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32 誰在幕后

莫心藍看著陸景,心里又重新涌起那種難纏的感覺,“好吧。幕后的人是葉文斌。”
  “葉文斌?”陸景腦子并沒有這個人的印象。這段時間唐悅的人手都在香港那邊收集資料。報紙上鼓吹景華通信的文章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到現在還不知道具體是誰在后面搗鬼。雖然他已經讓唐悅找人查查,但是肯定還要幾天的時間。
  葉文斌這個名字真是出乎意料。
  “蘇江省葉家的老二。葉強文的父親。”莫心藍看向船廳外的水面。暮色如墨。
  陸景詫異的道:“這對他有什么好處?”
  莫心藍譏笑道:“你把他兒子打斷腿現在還在床上躺著,沒好處的事他也會去做。”
  陸景用手點了點額頭。教訓葉強文是因為這小子打張漓的主意。打了小的惹出老的。但是這件事絕非那么簡單,葉家要報復也不會等到現在,早就該跳出來。莫心藍在故意誤導他的想法。
  莫心藍看著陸景皺眉思索,雖然看他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在沉思的時候很有些男人的味道。尤其是她知道陸景心機有多么深沉,說不定一會兒腦子里又冒出壞水來。
  “有哪些企業要求郵電|部放開對手機行業的限制你心里應該大致有數吧?報紙上的事情是他們在推波助瀾。但是首先挑頭的是葉家。我這么說算是很有誠意了吧,你是不是應該把手機收起來。”
  陸景不動聲色的點點頭,他哪里知道有幾家企業。那些企業又不會把企業戰略喊出來。誰不明白悶聲發大財的道理?
  他收起手機說道:“放心。損人不利已的事情我沒工夫去做。對付董坤明這件事情上我們能找到共同利益點。”
  莫心藍那里肯信他的鬼話。這年頭損人不利已的人多了去。損已利人的人倒是少見。
  “你對香港發生的事情怎么會知道得這么清楚?”
  “商業競爭同樣需要收集競爭對手的情報。你別和我說莫氏集團沒有這樣的機構。”陸景看著船廳四角掛著的紅色燈籠。燈籠里的小燈泡發出柔和的燈光,愈發顯得船廳內的靜謐。
  北海公園這里離關寧的家大約只有半個多小時的路程。關寧還在江州參加學校里組織的一個暑期實踐活動。否則。她早該回到京城了。
  莫心藍微笑了一下,試探道:“陸景。你為什么把眼光投入到數字手機這個領域,好像景華通信很早就成立了研發部門,對吧?”
  陸景笑著道:“怎么,你也有興趣進來?我舉雙手歡迎。”
  莫心藍輕撩自己的秀發,“我沒有興趣。天下賺錢的生意多了去,要做自己擅長的生意。我一沒有技術團隊,二沒有銷售渠道,僅憑天藍國際在京城的那些銷售渠道能頂什么事?”
  陸景聽得出來她話里真誠的意思。如果這位前京城第一美女不是對手,一起坐船同游實在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她那高貴里面透著性感的氣質。再配上無暇的容貌,完美的酥胸,是個男人都想把她壓在身下蹂躪一番。
  “你組建天藍國際的目的已經難以實現。除了新虹百貨還被你壓制外,其余的生意你都壓不住我,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你可是承諾魏曉華一年之內將我的資本清除出京城。”
  “賺錢!”莫心藍橫了陸景一眼,說道:“你不如說說你打算怎么拿到郵電|部的手機行業準入證吧?”
