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251 啞巴虧你吃定了

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的官員公寓在港島那里。陸景與陳旭江坐地鐵而至。到達西環時還聽得見古老有軌電車的叮叮響聲。
  西環是香港的老城區,所以中聯辦官員的公寓也多是舊式建筑。林忠學在香港的臨時公寓是一棟紅磚樓別墅。
  陸景早和林忠學約好時間。林忠學將兩人讓進屋里的沙發,沖著咖啡對陸景說道:“住在哪里?要不要住到我這里來。”
  “在中環的香格里拉酒店里面。”陸景笑著為林忠學介紹陳旭江。
  陳旭江有些驚奇陸景和眼前這位央行副行長的熟悉程度。他長期負責世信銀行在內地的投資,很明白眼前這個中年人在金融系統的分量。
  他是中央穩定香港金融的頭面人物。
  林忠學和陳旭將聊得很投機,很多方面問得很仔細。一直聊到下午四點多,直到秘書過來催促他參加一個會議,方才意猶未盡的結束這次談話。
  一連三天都在談著金融危機對香港經濟的影響以及應對方案。初步的方案大致敲定。第一,由行情看好的紅籌股統一發出業績預警,給火熱的香港股市降溫。第二,發動輿論攻勢,警告貨幣投機者。第三,調集外匯儲備逐步吸納港元,進行布局。第四,與香港金融當局溝通傳達相應的判斷。實行堅壁清野的戰略。抽緊銀根、提高同行業拆解利率。
  當然,這些計劃需要由林忠學上報之后才能執行。
  林忠學留了陸景單獨談話。有些話他和陳旭江不能說的臺透徹,和陸景說則沒有那么多顧慮。
  “大的經濟周期環境下面。香港經濟的衰退已經不可避免。從香港樓市的巨大泡沫就可以推定。‘全球一體化’不過是西方拋出的一個偽命題。
  他們把自己定義為全球經濟活動的主導者、設計者、核心,其他的國家都是制造者、加工者。他們坐享整個經濟活動產生的最大利潤。而把極小部分利益不公平的分配給他們認可的盟友。
  但是,市場有一只看不見的手。未必會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工業產業鏈由下往上蠶食容易,想要由上往下控制很難。我們的機會就在于此…”
  在寧靜的花園里面向外散步,陸景聽著林忠學闡述著他的金融理念,收獲極多。以他的真實水平很難和林忠學這樣的人物交流,但是憑著記憶中的一些政治經濟學知識,偶爾也有點睛之句。
  “你啊,每次非要我逼著問你,你才肯說結論。陸景,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我們要以此為己任。”
  陸景有些尷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不是他不想說,而是很多結論性的東西拋出來會匪夷所思,讓人難以置信。
  比如,這個時候歐元雛形稍露,誰能確定它最終能發行,誰有又能知道歐元會試圖挑戰美元的霸主地位,誰有能預知歐債危機…
  領先半步是天才,領先一步是瘋子。
  林忠學負手而行,笑道:“趙清芷也在香港吧?那丫頭知道我在這里也不來看我。”
  陸景笑道:“八成是玩得太開心忘記了。”
  “說起來還是我這個叔叔當得不合格啊。明天你帶她過來吃晚飯。”
  說著。微微沉吟了一下,問道:“這次風波怎么樣?”
  陸景知道他問的是這次陸、劉較量的事情。看來這次表現不錯,讓林忠學有傾向自己家的想法。
  要知道現在各方打壓江南系基本是共識。林忠學的位置也是徐副行長下去之后才得來的。他這一問,其中的情分很足。
  “棋局至中盤。勝負難料。”
  林忠學笑著搖頭,“你這個用詞…,居然稱之為棋局。我可是奮斗了大半輩子才坐到這個位置上。傳出去讓下面的干部情何以堪。”
  說著。拍了拍陸景的肩膀,“世事如棋。你這個看法很透徹。趙教授的學問是極好的。你要多和他親近。”
  陸景笑著點點頭,明白林忠學話里暗示的意思。
  剛出了公寓就接到趙清芷的電話。“二哥,我今天認識了一個美女姐姐,快點過來我介紹給你認識。”
  “算了吧,我還以為你今天泡到一個帥哥呢。人在哪兒?一起吃晚飯。”
  …
  中環街邊的一家咖啡店里。
  白昆看著一身清涼裝打扮的莫心藍,心里微微一痛。家族勢力被清掃一空,他與莫心藍的距離越來越遠。
  “最近過得還好嗎?我聽信業銀行的姚行長說你在投資領域很有天賦。”莫心藍優雅的品著咖啡。
  “還行。最近拿了200百萬的傭金。”白昆笑了笑,“我投了一家娛樂公司。”實際上他用原本的私人積蓄已經取得該娛樂公司的控股權,只是外界還不知道。
  “哦,那要恭喜你。”莫心藍笑吟吟的舉起咖啡杯,“以咖啡代酒,cheers!”
