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50 張中老年男人殺手

“那是我表妹。”陸景搖了搖酒杯,看著遠處如夢如幻的城市夜色,甚至可以看到維多利亞海港邊的璀璨燈河。
  葉妍好笑的道:“我信你才有怪。表哥表妹可是情人專用稱呼。”
  陸景笑著搖搖頭,不和她爭辯這種事情。
  “你最近不是發愁怎么弄到手機牌照嗎?怎么有閑情到香港來逛?”葉妍將酒吧放在茶幾上,聞著空氣中鮮花的芬香,忽而想起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想來陸景這樣滿腦子陰謀詭計的人是無法體會到那種意境吧。
  陸景恍然不覺他被葉妍鄙視了,站起來走到窗臺邊,仍晚風吹著短發,“有些事情不是一蹴而就,需要循序漸進。手機牌照的事情現在著急也解決不了問題,時間點不對。郵電|部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有大的動作。”
  “你的美容院籌備的如何?怎么大股東跑到香港來清閑,讓小股東忙前忙后,你也太不稱職。”
  葉妍將酒杯放到小圓桌上,半躺在白色木質躺椅上,舒服的說道:“你都幫我安排好了我超那份心干什么?陸景,你要學會享受生活。看看嶺南人怎么生活?
  早上睡覺睡到自然醒,開車出來去酒樓喝特色早茶,中午休閑一下,泡泡澡睡個午覺。下午運動,晚上的晚飯是商務交際。晚上十點之后花天酒地的胡混。
  多悠閑,多享受。這才是生活。”
  陸景拍了拍窗臺笑道:“如果想站在頂層俯視眾生,那樣的生活是不行的。我也沒覺得我不會享受生活。比如此刻,醇酒美人相伴,不是一樣的很愜意嗎?”
  說著,轉過身斜靠在窗臺上微笑著品酒。眼睛不自覺的從葉妍胸前滑過。她穿得是低胸晚禮服。正好斜對著這邊,夜色里看不太清,但也可以想象她此刻定然是走光狀態。
  他這次來香港一方面是將曾紅英安全的送出來,另一方面是來確定楊星長手中資金的走向。
  當然,還有與董坤城會面。他此時正在香港。
  “噗--”葉妍嬌笑著道:“其實你夸獎人的時候還是蠻可愛的。”陸景笑著搖頭。“我還是希望你畏懼我。你這樣的實力派‘演員’最擅長的事情定然是把人賣了那人還幫你數錢。
  話說現在要是戰爭年代,你去當個美女間諜確實綽綽有余。”
  葉妍氣道:“你這是夸人還是罵人?好歹我請你喝酒,說兩句恭維主人的話不是一個紳士所應該做的嗎?”
  “紳士?淑女?”陸景突然想笑,他想起前世里面某個紳士文化流行的國度在其舉辦奧運會期間拙劣的表現。裝得再好,無非是利益罷了,這才是事情的本質和人的本性。
  有些人的下限你永遠都猜不到。
  “我覺得紳士淑女這套禮儀流程在設計之初不過是方便‘泡’與‘被泡’。有什么需要遵守的?”
  “歪理邪說!”葉妍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這個人還是很有些想法的。
  陸景的電話響起來,趙清芷在電話里嚷道:“二哥,你泡妞泡完沒有?我們要回去了。”
  葉妍送陸景出門。“難道有個對我容貌不在意的男人,明天下午來這里喝下午茶。半島酒店的下午茶很出名。”
  “看情況吧。”陸景揮手離開。他不確定明天和董坤城見面能否談完,要做的事情很多。
  帶著趙清芷和曾紅英回到香格里拉酒店。臨入睡時,陸景笑問:“你一晚上打擊了多少青年脆弱的內心?一支舞都沒跳?”
  趙清芷嘟嘴道:“其實有幾個帥哥我蠻中意的,關鍵是我不會跳舞。所以不得不狠心拒絕他們。我都快傷心死了你還笑我。”
  陸景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早上出門時電話里給趙清芷說了讓她帶著曾紅英到處逛。陸景坐車去瑞豐公司那里轉了一圈。
  算上財務、法務、內勤人員,瑞豐公司此時有幾十人的規模。內地過來的員工每個月都有2千元的住房補貼,加上工資在這邊生活還是很寬裕。當然,最底層的年輕人也積蓄不了多少錢。
  瑞豐公司主要的業務是從事電子產品的進出口貿易。正方貿易的貿易渠道基本都轉到了香港這邊。京城市那里只留了一個辦事處。
  關海山的電子元器件貿易生意做得風生水起。關寧那天還和自己說以后不做想做會計。她對數字敏感度不高。
  和董坤城在陳旭江的別墅見面。三個人在別墅的一間會客廳里說話。
  “龍盛國際被套住的五億美元主要分布住宅地產和商業地產上面。”陳旭江介紹著基本的情況,“其中九龍半島的世運大廈就套住了2億美元的資金。
  最近東南亞貨幣市場混亂。香港這邊也受到一定的波及。各大銀行都在追索到期的債務。龍盛國際的資金鏈壓力很大,據聞董坤明已經在拋售天藍國際的部分股份來籌備資金。”
  董坤城笑著道:“我正在和旭江研究新虹百貨定向增發的計劃。我打算在現有的基礎上向幾家股東增發3至5億股,繼續攤薄龍盛國際手中新虹股份的價值。”
  “籌集資金的幌子是什么?”陸景問道。在龍盛國際資金鏈吃緊的情況下,他們那不出資金吃下增發的股份,只能眼看著自己的持股比例下降。而新虹百貨增發之后每股價值必然下降,所以實際上在掠奪龍盛國際的資金。進一步壓縮龍盛國際騰挪的空間。
  董坤城微笑道:“對抗天藍國際。還有比這更好的理由嗎?”幾人都笑起來。董坤城的股份加上陸景的股份再加上天宇公司的股份足以推動這次定向增發的計劃。
  這個啞巴虧,龍盛國際是吃定了。
  一下午三個人都在談東南亞未來的金融走勢。陸景多次引用保羅-克魯格曼在《流行國際主義》中提及的觀點與兩人討論。收獲不少。陳旭江是專門的金融人士,而董坤城則是商界老手。有著豐富的實踐。兩人的見解很獨到,給了陸景許多啟發。
  最后討論的焦點落到一處,香港是否會成為國際貨幣炒家的目標。
  答案不言而喻。
  陳旭江內心有些沉重。他不像陸景、董坤城,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香港這座城市有著極大的認同感。可以預見如果金融風暴來襲,香港的繁榮將會一去不復返。這顆東方明珠將會黯然失色。
  唯一有利的條件是內地|政府不會坐視這樣的事情發生。
  “陳先生有這方面的意愿,我可以為你引見央行的林忠學副行長,他此刻就在香港。”
  一座城市的繁華凝聚一代人或者幾代人的夢想,總有一些有識之士愿意為了維護這座城市的繁華而努力。
  陸景相信林行長也需要香港金融系統的知情人士為他提供詳盡的數據。
  臨分別時,陳旭江緊緊握住陸景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陸景笑了笑,平靜的說道:“放心。”
  是的,國際炒家的能量非常多么巨大,但是很遺憾,他們在這里必須碰壁。
  這是看不見的戰爭。必須讓闖入家園的強盜付出血淋淋的代價。這樣他們才知道哪里是羊圈,哪里是虎穴。
  老虎屁股摸不得,摸了就要付出代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再來一小章。求大家的收藏、點擊、推薦、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