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53 粗糙的美人計

皖東省徽州。傍晚下著大雨,夜幕還沒有完全降臨,天光幽晦。省府大院中郁郁蔥蔥的槐樹間泛著暗淡的光芒。
  秘書馬至急匆匆走進辦公室。皖東官場上洶涌的暗流終于醞釀成了暴風雨,形勢對鄭省長極為不利。他內心焦急如焚,但是只能等待事情發展。他還不夠資格成為下棋的人。
  “這場夏雨來的急啊。”鄭行雙手背著身后在邊看雨,看到馬至推門進來,微微一嘆。他約莫五十多歲,帶著大黑框眼鏡,身上有一股久居上位的氣度。
  此刻皖東官場上也有一股疾風驟雨。有人說他也會下去,但是…
  “省長,你找我。”馬至微微躬身說道,他一直視鄭省長為自己的師長、楷模。看到這位縱橫皖東十余年的人物此時竟略顯疲態,心里忍不住打顫。
  如果這位強力人物倒下,對皖東政壇而言異于一場十級地震。很多人的命運都會隨之改變,包括他在內。
  他的命運與鄭省長休戚相關。
  “恩,這么大雨也不知道飛機能否降落。你去徽州機場接一個人。開二號車去。我把他的手機號碼給你。接到他后給我打電話。”
  馬至有些失神。現在正是關鍵時候,他的行蹤、二號車的行蹤都受到很多有心人的關注。什么人值得在此刻由他帶二號車前往迎接。
  “好的。”馬至停頓了一會,見鄭省長將目光移到外的雨景上,悄悄的退了出去。
  馬至叫了司機小吳。驅車直至機場。在接機大廳里面連續打了幾個電話都提示關機。
  馬至想著對方可能還在飛機上。找個位置坐下,他每隔十五分鐘撥打一次。
  究竟是誰來徽州。讓鄭省長派他來接人?可以肯定不是上級領導,否則鄭省長一定會親自來。下面的干部?現如今的層面。鄭省長束手策,下面的干部來有什么用?
  等了約有1個小時,電話打通,但是提示正在通話中。馬至從座位上站起來,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此刻他的肚都餓得難受了。接機大廳里面人走了一撥又一撥,他總算是要等到來人了。
  正盤算著時間,手機響起來,一個青年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是馬秘書吧?我已經在3號門處。剛才在接電話,不好意思。”
  “好的。您稍等。”馬至在3號門看到的是一張很年青的臉,心里不由的哀嘆一聲。他還以為是鄭省長的援兵來了,想不到是晚輩拜訪。
  那青年身上根本就沒有官場中的氣質。
  那么能讓鄭省長把他派來接機的解釋只有一個,這青年是鄭省長親厚的晚輩。
  陸景笑著和馬至握手,上了二號車。
  “先去省府大院接省長,然后去省長家里吃飯。”馬至從副駕駛座上收了手機說道。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看著外黑沉沉的天空。雨還下個不停。江州此刻也是暴雨。
  “鄭叔叔。”陸景有很久沒有見過老頭的這位門生了。
  鄭行拍了拍陸景的手背,沉聲道:“去家里吃飯。你陳阿姨等著咱們。”
  車里的氣氛有些凝重。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馬至有種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覺。真的是晚輩啊!他心底最后的一絲希望都斷絕。坐等覆頂之災。
  陸景閉目養神。江州正處在汛期當中。大哥雖然在上任之初梳理過防汛辦公室的工作,但是在這樣的一個關鍵的時刻。他作為代市長必須在江州坐鎮,全力指揮防汛工作,不能有絲毫的差錯。
  大哥忙的沒有多余的精力來處理其他的事情。居中聯絡的擔落到他身上。
  吃過飯,陸景和鄭行進書房談事情。一起進來的還有他的兒鄭信明。
  “書記的身體還好吧?”鄭行遞了一支煙給陸景。
  “上個月做了手術,恢復的還不錯。”陸景微笑著回答,“來之前。我爸讓我給鄭叔叔帶句話。”
  鄭行深吸了一口煙,沉聲道:“你說。”
  “平生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
  鄭信明這幾天被他爸訓得瘟頭瘟腦,但是聽到這句話還是感覺很怪。這句歇后語的下半句應該是“半夜不怕鬼敲門”吧?他狐疑的看了陸景一眼。別是這小年青傳話傳錯了。
  但是他再看向父親時,差點以為自己眼花。最近一直心情不佳的父親居然笑了。不錯,笑起來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笑容,如釋重負的笑容。怎么回事?
