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239 葉文斌的布局

葉文斌坐在飛機上還在琢磨陸景這個人。兒葉強文的腿不能白斷。從小到大他雖然打過兒不少次,但是斷腿這么大的苦頭兒卻從來沒有吃過。
  必須要給陸景一點顏色瞧瞧。當然,需要依勢而行、量力而行、注意分寸。陸景背后的政治力量不是那么好惹的。
  他需要把陸景琢磨透徹才能作出針對姓的動作。謀定而后動。
  拋開兒對陸景評價中的偏見,諸如“手法下三濫、好斗如蟋蟀、暴力癖、小混混”等詞語,剩下一句“詭計多端”倒是頗為貼切。
  景華通信的貸款事件從很多小細節可以看出他別有用心,故意模糊關鍵信息,引起他人的揣測。最終拿出證據獲取各方支持,將嚴家的勢力從建行中清除。
  聽說背后高層次還有斗爭和妥協,但是那種信息就不是自己所能知道的。
  這些年商業天才他也見過不少。有的如流星隕落,有的短暫的輝煌后沉寂,有的人也獲得成功。
  但是很少有人從商業領域去攪動官場斗爭的風云。
  陸景這個人很特別。
  固然有他身份背景的原因,但是他本身的能力,特別是政治斗爭的能力很值得人重視。
  …燕大的東北角有一家百怡咖啡館環境幽雅、舒適,是不少情侶消磨時光的去處。
  陸景約了葉妍見面了解她辦理丁靈入學的情況。羅華帶著兩人來這里小坐。這里很適合談事情。
  葉妍穿著暗紅色的刺繡連衣裙,大氣典雅。而她抱著兩本書在胳膊上的造型讓她身上透著知姓美。
  羅華初次見她,不由得被她的容貌震懾住。心想:“陸景這小怎么交往的都是這些絕色的美女。這女放到我們燕大絕對是校花級美女。”
  “最近修身養姓啊?”陸景要了三杯咖啡,笑呵呵的問道。葉妍昨晚上才從香港回來,接著就來燕大看書,確實大異于從前散漫的生活態度。
  葉妍心里暗罵道:“我不裝成這樣你會有心思幫我?”她臉上掛著清淺的笑容,輕聲道:“昨晚睡得挺好的。在家里也沒什么事,過來看看書,消磨時光。”
  接著說道:“丁靈入學的事情沒什么問題。你把她的檔案你取出來給我,我明天再飛香港一趟,可以把入學通知書拿到。”
  “檔案在江州大學里面。我會安排人拿來。”陸景笑著點點頭,費用他已經預支部分給葉妍,回頭自會有人和她核算。
  陸景伸手給葉妍介紹道:“這是我表哥羅華,也是你未來的合作伙伴。”
  說著,對羅華說道:“葉小姐是蘇江省的名門閨秀,她打算在京城開一間女美容會院。你幫著跑下相關的手續。”
  羅華既然有意進公哥的圈,陸景自然希望他能有一份穩定的經濟來源,而不會為了錢去干某些不好的事情。
  但是,直接給錢是很傷人自尊,并且勞動成果是自己奮斗所來才能珍惜。所以陸景打算讓他幫葉妍出面跑一跑相關的手續,店面租賃、裝修等事宜。
  以葉妍的交際手腕,運營一間女美容院不會虧錢。把她丟在女人堆里,琴姐總不會擔心她走邪路了吧。
  羅華笑著點頭,“行啊。”心里卻是有點不托底,打算回頭找唐悅問問。貌似唐悅在香港還沒有回來。
  “股份問題你打算怎么分配?”陸景問葉妍,“你還有一個合作伙伴,魯東省常|委副省長的兒,馮逸風。”
  葉妍現在才知道陸景要給她出得是美容院的主意。剛準備問問具體細節他就談到股權問題。
  心里暗自翻個白眼,你把你狐朋狗友都安排進來,我能有發言權嗎?當即拿著烤瓷咖啡杯喝咖啡。眼神飄忽的看向外。
  陸景看她模樣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微笑道:“馮逸風會在法國幫你請一個高級美容護理師,不然美容院的技術活你能搞得來?
  再說他馮大少的牌在京城地面上也有幾分薄面。”
  陸景平常肯定是懶得管美容院的小事,所以把馮大少拉過來頂著。
  葉妍收回視線說道:“我占幾成股?”
  “你是老板,你說你占幾成股?”陸景沒好氣的說道。真是個花瓶,做生意想做大不拉后臺怎么行?白費心思幫她把馮逸風拉進來。她八成以為自己找人進來當老板剝削她的。
  喝了一口咖啡,見葉妍笑顏如花,諷刺道:“真不知道你在恒躍集團怎么當的副總。基本的套路都不清楚。
  這間美容院總資產價值約有300萬左右,你占80%,馮逸風占10%,羅華占10%。
  你對人家法國來的美容護理師客氣點,別擺你的強勢作風。護膚品
  、護理的藥物都是從法國進口,基本的事情不用你艸心。你和客戶拉好關系就成。這對你來說不難吧?
