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242 挽回男人臉面的人

董冰笑兮兮的看著陸景,“我怎么不能在這兒?”她穿著杏色繡花連衣中裙,氣質明麗,巧笑倩兮的模樣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李慕清側身詫異的問道:“你們倆認識?”
  董冰對李慕清說道:“清姐,你不是知道陸景是我爸爸的生意伙伴嗎?”
  李慕清嘀咕道:“我沒想到你爸爸會把你介紹給這頭色狼。”她見過張漓,又知道他和李菲菲的往事,早認定這小是色狼。
  陸景奈的笑道:“我沒得罪你吧,李慕清。再說我和董冰是同學,認識不是很正常嗎?怎么光長身材不長腦袋?”
  李慕清哪里怕這種程度的言語攻擊,挺了挺飽滿的酥胸,“羨慕就直說,別拐彎抹角的。”
  陸景對她一副女流氓的架勢語。馮逸風坐在沙發上樂不可吱。幾個人要了酒,坐下來閑聊。
  陸景問董冰:“你怎么晚上到這里來,你那位保鏢呢?”董冰這樣的大家閨秀絕對不應該單獨出現在酒吧里面。
  董冰笑指著隔壁的一張桌:“王叔在那兒。”王叔見陸景的視線看過來,舉了舉手中的白水杯。陸景是老爺的座上賓,他自然認識。
  董冰雙手壓在裙面上,說道:“陸景,香港樓市的事情謝謝你,我的私房錢翻了三倍,我爸的資金也安全退出。而且那邊的資金套在里面動不得。我已經確定會去哈佛念書。”
  陸景笑著道:“恭喜你。終于可以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董冰拿著酒杯嫣然笑道:“我敬你。”
  要不是陸景的提議以及及時提醒事情絕不可能這么順利。雖然現在父親的生意還被莫心藍那個女人壓著。但是父親最近樂得都合不攏嘴。
  陸景拿起一杯百加得微笑著和董冰輕碰,喝下一口。看著這個明麗動人的女孩。心想:“又一個人的命運軌跡被我改變了。”
  劉小山看著不遠處的陸景,心里五味雜陳。默默的喝了一杯。劉柏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山,等一會我幫你出氣。今天我一定要把陸景那小揍得連他媽都不認得。”
  劉槐抿著酒對弟弟說道:“小柏,不要亂來,忍著點。”今天要不是陪著弟弟來見李慕清,誰會來這里討不自在。看到陸景那張酷似他爸的臉,心里就覺得膩味。
  晚上回去催催二叔趕緊行動。不能讓小松白吃這么大的虧。對錯不論,劉家的人犯事不需要外人指手畫腳,自己人會處置。
  “呵。沒想到在這兒見到你們堂兄弟。”魏曉華走過來,笑瞇瞇的道:“湊個桌?”
  劉柏不認識他,眼睛一瞪,正要發作。劉小山忙攔著他說道:“這位是魏源的弟弟。”
  劉槐微笑道:“請坐。魏總一個人?”他知道魏曉華喜歡在酒吧里面泡妞的傳聞,也知道前段時間陸家和魏源交惡的消息。
  魏曉華說道:“還有一位朋友,我請他過來。”
  魏曉華的酒友是一個十七歲左右的男孩,唇紅齒白,稚氣未脫,但身上有一股囂張跋扈的氣勢。
  “這是舒書記的孫。舒俊飛”
  劉柏意聽他們閑聊。眼神炙熱的看著不遠處的李慕清。他是真心愛上了這個女人。雖然她自稱是同性戀,但是他不介意。
  他看到李慕清和陸景站起來走向臺球桌,拿著酒杯轉了過去。
  李慕清挑釁的看著陸景,“說吧。怎么賭。”剛才馮遺風慫恿陸景和她單挑桌球。
  陸景拿起一支臺球桿,壞笑道:“光喝酒也沒意思。贏家可以像輸家提一個問題。任何問題輸家都必須回答真話,如果不想回答真話。可以喝三瓶啤酒抵銷。”
  “行。”李慕清很痛的揮手。一行人過來觀戰。王燦肚里暗笑,李慕清鐵定要被陸景坑。就不是不知道他待會兒會問什么刁鉆古怪的問題。
  臺球是街面上常見的花色球。倒不是斯諾克那種。一局很結束。要不是酒吧舒緩的氛圍,李慕清幾乎想仰天大笑。她笑趴在臺球桌上。“怎么說?馮逸風,這就是你吹噓的高手?”
