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30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陸景牽著丁靈嬌嫩的小手從教室里出來,直奔大操場的主席臺。丁靈輕咬著自己嬌潤的紅唇,臉上蕩漾著甜蜜的微笑。心里想著要是被父親知道了就知道了。她只想享受此刻與陸景牽手而行的感覺。
  校園里很安靜,六月底的日頭照在人身上有些燥熱。兩人拾階而上,輕輕的擁在一起。
  一股沁人心脾的甜意從兩人心田里流過。丁靈睜大眼睛看著陸景,輕聲問道:“你今天沒逃課?”
  “沒逃課怎么可能趕過來的時候氣喘吁吁啊。七班和你們班二十米的距離不到,我的身體素質怎么可能那么差。”陸景笑著在她瓊鼻上點了一下,“董冰打電話告訴我,五分鐘不趕到四中,后果不堪設想。”
  丁靈有些羞澀的別開頭,大眼睛里閃動著動人的光芒,“我不會同意的。”
  “我知道。”陸景將她抱在懷里,宛如抱著一只乖巧的靈貓,在她白皙的臉蛋上輕吻了一口。這件事八成和董冰的策劃有關,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
  在主席臺上呆了一會,雖然觀景不錯,但是氣溫有點高。剛進在四中租住的房子里董冰的電話打過來,“嘻嘻,陸景,表現不錯哦。”
  陸景歪到沙發上,笑著道:“董班長,你葫蘆里賣得什么藥啊?”
  董冰在電話那頭笑兮兮的道:“測試測試你對小靈有幾分真心。她居然要死心塌地的跟著你去江州大學。喂,你不怕關寧知道啊,到時候你怎么處理她們的關系?白天屬于某一個人,晚上屬于某一個人?”
  丁靈的學生檔案早就和他一起調至江州大學。所以接下來7月6號的高考對她而言實際只是走個過場。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聽得董冰在電話說道:“你還要考慮一點,如果丁叔叔知道你和小靈的事情,她在家里的日子會特別難過,以丁叔叔的脾氣斷絕父女也不是做不出來。你要為她考慮考慮。”
  “你到底想說什么?”陸景將丁靈摟過來,示意她一起聽電話。
  “我想說你們兩個要遮掩一點,不要在同一座城市讀書。這樣大家面子上都能過得去。我說了小靈幾回。她都不聽。你們在一起吧,好好考慮我的建議。就這樣。”董冰掛了電話。
  丁靈眼巴巴的看著陸景,微圓的俏臉露出楚楚動人的可憐表情,“我不想聽。”
  陸景卻是知道自己被董冰說動了。丁靈和關小寧兩人同在江州大學的事情倒不是沒有辦法化解,但是丁靈在家里的處境確實要為她考慮一下。
  總不能讓她為自己和家里鬧翻吧?縱使現在她不后悔。以后父母去世的時候呢?父母的親情是人生所不能缺少的感情。
  誠如董冰所說。要遮掩一二。這樣對大家都好。自己當時確實是疏忽了這一點。好在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丁靈穿著一條薄荷綠的A字裙,清秀無比。她的身體豐腴,抱在懷里十分舒服。撫摸著她大腿處微涼的肌膚,“小靈…”
  “我不聽!”丁靈雙手捂著耳朵,做鴕鳥狀窩在陸景懷里,“我不和關寧姐爭你,你不用擔心。我每天遠遠的看著你就心滿意足了。”
  陸景挑起她的下巴。動情的吻著她,吸允她香嫩的小舌。好一會才說道:“京城怎么樣?”
  “你去江州肯定就寒假的時候回京城,那時候我們哪有時間在一起?看看今年過年的時候就知道。”丁靈聲音嬌柔的說道。任由陸景手法熟練的拉下她的裙子,解開灰色的胸衣。
  陸景摸了摸鼻子沒好意思給她說,張漓在京城他肯定會時不時的回來看看。
  “那杭城呢?江南大學在杭城。”陸景輕揉著她胸前傲人的寶貝,吐出一口氣。老頭子八成會繼續留在京城療養,至少在羅女士空下來之前,他不會去杭城。
  丁靈嬌喘著香息、舌尖輕顫著呻吟。等陸景的動作稍緩,嬌聲道:“不去。你又不在那里。你的公司除了在江州、京城之外。以后還會在那里有業務?我在那里等你好了。”
  “香港。”陸景打算日后將公司的總部設立在香港。將丁靈平放在沙發上,半跪在沙發邊,凝視著她明亮的眸子,“可是你一個人在香港人生地不熟…,要不還在京城吧?我保證每個月回一次。”
  “在京城我又要被我爸管得死死的。一到周末肯定要我回家。”丁靈咬著嘴唇說道。手上嬌羞的整理衣服,遮住胸前暴露在空氣中的寶貝。
  只要不被拿潮水般的酥麻感侵襲,她的頭腦還是很清醒的。她知道冰姐說的很有道理,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她憧憬了很久無拘無束與在陸景一起的場景。可不想這樣放棄。
  但是陸景堅持的話,她無法拒絕他的要求。其實她心里也一直是忐忑不安。但是想著和陸景在一起甜蜜的感覺,讓她又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父親、母親的暴怒。
  陸景撓了撓頭,很認真的想了想,“你要不要先和你媽商量下,透透口風,看看她是什么看法?我再運作。可別說露餡了。”倒不是他優柔寡斷,實在是希望能照顧到丁靈父母的情緒,讓丁靈不至于和家里鬧矛盾。
  “好啊!”丁靈坐起來,“我晚上回去和我媽說。”陸景看著她衣衫滑落,大半片白乳露在外面,櫻桃粒都露了出來,壞笑道:“正事說完,先做點壞事吧。”
  “不行啊。”丁靈想要拒絕,可是來不及了。高峰幽谷兩處都已經淪陷。如潮一般的激情從身體里涌上來。
  …
  夕陽撒落在四中小路的水杉木上,光影斑駁間聽著小鳥的啼叫,令人神清氣爽。
  丁靈清純的臉蛋在夕陽光下熠熠生輝,仿佛在一束淡淡的茉莉花。兩人并肩向校外走去,準備去吃晚飯。
  “陸景。”四中校門口外,莫心藍如花的容顏從天藍色的保時捷里露出來。
  她沒想到在這兒碰到陸景。聽說他不是逃課逃得都不把自己當學生了。最近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她倒是想探探他的反應。
  看了眼他身邊的清秀女孩,肌膚白得如同精致的瓷器。容貌雖然不是絕色,但是這女孩白膩的肌膚、淡雅清秀的氣質卻讓她加分不少,絲毫不遜色于那些一流的美女。
  陸景心情不錯。微笑道:“你怎么在這里?不會是等你弟弟吃飯吧?”
