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36 咱們倆什么關系

隔著薄薄的緊身褲、雪紡衫,陸景能感受到黃紫琪嬌軀驚人的彈性。“吱--1別克商務車一個急剎車。有人闖紅燈。車上的人身體都往前傾。黃紫琪本來還在側身笑著后排的小丁說話,身體陡然向前一沖,頓時失去平衡,正要伸手去撐車廂壁時一股力量從腰間傳來。陸景及時伸手抱住她避免她撞在前面的車廂壁上。
  “操,什么素質?”司機罵罵咧咧的繼續開車。車內一群人七嘴八舌抱怨開。
  “沒事吧?”陸景放開黃紫琪。黃紫琪眼神復雜的看了陸景一眼,搖了搖頭。
  正值飯點,月明樓用餐的人不少。程東華早早的定好包間,十幾個高中同學圍坐一桌。
  黃紫琪在她高中同學當中人緣似乎不錯。剛開始互相敬酒,就有一個鼻梁上張著一顆青春痘的仁兄舉杯給她敬酒。
  “紫琪,咱們認識有七年了,哎,我當年就是膽子太小了。我先干了,你隨意。”說著先喝一杯啤酒下去。大羅笑道:“老廖,不是我們膽子小,是紫姐氣勢太迫人。”
  老廖擠出一個笑容,看的出來他有點緊張,“有些話不說就沒機會了。”
  有人起哄道:“是的。老廖,有話快說,不要憋著。憋著容易出內傷啊。你都憋了七年,小心成了忍者神龜。”
  老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變得通紅,“你畢業之后是留在京城還是回渝都?”
  他直視黃紫琪美麗的容顏,好不容易積攢起來想表白的勇氣就立刻消散,連忙換了一句話。
  靠,有幾個人笑得肚子都差點抽筋,這小子憋了半天居然是這句話。
  黃紫琪其實知道他想說什么,拿起面前裝滿果汁的杯子喝了半杯,“還沒想好。可能會四處走走。”
  老廖點點頭,“我畢業后會進入景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軟件部門工作。研發團隊的老大是我們學校的一個學長。你要是在京城的話,給我電話,我們以后多聚聚。”
  他比較關注黃紫琪,知道她在去年下半年的時候在江州接到一個室內裝修設計的大單,現在小有身家。
  程東華臉色有點不好看。當年老廖就是他的強勁對手。老廖成績一流,智商一流,但是他容貌平平,使得他面對黃紫琪的時候會沒有信心。當年渝都一中高考,老廖高分考入華夏大學計算機系,風頭一時無兩。
  方淺語噗嗤笑起來。老廖膽子不小,當面挖老板的墻角還不自知。
  滿桌子人大概也就她知道景華通信其實是陸景名下的公司。陸景這個人喜歡在背后陰人。報紙上關于景華通信滿篇的報道都沒有他的名字,甚至一張照片都沒有。
  景華通信公布出來的股東名單分別是關寧、瑞豐公司、杜衛成、景和電子。
  但是了解景華通信公司的人都知道他才是景華通信的話事人。
  大羅笑著嘆了一口氣,“老廖,你太讓我們失望了。要自罰一杯。”其余幾人紛紛起哄,有人站起來互相敬酒,氣氛逐步活躍起來。
  陸景倒也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一個進入景華通信的程序員。他一聽“學長”兩個字就知道他是許方超的手下。
  陸景看著觥籌交錯的聚會場景想著他的高中生涯也要結束了。可惜同學幾年大部分人他都記不住名字。聽余志成說這幾天教室里面每人都在寫同學錄。
  這段時間要多去學校呆一呆。
  黃紫琪喝著果汁和同學說話。一貫牙尖嘴利、喜歡對她明嘲暗諷的方淺語今天似乎特別安靜。連程東華都沒有擺什么圈子領頭人的架勢,眼睛更是很少往她身上看。這兩個人的反應太不正常。她扭頭看了一眼陸景。
  陸景正在與她同學喝酒。凡是祝福他和自己愛情甜蜜的,他一口干掉,再回敬人一杯。但凡是勸他酒的,他就沾一沾嘴唇。然后很淡定、從容、穩若磐石的坐在哪里吃菜。管那些勸酒的人道理說上天,他理都難得理。
  架子端得十足。
  “黃紫琪,我和你喝一杯。”一個矮個男生走了過來,手里拿著二兩的白酒杯子,“小丁她們幾個女生都是喝的啤酒,你一個人喝果汁,我給你敬酒你總要意思一下吧?”
  黃紫琪臉上露出個厭惡的神色。周聲和是程東華的死黨,當年她和程東華分手,很多不好聽的話都從他嘴里說出來,然后傳到大家的耳朵里面去。
  黃紫琪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我們就免了。我沒有和你喝酒的興趣。”
  “我一桌子人都敬下來了,你不給我面子?”周聲和不滿的說道:“你裝什么端莊、高貴?聽說你剛才在車上還不是擠在這小子的身上。”
  “我就不給你面子怎么了?”黃紫琪拉開椅子站起來毫不客氣的說道。
  程東華喝道:“周聲和,你喝高了。坐下來休息。”
  周聲和梗著脖子道:“華哥,你別管我。今天是你做東,慶祝你高升。怎么著也得讓黃紫琪向你敬杯酒吧?”
