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246 腦袋是殘廢

7月6日是一年一度的高考日。千軍萬馬爭過獨木橋,無數莘莘學子一考定終生。
  陸景沒好意思繼續躲在醫院里面,去老頭子那兒打了個轉,在羅女士面前報了個到,又去大嫂那邊遛了一圈,方才開車去四中。
  作為全市考點之一的四中校門口早就拉起了警戒線。還沒到進入考場的時間,校門口證件檢查較松。陸景拿著學生證進入四中。
  在邵秋蘭的辦公室和董冰會合,除了余志成,一起的還有三個同學。他們幾個算是提前批的學生,檔案早就被提走,不用參加高考。等一會下去給同學們幫忙、鼓勁。
  考場第一遍鈴聲響起來時,忙活了好久的幾個人在花壇處碰頭。各班的提前批學生都在。丁靈看到陸景甜甜一笑,毫不顧忌其他人的眼光,徑直走過來。她入學香港中文大學的事情也已經敲定。
  “我以為你不會來。”丁靈拿了一片紙巾遞給陸景。
  看她躍躍欲試的樣子,似乎想幫他擦汗又有不好意思,陸景接過來,笑道:“早上董冰也這么說。人生只有一次,上不了考場,過來體會下氛圍也好啊。你上場去考試會不會緊張?”
  丁靈咬著嘴唇,貝齒微露,溫潤的眸子里有淺淺的笑意,說道:“我可不像某人。我不逃課的。”
  陸景正要調戲下這個小妮子,膽敢取笑自己。邵秋蘭招手讓他過去。把陸景拉到僻靜處,“聽說你前幾天被人打傷住院?”
  陸景苦笑著道:“秋蘭姐,你也知道了?”
  邵秋蘭扶了扶鼻梁上精致的金屬質地眼鏡,“莫少峰給我說的。他還幸災樂禍的說‘打人者人恒打之’。”
  一手扶著隨風而動的青竹,陸景揉了揉眉頭。“莫少峰的語文是數學老師教的嗎?邏輯很不通。哎…”耳朵被秋蘭姐揪住,陸景連忙住嘴。
  邵秋蘭放開陸景,不忿的道:“我可是你的數學老師。信不信我教你語文也夠格?天天故作深沉,小屁孩學人玩什么深沉。到底怎么回事?”
  說著,上下打量了陸景一會,“我看你不像受傷的樣子,剛才還在和丁靈調笑吧,你看看你們兩個旁若無人的樣子。”
  “有嗎?”陸景嘿嘿一笑,比劃了兩下。“年輕。身體恢復的比較好。”說著,笑道:“打架的原因很復雜,總結起來大致有三點。第一,我以前打了他堂弟,最近又整了他弟弟。第二,我家里和他家里有舊怨。第三,他喜歡的女子正在和我說笑。”
  “你啊--!真不讓人省心。”邵秋蘭瓊鼻微皺,看了陸景一會,“大學去哪里?”
  “去江州大學。”身側的竹林隨微風起伏不定,發出沙沙的聲響。遠處丁靈正眺首望過來。十點左右的太陽正大,陽光從梧桐樹葉間灑落下來,有一個又一個光點。
  看著邵秋蘭精致的容顏,穿著粉色襯衣、藍色牛仔褲的她氣質依舊優雅,但是臉上有難掩的疲倦。陸景心里有些觸動:“秋蘭姐,以后別酗酒了,感覺你最近有些憔悴。”
  邵秋蘭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可能最近高考壓力有點大。”陸景微笑著搖搖頭,湊到她耳邊說道:“還有擔憂你弟弟的事吧?”
  陸景身上淡淡煙草的氣息涌入鼻子。噴在她頸脖上的鼻息癢癢的,讓她有些臉紅。邵秋蘭稍微后退半步,“是不是我喝醉了酒。說出來的。”
  陸景笑道:“你不會說了什么都不記得了吧。”
  邵秋蘭尷尬的說道:“開始還記得,后面醉糊涂了就不記得自己說了什么。”說著,瞪陸景一眼,“不許到處亂說。”
  “保證守口如瓶。”陸景笑著保證。
  上午時間過得飛快。第一門語文考完之后,下午則是考英語。下午考場鈴聲響起后,陸景邀請丁靈、董冰、余志成去燕湖家園那里吃飯。
  今天是方琴的生日,晚上去那里吃飯。三人欣然答應下來。余志成還不知道最近發生了什么事,從書包里拿出一疊同學錄來。“喏,大家給你寫的留言。你的那份寫完沒?”
