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244 各自出招

夜里下了雨,陸景迷糊間聽到王燦和大哥的對話。在睡夢間時浮時沉,眼皮睜不開。
  “好好休息”耳邊聽到大哥的聲音,又昏沉沉的睡去。清晨醒來時,夜雨已停。羅女士正在推開病房的戶,讓雨后清的空氣透了進來。
  “媽。你怎么在這兒?”陸景揚了揚自己的左手。
  羅女士見他醒來,走過來摸著他的頭,痛心的說道:“你這孩真不讓人省心。怎么傷成這樣?身上還疼不疼?”
  陸景動了兩下,笑道:“感覺還好。”他的傷看著嚇人實際上不重。主要是接下來要舒經活絡比較麻煩。
  羅女士氣憤的道:“劉家的二孫欺人太甚。到底怎么回事?”她早上聽大兒陸江簡單說了一次,想問問具體的情況。
  陸景把昨晚的情況說了一遍,想來劉家那邊聽到的又是另外一個版本。
  這件事最終是個什么結果,要看雙方最后較量的結果。
  羅女士眉頭越蹙越深,她涵養再好心里也憋了一股氣。自己的兒從來都沒打得這么狠,他老劉家的孫還真敢下手。還講不講道理?
  握住陸景的手很肯定的說道:“你別怕他們。這件事一定要讓劉家給一個說法。他們不給說法,我們就要討個說法。你好好休養,事情讓你哥處理。”
  “恩。”陸景點了點頭,聽老媽說話心里就是舒坦。他當然不會什么都不做。至少需要了解情況。這么說不過是寬老媽的心。
  “紅英那孩不錯。我看誰敢在老陸面前抓人。”羅女士生氣的說著,回身從病房左側的黃木桌上拿了保溫盒。
  昨天和大哥通話之后。陸景就讓曾紅英去老頭那邊呆著。她在那里安全很有保障。不知道昨晚劉家是怎么處理事情的。如果是走刑事案件,這會外面應該到處在抓曾紅英。
  羅女士打開保溫盒。病房里面彌漫著一股清香,用勺舀一淺勺粥。吹了口氣,送到陸景嘴邊,“先試試燙不燙。醫生說你最好先吃點粥。”
  陸景感覺自己想小孩一樣被母親照顧。小時候生病時母親也是這樣照顧自己,這種被母親細心呵護的感覺真好。
  他想起母親去世之后自己一個人在她和父親的墓前失聲痛哭的情形。那時候心里是何等的悲傷與痛苦。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陸景心里忽而有種幸福得想哭的沖動。
  上午八點,京城市公|安局副局長饒聞時剛剛走進辦公室就接到好友胡紅軍的電話。
  “紅軍,怎么今天有空給老哥電話啊。”
  胡紅軍在電話里笑道:“事不登三寶殿。有事找你幫忙。”他和饒聞時年齡隔了十來歲,但是脾氣相投,說起話來沒什么顧忌。
  “呵。你說,我聽著。”饒聞時豪爽的說道,心里卻是一磕磣,別是這公哥兒又惹了什么事要他幫忙擦屁股吧。
  “昨天晚上三里屯的一家酒吧里面,我妹夫的弟弟陸景被劉家的劉柏打傷,劉柏則被陸景的保鏢打傷,據說傷的不輕,這件事是什么章程?”
  饒聞時心陡然一下跳了起來。劉家的劉柏重傷?這夠上刑事案件了,底下怎么沒有人報上來。“我查查怎么回事再給你回電話。”
  饒聞時叫了秘書進來吩咐道:“讓三里屯派出所把昨晚發生的案報給我聽聽。”
  一個小時之后,饒聞時給胡紅軍打了一個電話,“陸景的保鏢曾紅英將劉柏毆打致重傷,劉柏的家屬已經報案。刑偵處正在辦理這件案。”
  胡紅軍瞪著眼睛說道:“他家說重傷就重傷啊。法醫驗傷沒有?別瞎整。瞎整是要犯錯誤的。”
  饒聞時苦笑了一聲,提醒道:“紅軍,西月區分局的老華和那邊有些淵源。呃。這事怎么是你出頭?”
  胡紅軍道:“我聽我妹妹說有這事,打電話問問情況。呵。等我妹夫出來說話,有些人就要后悔莫及了。”
  掛了電話。饒聞時琢磨了一下,拿起電話打給袁市長的秘書,“田秘書,我這邊有緊急案情需要向袁市長匯報。”
  電話里的聲音忽然一變,“我是袁進。”饒聞時大致的說了幾句情況,電話里袁市長指示道:“立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要公平公正的處理這件事情。”
  西月區公|安分局的局長辦公室里。
  華局長來回的走動著,清涼的空調仿佛擋住下午的酷熱。他額頭上直冒汗。
  剛剛接到三里屯派出所的報告。昨晚粉紅佳人酒吧斗毆案的另外一位當事人陸景的家屬申請驗傷。根據市第一醫院的醫療報告,法醫驗傷的結果是輕傷。
  華局長突然的感覺這個消息會產生一個極大的變數,他昨晚似乎做錯了一件事情。在這件事情上他壓根就不應該表態。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
  輕傷
  啊,致人輕傷夠判三年的吧。劉槐會讓他弟弟進去三年?
