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60 對付劉二的妙手

衛東陽的婚禮訂在八月十八日,還剩下二十幾天的時間。他正在陪未婚妻易妍玲挑選婚禮上用的禮服。接了陸景的電話,說道:“行。你來西單的天藍商常我們在二樓的法派1855咖啡館碰頭。”
  衛東陽穿著一件白色的康納利(canali襯衣,灰色的休閑褲。訂制的襯衣簡約不失貴氣,展現出優雅斯文的氣質,再配上他極為英俊的面孔,使得他極為出眾。
  剛坐到咖啡館的沙發上就有一個打扮靚麗的女孩過來搭訕。
  衛東陽耐心的將女孩打發走,對陸景攤手笑道:“你電話來的真是及時。唉,易妍玲讓我陪著挑了2天禮服。今天還帶了親友團,把我弄得頭大。”
  陸景笑著道:“呵呵,這是幸福的煩惱。聽說很多人都有婚前焦慮癥,要不要我請衛哥今晚出去放松下?”
  衛東陽點了兩杯卡布基諾,笑道:“算了。我還沒緊張到那份上。京城里前段時間謠傳劉柏是因為李慕清和你打架,真的還是假的?”
  侍者送了咖啡上來,陸景用調羹攪拌著咖啡,微笑著道:“說這話的人智商比較低。立場很偏。我要是猜得沒錯的話,不是嚴景銘的人說的,就是魏曉華的人說的。”
  “你厲害!”衛東陽豎起大拇指,“舒書記的孫舒俊飛說的。他和魏曉華那天晚上在場。”
  他本來想要說說陸景,讓他在這方面要注意下。想了想,覺得他自己也沒什么立場去說。反正小妹和陸景最終也不會在一起。兩個人都是在應付家里的長輩。
  陸景斟酌了一下,問道:“衛哥。聽說易書記對劉衛逸有看法?”
  衛東陽愣了一下,想了想。說道:“或許吧。前段時間豫北省里靠近易家的一個干部被調整。他是嚴昌舟在豫北省的主要競爭對手。在十五|大之后,嚴昌舟有可能成為豫北省的副省長。
  聽說劉家在這次調整中起了不好的作用。”
  聽到這個消息,陸景明白過來。劉家換取嚴家支持的籌碼原來在這里。老頭話中的伏筆也在這里。
  易書記有敲打劉衛逸的動機。
  如果易書記只是敲打劉衛逸,可能會適可而止,而不會動搖劉衛逸在建州的根基,畢竟易家的主要對手還是嚴家嚴昌舟。能不能添把火呢?
  陸景琢磨了一下,說道:“衛哥,你去蘇江哪里,定下來沒有?易姐也會跟著過去嗎?”
  衛東陽笑道:“那當然。定了。先在蘇江省的機關里過渡一段時間。具體職位到時候再看。”
  陸景點了點頭,心里有底,說道:“我想見見易姐。”
  “行。”衛東陽明白陸景的想法。陸、劉兩家較量正急。看來陸景是想要代表陸家對易書記釋放善意。而易妍玲疑是一個極佳的傳話人選。
  用手指虛點了下陸景,“你這是想走迂回路線啊。”
  陸景嘿嘿一笑。相信衛東陽不會拒絕。易妍玲即將嫁給他。易家的興衰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他。
  因為易書記在其他事情上可能不會傾向于衛家的政治力量,但是一旦涉及到衛東陽本人,他就必須要有一個老丈人的態度。
  聯姻的微妙之處就在于此。
  當然,這其中人與人相處的融洽程度就要看各人的本事。
  江南系內部派系叢叢,豫北系也是一樣。
  陸、易走近,聯合對抗嚴、劉會是一件好事。
  陸景跟著衛東陽去商場的三樓。易妍玲和她的親友團正在挑選著禮服。衛東陽將陸景介紹給易妍玲認識。
  “哦。我聽過你。”易妍玲大方同陸景握手。她長相秀麗雅致,眉眼間有股靈氣,也可以稱得上是出眾的美女。
  易妍玲的親友團有三個人,她們對衛東陽極為熱情。看得出這幾人對衛東陽極為滿意。
  陸景在一旁偶爾點評幾句禮服的好壞。言語很到位。讓親友團的幾人對他刮目相看。
  到吃飯的時間點,陸景對易妍玲說道:“易姐,我那里有幾套室內裝修的方案。我想請易姐指點一下。”
  易妍玲有些疑惑,扭頭去看衛東陽。衛東陽笑著點頭。“答應吧,他有事請你幫忙。”
  “那行。你明天送給我看看。”易妍玲微笑著答應下來。
  陸景笑著告辭離開,前往趙清芷家中赴宴。路上給王興華打了電話.他是搞酒店的,室內裝修的方案肯定有現成的樣稿。
  趙清芷的家在民大的教師樓里。
  趙清芷的母親張阿姨做了幾個家常小菜,四個人圍坐在飯桌前邊吃邊聊。張阿姨保養得體,容貌出眾。見到她就知道趙清芷為何容貌如此出色。
  陸景這是第二次見到趙曉豐。趙曉豐帶著眼鏡笑呵呵的說道:“小芷這孩去香港玩讓你破費了。”
  陸景笑著道:“小芷喊我一聲‘二哥’,我帶她去逛逛也是應該的。”趙清芷朝天上翻了一個白眼,心說:“二哥你這不是睜眼說瞎話么?在香港是我自己和曾姐一起逛的好不好?”
  趙曉豐點了點頭。陸景的人情送到了,他總不至于不給面把錢還給陸景。
  “我聽林行長說你對政治經濟學很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你對現在正在東南亞
  肆虐的金融危機是一個什么看法?”