  陸景搓搓手,靦腆的笑道,“有點手生。你問問題,我接著。”夏思雨在一旁慫恿道:“清姐,問陸景哥有幾個女人。”董冰也豎起耳朵笑吟吟的看向陸景。
  李慕清眼睛珠轉了轉,笑著問道:“你還喜歡菲菲嗎?”唐悅笑道:“這種問題不是白問?鬼都知道答案。李慕清,浪費機會要后悔的。”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說道:“我喝酒。”夏思雨嘟嘴道:“真不給力,還以為能聽到猛料呢。”
  第二局,陸景贏。
  陸景笑著道:“馮逸風,我看你對李慕清挺有怨念的,你想知道什么?”
  馮逸風不懷好意的看了一眼猶自鎮定的李慕清,“什么問題都可以問?”
  李慕清心里打鼓,但是輸球不輸人,“你問?”
  “好,你和多少女人上過床?”
  “問錯了吧,這么漂亮的女人應該問和多少男人…”旁邊觀戰的一人心里腹誹道。
  “小樣的,老娘告訴你們才有鬼。”李慕清豪氣的揮手,“拿酒來。”
  第三局,陸景勝。
  看著大家不壞好意的笑容,李慕清索性豁出去了,“問吧。”馮逸風怪笑著要開口,陸景笑著道:“這個機會給我吧。我想知道
  李家誰的生意上做的最大?”
  龍盛國際的董坤明必然是首先從生意上接近李家的力量。其實很多家族里面并非只有一人經商掌管家族的生意。
  但是必定有一個生意做的最大的人。他在家族內部協調中付出的經濟利益越多,獲取的其他利益也越多。
  王燦笑道:“靠,陸景。你這是放水啊,這種問題你隨便什么時候都可以問。”
  李慕清得意的擺擺手指頭。“陸景,你等著后悔吧。李菲菲的舅舅韓圣杰。具體資料自己去查。”
  第四局還是陸景勝。
  李慕清看陸景的眼光開始變了。知道這小在第一盤是故意輸的。她氣呼呼的道:“陸景你真陰險,老娘都被你騙過。問吧。”
  陸景笑著攤開雙手,“馮逸風提醒過你,你不信啊。誰有問題要問的。”
  劉柏早就按耐不住,低吼道:“陸景,你tm玩陰的欺負人是吧?小清,我幫你出氣。”
  陸景用手扶著額頭,這sb做英雄救美的夢做多了吧。
  李慕清卻是不耐煩的道:“你誰啊?我跟你很熟嗎?我要你幫忙?一邊涼去。”
  劉柏沒有理會她,繞著臺球桌走過來。雙手握拳,指節啪啪作響。他早就想打陸景一次了。弟弟遠走美國就是這小搞事,這會兒又聽到李慕清暗自里維護他,心里妒火中燒,仇舊恨一起涌上來,哪里肯罷手。
  王燦心叫壞了。去年十月劉柏就要和陸景打架,當時被李慕清罵跑,今天看樣可避免。
  陸景拉住要上前一步的王燦,“我們不是他的對手。你把小雨護好。去幫我把曾姐叫進來。”他不是劉柏的對手,但是撐一會應該沒問題。
  “你小心。”王燦拉著夏思雨離開。
  董冰退后兩步,王叔悄聲息的走了上來護住她。
  周圍看臺球的酒客各自散開。劉柏指著攔在他面前的唐悅和羅華,對陸景道:“你不是經常和小山單挑嗎?怎么今天對付我要群毆。群毆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
