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237 道歉

大理石的臺階清涼如水,夜空群星璀璨。才夜里九點鐘的模樣,馬路對面的天藍商場燈火通明,金碧輝煌。
  陸景和黃紫琪并坐在高高的臺階上就著月光向下打量著在西單廣場上來往的人們。
  臺階之上還坐著很多像他們這樣的男女。都是在西單那里逛累了之后坐到這里來歇腳的情侶。
  “我和銀燕逛完西單就會來這里歇一會。今天謝謝你啊。”黃紫琪抿了抿嘴唇說道。雖然程東華的道歉是因為其他的事情,但是那種感覺讓她心結盡去。
  陸景將手撐在臺階上說道:“小事情。我嚇唬程東華的。燕大團委的事情我那里插得進去手。”
  “哦?程東華一向心高氣傲,他要是知道被詐唬了,怕是會氣得要死。”
  陸景扭頭看著她立體感十足的側臉輪廓,心里那股遺憾之感越發的強烈,他腦子發昏怎么在下午的時候答應和紫琪做閨蜜呢?
  “你下次見到他時可以告訴他,說不定能欣賞到他失態的樣子。畢業后什么打算,你后天就得離校了吧,要不要我收留你?”
  黃紫琪輕笑著看了他一眼,“算了吧,你打得什么鬼主意我心知肚明。”她并不反感陸景,這才是今天初吻被他拿走之后她反應平淡的根本原因。換個人就算是天大的理由她也早發飆了。
  “說說看。”陸景饒有興致的看著她。
  “你非就是想編一張把我陷進去。”說著,黃紫琪扭頭看著陸景柔和的眼眸,里面有著些許柔情。她有些不自然的別開頭,“我只會搞室內設計,要工作謀生就得自己接項目。而你是我最大的客戶。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我。
  繼而你會幫我接到大的設計項目,看似是我自己勞動所得,實際上還是要承你的人情。久而久之,人情就還不掉。
  設計團隊組建的越大,到時候推動我x近你的力量也越大。
  你在江州的時候就是這樣打算的吧。銀燕在四月份的時候天天嚷著要我和你聯系。她不想去公司工作,而是喜歡在江州時辛苦工作一段時間,玩一段時間的生活節奏。
  我可以預見只要我再接你給我的設計項目,我所有的朋友恐怕都希望我和你保持親密的朋友關系。到時候你再弄點手段,我怕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陸景莞爾一笑,“我怎么感覺我像電影里的大反派。我的形象真有那么糟糕?”
  黃紫琪嬌笑著點頭,“恩,很糟糕。下午才說好做閨蜜的,接著你就打著占我便宜的念頭。你都把主意打到閨蜜的頭上可見你多么卑鄙啊。”
  陸景看著她在夜色里露出嬌媚俏麗的笑容,明亮的眸子里帶著流光溢彩的淺笑,異常迷人。他心里忽而十分的想將她擁入懷中。
  美麗的女孩對他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但是他不會愛上心里裝著別人的女孩。這是他下午答應黃紫琪做閨蜜的原因。
  但是現在黃紫琪已經有點放下心結的苗頭,他忍不住又蠢蠢欲動起來。黃紫琪是屬于遇上了就不能錯過的女孩。
  “紫琪,如果有一天你忘掉了程東華,記得給我打個電話。我追你。”
  “那你等著吧。”黃紫琪笑著說。心里想著宿舍里那張前往山區支教的申請表。明天是上交的最后期限。為了忘記曾經的那份感情,她打算去山區支教一年徹底的洗滌自己的心靈。
  但是今晚的事情過后,或許用不了一年她就能將那段感情忘記。或許不是忘記,是變成平淡的往事放在記憶的深處,想起來時再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
  兩人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把墊坐在下面的報紙收起來丟到垃圾桶里。
  兩人默默的走過廣場。黃紫琪明眸皓齒的容顏在月色下散發著幽靜絕美的氣息。陸景怦然心動,挽留道:“紫琪,要不你還留在京城把設計團隊拉起來?你不用擔心,你不愿意的話,我不會弄手段的。”
  黃紫琪嬌嗔著白他一眼,“我信你才有鬼呢。下午的時候你騙了我的初吻算不算弄手段?你和關寧的婚房設計稿我可以免費幫你們做一份。到時候給我打電話。”
  陸景有些奇怪,他不記得黃紫琪和關寧見過面。
  黃紫琪看著他尷尬又有些奇怪的神色,噗嗤一聲笑出來:“看什么呀?你那天在江州大學放煙花的浪漫舉動我也在場。
  所以說你這人挺招人恨的。很多恥的話到你嘴里居然能堂而皇之的說出來。你有女朋友還追我干什么?”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黃紫琪燦然一笑,輕的走過廣場。陸景這人其實挺有本事的,心
  思細膩、善于傾聽、能力出眾。哪怕在最開始你對他只有1的好感,他在最后也能將這個好感度提升至90以上。
  反正和他在一起挺愉的,心情也很放松。他會不知覺的讓人對他放下心防、傾吐心聲。但是這小子是個花花公子,做話不談的閨蜜最合適,做男朋友和丈夫就要把人氣死。
  黃紫琪招手欄了一輛出租車,拉開車門,回頭對陸景說道:“我后天離開京城,打算進行為期一年的旅行活動。回頭見。”
  不知道為什么她不想和陸景說實話。或許內心里害怕他來找自己。她確信陸景剛才說“追她”是認真的。
  “我送你。”
  黃紫琪坐到車里,擺擺手,“不用了。電話聯系。”
  陸景看著藍色的出租車消失在夜幕里,心里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在此刻,他比的確信如果他和紫琪只保持閨蜜的關系,他會后悔到吐血的地步。
  拿出電話打給曾紅英,今晚還要陪秋蘭姐去酒吧喝酒。掛掉電話之后,想了想,打給羅華,讓他幫忙打聽下黃紫琪的最情況。相信他在工程大學里面有熟人。
  黃紫琪一路回到寢室里。寢室里空蕩蕩的,三個姐妹們走得只剩下周銀燕。也不知道她去哪兒了,十點鐘還沒有回來。
  開了燈,拿出那份支教表格,在白色的燈光下慢慢的填著。
  ….