  張阿姨說道:“老趙,吃飯呢,談學術問題待會吃完了再談。”趙曉豐微微一笑,聽從妻的意見。轉而閑聊一些趣事。
  吃過飯,在書房里和趙教授談著政治經濟學方面的問題。陸景從陳旭江、董坤城那里學到不少東西,都拿出來向趙教授請教。
  談了一個小時,陸景看看表。雖然意猶未盡還是主動提出來告辭。趙曉豐讓趙清芷送陸景離開,滿意的點點頭。對妻說道:“這孩不錯,理論知識差了一點。但是很有想法。他這個水平做我的研究生還是可以的。”
  張阿姨泡著茶,笑道:“他大學還沒上吧。你就有招研究生的心思?”
  趙曉豐喝著茶笑道:“這里面有些關節。你不懂。”林忠學是他的老朋友,電話打到他這里來,態度很明顯,就是希望他說服胡老支持陸家。
  他是胡老的智囊,但是在站隊這樣的問題上,他不便發表看法。
  當然,他對陸景的看法不錯,不反對陸景讀他的研究生。
  趙清芷送陸景下樓。陸景問道:“小芷。張阿姨就在民大里面教舞蹈,你怎么不會跳交際舞。”
  趙清芷清聲說道:“二哥,你真笨。我又沒說我不會跳舞。我民族舞、芭蕾舞跳得可好。
  交際舞我一個人和誰練啊?再說我媽對交際舞看法不好,她才不教我這個。”
  下了樓看到一個白衣裙的清秀女孩等在路邊。陸景笑著對丁靈揮揮手,回頭對趙清芷道:“小芷,你回去吧。再見。”
  趙清芷看著陸景和那個清秀女孩一起走了,嘟著嘴回家,心說:“二哥,你怎么這么花心。完全破壞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偶像地位。”
  衛東陽的婚房是燕山腳下的一棟別墅。室內裝修方案早就定下來,工程都已經進行的七七八八。
  陸景要易妍玲看室內裝修方案自然不是用在她的婚房上面。一連幾天,陸景都在和易妍玲討論一些室內裝修的樣稿。
  陸景相信易妍玲在她自己的婚房下足功夫。室內裝修的樣稿她多少都有自己的看法。
  而讓一個人將他最得意的一面發揮出來,比拍什么馬屁都頂用。
  幾天下來。陸景不僅拿到了2套易妍玲中意的裝修方案,與她的關系也熟絡起來。
  剩下的事情他交給了唐悅和馮逸風去辦。馮逸風幫葉妍在法國請了一個專業美容師回來后就閑得發慌。
  作為一個合格的紈绔弟,馮遺風對奢侈品的了解相當到位。絕不為出現把國外的二線家具品牌當成奢侈品的情況。
  七月二十九日。陸景得到確切的消息,劉小山的大伯劉衛敬被內部審查。他手下的那名干部開口了。
  七月三十日。陸景從四中搬出,將行李都搬到燕湖家園的七樓。晚上的時候在七樓里聚餐。
  從香格里拉酒店請了廚師來做菜。又請了方琴、葉妍。加上關寧、張漓。幾個人一起吃飯,痛的喝酒。美酒佳肴,美人如玉。喝到半醉,陸景把沙發拖到陽臺上,歪在上面抽煙。看著燕湖面的湖水,微風徐來,忽而一笑。
  這一次劉衛敬不死也要脫成皮。當然,脫皮概率較大,畢竟劉老頭還在位置上。相信沈叔叔不會讓劉衛敬好過。
  張漓拿了半杯紅酒走過來,“小景,過來喝酒。”夜色之中,她靈秀的眸有些迷離,里面似乎藏著究盡的媚惑。
  陸景把她摟到懷里來,她的紅唇微吐著酒氣,很是迷人。陸景扭頭看了一眼客廳的情況,在她豐腴挺翹的臀部上摸了兩把,有點上火。
  “走吧。”
  劉衛敬的事情經過幾天的審查并沒有取得突破性的進展。而得了嚴家支持的劉家經過妥協和斗爭,劉衛敬最終被處以黨內嚴重警告的處分,調離當前一線部|隊的崗位。
  不管他能不能東山再起,那都是一年之后的事情。黨內嚴重警告的干部一年之內不能提拔。
  靠近沈叔叔的兩名中層干部得到了提拔,一人前往楚北任職,一人前往黃海任職。
  劉家在軍中的力量至少被消弱了四分之一。劉衛敬可是劉家在軍中的頭面人物。
  隨即,劉柏因劣跡斑斑,主動要求復員,返回京城工作。
  八月初,皖東的事情塵埃落定。張書記直接退下去。省長鄭行暫時主持省委省政府的日常工作,政法委章書記升任省委副書記。統|戰|部部|長徐高兵收受賄賂被查處…
  這一些系列的任命中,鄭系的實力并沒有受損,隨著章書記升任黨內人事副書記反而略有加強。
  當然,“暫時主持工作”和“代理主持工作”完全是兩個概念。皖東省委一把手的產生還需要多方的協調。
  這一輪較量中,唯一有切膚之痛的恐怕就是魏源。看好他的張書記去職對他影響很大。
  八月十八日,錦園別墅的10號別墅賓客眾多。衛東陽籌備已久的婚禮即將舉行。
  陸景摸了摸口袋里的信封,與老頭一起前往10號別墅。未完待續。)
  ps:又晚了,給大家鞠躬道歉。
  感謝打賞的書友,投月票的書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