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25 大事小事

屋子里有淡淡的煙味,老頭子神色平靜的坐在椅子上,大哥則是笑坐在茶幾邊的沙發上,“小景來了,坐吧,正說你的事兒。”陸景就知道,老頭子剛才八成又抽煙了。大哥在給他打掩護呢。
  “爸,大哥。”
  陸景拿起青花瓷茶壺倒了一杯清新怡人的大紅袍,坐到大哥側面的沙發上。
  老頭子點點頭,對大哥道:“你繼續!”陸景注意到老頭子的眼睛里面神采不錯,這通常是他心情不錯的表現,心里覺得有些奇怪。
  陸江笑道:“我是贊同的小景經商的,他有這個志向就讓他去做吧。況且那份計劃書我看過了,是可行的。”說著,他對陸景道:“昨天我和占哥兒通過電話了,他說你的公司的注冊手續已經完成了,叫什么名字?”
  “景和電子股份有限公司。”陸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爸,這些手續都是小景自己跑下來的,我特意和占哥兒說過不準幫忙,要看看小景做事的能力。現在看來,能吃苦,有點做事的樣子。”
  老頭子不置可否的輕微點了下頭,大口的喝著茶水,好一會才出聲,“不準打著我和你大哥的招牌到處糊弄人,不準占公家的便宜,要自覺的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不準搞亂七八糟的名堂,能不能做到?”
  “能!”陸景倒沒想過這么容易就過關,實在與想象中的天差地別,他頓時有種瞬間從地獄來到天堂的不真實感。
  老頭子點頭,喝著茶水,不再說話。陸景還有些恍惚,實在沒想到老頭子居然輕拿輕放,就這樣讓自己過關了,貌似他連考試考差了都不打算追究,來之前準備的說辭全都用不上。
  陸江笑了笑,取出煙點上。老頭子只是希望小弟能有些出息,不要瞎玩,做什么倒是其次,所以說服工作還算順利。至于考試成績,既然已經決定讓他走經商這條路,就沒必要多說什么,由小弟去吧。
  老頭子將茶杯放下,陸景連忙起身給他添茶,老頭子道:“做事要戒驕戒躁,踏踏實實,練好內功,不要急功近利,好高騖遠。要做到上什么山唱什么歌,有什么槍打什么仗。”
  對老頭子的提點,陸景一一點頭答應,他心里還盤算著如何勸老頭子退休,全力調養身體的事,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另類的好高騖遠。畢竟在進書房之前,他還面臨著老頭子追究他考試不力的麻煩。
  老頭子說了陸景幾句,又問大兒子陸江,“你的事情處理得怎么樣?”
  陸江笑道:“還行。張司長建議擴大試點是把我架在火上烤,我看最低保障制度問題還很多,不能急,要一一解決。于毅那件案子跟我沒什么關系,是有些人殫精竭慮,推波助瀾,想制造麻煩。”
  老頭子默不作聲的喝著水。
  “爸,首長的身體…”
  “現在好多了。”老頭子放下茶杯說道,“我昨天去看過老政委,已經可以下地走動。”
  陸江松了口氣,豫北派系的領袖登頂后,影響力與日俱增。劉家老爺子與那位強力人物走得很近,最近表現得很活躍。與老頭子在工作上的磕磕碰碰似乎這段時間也逐步多了起來。
  陸景自是知道老頭子口中的老政委指的是誰。黨內的元老,擁有無上的權威,是江南系的精神領袖。只要老政委還健在,一些事情就會變的很簡單,有些人在對付江南系時就會感覺束手束腳,但是根據陸景的記憶,老人家的身體似乎漸漸的快要不行了,在明年的4月份就會逝世。
  陸景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他現在極度懷疑大哥的事情是黨內其他力量在老人家身體不行時對江南派系的一次試探性的打壓,畢竟大哥現在是派系內的新星,其才能早在主政一方時就得到了體現,派系內只有少數幾個人可以比擬。
  打壓大哥這樣的目標既不會引發大規模的對抗,又可以削弱派系的后備力量,是投石問路的好棋。
  陸景想了想,有些擔憂的勸道:“哥,我認為現在推行最低保障制度風險太高,尤其是現在國家財政還不是很富裕的時候,在監管體系,財務審計體系都還不太成熟的時候,強行推行只會是好心辦壞事。我建議你停下來。”
  陸江擺擺手,吸了口煙,“還在研討中吧,目前是暴露了一些問題,但是這個制度,我相信還是個好制度。做事情不可能等條件都完備了才去做,是一邊做一邊完善”見陸景要說話,微笑道:“當然,已經在石橋鎮推行了大半年,行與不行,以后怎么走,也是時候做一個初步的結論了。”
  陸景摸了下褲兜,下意識的想要抽煙,聽大哥話的意思,似乎有把最保障制度限制在石橋鎮的意思。
  老頭子目光如炬,瞪了陸景一眼。陸景嚇得連忙將手縮了回來,轉移話題,“哥,劉衛家現在怎么樣?”
  “還要再等等看。有風聲出來,說他主動提出來,想去中原省任職。”陸江吸著煙,淡淡的說道。
  “吃飯了,你們爺三個。”羅女士在客廳里喊道。
  老頭子慢慢的站了起來,“吃飯嘍。”陸景上前扶住老頭子,三人出了書房。
  羅女士的手藝自然是沒話說,燒得香噴噴的香煎魚,清淡的小炒茄子,大盤的宮保雞丁,翠綠嫩黃的韭菜炒蛋,青椒肉絲,蓮藕百合排骨湯。
  吃飯的時候,自然是說陸景的話題,老頭子表態同意陸景經商引得羅女士一陣驚訝,說道:“老陸,小景還是個孩子,他能不能成?要我看,他還是像占哥兒那樣好好讀書,去國外讀了大學回來再經商不遲。再說,不是說好了去部隊鍛煉嗎?”
  陸景想經商的打算還沒有來得及給羅女士說,是以她現在是第一次聽到。
  老頭子笑道:“你自己問他能不能行。小景,給羅師長說說你的想法。”羅女士是在副師級的位置上退休的,老頭子經常在家戲稱她是羅師長。按陸景的理解,“師、長”兩個字,更多的怕是表達這么多年里對羅女士生活上照顧他,在精神上支持他的一種難言的敬意
  陸景咽下口中的飯菜,喝了一口茶水,才信心十足的說道:“媽,我對部隊的生活不感興趣。我的路和占哥兒不同,現在時間寶貴,全球數字化浪潮一浪高過一浪,不搶占先機,等到5年后再進入數字手機行業,就會是截然不同的結果。媽,我不是給你說過,你兒子是最優秀的,相信我!”
  羅女士見陸景侃侃而談,還冒出幾個新詞來,慈祥的笑了笑:“好吧,你這小鬼本事不行,吹牛皮的水平倒是越來越高。我不管你了。”
  “大言不慚!”老頭子笑呵呵的批評了一句。
  陸景撓撓腦袋,怎么都當他開玩笑呢,他是認真的。
  一桌子人都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