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268 教訓曹文元

香港的樓市在金融危機之后從最高點跌落,一瀉而下。大部分樓盤的價格將會下跌至原來四、五成。
  世運大廈的真實估值應該為1億美元。即便如此,董坤城以1千萬美元的價格賣給陸景依舊很有誠意。
  陸景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董叔叔你知道我的情況,我現在是舉債度日,就算是抽調1千萬美元也很困難。分期付款行不行?”
  在坐的兩位都是他的大債主。他用建行半年期的2億期票從世信銀行貼現出2億人民幣。再加上世信銀行提供給瑞豐公司3千萬美元的融資。他欠世信銀行約5億人民幣。
  而收購新虹百貨欠董坤城的3.37億人民幣的債務也還沒有償還。
  衛東陽婚禮所準備的重禮是他從香港那邊的賬戶抽出的5千萬人民幣。
  現在,楊星長已經在韓國布局,賬面上的3億資金已經耗得七七八八。
  是以,他想吞下世運大廈這塊肥肉還有些困難。
  “說說看。”董坤城夾著西蘭花肉絲吃著,微笑著說道。
  在扳倒董坤明這件事情上陸景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最初是由陸景提出樓市套牢龍盛國際的計劃,這是極為關鍵的一步。又是陸景在最后通過董坤明女兒傳話,使得他得以以最小的代價拿下龍盛國際。
  所以,他有必要給陸景一份豐厚的報酬。
  香港樓市現在明顯處于下滑的通道當中。世運大廈的價值肯定值不了2億美元。
  他經過深思熟慮才提出以一千萬美元的價格賣給陸景。
  陸景心里算了一下,說道:“分三次付款。首期我拿出三千萬人民幣付給董叔叔。余下的7千萬我在一年之內分兩次付清。”
  景華通信那邊可以擠出3千萬,再多就不行了。
  “行。”董坤城痛快的答應下來。
  陳旭江微笑著喝酒。看樣子董坤城是打定主意要送陸景一份厚禮
  陸景這個人確實值得進行長遠投資。況且這次他出了大力。
  董坤城給自己的酒杯添酒。今天喝的是晉西的汾酒。三十年陳釀,口感極佳,很適合慶功。
  品了一口酒,笑著介紹龍盛國際的情況:“龍盛國際現在爛帳一堆。最主要的麻煩就是世信銀行持有的1億美元的債權將在十月份到期。
  我會個人出資4.7億元買下龍盛國際所持有的新虹百貨。再加上旭江為我籌集的6千萬美元。差不多夠了。嘿,這還是當時我自己留的后手。
  龍盛國際完全退出百貨零售業,將會專注于地產和制藥。”
  陸景心里一動,問道:“董叔叔對正英醫藥有了解嗎?”
  董坤城笑道:“當然有,莫氏集團的核心企業。不過和龍盛國際沒有什么沖突。醫藥這塊的市場還很大。”說著。咂了一口酒,“莫心藍這個女人商業能力很強。你要小心。”
  陳旭江打趣道:“坤城,你是被他壓制得慘了才這么說吧?新虹百貨現在的業績可比不上天藍商場。”
  董坤城笑了笑,“雖然承認不如天藍國際有點丟臉,但是事實如此。”說著,對陸景道:“天藍國際現在打造的是綜合性購物商場。她財大氣粗,我比不了。
  我打算把新虹百貨的餐飲、電影院、家電銷售幾個項目撤掉。專心致志的做百貨零售,主要方向是服裝、鞋子。”
  陸景點了點頭,專精于一個點更容易取得突破。
  董坤城問陸景,“景華通信拿到手機牌照的概率有多大。你現在的負債率有點高,要小心資金鏈斷裂。”
  “必須是百分一百,否則銀行的債務足以把我拖垮。”陸景說道。現在他名下的公司除了景華通信代工諾基亞的手機能產生可觀的利其他公司的盈利對目前巨額的債務是幫不上什么忙。
  所以制造手機。然后銷售獲取利潤,是勢在必行的事情。
  陳旭江嘆道:“西門子的卡爾森做事太不講究。一聽到你們在研發手機的消息立刻就不給你們代工訂單。”
  陸景和陳旭江喝了一杯,“洋鬼子一向是重利益少人情。說不上對錯。畢竟我采用的就是西門子的芯片。他怕我偷學技術也是正常。也確實學了不少東西。
  但是在國內手機市場還沒有完全培育成熟的時候,卡爾森就擔心我們搶了西門子的市場份額,可見他雄心不足。沒什么魄力。
  只要市場完全的培育起來,以國內的人口基數。可以想象就算是西門子只占據其中一部分份額也比現在所獲得的利潤大。
  我看西門子手機在他的執掌之下不會有大的進步。”西門子的手機業務日后就是被明基收購。
  上游廠商需要扶持下游的制造商才能獲得足夠的利潤。就以景華通信為例。假設景華通信獲得手機牌照,可以制造手機。則景華通信手機的出貨量越大,西門子在芯片部分所獲得利潤也越大。
  但是,問題就在于,西門子有沒有膽魄去培育這么一家手機制造商出來。因為手機制造商可以反過來蠶食上有廠商的利潤。
  從實際情況看,卡爾森沒這個膽子。
  董坤城搖了搖頭,說道:“我看還是成見太深。我原來在歐洲就深有體會。核心的工業、技術等行業,華人資本根本就進不去。歐美對我們防范的不是一般的嚴。”
  陸景自信的笑道:“林行長曾經和我說過一句話。市場有一只看不見的手,未必會以歐美國家的意志為轉移。
  工業產業鏈由下往上蠶食容易,想要由上往下控制很難。”
  在陸景的記憶中,此時歐洲視為核心技術的大型數控機床,在十年之后很多國內企業都能買到。這就很能說明問題。
  從七十年代以來,歐美等發達國家,就開始大規模的產業轉移。造就了東南亞的四小龍、四小虎。
  而國內也可以借此機會大力推動工業化進程。林行長看到的就是這個機會。
  “所以,我對景華通信的未來還是有信心。現在還是凌晨三四點鐘的樣子。”
  陳旭江笑道:“你這是給債主信心。免得我們催你還款。”
  三人都笑起來,拿著酒杯再干一杯,氣氛熱烈。
  …
  陸景早上從燕湖家園出發,背包里還帶著張漓給他準備的零食。由曾紅英開車,接了關寧來到機場。他沒讓人來送他。
  從京城機場看著窗外的藍天白云,令人感到愜意。看著余志成等人的親友團,陸景對關寧笑道:“有沒有覺得我們兩個太冷清。”
  關寧挽著他的胳膊,抿嘴笑道:“都走了多少回的路程,誰還擔心你呀。”
  陸景笑道:“這次可不一樣。這是去大學。”關寧燦然一笑,伸手和陸景十指相扣,“陸小景同學,別失落了,我陪著你呢。”
  陸景笑著撫摸她如云的秀發,心里有些情緒在涌動。高中結束了,他即將開始大學的生活。
  人生之中青春色彩最濃厚的四年。
  余志成、張濤、童佳容、丁靈高二時的同桌--占雪娜、朱云博再加上陸景和關寧,一行七人過了安檢。沒用家長隨行至江州。
  飛機從跑道起飛,陸景從窗戶口看了一眼底下逐漸變小的建筑物,握住關寧的手。
  大學,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