  白昆拿著咖啡杯和她碰了一下,心想:“我一定要努力,除了恢復白家的地位,我還要娶到心藍。還要對付陸景這個毀滅白家的幕后者。”
  “心藍你看起來心情不錯?”
  莫心藍笑道:“恩,回來度假的感覺很好。”她自然不會和白昆說真正的原因。
  新虹百貨突然推出一份定向增發5億股份的計劃,讓龍盛國際的資金鏈壓力驟然增加。董坤明不得不再次出售手中天藍國際的股份緩解資金壓力。
  她已經吃下董坤明手中全部20%的股份,一舉獲得天藍國際62%的股份。就算與凌雪月對賭輸掉后,她還是能牢牢的掌握住天藍國際的控股權。
  她以三千萬美元的價格將家電連鎖的資產從天藍國際中剝離出去,以此取得葉家的支持。順利拿到下董坤明手中的股份。
  董坤明還茫然以為他出售股份的對象是葉家,殊不知股權的持有者早就換人。
  以此時天藍國際7.2億美元的總資產價格而言。她所持股份價值4.4億。她在去年攜2億美元進京運營,現在看來是賺翻了。
  她做了一筆漂亮的生意。當然。這筆生意首先得謝謝董坤城把龍盛國際的資金誘到香港樓市并將其套住。
  董坤城這個人的眼光和手腕很厲害。這件事沒有足夠的眼光踩不住香港樓市泡沫破滅的節奏,不僅不會套住跟在他身后的龍盛國際,反倒會把他自己的資金套住。
  聽說董坤城當時投了7億人民幣進入香港樓市,手筆不可謂不大。這背后資金運作的能力相當強悍。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資金順利的進出。
  莫心藍感嘆的喝著咖啡。天藍國際的對手很厲害,她還需要繼續努力壓制新虹百貨啊。
  只是,她不知道套住龍盛國際的主意是由陸景提出。
  白昆笑著附和幾句,轉而和莫心藍聊起一個共同的話題,“心藍你和陸景交手幾次,你覺得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談論共同的敵人。可以使兩人心靈的距離靠得更近。
  莫心藍腦子里閃過那個青年的身影,時而清晰時而模糊,貌似他最近躲事非躲到香港來了。昨天敲定天藍國際股份歸屬之后,少峰送她到機場時還說起這個話題。
  “他這個人很精通一些斗爭規則,十分的狡猾。你對他什么印象?”
  白昆笑著道:“我覺得他是一個花花公子,好色之徒。聽聞他和多個女孩有染…”
  對付好色之徒的辦法就是使用美人計,他需要在陸景身邊打下一顆釘子,然后在關鍵的時候發揮作用。
  他從來沒有認為可以憑一己之力扳倒陸家,那不現實。但是陸家并非沒有敵人。如果在斗爭關鍵的時候出點紕漏呢?
  要知道,蝴蝶也能扇起龍卷風。
  …
  晚飯在半島酒店的telix餐廳用餐。趙清芷嚷著要搬到半島酒店里面來,“我最喜歡張愛玲了。我要體會《傾城之戀》中那種獨有的韻味和情致。”
  陸景笑著搖搖頭,答應下來。“行。不過你自己的箱子自己拿。”她這幾天買了不少衣服,紀念品,小飾物。
  她這是典型的滿足了物質需求之后開始追去精神需求。但是不管怎么說。這小丫頭算是有點進步了。
  趙清芷喝著土豆湯,嘀咕道:“我有那么傻嗎?我不會給小費讓酒店的侍者幫我拿啊。”
  曾紅英身邊坐著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子。她就是趙清芷口中的美女姐姐,劉俊雅。她是海亞娛樂有限公司的一名模特。二十一歲。在星光大道游玩時和趙清芷結識。兩人年紀差了幾歲卻很談得來。
  估計兩人是同樣有著明星夢,所以八卦起來特別有感覺,特別是香港這邊資訊發達,有著各種各樣的娛樂新聞。
  不過,趙清芷那丫頭的繁體字水平怕是不行,英文水平估計更不行。多半還是當聽眾。
  劉俊雅眼角余光掃著那個青年。腦子里不由的響起那些話,“記著,他喜歡年紀比他大的女子。你不能急,要找機會創造出一個誤會,香艷的誤會。這樣你才能在他身邊站穩腳跟。
  記住,他如果幫你,你成為一線明星的事將會非常容易。未來如何,需要你自己把握。”
  想到這兒,劉俊雅說道:“陸先生,我想留下來和清芷夜聊不知道可不可以?”
  陸景笑問道:“小芷,你覺得怎么樣?”趙清芷吃著餐后的冰激凌點頭道:“恩,好啊!”
  本來就是住在酒店里面,換一家酒店極為簡便。陸景還是讓曾紅英和趙清芷睡在一起。讓趙清芷和只認識一天的陌生人睡在一起他不放心。
  月光從窗戶處透進來,陸景點了一支煙,準備洗澡,房間的門突然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