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233 放下面具聊天的可能

王燦對陸景的話深信不疑。從去年4月份以來,陸景身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導致他改變這么大,但是他在商業、政治兩個方向所表現出來的能力令人側目。
  如果不是陸景給他出給開美容化妝品連鎖店的主意,他現在和小雨的感情之路估計還會很坎坷。
  一直以來對他沒什么好臉色的夏慶平最近態度親近許多。言語里露出的口風是不反對他繼續和小雨交往。
  雖然這里有他偷偷給何媛送護膚品的功能,但是美容化妝品連鎖店的生意蒸蒸日上卻是實打實的業績。以父親逐步上升的地位再加上他的表現,一年之后取得夏家的同意正式與夏思雨交往不會是太難的事情。
  想著以前他和陸景兩個人樸素的理想——坐在薇薇奶茶店門前看遍四中和英華國際學校的所有美女。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有種恍惚的感覺。
  “嘟-!”陸景從褲兜里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臉上露出極為詫異的神色,他怎么都想不到會接到她的電話。
  趙清芷看到陸景走到咖啡館門外接電話,忙咽下嘴里的玉米濃湯,對夏思雨說道:“我敢肯定有情況。”
  夏思雨丟了一對衛生眼給她,“這不是明擺的事兒,你那么激動干嗎?”說完,滿臉八卦表情的問王燦,“你說陸景哥到底有幾個女朋友?”
  王燦苦笑道:“這我哪里知道。他這一年都是江州、京城兩地跑。很多事我都不清楚。”這事他哪里敢和夏思雨說。夏思雨知道了就代表整個大院的人都會知道。這種八卦新聞難道還能指望她保密嗎?
  趙清芷嘟嘴道:“小雨,你不許我說,你自己干嘛問王燦?”夏思雨叉起一塊牛肉塞到她嘴里,“乖,我知道了會告訴你的。”
  趙清芷將牛肉吃下,方才氣道:“你才乖呢。屁大點孩子裝什么成熟。姑娘和你一般大。”
  王燦看著兩人斗嘴,靠在座位上微微笑起來。陽光從明亮干凈的玻璃窗外透進來,燥熱的感覺被咖啡館里的空調化開。窗外有外出吃午飯的大學生們走過,青春飛揚。這樣悠閑、舒適的日子怎么都不會覺得膩。
  陸景走到咖啡館的門外,聽著電話里黃紫琪的聲音,“下午有個同學告別聚會,想來想去覺得你冒充我男友比杜新華那家伙要靠譜一點。肯不肯過來幫我撐場面。”
  他差不多有半年沒有見到那個夠自信、夠性感、夠漂亮的女孩了。只是在電話聊過幾回。
  而自他和陳笑挑明關系后,他不斷的反思自己對待感情的態度,后面也就沒有再聯系黃紫琪。
  “行。”陸景很痛快的答應下來。她清脆的聲音帶著輕柔的渝都口音,透著些許的倦意。她看起來似乎遇到難題了。
  “下午五點我們在京城市工程大學正校門口見面。”
  …下午兩點,海嘉大廈三樓的多功能大會議室里景華通信公司召開新聞發布會,回應各家媒體在報紙上對景華通信不實的報道。
  章文君坐在會議室靠門的角落里看著主席臺上正在聚光燈下從容自若、侃侃而談的陳總。她穿著紫色紅蝶結長袖襯衣,微卷的秀發披落在肩頭,襯衣下罷扎在黑色的包臀中裙中。標準的職場女郎打扮,全身又散發出成熟女性典雅的魅力,而紫色更添她高貴的氣質,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起她是一家資產幾億企業的領導者。
  章文君心想這才是成功女性的典范呢。聽著她一口地道的京片子,宛如清泉在心間流過。
  “我們非常感謝媒體朋友們對我們的期許。景華通信還只是蹣跚起步的小孩。就現階段而言,我們并不具備與國外廠商競爭的實力,我們也不具備領導國內手機行業的能力。
  事實上大家應該更加關注我們的國有企業在數字電子技術方面所作出的貢獻。我以為華移、聯信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將成為數字行業的領跑者。這一點,我舉一個具體的數據對比,大家就可以知道。
  眾所周知,景華通信在六月十五號才開發出手機的樣機。而聯信下屬的第七電子所早在三月份就拿出了成熟的產品。
  …”
  葉文斌看著在主席臺上不斷降調的美女總經理,不知道景華通信內部打得是什么主意。
  “葉叔,景華通信這是打算偃旗息鼓嗎?”坐在葉文斌右側的董翔說道,“難道最近報紙上鼓吹景華通信的文章不是他們自己搞得鬼?”