  “這種事我怎么可能告訴你?告訴你了你不得壞了我的好事。”陸景哈哈笑道。
  莫心藍嬌俏的道:“那你問我的打算干什么?我要告訴你,你不是一樣的要做出針對性的動作。”心想:“哼,這次你失算了,狙擊你的另有其人。我就是個看戲的。”
  陸景笑著點點頭。游船繞北海一周。慢慢的駛回到岸邊。陸景走上岸感嘆道:“什么時候我們兩個要是能都摘下面具開誠布公的聊聊天,那或許會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不得不說,莫心藍是一個讓人著迷的尤物。
  莫心藍優雅的提著裙子從船里走出來,“還沒到睡覺時間你就開始做夢了。你把遼東針對我叔叔的小動作撤掉再來說這件事。”
  陸景笑著搖頭。“我說了讓你回去多讀讀《資治通鑒》,看來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
  兩人說著話走向停車場。莫心藍美目瞪了陸景一眼,不理解他的意思。
  陸景也懶得解釋。坐進自己的車里。以史為鑒,涉及家族興衰之事決不可有婦人之仁。他怎么可能放棄對莫家的打壓。莫家與劉家綁在一起就注定了是敵人。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他沒有自殘的癖好。
  …
  西月區。方家的四合院里。
  客廳之中黃鴻奇端著古香古色的茶杯和方博韜聊天。他們兩個認識差不多四五年。黃遠集團總資產幾十億美元,黃鴻奇作為黃遠集團的董事長成為郵電|部部長的座上賓也不是什么難以理解的事情。
  “方部長。有些人搞得太過火了,居然在華夏日報上質疑郵電|部的政策,這怕是會讓你身上多處不少壓力啊!”黃鴻奇慢慢悠悠的說道。
  方博韜身材矮瘦,面無表情的喝著茶,“工作會有各種各樣的壓力,這點小事情不算什么。倒是黃董身為商界人士,你對這件事是什么看法。”
  大家都是修煉多年的老狐貍,反而沒有必要試探來試探去。黃鴻奇今天過來絕非簡單的拜訪。他正等著黃鴻奇的正文。
  黃鴻奇笑道:“黃遠集團沒有進入國內通信器材市場的打算。我在江州投的那個通信技術研發中心主要還是為東南亞的市場服務。
  我有個朋友想讓我幫忙問問私營企業有沒有可能進入數字手機行業。”
  方博韜把茶杯放到右手邊的木桌上,“部里面優先考慮的是國有企業。信息安全的無小事,私營企業進入這一行業不利于監管。十五|大之后會有一個明確的結果。”
  黃鴻奇點了點頭,時值換|屆,各部門的動作卻是都很謹慎。唯恐出錯。換|屆之后拿出明確的方案倒是挺合適的。
  “爺爺。黃爺爺好!”方淺語提著水壺過來續水。她正好聽到這句話,眼睛珠子轉了轉,給白青色的茶壺加好水之后,婷婷裊裊的走了出去,回到自己房間里面給銘表哥打電話,通報最新情況。
  黃鴻奇眼睛里神色閃了一下。以他多年的經驗自然能看出方博韜這個柔嫩嬌美的孫女已經不是完璧。也不知道誰那么好福氣吃了她的頭啖湯。
  聽說方博韜的兒子是搞娛樂公司的,看來家教不嚴啊。
  “淺語就是懂事啊,我那幾個孫子孫女沒一個讓人省心。前些日子黃暉在江州淘氣,還讓人給打了,硬生生的關了十五天的治安拘留。”
  方博韜微微笑起來,這個孫女卻是讓他很得意,懂事聽話,善解人意,笑著和黃鴻奇聊起小輩的事情來。
  …
  趙清芷那個小丫頭依諾和她家里說了不再想去當明星的事。第二天上午在趙曉豐的引見下陸景拜訪了郵電|部的喬副部長。
  在喬副部長的家中兩人聊得還不錯。喬副部長明確表態支持景華通信進入手機行業,但是景華通信的產品一定要能通過部里面廖總工的那一關。否則他也不好開口說話。
  中午由王燦請客吃飯,夏思雨和趙清芷兩人也在。四個人坐在cafe105里面吃西餐。趙清芷不放心的問陸景,“二哥,說話算話要算話哦,今天已經是六月二十八號了。你什么時候去香港啊?”
  “再等幾天。”泰銖已經頂不住國際貨幣炒家的攻擊。7月2號泰國就會放棄對美元的固定匯率,實行浮動匯率。由此揭開亞洲金融風暴的序幕。
  謝晉文這些天都在香港盯著。陸景過幾天就會去香港轉轉,檢視自己的收獲,安排下一步的行動。
  王燦切著牛排笑道:“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動作啊。唐悅都已經在香港差不多一個星期了。馮逸風昨天來找我喝酒,抱怨說現在泡妞都找不到搭檔了。”
  陸景卻是感覺到小腿被踢了一腳,夸張的慘叫一聲,“小雨,你踢錯人了。”夏思雨不好意思的吐著舌頭,“對不起啊,陸景哥。”她本來是想踢王燦的。
  “二哥,你好可憐哦。我保證小雨是故意的。”趙清芷扶著夏思雨的肩膀咯咯嬌笑不止。
  “你才是故意的。”夏思雨去掐趙清芷的腰。
  陸景笑著搖頭,小丫頭們的快樂真簡單。他對王燦說道:“為后面的收購做準備而已,你手上有閑置資金可以拿出來投機一把,我估計兩三倍的收益率還是有的。”
  董家的事情倒是不方便當著兩個小丫頭的面說。看情況美人痣和她們倆應該是閨蜜。
  王燦扶著自己的眼鏡說道:“暫時抽不出來,我都拿來發展公司了。手機行業準入證的事情你搞的怎么樣啊。我感覺風向不對啊。歷來是捧得越高摔得越很。”
  陸景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當初他就是用表揚信拉下了常新縣的鄭書記。捧殺有時候比大棒還厲害。
  “這件事是蘇江省的葉家在后面搗鬼。其實換一個角度看未必是壞事。如果郵電|部非得在私營企業里面選一家,景華通信就占有先機。當然,事情太過火就沒得玩。我已經讓景華公司進行媒體公關,以正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