  陸景說道:“我整個下午都在想離別和祝福的詞語,肚子里的那點貨都給掏空。明天繼續,保證在最后一科考完之前,給大家寫好。”
  陸景買了一本同學錄讓余志成幫他給七班的同學一人發了一張,有三十多個同學給了各自的同學錄給他,邀請他留言。
  七班一共五十多個人,人緣還不算太差。關鍵是他平時和人接觸的太少。
  7月1號住院的時候董冰就把空白的同學錄帶給他。只不過那個時候沒心思寫。今天等著無聊,給大家寫同學錄。
  董冰和丁靈兩個在旁邊看得嬌笑不止。他那些留言實在文不對題。好多人他都需要問余志成一聲才能將名字和相貌對上號,有幾個差點連男女性格都搞錯,丟人到家。
  幾個人說笑著往邵秋蘭的辦公室而去。從辦公樓下來的時候,考試結束的考生們臉色各異的沿著楓葉大道走向門外。明天還有兩科,大家臉色的神色都很收斂。
  “陸景!”身后有一個清脆的聲音喊道。陸景幾人回頭,看到衛婉儀和衛婉瑩俏立在夕陽里,要不是在高考的這個特殊的日子里,兩人俏麗的容貌不知道要吸引多少人上前搭訕。
  衛婉儀看著陸景身邊的兩個女生。一個明眸酷齒,氣質明麗,落落大方。一個俏臉含羞,肌膚如雪般白膩,清秀可人,氣質甜美。偏偏身形火辣,前凸后翹。
  心里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昨天晚上她問他哥最近鬧鬧的沸沸揚揚的陸、劉對抗是怎么回事。陸景是不是就是一個會打架的混子。
  衛東陽卻是給她說了一件事。陸景在全身被打傷疼痛難忍的情況下,還記得叮囑人不要這么晚讓喜歡他的一個女孩知道消息,免得讓那女孩晚上擔心。真是可嘆,心思細膩之極,十足的風流人物。
  否則。她怎么會喊陸景,她實在對這個人有些好奇。
  “呃,你們好。”陸景摸了摸鼻子,要說他現在不想見的人,衛婉儀絕對是其中的一個。
  衛婉瑩好奇的問道:“你不是醫院養傷嗎?怎么出現在四中里面?”
  陸景攤了攤手,“和那邊談完了,懶得再裝下去。”
  唐悅每天都去西月區分局那邊催促,給那邊極大的壓力。這件事作為刑事案件已經報到了袁市長的案頭。市一級的層面正在溝通協調。
  劉家眼看著拖不下去,終于不再磨嘰。通過韓圣杰傳來最新的條件。不再追究曾紅英的責任。消掉案子。但是陸家也不能繼續追究劉柏的責任。
  陸景同意了。
  這個條件看似很有誠意和解,實際上這才只是開端。昨晚接到大哥的電話,皖東省似乎又一股不太正常的暗流,矛頭直指鄭叔叔。估計是劉家在后面動作。
  沈叔叔那邊突然發了一個《端正學習態度、提高軍|官自身道德素養》的文件。一個很正常文件,很多人估計都摸不著頭腦。
  但是陸景卻是知道劉衛敬的那名下屬在駐地所在的城市,養了幾名情人。
  其實,劉家不可能以雙方都不追究的條件和解。要知道陸景現在生龍活虎到處亂跑。劉柏的一身功夫可是全費了。他的腰部無法再承受巨大的力量。
  而陸家也沒打算放過打人的劉柏。他在軍中飛揚跋扈,在駐地所在的城市違規違紀的事情不少。沈叔叔那里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要斷了他的晉升之路。
  如果不是他父親、爺爺在位置上,這些證據足夠送他進去住幾年。
  曾紅英現在還呆著老頭子身邊,陸景已經在為她辦理前往香港的手續。
  大哥所說的把握好節奏就是趁著表面和解的機會。讓曾紅英毫發無損的出去。
  接下來,要放開手腳大干一場。
  兩家都很清楚,絕對不會這樣簡單收場。
  其他派系更是樂見其成。流水不腐。清除有問題的干部,純潔干部隊伍是被各方所認同的。
  陸景的話沒頭沒腦。幾個人都不太清楚說得是什么。董冰卻是知道一點,這幾天她和李慕清聯系緊密,知道陸景現在看似平靜,身后已經是暴風雨驟然而起的節奏。
  衛婉儀點了點頭,突然間發現她和陸景沒有什么共同話題,無話可說。陸景為了不使場面尷尬,笑著道:“你們不是定下來去江南大學。怎么還來參加高考?”
  衛婉儀淡淡的道:“人生只有一次高考,我們體驗下這種氛圍。以后也沒有遺憾。”正說著話,她們一中的同學過來打招呼。陸景順勢告辭。
  衛婉儀看著他的背影。想起昨晚她哥的話。“小妹,本來老頭已經同意你和陸景的事情,他對陸景的能力很看好。
  不過這次打架的事情一出,他又不同意了。關鍵是打架的原因,聽說是桃色新聞。讓老頭極為不喜。
  你偷著樂吧。老頭不同意,奶奶那邊肯定不會逼你的。”
  衛婉儀卻是不怎么信因為女人打架這個說法。那不過是劉家放出來的風而已,意圖博取同情分。
  聽說陸景當晚被打成輕傷,而且是劉柏先動手。京城里面有人說:“囂張跋扈。大人欺負小孩。上戰場要有這個水平就不算孬種。”
  她和陸景前后接觸過幾次。自己生日他不聲不響的送了一份重禮,那塊玉價值不菲。他出手挺闊綽的。相親同席吃飯后送自己回去時感覺他這個人說話聊天實在不讓人討厭。還有他和那個絕色女孩在一起的時候,眼睛落到那個女孩身上時總帶著溫柔的柔情…
  衛婉瑩用手肘頂了下衛婉儀,“看什么呀,姐。人都走不見了。要不要我去把他喊回來。”
  衛婉儀溫婉的笑了笑,和她一起順著人流走向校外,看著擁擠的門口。她問道:“婉瑩,你說陸景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