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231 葫蘆里的藥

“當然不耽擱。”陸景笑呵呵的道。秋蘭姐就是給力啊,先是拒絕莫心藍的邀請,馬上就邀請他一起吃飯,這無異于一記“耳光”抽在莫氏姐弟的臉上。
  莫少鋒臉色有點灰。他追了這位美女老師幾個月卻沒有絲毫的進展,今天又在姐姐面前丟臉,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莫心藍狡黠的一笑,對陸景道:“你想不想知道這次報紙上針對景華通信的風潮是誰在后面主使的?”
  陸景也不上當,淡淡的問道:“你會告訴我嗎?”
  “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莫心藍笑顏如花,拿眼睛瞄了瞄邵秋蘭,對陸景道:“北海公園那里的月明樓飯菜味道不錯,我打算帶少鋒過去嘗嘗。說不定一會我心情好就會告訴你。”
  陸景笑著搖頭,“改天我們再約時間聊吧。”他對莫心藍的人品沒什么信心。如果兩人是朋友,他會相信莫心藍心情大好之下會說出來,問題是兩人是朋友嗎?
  莫心藍見陸景不上鉤,招呼不情不愿的莫少鋒上車。心里暗罵這小鬼的很。
  陸景看著天藍色的保時捷消失在燕山腳,對邵秋蘭說道:“秋蘭姐,我們不行去大學城那邊吃飯吧,那里有家精致小店的飯菜還不錯。”
  大店吃氣氛,小店吃味道。以他和邵秋蘭熟悉的程度倒也不用刻意在乎用餐地點的檔次,反而是要味道可口才行。
  三人在大學城里面吃過晚飯,陸景提議道:“北海公園這會兒荷花挺漂亮的。夏季的夜景很美。要不我們去那兒消消食?”剛才莫心藍提了一句北海公園,他倒是想起來北海公園的夏季美景號稱是“秦淮夏”。那里風景極佳。
  邵秋蘭譏笑道:“我在京城里面讀了四年的大學,外加工作三年。難道還沒去過北海公園嗎?我要回四中監督學生上晚自習。你這樣的學生,我懶得管你。”
  對陸景的私生活她極度不滿。算上關寧,還有那天清晨在他臥室里的那個女孩,再加上丁靈,他一共和三個女孩保持了關系,真是夠混蛋的。這要是她弟弟早就大耳光抽過去了。
  想到弟弟此時在街上當混混的情況,她不禁黯然神傷。
  陸景聳聳肩,他早就沒把自己當做高中生,扭頭看向丁靈。丁靈淺笑著道:“陸景。我也在京城呆了十八年哦。”
  這個小妮純屬看他笑話。她還沒滿十八歲,怎么就在京城里呆了十八年呢?
  走到十字路口,邵秋蘭把陸景叫到一邊訓斥道:“你和丁靈怎么回事?你搞得什么鬼,你自己身上一堆爛帳,還要招惹她。沒騙人家小女孩吧?”
  陸景攤手道:“秋蘭姐,我的品性有那么卑劣嗎?小靈知道我的事情。”
  邵秋蘭上下打量了陸景一下,還真不知道他有這本事,說道:“真是搞不懂你們這些小年輕的想法。我要還是丁靈的班主任一定會通知她家長。明天是周六,晚上陪我去酒吧喝酒。”
  “行。”陸景答應的很痛。知道她因為她弟弟的事情心里不痛。但是這種家務事他沒法多嘴。
  看著邵秋蘭消失在夜色中,陸景摟在丁靈,在她的圓臀上捏了一把,“學會看我笑話了啊。你要滿了十八歲。我早把你吃了。”
  下午的時候陸景雖然把丁靈剝得如同小白羊,但是依然沒有吃掉她。她胸前的雙峰豐翹、飽滿,比小漓的還大。圓臀豐滿。性十足。如此豐腴、美妙的胴|體能在瞬間燃燒掉男人的理智。
  要是丁靈滿了十八歲陸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
  丁靈俏皮的微吐香舌,靠在他懷里嬌笑著道:“下次不敢了。”兩人依偎在一起。重走回到湖東路上,在路邊看著夜色中的燕湖。夜風涼爽。水波頻動,有茂盛的樹木倒映在湖面上,彎彎曲曲的影模模糊糊看不太清。
  “陸景,丁靈和你在一起吧。我們班主任問起丁靈了,你趕緊送她回來。呵呵,都七點半了,你們再不回來,我看他會通知你們雙方的家長了。”林蓉打來電話說道。
  畢業表白的事情年年有,學校雖然不會處罰學生,但是也要保證不讓學生做出讓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陸景掛了電話,在丁靈滑膩的臉蛋上撫摸著,“我送你回學校,你們班主任在找人了。不然會通知你爸。”
  “哦。”丁靈咬著嬌潤的嘴唇,抬頭看著陸景,眼眸里有著期許的目光。陸景低下頭親吻著她的紅唇。
  半響,丁靈才嬌喘著氣說道:“你是大色狼。”說著,卻是依依不舍的抱著他的腰,宛如一只靈貓縮在他懷里。
  莫少鋒氣餒的和姐姐一起吃飯。平時最愛吃的青豆嚼在嘴里卻是沒什么味道。
  莫心藍蹙眉道
  :“這么大人了,怎么就沉不住氣?不就是一頓晚飯嗎?”那個女老師的容貌氣質都是一流,就是脾氣大了點。看樣能把少鋒吃得死死的。
  莫少鋒郁悶的道:“姐,你和陸景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我不關心。我好不容易遇上一個真心喜歡的女,她現在卻在和別人一起吃飯,我能不灰心喪氣嗎?”
