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26 真正的原因

吃過中飯,收拾餐具完畢后,大哥和大嫂準備離開,陸景偷偷順了老頭子的一條煙,背著書包一起出了錦園別墅。大嫂嘖嘖有聲的道:“沒想到爸還挺開明的,小景要從商,他竟然同意了。要是我爸那老古董脾氣絕對不會同意我哥和我弟經商。”
  大哥笑道:“你要看了小景的計劃書也會同意的,他對手機行業的分析很精辟,有些地方談得很透徹,我看實現的可能性很大。”岳父是長輩,他倒不好評價。
  大嫂的父親是副國級的領導,今年65歲,是賀系的旗標人物之一。
  三個人沿寧水街的人行路慢慢的走著,小雨在吃午飯的時候就停了,路邊的銀杏樹葉子散發著清鮮的氣息。下午三點的太陽不烈,有股子懶洋洋的味道,所謂“春天不是讀書天”大概是指的這股慵懶的氣息吧。
  “哦,對了,小景,晚上羅宏請咱們表兄幾個吃飯,這樣慶功性質的聚會我就不去了,你去和他們坐坐。”
  陸景眼睛一亮,“表哥的位置有變化了?”
  “暫時沒有,區局的魯萬和兩個副局長要下去,他目前暫時全面主持湖東區的工作。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會升一小格,當個常務副局長。”陸江牽著妻子的手,淡淡的說道。
  胡瑩美麗的大眼睛眨呀眨,她最迷陸江這一點,不管多大的事情,說出來輕描淡寫。一個個的人名,注定了的命運,很有些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氣質。
  陸景笑道:“這是好事要慶祝。”
  陸江笑了笑,沒有說話。
  “哥,你的位置呢?這次總要有個說法吧?”
  陸江笑道:“你當組織部是咱們家開的呀?等等看。”陸景撓撓頭。
  陸江攔住了一輛出租車,“小景,回學校吧,我和你大嫂去紫竹大道那邊逛逛。”
  陸景識趣的不當電燈泡,跳上出租車,向四中的方向離去。聽老媽的話風,當年好像是大嫂倒追大哥。
  想到這兒,陸景笑了笑,他知道剛才大哥笑的意思,表哥羅宏有點高調了。但陸景不以為意,以陸家此刻的實力,斷不會出現表哥因為請表兄們吃個飯,幾乎快要到手的常務副局長的帽子就會飛掉。他畢竟是立了功,不提拔是有人要說話的。
  陸景看著車窗外飛馳倒退的建筑,拿出電話撥給表哥羅宏。
  “表哥,恭喜恭喜啊,今晚都有誰來?”要說起親戚來,陸景家親戚有不少。老頭子是獨苗一個,還是遺腹子。但是他有個堂妹在京城里工作,陸景的小姑陸蘇,她一直和老頭子走動,是華北電力建設集團副總,小姑父唐學民是京城市委黨校的講師。
  老媽羅女士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大舅羅銀河是京城市農業局的副局長,姨媽羅秀文在蘇江省生活,姨父是當地一家廠子的廠長。
  大舅家有兩個表哥,最出色自然是大表哥羅宏,二表哥羅華還在燕大讀大學。姨媽家有兩個表姐,一個表哥。
  小姑家有一個表哥,一個表姐。表姐唐彤相當有個性,聲稱為了逃避小姑的壓迫,報考了江南大學,已經是大三的學生。
  再在加上舅舅家的親戚,小姑家的親戚,姨媽家的親戚,算起來也不少,隔的太久,陸景大部分人都記不住相貌和名字了。
  “呵呵,不多,都是家里人,你表嫂,加上羅華,還有姑姑家的二表姐兩口子,小姑家的唐悅。”
  陸景就笑,要說他們這一輩里面最紈绔的人屬誰?非唐悅莫屬。他雖說不是京城里面一流的公子哥,但是二流的公子哥里面,他是能排上字號的。
  “行,我哥說他不來了。”陸景想到早上王燦給他打電話說謠言的事,心里一動,說道:“我帶個朋友過去怎么樣?”
  “嘿嘿,江哥那兒我有心里準備,他現在要低調。帶朋友行啊,男的,女的。呵呵。”
  “你認識,王燦。”
  “哦,王書記的兒子。好,晚上七點在藍錦酒店三樓302包間。”
  “行,我一準到。”
  …..
  “陸景,如果這次不把劉小山好好的整治一次,難消我心頭之恨,靠,靠。距離上次我們把他打成熊貓眼已經過去了半年吧,我看他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一路上王燦喋喋不休,就像噴水槍一般不斷的吐糟,當然威力沒有后世那些神級吐糟那么強大。
  “不是張軍撩撥你的嗎?”陸景遞了一只煙給他。
  “靠,什么叫撩撥?我又不是蟋蟀。沒有劉小山的默許,他敢?害得我在李菲菲面前丟了一個大面子。”王燦翻個白眼,將煙點燃,兩人就這么沿著發著黃暈的路燈,走向藍錦酒店。
  陸景呵呵笑著,“男人嘛,去夜總會消磨下時光有什么。不要太在意李菲菲的看法。”
  王燦好奇的看了眼陸景,搖搖頭,實在不敢相信這樣的話出自陸景的口中,又想起那晚他在百味園說的話,安慰道:“陸景,不要太著急,我覺得你還有機會,雖說李菲菲過幾個月要去美國留學,至少她還沒有明確的拒絕你啊。”
  陸景淡淡的笑了一下,道:“不說這個。謠言的事,具體怎么回事?你聽到的是什么樣的?”
  “一共兩條吧。第一條就是你和你們英語老師,兩個人關系親密,有圖為證。第二條,是你們四中的關校花表面清純,暗地里卻在夜總會做小姐,同樣是有圖為證。陸景,你到底怎么想的,幫不幫關寧?”
  “你和她關系不是還可以嗎?”
  “算了吧你,你那天眼睛色迷迷的盯著她的屁股看,當我沒發現吶。一看就是對關寧有企圖。”
  陸景擺擺手,不和王燦去爭論這個問題,“源頭在豬毛譚身上,不管照片是不是他拍的,出現這兩條謠言他脫不了干系。謠言在你們學校傳得飛,我看劉小山和張軍肯定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我和劉小山的恩怨另算,先把豬毛譚搞定。有沒有他家里的相關資料?老虎不發威他真當我是病貓。”
  陸景和豬毛譚的幾次沖突以他前世里的慣用做法,自然是拳頭說話。倒是對豬毛譚家世不甚了解。
  “等等,我打個電話。”王燦笑著摸出手機,撥了一個號,說了兩句就掛了,“等著,盛浩說馬上就能查出來。”
  說笑著,兩人進了藍錦酒店,正好是飯點,一樓大廳里面十分熱鬧,坐得滿滿的,推杯換盞的聲音絡繹不絕,顯然是生意極好。
  在紅色旗袍漂亮女服務生的引導下,陸景推開302房間的門,正在沙發上談笑的唐悅站起來笑道:“呀,陸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