  正胡思亂想著,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響起來,是市局二把手秋局長,“小華,你怎么辦事的?一碗水端平你不懂?要遵紀守法,秉公辦案。”
  “是,局長。”華局長小心翼翼的躬身說道:“可是,局長你看這事…”他是秋局長的人,這個事請示領導是最佳方案。
  電話里的聲音就有些惱火,“我的意思你不明白?你這個局長還想不想干?”
  華局長抹著腦門上的冷汗,“是,是,我知道了。”
  放下電話,他首先打給刑偵處的老和,吩咐立即收隊,不準繼續追捕曾紅英。案情復雜需要進一步調查。接著要求立案調查陸景被打一事,案情同樣很復雜。需要謹慎、慎重,任何行動要事先向他匯報。
  然后。華局長打電話給劉槐,通知法醫驗傷的結果。讓他們兩家自己協調去。
  唐悅從三里屯派出所出來,坐到自己的寶馬車上。一雙纖手幫他按壓著太陽穴,柔聲道:“什么事大熱天的要你到處跑?”
  唐悅擺了擺手,“不要問。”雖然很喜歡劉瑤晗,但是有些事情她最好不要知道。對她來說,那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事。
  吹了會涼氣,唐悅拿起電話打給陸江:“江哥,辦好了。驗傷報告是輕傷。已經由分局的刑偵處接手案。負責的人保證會依法查辦。”
  陸江站在邊微微一笑,看著夕陽下病房外安靜的小花園,“辦的不錯。接下來等消息。”
  掛了電話,陸江走到病床邊,父親正在帶著老花鏡看內參,“劉家絕對沒有兌的決心。”
  老頭點點頭,“恩。劉衛敬的事情你和你沈叔叔溝通。我就不過問了。劉柏這個人你看著辦。把小景從市第一醫院轉到我這里來。我看看他。他這次該知道打架的壞處。要動腦。”
  “聽唐悅說劉柏幾步就逼上來,說什么都沒用。小景那個性肯定不會后退。換了我,我也不后退。”陸江笑了笑。勸道:“市第一醫院醫療條件就足夠。我估計他養一個星期應該能恢復的七七八八。到時候讓他來看你。”
  他勸父親不讓小景搬過來有原因。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他過去送飯,小景病房里那才叫精彩。三個美麗的女孩帶了兩份飯。有兩個臉上帶著淚痕,明顯是哭過。也不知道那小現在應付的怎么樣。
  幸好沒給媽看到,否則還不知道她怎么想。
  “哦。”老頭神色古怪的看了大兒一眼。沒再提這個話茬。陸江去外面找到曾紅英,“走,去休息室坐一會兒。”
  曾紅英昨晚到這里后。首|長的機要秘書安排了一間房間給她休息,要她不要離開病房的范圍。她也不是小孩。知道外面肯定風聲正緊。
  一晚上輾轉未眠,想了很多。坐下來后。她開口說道:“小首|長,我去自首。我不連累大家。”
  陸江溫和的笑道:“不要亂想。昨天晚上你做得好,沒有誰能指責你,我還要謝謝你。
  你要相信我們能笑到最后。有沒有信心?”
  曾紅英眼睛有些紅,心里的壘塊被這一句“謝謝”化解。她挺起胸膛,說道:“有。”
  “好。”陸江笑了笑,說道:“最差的結果是你去香港或者加波生活幾年再回來。不要擔心外面的事情,你就在我爸這兒待幾天,過幾天會有結果。”
  曾紅英右手在桌下緊緊的握成拳頭。這件事過后,她一定會貼身保護陸景,不讓他再受到傷害。
  ….
  劉槐接到了華局長的電話時,正在京城|軍|區總醫院里面的病房里,他拍著桌怒罵道:“陸家真恥,怎么會是輕傷?”
  今天上午專家專門會診了一次。弟弟日常生活、行走都不會有問題,但是因腰間受到重擊,不能再做劇烈的運動。能不能復原,要看恢復情況。
  陸景是什么傷?皮毛傷而已,陸家居然不要臉的說是輕傷,虧他們做得出來。
  陸家這是要兌。但是他們大可在最后把那女的安排跑路,自己家能安排弟弟跑路嗎?弟弟要是有了前科,這輩的污點就洗不掉,想要上進幾乎不可能。
  劉小山抽著煙,對劉柏的身手他是知道的,把陸景打成輕傷也不是不可能。當然,大的可能是對面在演戲。
  看著一向自詡智計百出的大堂哥失態的發怒,建議道:“槐哥,是不是和爺爺說一聲?”
  陸家輕輕松松的一個“輕傷”驗傷報告,就把劉家昨晚營造出來的抓捕聲勢給堵了回去。
  接下來這事必須要走“和解”這步棋,但是父親、大伯、小叔都不在京城中,以他們這幾個三代弟的分量顯然是不夠資格去談這件事的。未完待續。)
  ps:ps:卡文晚點了,鞠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