  馮逸風隔著臺球桌說道:“劉柏。你這么大的人和小孩打架,你有沒有點羞恥心。”他和李慕清站在一塊。一邊說話,一邊往陸景那里走。
  劉柏根本就不理會馮逸風的話。繼續進逼。
  陸景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我和你單挑。”他是打慣了架的人。知道加上唐悅、羅華也沒用。
  就像他動手打劉小山的時候從來就不在乎張軍是不是在劉小山身邊。多一個不多。
  “不行…”唐悅和羅華要說什么,陸景擺了擺手。側移兩步到空地處,“來吧。”
  劉柏已經逼上來,現在說什么都沒用,拳頭見真章。打過之后再說。他不會逃跑,也不會向劉柏低頭。
  “劉柏,你沒聽到老娘讓你滾蛋嗎?”李慕清想要走上前拉住劉柏。但是劉柏很的動了。
  “嘭!”陸景架住他第一拳,但是很肋部就挨了一下。左腳踢出,與劉柏對了一腳。
  陸景側身讓過,大腿上被劉柏踢了一腳,疼得他齜牙咧嘴。三十秒不到,他已經左支右絀,十分狼狽。
  李慕清看著發狂的劉柏也不敢上去。她知道劉柏是喜歡她所以不會還手,但是現在這狀況…
  馮逸風頓住腳步,看著兩人一拳我一腳“噼里啪啦”的對打,知道他插不上手。
  董冰對王叔道:“王叔,去幫陸景的忙。他打不過。”王叔搖了搖頭,“小姐,我的職責是保護你,不是招惹仇家。”
  董冰焦急的抿了抿嘴唇。看著陸景吃虧,她怎么給小靈交差啊。陸景不是隨身帶著保鏢嗎?怎么還不進來。
  陸景胸口上挨了一記被迫退后幾步。劉柏滿臉獰笑,上前一拳砸在陸景的肚上。他已經打破了陸景的防守,接下來就是蹂躪他的時間。
  不過,這小夠可以,在他拳頭下撐住了一分鐘。
  “住手。”曾紅英沖進大門時,正好看到陸景腹部挨了一重拳,被打得彎腰后退,跌坐在地上。
  天王老來,也要先打了再說。劉柏看她一眼,不去理會。
  曾紅英眼呲欲裂,嬌喝一聲,沖起來。
  剛才陸景還在車上說信任她。她就是這樣保護信任她的人?她想起自己在保衛|局犯事時,陸老的保護,想起陸景讓她先吃臊面的那一場景。
  “呀!”曾紅英全力爆發,一記鞭腿抽在劉柏的腰部。一腳將他抽倒在地。近兩百多斤的魁梧漢被一個看起來清秀的女一腳抽倒,全酒吧的人都頓住了。
  酒吧的音樂聲戛然而止,空氣里只聽得到個人屏住的細微呼吸聲。
  正看的眉飛色舞、興奮異常的劉小山感覺自己的喉嚨似乎被人捏住連呼吸都很困難。
  剛剛還盯董冰猛看,對幾人說“這妞我搞定了”的舒俊飛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顫。
  劉槐大步走上去,想看看弟弟怎么了。弟弟太輕敵了,居然看都不看這女一眼。但是誰能想到這女一腳之威有這么厲害。
  王燦和夏思雨從門口擠過來就看曾紅英那威猛的一腳。夏思雨看得目瞪口呆,“偶像呀。我哥都沒這水平。”
  唐悅幾人都長舒了一口氣。
  陸景被英姿颯爽的曾紅英扶起,看著半米開外若死魚一樣躺著的劉柏,苦笑道:“曾姐,你總算來的及時。我差點就要被打成豬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