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28 公關路線

“陳總,時間到了。”章文君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來提醒道。陳笑放下手中的筆和材料,拿著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靠在電腦椅背上伸了個懶腰,“唔,這么快,我才看了三份報表。”
  這是景和電子陸景的小辦公室,被她要了過來用做日常辦公。因為交通不便利的原因,她不想去常新縣開發區的景華通信大樓那里辦公。
  位置積西鎮的新辦公大樓還要半年就將竣工。緊挨著的八十畝的宿舍園區主體建筑已經完成,園區的綠化、公共設施還要一個月才能完善。景和電子房租到期的員工都可以在那里申請住房。
  每天會有廠車來回接送。從園區趕到景和電子公司所在的新盛大廈只需要二十五分鐘的車程。
  章文君笑了笑,走到窗戶邊把窗戶打開。她很難想象那個青年就是在這么一間不大的辦公室里完成了景和電子公司架構的設計。
  那時候他帶著五個人,拿著諾基亞三個月的代理合同南下江州,以一百萬不到資金開始起步,打開市場,努力經營。
  如今景和電子資產過億,相比于景華通信的突然膨脹式的發展,景和電子的發展歷史無疑更像是一個勵志創業的故事。
  陳笑合上文件,站了起來,笑道:“走吧。今天喝酒不用那么猛了。”上次在京城里面宴請研發團隊。章文君幫她擋酒,豪氣的與那幫研發人員拼酒,最終喝倒。那幫研發人員未必會揪著她不放,但是欺負新嫩的總經理助理卻是沒有什么心理障礙。
  許方超看著斯斯文文,手下的人喝酒卻都是酒缸。
  她來江州有幾天時間,正好馬飛也從香港回來,今天約了景和、景華的管理層一起聚餐。
  樓外樓的石鍋魚一如既往的味道咸辣。馬飛穿著休閑裝笑著道:“天天在那邊穿著正裝真是要命,好不容易回來休息幾天。”說著,又很狗腿的幫陳笑倒了酒,“還是陳總體諒我。給我批了五天的假期。”
  陳笑笑道:“去你的。陸景給批的假,你還真當我是領導啊。”說著,指著楊顯道:“這才是領導。”
  楊顯喝著酒,笑道:“扯我干什么。我抽出去搞品牌運營也稱不上領導啊。”景少已經和他在電話里聊過,準備過幾個月后將抽他出來搞手機品牌運營。景和電子方面的實際工作可以慢慢的移交給劉一平處理。
  吃過飯。幾個總經理級別的人找了一間茶室閑坐。楊顯問道:“笑笑。景少這次有幾分把握可以拿下手機行業準入證?我看了最近的報道,似乎有點不對頭。報紙上的文章強烈呼吁郵電|部放開對資本的限制,并拿出景華通信舉例,這是要把景華通信放到火上烤。
  景少做事一向是低調的風格。怎么報紙上突然多了一些討論手機行業的消息。出頭的椽子向來是先爛掉。”
  陳笑那拿著茶杯,看著里面上下沉浮的茶葉,搖了搖頭,“不知道,我沒問他這方面的事情。但是我相信他。報紙上的事情應該是有人故意炒作。想要拿到手機行業準入證的不只是我們一家公司。”
  張梅說道:“景華通信每個月要償還建行177萬的月息,還要償還100萬私人的月息。這次拿下諾基亞十萬支手機的訂單,以景華通信的代加工能力大約能獲得近5000萬的利潤。
  但是2億的私人債務會在明年5月到期。所以我認為景華通信最好今年能拿下手機行業準入證,否則財務上將會非常危險。我們的負債率太高。資金鏈的壓力很大。
  景華通信的手機越早投入生產、銷售越好。”
  她如今是財務總監,手下管著幾十號人,負責景和、景華兩家公司的財務。與瑞豐公司相關的賬務也都是她處理。
  陳笑點了點頭,“我會給陸景反應這邊的情況。我們先做好手上的本職工作。拿下手機行業準入證不會那么快。”
  馬飛、劉一平臉上都有些憂色,景華通信如果崩盤,瑞豐、景和電子都會無可避免的受到沖擊。
  …
  吉普車行駛前往黃海駐京|辦的路上。嚴景銘得意的拿著手里的報紙,對齊靜瑤笑道:“你這個主意不錯。我姨姥爺一向不喜歡別人逼他,他看到這樣的報道肯定會火冒三丈。而且,今天晚上黃遠集團的董事長黃鴻奇回去拜訪他,景華通信想要進入手機行業門也沒有。”他姨姥爺就是郵電|部的正印部長方部長。
