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40 再遇蘇琳

“姨姥爺好1嚴景銘恭敬的喊道。他最近在燕大讀書,閑暇時泡泡妞、和蘇琳見見面,日子過得不錯。
  今天意外的碰到陸景,想要借姨姥爺的勢敲打他幾句。建行的事情被這他坑得太慘,差點就要出國讀書。
  方博韜慈祥的答應了一聲,對蘇琳道:“你就是蘇家姑娘吧?長得真是俊俏。男才女貌啊。”
  蘇琳連忙道:“方爺爺好。”她心里不屑的撇撇嘴。她可沒看出來嚴景銘有什么才華。
  方淺語笑著喊道:“銘表哥。”程東華在看到陸景的那一刻起臉色就變得極為難看,這時也不得不先喊道:“表哥”
  嚴景銘在京城組建了一家才智俱樂部,專門羅大學里面的英才。才智俱樂部提供各種聚會、酒會等交際方式,讓大家擴展自己的人脈圈。他那天在來仙居吃飯就是俱樂部組織的一次聚會。
  陸景沒想到這個老者就是他需要公關的對象方博韜。方博韜此時的形象和他在照片上的形象相差太遠。陸景還以為他是方淺語或者程東華的某個長輩。
  見方博韜的視線落到他身上,禮貌的喊道:“方部長好。”
  方博韜面帶微笑著說道:“你好。”他知道孫女對陸景頗有微詞,但是他自然不會受到干擾,“景華通信在技術研發做的努力很不錯。報紙上的報道我都看到了。你要繼續加油。”
  說著,笑道:“你們這些青年才俊平常要在一起多交流交流。”嚴景銘和程東華都笑著稱是。陸景卻是微微的沉吟。
  方博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淺語。你是陪我繼續散步,還是陪你表哥說話?”
  方淺語甜甜笑道:“我當然陪爺散步。”程東華對嚴景銘點了點頭。也跟著過去。
  陸景瞪了嚴景銘一眼。不管嚴景銘出于什么目的,他喊這么一嗓卻是破壞了自己的公關計劃。在這種情況下和方博韜見面。第一印象怕是不好。
  他本來就和方淺語不對付,只敢奢求方博韜以中立的態度處理景華通信申請手機牌照的事情。
  但是,今天的偶遇使得他沒有絲毫發揮的機會。留給方博韜的印象全靠方博韜自己的判斷。誰知道他有沒有偏見?他方博韜又不是圣人,潛意識里能不受身邊的人看法的影響?自己沒能在第一次見面改變印象,后面想要改變印象疑會很難。
  想到這兒,陸景心里看嚴景銘越發的不順眼,對蘇琳說道:“蘇琳,嚴景銘今年二十四歲,他大你六歲。不是良配。而且他有幾個情人。長期保持關系的女人叫做齊靜瑤,恕我直言,齊靜瑤的容貌比你出色得多。
  你讓蘇威查查嚴景銘的惡跡就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市音樂學院有一個女生為他打了2次胎。
  你應該和你爸說清楚,不要做政治聯姻的犧牲品。”
  操,嚴景銘心里大罵陸景是王八蛋,當面揭他的傷疤。陸景所說的事情都是真的。蘇威一查就能查到。他沒法否認。
  他伸手指著陸景的臉大聲說道:“陸景,你有什么資格說我?你難道只有一個女人?你和衛家的衛婉儀處對象,可是你有去陪過她嗎?我再怎么差勁,但天天都會關心蘇琳。”
  “哼。”蘇琳厭惡的看了兩人一眼。轉身就走。這兩個人都是一般貨色。誰也別說誰黑。嚴景銘連忙追過去,“蘇琳,你聽我解釋。”
  葉妍眨了眨眼睛,看著遠去的兩人。目光滑到陸景的臉上,他臉上正露出一絲狡猾的微笑。
  “喂,陸景。你剛才說的是真的?那小帥哥那么情,讓女生打胎2次?”
  陸景笑著道:“你管真假干什么?我只要蘇琳對嚴景銘留下壞印象就可以了。”他意和葉妍解釋嚴、蘇聯姻的意義。
  猜疑的種總會長成參天大樹的。蘇琳只要不和嚴景銘結婚。兩家的緊密程度會控制在一個合適的范圍內。畢竟兩家所屬的大派系在日后并不和睦。
  三人繼續往食堂走去。葉妍不滿的白了陸景一眼,“不說就算了。那老頭是什么身份?”
  “郵電|部的方部長。你二叔應該和你提起過吧?”陸景側頭問道。葉家想進入手機制造領域。方博韜是繞不過去的人物。
  葉妍嚇了一跳,以為陸景知道了她二叔要求她打聽景華通信公關路線的事情,小心翼翼的說道:“你見過我二叔?”
  陸景看她的神色,腦一轉,問道:“你不會又是接受你家里的委托到處收集情報吧?”
