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245 逼其退步

劉槐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在病房里來回走動著。不得不承認事情已經超脫了他的控制的范圍。
  如果繼續追究曾紅英打人的事情,后果就是弟弟要進去三年。
  當然,也可以安排弟弟出去避一避。但是這不是理想的結果。
  劉槐想了想,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
  隔得不是很遠,劉槐也沒有刻意去避開劉小山。等劉槐說明目前的情況,劉小山聽到大伯在電話里說道:“兌?哼,那也要我們給他們兌的機會才行。這件事先放一放、壓一壓,不著急出結果。”
  劉槐知道二叔那邊已經發動,他爸應該是在等那邊的結果,“我明白了。”
  這就像下象棋,你要和我兌,我可以選擇不兌。拖一拖,等二叔那邊事情取得極大的進展,陸家焦頭爛額的時候這里雙方相互制衡的情況反而有可能解決。
  劉槐微微一笑,心里感覺順暢,對劉小山道:“小山,咱們哥倆去喝一杯。”
  夜里月色正好,戶處灑滿點點的星光余輝。關了燈,獨坐在前,夏夜里寂靜的感覺油然而生。
  已經過去三天,受傷的消息瞞不住人,親朋好友都過來看望。白天的喧鬧讓陸景的精神略有些疲倦。他身上的傷好了幾分,已經不影響日常的生活。正在進行后續的理療、按摩治療的方案。
  “怎么把燈關了。”陸江走進來,打開燈。明亮的白熾燈光驅散了黑暗。
  “哥。”陸景打著招呼,笑道:“關了燈好看月色。”
  “你倒是有閑情雅致。我今晚的飛機回江州。臨走前過來看看你。”陸江坐到椅上,點起煙愜意的抽了一口。
  陸景笑道:“可憐我還要在醫院里呆下去。呆得有點煩了。”
  陸江右手壓了壓。“不要著急,你把身體治療好再說。唐悅這幾天在催辦劉柏故意傷人的案。下午韓圣杰打電話給我。轉達劉家同意和解的要求。”
  陸景嗤笑道:“劉家那幾個鳥人最喜歡當面一套,背面一套。這是想糊弄我們。”
  陸江點了點煙灰,“我同意了。”
  “噢?”陸景極為吃驚,但是他知道大哥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點起煙吸了幾口,“是不是情況有變化?”
  陸江不慌不忙的笑道:“不要擔心,是好的變化。沈叔叔那邊做了不少工作。我們掌握了劉衛敬一個下屬的違法違紀的材料。接下來,會繼續調查劉家父違規違紀的行為。”
  說著,他左手五指握拳。在半空中做了一個有力的手勢,“總要讓劉家付出點代價,他們才知道疼。不疼,他們就不知道有些紅線是不能逾越的。”
  “恩。”大哥那個手勢從物理角度而言,絕對沒有多少力量,但是他傳遞出來的信心、力量都很有分量。
  劉衛敬就是劉小山的大伯。大哥的目標很明確。
  陸江笑著道:“我聽唐悅說你最近有計劃去香港一趟?把曾紅英帶上。‘和解’這樣的鬼話誰都不會信。不過是都在放‘緩手’。要做最壞的打算,你在香港那邊有公司吧?安排曾紅英在那邊生活一段時間。”
  陸景點了點頭,“沒問題,我會安排好的。”
  “我回江州之后。與劉家‘和解’的溝通由你負責。掌握好時間節奏把曾紅英安全的帶出去。
  從你和劉柏打架這件事開始,我們和劉家矛盾明面化。感覺怎么樣?”
  陸景笑著撓撓頭,知道大哥的意思。歷來家族之間的矛盾明面化都是因為利益、位置,很少是因為下面的弟打架造成的。京城里面打架下手都有分寸。絕對不會搞出大動靜。
  “感覺我自己似乎很重要。”
  “咳!咳!”陸江被煙嗆得咳嗽起來,伸手虛點了點陸景。他沒想到弟弟會憋出這么一句話來。他本以為這小會想著道歉什么的,或者罵劉柏幾句豬腦。
  “油腔滑調!我現在倒是知道你怎么哄了那么多女孩。別給媽知道了。她最討厭對愛情三心二意的人。”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大前天的中午董冰、丁靈、陳笑來看他被大哥撞見。
  他連忙轉移話題,“這次居中傳話的人是李菲菲的舅舅韓圣杰?”
  “恩。韓家八面玲瓏。又與各家沒有直接的利益沖突。他來當這個傳話的中間人是合適的。”陸江靠在椅上說道:“韓家離開決策層已經很久,幾個弟都是在商場上混。于下面而言也算得上一條大船。”
  陸景有些奇怪。董坤城說董坤明和李家有關系。照大哥這個說法,實際上大家都是把韓圣杰當做韓家的代表。這說明和董坤明聯系的另有其人。
  “哥,李家里面負責商業的是誰?”
