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47 什么樣的人

陸景不知道衛家姐妹在背后對他的評論。開車帶著余志成,讓董冰帶丁靈,一行四個人兩輛車直奔燕湖家園而去。
  中途電話聯系張漓才知道聚餐改在了凱賓斯基酒店302包間。
  方琴邀請了環球雅思的幾名老師、管理人員以及張漓的母親張欣,張漓邀請了好友王芳以及關寧和陳笑,滿滿的算下來有十五六個人。
  燕湖家園那里根本就坐不下。
  302包間里面,大家散成幾個圈子,各自圍在一起聊天。好在人多,陸景倒不怕他和幾個女孩親密的關系曝光。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在大家齊唱的生日歌聲,方琴吹滅了蠟燭,笑嘆道:“二十九歲了。女人最后一個生日聚餐。到了三十歲一年比一年老,那時候就不能過生日了。”
  丁老師笑道:“方老師,你這可是讓我們這些人有意見了,我們幾個年紀都比你大呢,每年生日還不是照過。”說得大家都笑起來。
  張欣以優雅的姿態拿著紅酒杯子,微笑著道:“歲月讓女人的美麗更加芬香。你可要調整好心態。”
  一行人熱熱鬧鬧的吃完飯,略坐了坐,才各自離開。
  陸景開車送了幾個女孩離開,回燕湖家園時,方琴、張欣、張漓三個人正在602聊天。
  張欣除了臉上看起來略有倦色外,精神還不錯。剛才聚會的時候,很多人都夸她駐顏有術,與張漓坐在一起像姐妹。
  “過來坐。前些天你生病沒有去看你,不要見怪。”張欣招手讓陸景過去坐,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
  陸景坐下來,接過張漓倒給他的溫茶,笑道:“我是小傷。張漓天天晚上來看我。張阿姨客氣。”
  張欣將白瓷茶杯放到茶幾上,慢悠悠的說道:“其他的事情我不多問,相信你會讓小漓開心。我聽小漓說你和人打架受傷,究竟是什么原因?”
  陸景眼皮子跳了一下,吃飯的時候人多眼雜,但是看情況張阿姨還是注意到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她前面一句話意有所指。
  就算她不清楚,方琴也是清楚他的那些事。估計是瞞不住,好在她無意追究,不過這實在讓人有些尷尬。
  苦笑著搖頭將和劉柏打架的原因解釋了一遍。
  張欣蹙著眉頭,輕輕的喝了幾口茶,“其實古龍的武俠小說里面有句話說的蠻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管什么原因,也不管對錯,為了小漓,你一定要贏,要笑到最后,要站著頂起一片天。”
  陸景默默的點點頭,喝著茶。舌尖微澀,繼而甘甜,令人回味。他抬頭看張漓,那雙靈秀的眸子正情意綿綿的看著他,有著毫無保留的信任和愛意。
  “一定要贏,要笑到最后,要站著頂起一片天。”
  …
  高考結束后,陸景帶著曾紅英還有趙清芷那個丫頭前往香港。到香港時,天正下著小雨。將空氣里的悶熱稍稍祛除。
  來接機的是馬飛。三人安排在香格里拉酒店休息。趙清芷一路上嚷著好熱、好熱,進了酒店迫不及待的去洗澡換衣服。
  陸景站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頂層套房間,俯視著沐浴在小雨中的的高樓大廈。街面上車行遲遲。馬飛沖了咖啡放在桌子上,“景少,這次過來是度假?”
  陸景轉頭,微笑著道:“不全是度假。呆幾天就回去。”拿起桌子上的咖啡,看著咖啡與白瓷杯子相映,“給曾紅英在公司安排一個職位,派一個本地的員工陪她在香港轉轉。她可能會在這里呆幾個月。”
  陸景相信在十五_大召開前和劉家的較量會有一個階段性的結果。屆時深究曾紅英打人的事情也就沒什么意義。
  “恩。”馬飛談了談瑞豐公司的工作,陪著陸景三人吃過午飯才告辭。
  “二哥,我要逛街。”剛出酒店門口,趙清芷迫不及待的對陸景說道。陸景笑道:“你和曾姐一起逛,難不成還想著我陪你逛嗎?”陸景從錢夾子里面拿了一張匯豐銀行的卡給她,“想什么就買什么。我答應過你的事一定兌現。”
  “歐耶,二哥,你夠豪氣。放心吧,我一定不會給你省錢的。”趙清芷拿著銀行卡笑說道。她穿著白色短袖T恤,牛仔短褲,長發披肩,一派美*女的打扮。
  陸景和曾紅英介紹了當前的情況。她情緒不高,不過又沒可奈何,看著陸景坐車消失在雨幕中。
  趙清芷拉著曾紅英上車,“曾姐,我們先去銅鑼灣,再去星光大道,杜莎夫人蠟像館…”說著,趙清芷拍手道:“師傅,開車。”
  “小姐,其實你可以稱呼我為魏先生,謝謝。”前排右側的架勢座上馬飛安排的瑞豐公司員工回頭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趙清芷點頭,“魏先生,開車。”曾紅英卻是被小丫頭鬧得微微一笑,郁結的心情稍解。
  陸景坐車去見謝晉文和楊星長。楊星長的工作地點設立在中銀大廈中的一間辦公室內。有三個操盤手正神色興奮的操作著電腦。楊星長那張充滿喜感的臉上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
  謝晉文興奮的給陸景介紹了一番情況。在會議室里討論接下來資金的走向。陸景簡簡單單的說道:“下一步是馬來西亞。”
  楊星長把手里精心準備的報告一丟,“好,我知道了。小文,準備干活”
  弄得他的助手小文發愣。要知道,手上這份分析報告可是幾個人反復討論精心準備之后的杰作。眼前這個青年一句話,頭兒就相信他的判斷。什么都不問?我的天,這要是猜錯了怎么辦,他們這點資金在目前東南亞貨幣市場里面扔下去連個水花都飄不起來。
  小文自然不知道楊星長此時對陸景佩服的程度。當初陸景要求他賣空泰銖,他是極度懷疑,但是事實證明陸景很有兩把刷子。對泰銖走勢的把握正確。也有了這次精彩的操作。
  謝晉文賺取了近6千萬人民幣,再加上陸景的收獲2.5億,發下來的傭金足夠他今年不干活都可以瀟瀟灑灑的過完。
  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完,謝晉文把陸景拉到隔壁的一間房間里,“聽說你和劉柏打了一架,現在情況如何?”
  謝家正在逐步的向陸家靠攏,這是事關切身利益的事情,他急切的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