  莫心藍卻是點頭笑道:“當然是。”說著,走下車來,斜倚在保時捷車邊。她穿著粉色的連衣裙,一貫的優雅時尚、高貴性感,與保時捷相得益彰。香車美人的組合吸引不少路人的眼光。
  “最近的報紙看了沒有?”莫心藍優雅的笑道。“景華通信最近出盡了風頭啊。”
  陸景眼睛瞇了下。還真是來者不善。“怎么,這件事里面有你的影子?”
  報紙上的事情他當然知道。景華通信涉嫌騙貸時,有幾家電子方面的媒體把數字手機國產化的帽子扣到景華通信的頭上。
  騙貸事件后,京城日報對公司總經理陳笑做了一個專訪。發出的聲音很低調,算是給媒體上的勢頭降了溫。
  但是這一次似乎來勢洶洶。幾家擁有廣泛影響力的報紙都在鼓吹景華通信的雄心壯志。甚至有文章稱郵電|部在如此有作為的民營企業面前端起官老爺的架子,不下發手機行業準入證,眼看著外資廠商在國內掠奪財富而不作為,這樣的主管官員就應該下課。
  這背后要是沒有推手那怎么可能?陸景還沒有認為景華通信已經到了“天下誰人不識君”的地步。
  “當然沒有。就算有我也不會承認啊。”莫心藍笑意盈盈的說道。
  丁靈能看出這個美艷的女子似乎和陸景不對路。但是又不知道兩人怎么會“道左相逢”還要聊幾句。
  “姐!”莫少鋒大步從校門口出來,“陸景,你敢惹我姐,我和你沒完。”
  莫心藍氣惱的白他一眼。姐姐在欺負他好不好?真是沒個眼力勁兒。
  陸景詫異的回頭看莫少鋒,倒是沒有想到小白臉在他面前居然還有小宇宙爆發的時候,雖然爆發起來還是很挫。
  陸景看到邵秋蘭正站在四中的校門口。她顯然是和莫少鋒一起出來的。莫少鋒擔心他姐在陸景面前吃虧快步走了過來。
  邵秋蘭穿著藍色的中長款棉麻簡約短袖寬松襯衣,一條白色的七分緊身褲讓腿部曲線展示的淋漓盡致,翹臀迷人。
  在夕陽中的她帶著小巧的眼睛,顯得優雅而又精致。
  陸景倒沒想到莫少鋒真能打動秋蘭姐的芳心。揮手打著招呼,“秋蘭姐。”
  “咦,你們倆怎么在這里?哦--,我知道了。”邵秋蘭走過來,看到今天下午校廣播里面的女主角和陸景在一起很有些奇怪。然后腦子里立刻想起來陸景為丁靈打架的傳聞,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丁靈紅著臉喊道:“邵老師好!”邵老師是她高二時的班主任,只是不知道陸景怎么和她關系那么好,都喊她秋蘭姐了呢。
  莫心藍笑吟吟伸出纖細的玉手。“這位是邵老師吧,我聽少鋒說起過你。晚上一起吃飯?”
  莫少鋒趁熱打鐵的說道:“是啊,秋蘭。我姐好不容易來看我一次,答應下來好嗎?”
  陸景看他那副表情就知道剛才推測失誤,秋蘭姐看樣子沒有被他打動。
  邵秋蘭笑著同莫心藍握手,心里感嘆陸景這小子真是花花公子,交往的女子、女孩都是極為漂亮的。
  “下次吧!”說著,問陸景,“陪我吃頓晚餐不耽擱你的時間吧?”她對莫少鋒沒什么好感,自然對她姐也沒什么好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修個bug,林蓉在97年初,正月的燈市上見過陸景和丁靈在一起,上一章的那句感嘆不應該由她來說,已經換人。說一聲。
  求,各種求。
  更新時間的事情,要是能早點寫出來的話,晚上一章我盡量放在七點吧,好像這個點書友們都開始看書了。當然,晚點了的話別抽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