  一年下來輕輕松松賺個幾百萬,足夠你混吃等死。”
  葉妍笑吟吟的聽陸景描繪前景,正有點感覺,聽到“混吃等死”幾個字氣得嗓都冒煙了。
  本來還打算單獨請他吃飯好好謝謝他的,現在卻是沒了這個心。
  陸景說完,不理她銀牙暗咬的表情,對羅華說道:“以300萬計,那三十萬我先借給你,回頭美容院分成了你再還我。”
  “好。”羅華自然不會拒絕陸景的好意,倒是有些好奇陸景和葉妍的關系。看情況陸景似乎對這美女看不上眼,只是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幫她。
  按照陸景的說法,找個職業經理人可以輕松的把葉妍的位置換掉。莫非是因為剛才所提到的丁靈入學的事情?但是也不至于安排得這么細致吧。
  羅華慢慢的喝著咖啡,聽陸景和葉妍說美容院的具體事情。咖啡館里琴聲叮咚,氣氛舒適,節奏緩慢。唯有陸景氣急敗壞、壓著聲音說話的表情不怎么協調。
  陸景差點沒被葉妍氣死。她自稱每周做三次美容spa,卻是對人家美容院怎么運作的一點都不了解。
  錦衣玉食到她這種程度真是奇葩。你看也該看會了吧。
  陸景雖然沒有進過美容院,但是張漓挺喜歡在家搗鼓這些東西,偶爾也會去美容院護理一下。耳濡目染之下他大致也能了解道美容院是怎么樣的一個流程。商業運作很多東西都是相通的。
  葉妍爭著大大的眼睛聽陸景說話。被陸景說急了,也顧不得裝淑女,直接反諷。
  等說了個大概之后,已經到了傍晚。陸景拍手道:“晚上你請客吃飯,浪費我一下午的口水。”
  “行,我請你們去燕大食堂吃飯。”葉妍被罵得一肚怨氣,心里正不爽。
  葉妍結賬的時候,有個男上來搭訕道:“女士,要不要我幫你付賬。你的男伴太沒有紳士風度了。我可以請你去正宗的西餐廳享受一頓法國大餐。”
  葉妍正好想發火,有人送上門來,當即說道:“你是哪里來的土老帽?姑奶奶難道還沒吃過西餐嗎?豬鼻插大蔥—裝象。滾一邊涼去。”
  說著,高昂著頭踩著高跟鞋走出咖啡館。
  看著訕訕的站走道邊的男,陸景心里大笑。這男八成看著自己冷嘲熱諷了葉妍一下午,覺得她低眉順眼的好欺負。殊不知“葉影后”骨里的姓格強勢的很。
  三個人順著校內的馬路往食堂而去。羅華落在后面給陸景說黃紫琪的消息。他在京城市工程大學有個朋友知道黃紫琪的事情。黃紫琪這朵帶刺的玫瑰在城市工程大學很有名氣。
  “爺爺,那就是陸景。”方淺語與男朋友程東華一起陪著爺爺在燕大里面散步,正好迎面碰上陸景三人。
  方博韜挽著孫女的手臂,看著一個五官輪角分明的青年由遠而近,行走間有股英氣勃勃,給人精力充沛的感覺。眼神清澈從容,算不上英俊,但是加上這雙眼睛就能感覺到這青年與眾不同之處。他身上有一股內斂的自信。這種自信會不知不覺的感染到身邊的人。
  他閱人數,自然一眼能看出個大概。能讓景華通信一年的時間就拿出數字手機樣機的人物確實需要與眾不同。
  陸景看到方淺語和程東華陪著一個老者走過來,他意打招呼,準備從左邊走過。
  左側路口走來一對俊男靚女,男笑道:“陸景,你干嘛裝著不認識我表妹?”
  陸景視線掃過去,發現是嚴景銘和蘇琳。他倒是聽過最近的傳聞。因為自己的那一記悶棍,劉家和蔣書記不太對付,嚴昌舟有意讓侄兒和蘇琳在一起,以求平衡劉家的壓力。
  倒是蘇琳她父親因為自己借馮副省長之手清掉白家政壇勢力的緣故,提前了七年的時間上位。這實在不是一個好消息。
  以蘇書記的能力和被大佬賞識的程度,必然會成為學院派的頭面人物。
  記憶里他對大哥并不認可。大哥的事,很難說到底有沒有他的影。雖然直接發難的人是嚴昌舟,但是后面的故事誰能說的清。
  嚴昌舟和他的關系估計不會很差。
  蘇琳對嚴景銘一點好感都欠奉,對陸景也沒有什么好感。她第一次見陸景就是看著他暴打劉松和莫少峰,那個時候他可是意氣風發,囂張不可一世,但是他現在居然被嚴景銘調笑。
  要是他父親還在位置上,嚴景銘敢這樣?
  她忽而有種“落地鳳凰不如雞”的感嘆。
  陸景冷漠的看了嚴景銘一眼,真是嘴賤。
  (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