  莫心藍嘆了口氣,自己這個弟弟真是分外草包,毫上進心,只能是個富家公的命。
  “陸景是她的學生。兩人就算是天天一起吃飯又能怎么樣?”
  莫少鋒嘴角動了動,沒敢在姐姐面前說那些混賬話,但是在心底他卻認為陸景是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魏曉華糾纏秋蘭的事情都是他擺平的。只看秋蘭對他的態度就知道,兩人根本就是如朋友一樣交往,那里是什么老師和學生。
  其實就算是老師和學生。就沒那種可能嗎?
  莫心藍想著現在這個時間點黃董應該已經和方部長見面了,也不知道兩個人談得怎么樣了。
  這次的幕后者操作十分高明。如果方部長不同意。景華通信絕對拿不到手機行業的準入證。然后,他們的資金鏈能不能撐得住高額的月息呢?要是能再來一記狠手。恐怕就能徹底地摧毀陸景的資金鏈。看來找到一個合適的時間節點,蘇遠那邊的動作就可以實施了。
  正想得入神,電話突然響起來。莫心藍說了兩句掛掉電話,見弟弟莫少鋒看著她,“怎么了?”
  莫少鋒道:“姐,陸景這么晚邀請你去北湖上泛舟不會是好事吧?”
  “他能把我怎么樣?是他求我辦事。”莫心藍氣惱的橫他一眼:“我正好要欣賞欣賞他求人的模樣。”
  莫少鋒還是不太放心,吃完飯后一直跟著莫心藍走到北湖岸邊。見陸景正在那里等著,走上前很認真的說道:“陸景,你要是敢傷害我姐。我會讓你知道后果。”
  陸景不屑的笑了一下,莫少鋒這小白臉大概忘了是誰把他打得哭爹喊娘的,對莫心藍微笑道:“莫心藍,你弟弟有戀姐癖吧?”
  “廢話真多。陸景,別忘了,現在是你求著我告訴你幕后者的名字。”說著,踏上一只小船,回頭對莫少鋒道:“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去。”
  陸景笑著搖頭走上小船。他可不會求莫心藍,等一會她就知道自己的底牌了。
  莫少鋒在岸邊看著他姐和陸景坐船往湖心而去。
  北湖岸邊有游船提供。由專人駕駛繞湖而行,以小時計費。游船是那種烏篷船,兩頭尖,中間有頂棚遮住太陽。側面是木制鏤空的欄桿。坐在船中即可欣賞到湖景。一條船大約能坐十來個人。也有用氣艇改裝的小船,只能坐4個人。
  船中有一方小長桌,長凳在兩側欄桿下面。陸景雙手疊在腦后。然的靠在船廳的欄桿上。晚風徐來,蕩舟行走在湖光山色中。實在是一件美事。
  “想好報哪個名字來糊弄我沒有?”
  莫心藍輕笑道:“我需要告訴你名字嗎?陸景,別把自己看的太重要。”
  莫心藍臉上的笑意逐漸擴散。在夜色微亮的燈光映襯下若鮮花在剎那間綻放。她此刻心里充滿了得意之情,讓陸景這個難纏的家伙吃癟可真不容易。
  “我以為你至少會報出個人名出來糊弄我。”陸景瞇著眼睛笑道,“龍盛國際最近資金鏈有點問題吧?”
  莫心藍眨眨眼睛,不置可否。
  “龍盛國際看到董坤城的資金抽離香港樓市之后,也打算抽出40%的資金,但是卻突然遭到了相關部門的調查,導致延誤時機,只撤出了大約5%的資金,現在他們總計可能有5億美金套在了香港樓市中。你說,董坤明要是知道你在后面搗鬼他會怎么想?”
  莫心藍臉色變了變,旋即嬌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陸景笑道:“不明白不要緊啊。我只是想要知道幕后者是誰?”
  “你不怕我騙你?”
  “所謂。”陸景很有自信的笑了笑。一般到莫心藍這樣地位的人不會隨口騙人。要么不說,要么說真話。當然,他和莫心藍有些過節,她說假話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假話也會有點參考價值。她不會用一個看起來不可能的人名來蒙他。
  莫心藍卻是嫣然一笑,看穿陸景的心思,“我報個假目標給你,你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總要幾天的時間吧。等過幾天龍盛國際就是只死老虎。董坤明對我而言沒什么威脅,我何必在乎你的要挾。”
  “問題是現在這只老虎還沒有死,還有力氣咬人。”陸景把手機拿出來放到桌上,“查事情的來龍去脈確實要幾天時間,但是查你說的是不是真話卻用不了那么久,你可以試試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