  陸江點著煙灰,笑道:“你以為李家是開堂口啊。‘負責商業’這個說法不準確。李家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脈關系和自身定位。你找胡紅軍問問,他消息靈通,對這樣的事情很了解。”
  陸景點了點頭,想了想,問道:“劉家緩一緩的
  目的是什么,他們下一步棋…”
  陸江輕松的抽著煙,“不是在你身上就是在我身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用費心思去猜,過段時間自然清楚。”
  大哥話里展露出強大的自信。陸景不知不覺也被感染,心情振奮。
  前天7月2日,泰銖宣布失守,與記憶中毫差別。東南亞貨幣市場哀鴻遍野。謝晉文給他打電話時興奮得嗓都啞了。謝晉文投了2千萬進去,這次很有可能暴漲為8千萬。
  而陸景的1億人民幣是分兩次先后投入,預期收益應該在2.5倍左右。比楊星長前次的預計還要多一點。關鍵是他們沒想到泰銖會這么棄守。
  謝晉文在電話里說道:“陸景。趕緊來香港,一定要來。哈哈。下一步是哪里?這真是一場盛宴。”
  陸景每每想起來就覺得好笑。謝晉文他那幾千萬的身家都是下海之后拼命掙來的。這般反應倒也是情理之中。
  有時候,財富的盛宴就意味著掠奪的盛宴。
  但是東南亞的羊毛不剪白不剪。至于東南亞人|民的感情。那玩意兒是國際貨幣炒家們需要考慮的。
  他不過是跟在后面用記憶賺點小錢花花而已。
  “咚,咚,咚。”
  “請進!”陸景轉過身看向門邊,心里有些奈,不知道是誰來看他。實際上他樂意獨處一會兒。到晚上的時候,張漓、陳笑會來看他。
  “陸景。”關寧穿著白色高腰泡泡袖連衣裙俏生生的站在門口。陸景手上的《經濟學原理》落在地上,驚訝的道:“你什么時候回的?”
  關寧臉上兩行清淚滴落,如乳燕投懷般的撲入陸景懷里哭起來。陸景忙輕拍她的背,說道:“別哭。是小問題。我在詐傷呢。”
  關寧抬起頭。撫摸著陸景的臉:“我知道,但是看到你這樣就是想哭。”
  陸景撫摸著她的長發,仔細打量著她,“好像黑了一點。”
  “學生會組織的一個暑期實踐活動,江州太陽那么大。是不是難看了?”關寧解釋著,“你感覺怎么樣?我給漓姐打電話才知道的。我和我爸一起回的。他轉道江州接我一起回京城。本來說給你一個驚喜,沒想到你都住到醫院里來了。”
  “沒有。關小寧什么時候都是最漂亮的。”陸景抱著她溫軟馨香的嬌軀,聞著熟悉的幽香,動情的在她臉上、嘴上親了幾口。實在有些想她。
  關寧嚶嚀一聲。“門沒關。”手摟著他卻沒有絲毫的放松。心里的思念涌起來,讓她不愿意松手片刻的時間。
  兩個人在病房里柔情蜜意的說著話。手機鈴聲很突兀的響起。陸景不爽的接了電話,原來是韓圣杰打電話過來說劉家和解的條件。
  韓圣杰今年四十五歲,中等身材。臉稍瘦,眼睛炯炯有神,正值年富力強。精力充沛的年紀。
  陸景和他約在市第一醫院外的一間茶室見面。
  韓圣杰打量著面前沉默不語、淡然自若的這個青年。外甥女李菲菲原來和這個青年訂了娃娃親,后來兩人沒相處好。不了了之。
  但是這一年來,陸景這個名字在圈內偶爾能聽到。他已經不是名小卒。目前發展勢頭迅猛的盛泰電器、怡家百貨都和他有關系。
  “老實說。你哥讓你來負責這件事我是不理解的,不過看到你這樣沉穩,倒是沒覺得你的年紀不合適。”韓圣杰微笑著拿起茶杯說道。
  陸景笑了笑,“韓先生過獎了。劉家那邊負責的人是誰?”
  “劉家那邊是劉老的女婿楊游龍負責處理這件事。劉家希望曾紅英能投案自首,輕判個一兩年意思一下。劉柏那邊會正式的向你道歉,并保證日后不再對你動手。”
  陸景嘴角抽動,放在桌下的左手握成拳頭,旋即又放開,心里怒氣升騰起來。劉家真夠恥,這樣的條件也拿出來談,可見根本沒有什么誠意。
  陸景壓住自己的情緒,平靜的說道:“走司法程序,一兩年下不來。我不需要劉柏向我道歉以及保證。
  楊游龍三十好幾的人,但是這里發育還不完整。”陸景用手點了點自己的腦袋。
  韓圣杰心說,“這小說話還真不客氣。他是說楊游龍的腦袋是殘廢。楊游龍聽得怕是要氣得半死。”
  放下茶杯,韓圣杰笑道:“這只是初步的想法,可以慢慢溝通。你的想法是什么?我會轉達給那邊。”
  陸景沉吟了一下,“還是走司法程序吧。畢竟已經過了四天,我表哥唐悅天天在那里催促,總要有個交代。”
  韓圣杰點了點頭,“我會轉達的。這是我的名片,電話聯系。”說完,告辭離去。坐在車上他心里嘆了一口氣。他還真是接了一個燙手山芋,兩邊看情況根本就沒有和解的意思。
  不管了,反正自己就是一個傳話的。不影響自己就行。好戲開鑼,大戲恐怕馬上就要上。以兩家的能量怎么可能還在這種低級層次迫使對付低頭。最近怕是有大動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