  扶著醉醺醺的邵秋蘭,將她放在燕湖家園a棟701房間里面,陸景坐電梯下來找張漓。
  7樓的兩套房子陸景讓姜燕買下來打通成一套六居室的房子,正適合用來招待朋友。他可不想每次見張漓都要來回跑。
  洗過澡,擁著張漓香噴噴的身體睡至天明。天蒙蒙亮時,張漓醒來,縮在陸景的懷里問道:“小景,你怎么來了?”
  陸景撫摸著她如羊脂玉般細膩的大腿,笑道:“感情我昨天晚上抱著你都不知道啊。”
  張漓在他懷里翻個身嬌憨的勾住他的脖子,膩聲道:“我昨晚睡迷糊了。”
  感受到胸口被兩團挺立的乳峰頂著,那驚人的性刺激得他越發的硬了。陸景低頭吻住她嬌嫩的紅唇,撩起她的睡衣,揉捏著她的翹臀。p瓣嫩滑如玉。張漓熱烈的回應著,身子很就不堪**,腿心處有熱流涌出,“別逗我,壞蛋。”
  陸景壞笑著在她敏感地帶按著相思豆,感受到她蜜汁橫流,知道她已經動情。張漓配合著將臀部微抬,陸景將她黃色的小內褲往下褪去。頂入濕潤充分的花蕊,盡根而沒,讓張漓動情的呻吟起來…
  才從云端下來,感受體內仍是硬物堅挺,張漓語氣嬌媚的說道:“你最會欺負我了。昨晚和人活了多少次,早上過來欺負我。”
  陸景牙齒輕咬著她的耳垂,“一次都沒有。”說著,開始第二輪的攻勢。大床咯咯吱吱的搖晃起來,連正在響個不停的手機聲音都顯的不那么緊迫。
  陸景在一陣酥麻將液體傾泄到張漓灼熱的身體里之后。趴在她的身體。溫柔撫弄她地身體,附在她耳邊道:“幾次了?”
  張漓嬌媚的橫了陸景一眼,風情嫵媚端,讓人心馳神動,“我哪里知道啊。”
  兩人沐浴之后擁在一起說話。陸景回了一個電話邵秋蘭,剛才是她的電話。
  “秋蘭姐。剛才有事沒接你電話。”
  “哦,沒什么。就是和你說一聲,我回四中了。”邵秋蘭在電話里說道。宿醉之后的頭疼倒是讓她忘掉了諸多煩心事。
  陸景掛了電話,在張漓迷人的一字鎖骨吻著,張漓喘氣著低吟,用右手力的拉著他的耳朵,“小景——,說正經事呢,別惹我。
  我和葉姨提過了,她說沒問題。”
  丁靈已經給陸景打過電話,她家里對她去香港讀書意見不大,就是擔心她去香港那里讀書會吃苦頭。從小到大,她都沒有離家這么遠。
  陸景委托葉妍幫忙搞定丁靈的入學事宜。葉妍雖說是大花瓶,不會謀生的手段,但是在人際交往上還是很有手腕。
  “那行,我給她電話,約個時間見面。”葉妍當然不會白忙活。陸景除了承擔公關費用之外還需要幫她想個來錢的生意。
  不過這種事對陸景來說不是難事。眼看著就要高考,搞定丁靈入學的事情才是最重要。
  因為是周末也沒什么事情,陸景和張漓懶懶的膩在一起,吃過早飯后窩在家里看電影。
  臨近中午時,陸景倒是想起來今天陳笑把他的賓利借過去參加家里安排的相親,也不知道這會兒結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