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56 化優勢為勝勢

城南長街‘宋氏豆腐’店在當地市民中很有名氣。馬至原來在徽州黨校工作時來這里吃過毛豆腐。
  用發酵的方式是豆腐長出寸許長的白毛,然后用油煎后,佐以蔥、姜、糖、鹽及肉清湯、醬油等燴燒而成。上桌時以辣椒醬佐食,有開胃作用。
  他那時沒少來吃。所以陸景一說地名他就知道。走進熟悉的豆腐店里面。圓柱、飛檐依舊,光線斑駁,七八個人圍在一張圓桌吃午飯。
  “吃毛豆腐嗎?晚會來,我下午才開張。”宋雨綺的父親回頭說道。
  陸景站起來微笑道:“馬秘書,我在這里。”馬至笑著走過來和陸景握手,“景少,你怎么在這里吃午飯?”
  他作為鄭省長的秘書對最近發生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那份材料是經他的手由鄭省長這里轉到政法委章書記的手中。
  如果他還以為陸景僅僅只是來拜訪鄭省長那未免智商太低。陸景來徽州之后,鄭省長就開始反擊。這里面陸景起到了什么作用不禁令人遐想。
  政治生命峰回路轉,細品之下,他除了惶恐、反思、總結,還有對這個只身來徽州青年的敬佩。
  桌子上吃飯的一人不滿的道:“你這人怎么這樣,自己來蹭飯還要再叫一個人過來。太不著調了。”
  宋雨綺的大舅站起來怒斥道:“你怎么說話的,小陸不是帶了酒過來嗎?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說著,陪笑著對馬至道:“馬秘書。家里人不懂事,您別介意。”
  桌子上的幾人都愕然,這位馬秘書是何方神圣,老大竟然這樣巴結他?
  馬至疑惑的看了這個中年人一眼,“你認識我?”宋雨綺的大舅笑的很溫馴,“我是徽南區教委的小宋。”
  馬至哪里知道小宋是誰?不露聲色的點點頭,對陸景笑道:“省長在徽如賓館那里等你。”他見陸景敬陪末席,心里不舒服,拿話頭點點這些人。
  徽如賓館就是省|委接待賓館。陸景笑著擺擺手,他不是喊馬至過來給他撐場面。“宋雨綺,那位是你小叔?”
  宋雨綺正詫異陸景從哪兒拉一個猛人把她大舅都給鎮住,還沒說話,她小叔自己站起來,“嘿嘿,我是。”
  桌子上吃飯的幾人也不乏眉眼通透之人,心里暗自心驚,這青年和省長有關系?
  陸景笑道:“馬秘書,這位宋老板被市政|府拖欠了一批一筆款子…”
  馬至沒有立刻答復陸景。問宋雨綺的小叔,“是什么款子。多少錢?”
  宋雨綺的小叔搓搓手,賠笑道:“去年長街那里綠化的款項,市里拖著沒發,有230萬。”
  馬至點了點頭,心里有底,這件事情他知道。對陸景笑道:“景少,我會辦妥的。”
  陸景笑著遞了一支煙給他,“麻煩你了。”說完,與大家道別。告辭離開。
  宋小叔有些恍惚的感覺,“這就解決了?”說著,問道:“老大,這馬秘書什么來路。難不成還真是省長的大秘?”
  “恩,我在新聞上見過馬秘書。你的事應該沒問題了。”宋雨綺的大舅懊惱的坐下,喝了一杯酒,問道:“剛才那小伙子敬的煙。誰還沒抽?拿來我看看。”
  有人遞了一支給他。他轉動著看了一下,拍著大腿嘆道:“哎,今天真是老眼昏花。這軟中華那里是普通人能抽得起的?”說著,對幾人說道。“我沒說什么過分的話吧?”
  “沒有,沒有。”
  有人心里說道:“就是說他能侃,有點不著調。”
  宋雨綺還想著陸景為什么要幫她小叔,親戚們已經七嘴八舌的夸她有出息。夸得她莫名其妙,就是當年她考上江大時也沒這樣被親戚們這樣高規格的夸獎過。
  調子越拔越高。她覺得好笑,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冷不丁她大舅說道:“雨綺,你現在的首要任務不是給你爸媽當服務員,而是要好好陪陪你的朋友,在徽州轉一轉,讓他認識到徽州山美、水美、人更美!
  我剛才的認識有錯誤。我再表明我最終的態度,對你們的事我是支持的,百分兩百的支持。”
  桌上幾人紛紛說老大到底是區教委的副局長,說話就是有水平,這事必須得支持。
  宋雨綺無語,不支持不是挺好的嗎?干嘛要支持?就因為他一句話解決了你們愁了很久的事?