  葉妍拍著胸口說道:“我二叔出一百萬要我做事,我拒絕了。”又擔心陸景不信,補充道:“小六現在還在醫院躺著,我哪敢惹你。”
  陸景看著她輕笑一聲,伸出食指搖了搖,“不是你不敢惹我,是你二
  叔價碼開得太低。你二叔要是開價一百萬美金,我看你就會動心。”
  葉妍被他看的心里發毛,暗自說道:“哪要一百萬美金,說不定五百萬人民幣我就動心了。”
  她嫣然一笑,說道“陸景,我發現你很聰明啊。我看方部長對你印象似乎不錯,景華通信拿到手機拍照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陸景搖了搖頭,看著淡淡的暮色在空氣里散開,低聲道:“未必。”他有種不太好的直覺,心里反復的咀嚼方博韜那幾句話。
  王燦和陸景兩個人站在京城市工程大學的女生宿舍樓門前的樹蔭下面抽煙,眼睛不時的掃過宿舍樓門口。
  王燦笑著道:“你小一年前有這水平,李菲菲能遠走美國嗎?唉,你不會是深受打擊之后從深情專一開始變得濫情了吧?”
  陸景笑著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凈扯淡。我有那么容易被打擊到嗎?”
  王燦把眼睛上的鏡片拿下來擦了擦,說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你變化這么大的原因。要知道。我要不是為了小雨怎么會辛辛苦苦的去經營spogas連鎖店。由己及人,可以推測出你悶騷的內心在午夜里有過何等深刻的反思。”
  “靠!”陸景笑罵道:“騷年。現在文青沒有前途了,你還玩這個。”
  王燦吐出一個煙圈,賊笑道:“我跟你不同,我是搞愛情理灤究的,你小現在膽大包天,開始搞實踐了。”
  他和陸景是發小,各種話題百禁忌。
  陸景似笑非笑的說道:“真的假的?今天晚上唐悅回來,我在漢宮廷請客,看看你會不會理論聯系實際。別告訴我你那些片白看了。”
  “靠。理論聯系實際是男人的本能,我怎么不會。”王燦翻著白眼說道。
  說完,又得意的說道:“據我研究,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有很大的概率俘獲美女的芳心。咦,出來了。”
  根據陸景的描述,很好認出黃紫琪。第一,首先得是美女,符合陸景那小審美觀的美女。瓜臉、肌膚勝雪、臀翹腿長。第二,她今天離校。手上肯定有行李。第三,她的面部輪廓很有立體感,鼻梁秀直若刀削。這三條特征套上去,在大學暑假期間的女生宿舍門口要是還認不出黃紫琪。他可以買塊豆腐撞死了。
  陸景招呼道:“幫忙拎行李。”說著,迎了上去。他和王燦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好久沒湊在一塊聊天扯淡。所以把王燦拉出來。一邊等著黃紫琪一邊閑聊。倒不是專門叫王燦來拎行李的。當然,王燦站在這兒。陸景可不會和他客氣。
  王燦嘟囔道:“靠,就知道你小會叫我干這個。”
  黃紫琪吃驚的看著陸景站在她面前。“不是吧,你怎么在這里?”陸景笑著道:“京城市工程大學景色比較好,我過來轉轉,沒想到碰上你了。”
  王燦翻個白眼。日,又是應付李菲菲的那套“偶遇論”。不過看到黃紫琪一身天藍色的牛仔褲,白色蕾絲t恤打扮,心里贊嘆道:“果然是絕色佳人。清麗端莊,聲若珠玉,明眸酷齒。別說在樹蔭底下等2個小時,就是在太陽底下等2個小時也值得。”
  黃紫琪哪里肯信陸景鬼扯,知道他多半是等在這里的。昨天她送別了周銀燕,兩個人哭得稀里糊涂的,到現在心里還難受。
  把寢室門鎖上的那一刻,她心里默念著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告別大學的日總是傷感的。本來以為會一個人靜悄悄的返回渝都家中。想不到陸景會來送她。
  只是他怎么知道自己住在這棟宿舍里?
  陸景笑著接過她手上的行李,遞給王燦,介紹道:“這是我發小,王燦。”
  “紫琪小姐,其實我們在這兒等了兩個小時。”王燦壞笑著拆陸景的臺。
  “哦。”黃紫琪笑著和他打個招呼。王燦和陸景兩個人一人拎著一包行李走在右側。黃紫琪背著背包,扎著馬尾辮,就這么飄然的走過宿舍、開水房、籃球場、體育館、游泳館、圖書館、實驗樓、研究生樓、教學樓。
  淡淡的離別愁緒盤繞在心頭。四年的青春歲月啊!憂慮的時光。那些歡笑的日猶如昨日才發生,摹刻在記憶里。那些與好姐妹在一起愉的往事歷歷在目。
  她以為自己很堅強,一個人留在最后,送別了好友。她以為自己不會哭的,可是回頭再看校園最后一眼的時候,淚水忍不住的流出來,瞬間模糊了雙眼。
  她知道時光不會再從來。從此,她不再屬于這里。
  陸景把行李放到車后的行李廂里,遞了一片紙巾給黃紫琪。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該說什么,他知道那種感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