還會有一場斗爭。
  陸江就任代市長后,他原來的兩個職務——黨內人事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就空缺出來。在十月份,這兩個職位應該就會定下來。
  從陸江的安排看,他是屬意副市長周平接任常務副市長一職。這個位置估計爭不過他,但是人事副書記的位置要拿下來,而且要盡快推動漢寧區區委書記肖進成入常。
  這樣自己才能牢牢的掌握住江州。
  …五月上旬,楊玉立的立豐控股拿下白沙民居的改造權。截止到現在九月十三日,白沙民居七街十三巷的居民已經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就遷移條件談好條件,簽訂了合同。
  位于徐華路北面的民居已經拆除完畢,面積約為200畝。立豐控股準備在那里修建住宅小區,前期投入預計為8千萬。修建一個可容納2000戶的小區。將用于安置首批動遷的白沙居民。
  將來只要白沙的旅游業、商業繁華,成為江州一道靚麗的風景,那么位于徐華路北面的住宅小區房屋價值自然會飆升。
  這是對首批動遷居民的回饋。
  陸景在楊玉立、陳國波的陪同下在已經破土動工修建地基的工地上轉了轉。
  天下著小雨,三個人在徐華路上找了一個飯館坐下來吃午飯。電視里正在播放副市長周平指揮防汛工作的講話。最近這里開工搞建設,那些茶館紛紛被盤下來該做飯館。
  陸景琢磨了一下,“看來常務副市長就是周平了。”閑聊間,陳樂義趕到。他負責和立豐控股、市建委、白沙居|委會的人一起去說服那些不愿意動遷的居民。
  “剩下的一些人簡直是冥頑不靈。有的死活不動。有的無理取鬧,有的用籬笆圈了幾塊地就說那塊地方的面積要算到動遷補償面積里面去。”說起工作,陳樂義義憤填膺。
  他這段時間算是見識了什么叫做有理說不清。為了利益,各式各樣的人都有。
  立豐控股的動遷可以說十分優渥,都是采取的兩倍住宅面積補償、商鋪等面積回遷的方式。不建議居民接受貨幣補償的方式。
  還愿意住在白沙的居民則要接受住宅面積消減至原面積80%以及補償在林元新城一套等面積房屋的條件。
  由于白沙民居的面積大部分都會用于商業開發,所以居民回遷的面積必須減少。這是商業利益所決定的。
  所有的一切條件都反復宣講,詳細說明。
  但就算是這樣還有人能玩出花來。
  要不是談動遷條件的時候隨時開著攝像機,錄音筆,很多事情都說不清楚。
  “那些有價值的房子戶主不愿意動遷也是能理解的。不愿意動遷的人擁有不動遷的權利。我們不搞強迫。”陸景笑了笑,想起日后老實人吃虧的社會風氣,抽著煙補充道:“總之一個原則,不能讓配合我們的居民吃虧。”
  白沙井采取的是分區、分街分批建成使用的方式。動遷的市民能借著這次機會獲得大筆的財富。
  那些回遷的商鋪,補償的房屋在日后必然升值。當然,那些有價值的房子戶主不動遷也不是說損失了什么。日后白沙的設施、房價上去后,他再賣也能賣的起價格。沒價值的房子自然不說。
  其中的得失需要個人自己衡量。
  楊玉立點了菜,笑著解釋道:“景少放心。我們的條件很明確。第一批動遷的人住進徐華路北面的住宅小區,擁有選擇居住在白沙之內的權利。并且未來在白沙井招募物業管理人員、商鋪租金上給予一定的政策傾斜。
  第二批動遷的人將會住在林元新城里面,可以享受招工的政策傾斜。
  剩下那些漫天要價的人,那就不遷。
  公司財力充足,不會去占白沙市民的便宜。”
  立豐公司在江州市城市商業銀行貸款5個億,將其吸納的儲蓄基本抽光,但給江州市城市商業銀行帶來的發展機遇卻是不可估量。
  對白沙建設方案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這會是一個巨大的聚寶盆。立豐公司完全可以在此后五年之內清償債務。
  所以,立豐公司還在工行里拿到8個億的貸款。
  陸景笑道:“不占白沙市民的便宜是正經話,但是有人當立豐控股是開慈善鋪的那也打錯了算盤。條件談不攏的就不談。”
  陳樂義喝了一口水,緩了口氣,說道:“大部分居民都是很配合的。第一批動遷的居民約有1000戶,占了92%。我們的條件這么優厚還有人不滿足。唉,人心不足啊!”
  陸景搖了搖頭。也未必全是人心,說不定還有人在后面搗鬼。那天他給王興華打電話的時候,王興華就提醒他,江州市里面有些開發商對他吃獨食的情況十分不滿。
  楊玉立表態道:“我會把這件事做好。”他這段時間和建委副主任顧日輝聯系緊密,對白沙民居的改造他有信心完成。
  吃著飯,陳國波對陳樂義說道:“陳律師,我有件事想麻煩你一下。”
  陳樂義對陳國波有點印象,知道他是搞建筑公司的老板,點著頭微笑道:“你說。”
  “我女兒在江大讀法學碩士,她導師要她交一份暑期去律師行實習的報告。不知道陳律師能不能幫我在報告上蓋個章。學校到時候可能打電話查詢真假。”
  陳樂義皺了皺眉頭。這樣幫忙作弊的事情他不太愿意。在他看來讀書就要好好讀書,用這樣的手段應付導師的要求不對。
  陸景看他皺眉就知道怎么回事,笑著道:“陳律師,這件事我知道一點,是陳蘇子她導師故意為難她。在暑假放假時沒有通知她,現在要求陳蘇子拿這個報告。你要是方便的話…”
  陳樂義自己開了一家律師行,他可以幫到陳蘇子。
  陳樂義想了想,“行吧。讓她跟著我跑幾天,我到時候在上面蓋章。江大方面我可以證明。”
  吃過午飯,陸景謝絕幾人陪同,前往景和電子。既然大哥都認可他搬走方老頭的想法,那么是時候和吳璇談談諾基亞手機代理業務轉讓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