  …
  徽如賓館大氣恢弘,大廳里開著冷氣。陸景跟著馬至一路至鄭叔叔的房間。
  鄭雄研正在沙發上瞇著眼睛養神,見陸景進來,笑呵呵拍著沙發的扶手,“小景,坐。馬至給陸景沖杯咖啡。”
  等馬至退出去,鄭雄研微笑著道:“事情定下來了。中央另派的調查組剛剛在這里住下來。”
  陸景笑著點頭。這么說,來徽州的任務圓滿完成。他可以返回京城了。不過在回京城之前,他得先去江州一趟。
  鄭雄研笑道:“信明能安然無恙的出來要謝謝你,晚上來家里吃飯,你陳阿姨念叨你怎么幾天都不去看她。”
  要不是陸景借錢給信明堵上窟窿,信明的事情肯定還有波折。現在自己卻是后顧之憂全無,老對頭張書記肯定是要下去了。真是暢快,這次絕地翻盤陸景要算頭功。
  信明那小子悟性太差,還是停薪留職隨著陸景下海去吧。留在徽州眼界始終無法打開。
  “主要還是鄭哥自身走得正,沒有犯大錯誤。”陸景笑著道:“我也想念陳阿姨的飯菜。陳阿姨的小菜比酒店的大餐更有徽菜的味道。”
  鄭雄研笑著點點他。
  晚飯在鄭叔叔家吃過后,陸景當面辭行。他打算明天離開徽州。照例是鄭信明送他出來。在門口鄭信明拍了拍陸景的肩膀。敬了一支煙給他,“兄弟,這次多虧你周轉。瑪德,紀|委的茶真是不好喝啊。我算是對你服氣了。明天吃過中飯再走,我請客,好好慶賀一番。”
  “喝早茶吧,我中午需要和朋友辭行。”
  鄭信明擠眉弄眼的笑道:“早茶?行,早茶就早茶。你是和那個豆腐美人約了中午吃飯吧?哈哈。”
  …
  第二天一大早,陸景起來收拾好行李。過一會鄭信明開車來接他去喝早茶。
  徽州市內的一家粵式酒店。透明的玻璃窗,早上的光線透進來讓人心情格外的舒服。
  鄭信明去拿了皮蛋瘦肉粥和生滾魚片粥。又要了薄皮鮮蝦蛟、綠蝦筒、鳳果酥蝦、蟹黃燒賣、香酥蛋撻、叉燒包、蓮茸包。
  “陸景,你那天說你在京城的辦事處是干什么的?”
  “呵,搞電子元器件貿易。鄭哥在那里掛個名就行,沒有具體的事務。”
  陸景喝著皮蛋瘦肉粥說道。昨晚鄭叔叔已經說了讓鄭信明去京城工作。“當然鄭哥要是想做事,我也可以代為安排,但是具體結果要看各公司人力資源部的面試結果。”
  他可以高薪將鄭信明養起來,但是鄭信明要是想做點實事,必須從底層做起來。他絕不可能打亂公司的管理體系。
  鄭信明揉了揉自己的臉說道:“還是做點實事吧,不然我爸知道了我過年回來的日子也不好過。”
  在京城倚紅偎那有在徽州爽?況且他爸精明的很。怎么可能把他丟到京城不聞不問。
  京城那里可是有個袁叔叔在盯著,他想鬼混也要考慮下后果。
  陸景笑道:“行。我在京城等鄭哥過來。”
  ….
  陸景約了宋雨綺、大志、小倩在閑致苑吃午飯。
  閑致苑二樓的餐廳包間里面幽雅安靜。可以聽到窗外不時的鳥鳴。陸景舉杯笑道:“大志、小倩,你們結婚的時候記得通知我一聲。我來祝福你們。”
  早茶的時候,他和鄭信明談了這件事。鄭信明表態不會再去招惹小倩。
  大志本來看陸景不爽,但是陸景在閑致苑請他吃飯,面子給得十足,他也不好說怪話。見陸景祝福他和小倩結婚,他頓時心里舒暢很多,矜持的拿起酒杯。
  小倩若有所思的看著拿起酒杯的陸景。早上鄭信明給她打了電話,說兩人緣分已盡。他要去京城工作,以后還是不要見面為好。市里那套幽會用的房子就送給她。過幾天過戶手續就會辦好。
  四人舉杯對飲。
  陸景看著大志和小倩神態親密的說話,心里嘆了口氣。他對大志的印象還是不錯。
  但是,女神和屌絲的愛情故事多半結局不好。能為他做得只有這么多。日后他要是還是守不住小倩,那就沒辦法。命里沒有莫強求。
  吃過飯,陸景拿了行李,簡簡單單的說了聲“再見”。坐酒店的車前往機場。
  宋雨綺悵然若失的看著黑色的奧迪車離去。家里面親戚們說支持不過是玩笑話,誰都知道一句話就可以讓省長秘書辦事的人是什么地位。
  重新審視陸景那天說過的話,誰還會把那當笑話呢?陸景沒有必要去騙他們。
  陸景這人辦事有板有眼,又年少多金。不知道多少女孩搶著要。陳蘇子老說他是色狼,其實在江州還真沒聽到過什么關于他的緋聞。
  只是這樣優秀的男子,她怎么可能把握得住?除非她有何夢瑤那般絕世的容貌,抑或是有陳蘇子那雙迷死人不償命的長腿。
  誰知道他幫忙是什么意思,或許只是臨時起意吧。
  宋雨綺心里幽幽的嘆了口氣,心里的悵然隨風而逝。
  “雨綺,這可是金龜婿啊。要好好把握。”小倩勾著宋雨綺的脖子說道。
  大志說道:“恩,雨綺你要加油。陸景這人我看著不是很爽,但是不得不說他辦事很大氣,很講究。唉,閑致苑啊,住在這里的可都是有身家的人。”
  宋雨綺白了兩人一眼,“瞎說什么,他有女朋友。”
  小倩吃吃笑起來,心說:“我要是有你這條件,倒貼都行。”不過雨綺為人比較正派,這話到不敢當她的面說。
  …
  江州下著大雨,陸景下飛機后打了幾個電話,直奔江州市第一醫院而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一般沒準點發文,是卡住了。我現在沒存稿,都是現寫。每天兩更還是有保障,全勤獎現在是大頭。大家不用擔心我斷更。
  多謝帥帥的三少書友鼓勵,月票,推薦票,評價票。
  還有很多訂閱的書友,在此說一聲謝謝,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