  包廂里漸漸的安靜下來,眾人都看向黃紫琪。她和程東華的感情糾葛大家都清楚。這次聚會是她頭一次帶男友過來聚會。終于有人不滿了。
  陸景站起來,一巴掌拍在周聲和的肩膀上,拍得周聲和身體一抖,“敬酒就要有敬酒的樣子。如果你想吃罰酒,我會如你所愿。”
  說著,對程東華說道:“把你的狗管好,一個院團委副書記而已居然用‘高升’兩個字,真是搞笑。”
  “搞笑你麻痹。”周聲和怒氣沖沖的將手中杯子里的酒潑向陸景。
  陸景早提防著周聲和。他以前打慣了架,怎么會不知道酒桌上翻臉最先干什么。首先是潑酒扔杯子,然后是操起酒瓶爆頭。
  側身閃開,酒水全部潑到了桌子上。陸景就勢一腳把周聲和踹退幾步。
  “嘩啦——!”周聲和被椅子絆倒,跌坐在地上,嘴里叫道:“操,你小子有種,居然敢打我。今天這里有十個人,你別想走出去。”
  方淺語站起來嬌喝道:“周聲和你給我閉嘴。一邊呆著去。”
  正磨拳搽掌、躍躍欲試的幾個人見她大發雌威,頓時偃旗息鼓。他們幾個早看陸景那小子不爽。喝酒喝的不利索不說,還坐在黃紫琪身邊。
  但是他們又深知方淺語的背景和手腕,不敢造次。
  黃紫琪譏笑道:“程東華,我接到的通知是同學聚會而不是慶賀你高升。難道我還請不起一頓飯嗎?”
  有個和黃紫琪關系好的人有些不滿的說道:“周聲和說得太過了。”
  黃紫琪招呼陸景離開。陸景笑著搖頭,“不急。”說著,輕蔑笑道:“程東華,你小弟很厲害啊。我長這么大還沒人敢當面潑我的酒。
  不過我這人肚量還可以,不和他計較。但是我給你半分鐘的時間,你必須為他的言論向紫琪道歉。你自罰三杯,這事就算了。否則你這個院團委副書記就不用當了。”
  程東華右手虛握成拳頭,要是他不知道陸景的身份,他管tm那些,這小子今天別想走出這個包廂的門。但是。。。
  他想到自己的理想、抱負都可能毀在陸景這個小人的身上,心里涌起一股悲憤之情。他堂堂男子漢竟然被逼得要向一個小女子道歉…
  方淺語皺著眉頭不說話。程東華這個位置是她家里運作的,如果陸景執意要拿下程東華,那并非是一句玩笑話。
  當然,她家里也可以給程東華換一個位置。
  但是陸景這個道歉的要求,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狗屁邏輯扯一堆,無非就是想要程東華向黃紫琪低頭。不過這樣也好,斷了他對黃紫琪的念頭。
  當即沉默不語,見程東華的眼光看過來,方淺語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紫琪,這是你的意思?”程東華左手使勁的撐在桌子沿上。黃紫琪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她明白陸景的想法,正要說話。
  周聲和爬起來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我給黃紫琪道歉,自罰一瓶,這樣總可以吧?”他看的出程東華的躊躇。看來這個姓陸很有些能量。
  方淺語無語的捂住額頭,這小子真是一點眼力都沒有。人家那是借題發揮好不好,真要整你,方法海了去。你潑人家的酒,道個歉就能過去?
  她突然有些后悔以前打擊黃紫琪老是讓周聲和做先鋒。周聲和腦子里差跟弦啊。
  程東華心里大叫,“好哥們。”卻聽得陸景說道:“還有五秒中。程東華,把你的答案告訴我。過時不候。”
  “陸景,今日之辱日后我一定百倍奉還。”程東華心里大罵,咬牙切齒的道:“好,我道歉。”
  說著,深吸了一口氣,將臉上猙獰的表情抹去,換上一副冰冷的表情,“黃紫琪,我為周聲和說錯話向你道歉。請你原諒他。”說著,拿起啤酒瓶子倒酒,連喝三杯。
  滿屋子的人都肅然的看著陸景,這人不簡單。顯然他剛才威脅程東華的話是真的,否則程東華哪里需要這樣憋屈。自大學以來一貫混得風生水起的程東華在這人面前吃癟了。
  陸景懶得去揪程東華的小伎倆,打個手勢,對黃紫琪說道:“走吧。”
  黃紫琪對幾個較好的同學點點頭,深深的看了程東華一眼,轉身離去。原來道歉也就這個樣。程東華的身影在她心中突然越來越淡。三年前的戀愛果然是很遙遠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