  “金玉良言!”鄭行朗聲笑起來。這句話關鍵就在“不怕”兩個字所傳遞出來的分量。只要沒做“虧心事”,書記不會不管他的。
  組織已經傳遞來清晰的信號,他對于接下來局勢的走向信心十足。這次國有資產流失案他沒有沾上一丁點。
  陸景看著鄭行猶精神振奮,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從單肩背包里拿出一疊文件遞給他,“我從南州轉機飛徽州,這點材料應該會有用。”
  鄭行擦了擦自己的眼鏡,
  拿起來仔細的看著,過了好一會兒才放下材料,拿起茶杯大口的喝水,片刻間下去大半杯。這份材料來得真及時。
  “小景,今晚是住我這兒還是住酒店?”說著,揮手笑道:“算了,你們年青人恐怕受不了我這里的拘束。我這是形式主義的挽留。
  信明,送小景去酒店,這幾天陪他在徽州轉轉。”說完對陸景道:“徽州人杰地靈,文化、飲食、習俗都很有特色。你安心住幾天。”
  “我知道。”陸景笑著站起來,“鄭叔叔,那我先去酒店休息了。”
  “恩。有什么事兒。給我打電話。”
  陸景與陳阿姨告辭后,鄭信明送他至環境幽雅的“閑致苑”。這是徽州除省|委接待賓館外質量最好的酒店。
  在房間里略坐了一會兒,鄭信明告辭離去。他和陸景不熟。剛才父親顯然處在一個極為興奮的狀態中。父親興奮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大口喝茶舒緩情緒。大概這一點連父親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他現在急迫的想回家知道陸景遞給父親的那一疊材料是什么?怎么會讓身居高位的父親興奮到那樣的程度?
  ….
  省|委別墅的1號別墅。
  兩個人在客廳里小酌。省|委統戰部部長徐高兵微笑著舉起酒杯,“書記,掣肘將去,我敬你一杯。”他雖然和劉家關系密切,但是要在皖東立足,肯定是要跟著張書記的調走。
  張書記笑著點點他,“還是要慎重。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松。”話是這么說,他還是舉杯和徐高兵輕碰。
  徐高兵笑著搖頭道:“我知道,今天傍晚的時候陸老的二兒來徽州了。嘿。他一個十九歲的毛頭小伙能干什么,不就是來傳話的嗎?
  現在通信發達,有什么話要當面說?我看啊,他是來穩定有些人的心。聽說楚北江州在防汛,那一位估計脫不了身,就把他弟弟給派出來當使者。
  鄭省長那么高調的讓二號車去接他,我看他非是想傳遞一些微妙的信號給我們。”
  張書記吃著皮蛋拌豆腐,輕笑著道:“虛張聲勢而已。那件事怎么樣?”
  “已經確認鄭信明入了干股。”
  張書記微微一笑,拿起酒杯示意徐高兵喝酒。那位老對手以為自己會繼續在國有資產流失案上做文章。須不知他兒已經落入中。這才是真正的殺手锏。
  或許陸家的二小帶來了某些人的支持,或許沒有。這不重要。老對手兒的事情足以讓他黯然離開這個耀眼的舞臺。
  張書記心里忽而有種落寞感。那種即將失去對手的落寞感。
  徐高兵看著張書記高深莫測的微笑,不知道這位在皖東政壇呼風喚雨的老人在想什么?
  雨下了一晚,一直沒停下來。陸景舒服的睡了一個懶覺后。在鄭信明的陪同下去閑致苑的二樓吃午餐。飯后兩個人去閑致苑提供的室內游泳館游泳。
  “好長時間沒鍛煉,身上都長贅肉了。”鄭信明游了一圈,在池邊歇著。自嘲的說道。
  昨晚回家多問了一句材料的事情,被他爸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不該問的別問。我讓你陪著陸景,你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用你的豬腦多想想我的話。”
  “他又不是女人。我大晚上的陪他干嘛。”
  “蠢貨!你連怎么招呼客人都不會?還是覺得你招呼他很丟面?用你的豬腦多想想。別整天想著女人。
  還有,最近管好你的那些破爛事,別再讓我聽到那些混賬事。”
  被老頭一陣痛罵,鄭信明吸取教訓,今天上午立刻過來招待陸景。
  “鄭哥姿勢可比我標準多了。”陸景笑著說道。他以仰泳的姿勢游了幾圈,他最近憋得厲害,要運動把精力發泄掉。
  鄭信明是徽州市檢|察院的干部。在徽州的地頭上算的上是地頭蛇。接下來連著兩天下雨,鄭信明開著一輛雪弗蘭帶著陸景在大街小巷上逛著。
  等天放晴之后,游玩的范圍擴展到市郊。徽州市郊地勢起伏,到處清榮峻茂,水秀山靈。行走在其中猶如一幅風景優美的畫圖。
  “就這家。”又是一天游玩之后,鄭信明在一條街口停下車,“這家的毛豆腐最有名。與閑致苑有得一拼,這是原汁原味的徽州毛豆腐,吃起來痛。閑致苑那里做得如同藝術品,讓人不忍心吃。”
  陸景笑著道:“那可要嘗嘗。”
  等鄭信明停好車,兩人走進這家叫做“宋氏豆腐”的小店。里面生意極好,十幾張小桌都坐滿了人。
  一個穿著花色服務員圍裙的女回應客人道:“來了。”見兩人擋在路邊,說道:“讓一讓。”
  剛說完,卻是愣住,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陸景,臉上露出極為震驚的神色。
  陸景嘴角勾出一絲微笑,讓人看不出他此刻內心的驚訝。他也沒想到在這兒能碰到熟人。
  真是好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