  葉文斌心說,“當不是。那是你葉叔操控的。”董翔輕咂了下嘴,眼神挑剔的打量著在上面發表聲明的美女總經理。尖尖的小臉,身體玲瓏有致,皮膚水嫩白皙,職業套裝穿得真是有味道,標準的制服誘惑。也不知道陸景從哪兒找來這么能干又漂亮的女人。白天做事,晚上暖床,真是一舉兩得。
  葉文斌昨天已經得了黃遠集團董事長黃鴻奇的準信,郵電|部不會在今年放開私營資本進入手機行業的門檻限制。那么在媒體上鼓吹景華通信的事情可以停止了。他現在要做的事情是返回建業與建業熊貓談合作。
  如果郵電|部要準許國有企業進入手機行業的話,建業熊貓一定能占據一個名額。因為建業熊貓的技術實力在國內來說首屈一指。比華移和聯信那兩家強太多。
  建業熊貓成立于1936年,是電子行業六大集團之一,主要的產品有移動通信系統、機電儀一體化生產裝備、基站、程控交換機、移動電話、電視機、洗衣機、影碟機、收音機等。其研發實力是一直位于國內領先水平。1996的時候建業熊貓成立了熊貓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主要負責移動電話的研發。
  建業熊貓如果拿下手機行業準入證,勢必將會由熊貓高科負責具體的業務。而葉家旗下的永輝集團是蘇江省內最大的手機銷售商,如果兩家公司能夠結合起來…葉文斌心里飛快的盤算著,連主席臺上景華通信的美女總經理自承沒有拿到郵電|部的手機準入證這樣重要的消息都漏掉,直到董翔小聲告訴他發布會已經結束,他才從自己的思維中回過神來。
  大部分新聞記者們都已經退場,正要走出會議室,突然感覺到一道銳利的目光射了過來,葉文斌看過去。看到一個外形明朗、眼神銳利的青年正站在主席臺微微頷首示意。景華通信的美女總經理正在他身邊亭亭而立。
  董翔小聲道:“葉叔,那就是陸景。”葉文斌微笑了一下,“哦?走,我們過去打個招呼。”董翔楞了一下,他拿到一家媒體的采訪證混進新聞發布會現場,現在估計是被認出來。葉叔怎么還要上去打招呼呢?
  陸景是發布會開始之后才來到會議室的。他看著從容走過來的葉文斌。葉文斌西裝革履,一副帥哥臉。
  “陸先生在如此大好形勢下怎么發出這樣低調的聲明。我十分不解。沒有媒體上這股聲勢,陸先生怎么能拿到郵電|部的準入證呢?”
  陳笑看了走過來的兩人一眼,她還以為是記者要求采訪她。原來是過來找陸景的。她昨天才返回京城準備具體的媒體公關事宜。
  事實上她對陸景要求景華通信表示出這樣低調的態度也有些不解,她擔心降火過了頭會讓景華通信內部士氣消沉。
  “怎么葉家盡出美女、帥哥。這基因改造得也太好了。”陸景腹誹了一句,微笑著道:“這個是商業機密,無可奉告。葉先生到我這里來怎么不提前打聲招呼?恒躍集團的總經理來訪怎么都應該是座上賓。”
  葉文斌淡笑著看了陸景一眼,“我得到最新的消息,郵電|部不打算讓民營企業進入數字手機行業,陸先生的公關策略怕是有些問題。我勸陸先生還是盡快找一家國有企業的殼為宜。披著馬甲申請下來的可能性會大的多。”
  董翔想道:“葉叔這怎么看都是在幫陸景支招啊,難道葉強文的腿就白斷了?”
  他哪里知道葉文斌的打算。葉文斌通過莫心藍的關系認識黃鴻奇。對此時景華通信的高負債率非常清楚。只要陸景聽他的話,多去繞幾個彎,看似能進入手機行業撈錢,但是那損失掉的幾個月時間足夠他死上一回了。
  最高明的假話不是十句話里面九真一假,而應該是十句話全部是真話,但是卻能把人誤導至另外一個方向。就像葉文斌此刻對陸景的誤導。
  葉文斌知道陸景頗有能量,肯定能拿到郵電|部里面的消息。故而提出一個看似可行的方法。
  陸景笑道:“我會考慮的,葉先生是這樣打算的嗎?”葉文斌很肯定的說道:“是的。”他準備入股熊貓高科,也算是借殼的另外一種方式。
  說完,笑了笑:“陸先生最好考慮下我的建議,至少從民營企業家的角度來說,我不希望看到一個優秀的商業新星就這么隕落。”
  回到辦公室里,陳笑端著冰咖啡喝道:“陸景,我覺得那個葉先生說的有些道理。”對陸景的公關策略,她昨晚已經全部知曉。做通兩位副|部長的工作自然沒有問題,但是如果披上國有企業的外皮是不是會讓阻力變得更小呢?
  現在的形勢是除了方部長可能會對景華有意見外,另外幾個黨組成員的態度很不好琢磨。郵電|部里面主流的聲音畢竟是傾向于由國有企業先進入手機行業以利于監管。
  陸景看著窗外開闊的地帶,遠處是民大,近處則是街道。下午的太陽正烈,街道上行人稀少。
  點了一支煙,陸景說道:“笑笑,要知道葉文斌兒子的腿被我找人打斷,他兒子現在還在市第一醫院躺著。你說他會好心幫我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