  齊靜瑤靠在他的懷里說道:“我只是出個主意。文章可不是我找人發的。”文章是蘇江省的葉家找人發表,她不過是居中聯絡一番而已。
  嚴景銘抱著懷里的美人,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愜意的笑道:“這次不用去國外留學了。真是痛快。你說這大好世界我不好好享受,干嘛要去國外啊。”
  蔣書記的侄兒蔣鴻哲發神經把劉家的劉松給賣了。現在京城市里警|方正在調查西山地下賽車的幕后者。劉松已經確定出國避風頭。
  可以想象劉家此時的憤怒。嫡系子弟都差點被卷進到這樣的丑聞案子中。這次雖說明面上是老牌公子哥胡紅軍的關系出手,但是稍微明白點的人都知道八成是陸景在后面搗鬼。
  公子哥圈子里有謠傳是蔣鴻哲泡妞時不小心在小妞面前說漏嘴結果就被陸景知道這件事。蔣鴻哲真是個慫貨,這TM明顯是他被妞泡了。
  陸景拿著這樣的把柄能不做點事才有鬼。
  劉、陸兩家的恩怨就不消說了。劉家現在對蔣書記也極為不滿,前些天在某件事上卡了蔣書記一次。聽說劉松的父親,那位軍中的高官私下罵道:“小輩無能,盡是蠢貨。”也不知道是罵他兒子劉松,還是罵蔣鴻哲。
  蔣書記是叔叔從小玩到大的發小,所以叔叔要自己留下來準備和蘇家聯姻,以平衡劉家帶來的壓力。以后再想辦法修補與劉家的關系。
  這倒是正好遂了自己的意。
  齊靜瑤在嚴景銘懷里瞇著眼睛沒有回話。嚴景銘家里安排他進入燕大學習,和一個叫做蘇琳的大一女生處朋友。嚴家有意和她家里聯姻。
  嚴景銘在她滑膩的臉蛋上捏了一把,“你去黃海任職的事情確定了。今天見面的虞書記是黃海市委宣傳部的副部長,他和我叔叔是黨校的同學。”
  齊靜瑤抬頭咬住嚴景銘的嘴唇。笑意盈盈的道:“怎么這么突然?”嚴景銘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記,“別裝了,以你的腦袋瓜子能想不到今天中午吃飯的目的。”
  齊靜瑤鼻翼中發出一聲誘人呻吟聲。嚴景銘哈哈大笑,他喜歡看到齊靜瑤臣服的姿態。眼睛里余光一掃,突然發現車窗外一輛藍色的賓利。操。那不是陸景的車嗎?
  “超過去!”嚴景銘對司機吩咐道。吉普車噴出滾滾煙霧。突然加速搶了藍色的賓利的車道揚長而去。
  曾紅英看到一輛吉普車突然躥了前面來,連忙放低車速,等吉普車飆車而去時,十字路口的交通燈已經變成了紅燈。
  由于剎車的慣性陸景的身體向前傾。皺眉道:“這誰家的車,太不講究了,多等幾十秒紅燈又能怎么樣?這樣搞會出交通事故的。”
  他也不至于別人超他的車他就要去整人。但是,看到吉普車的囂張態勢很有些不滿。
  如果他知道超車的這輛悍馬吉普上坐著嚴景銘,絕不是這樣溫和的反應。
  在機場見到趙清芷時。她白皙的皮膚都被曬得有點黑,一路嚷著,“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和陪著她的經紀人碧姐打了個招呼,陸景笑道:“小芷,明天是繼續,還是去學校呆幾天?”趙清芷叫道:“二哥,您行行好吧,我回家休息得了。”
  陸景一邊接過她的行李。一邊板著臉訓道:“你怎么可以半途而廢呢?這那里是做事的態度,我讓唐悅聯系了黃海的一個劇組,你今晚在家里休息半晚上,明天早上四點我派人送你去機場。”
  趙清芷的臉立刻垮了下來,眼淚差點流出來。“碧姐,我不想去。”碧姐為難的看了陸景一眼,她挺喜歡這個小丫頭的,“陸先生。您看是不是讓她休息幾天,這次在香港選拔很辛苦。”
  陸景道:“不吃苦怎么能成功。”
  幾人坐到車里。見趙清芷還在撅嘴生氣,陸景在她的腦袋上輕敲了一記,“你可以選擇去學校呆幾天啊。怎么這么笨呢。一點機靈勁兒都沒有。”
  “不許打我的頭。”趙清芷捂著腦袋,生氣的瞪著陸景,“你才笨。你和‘斜眼王’一樣討厭。”說著話,伏到碧姐懷里嗚嗚的哭起來。
  斜眼王是她的班主任。
  陸景搖了搖頭,真是溫室里的花朵,“這樣吧,如果你選擇回學校讀書的話,自然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我記得高二的暑假馬上就要開始了。而且我七月份可以帶你去香港好好玩一次。”
  “說話算話?”趙清芷摸著眼淚坐起來。她這次去香港算是白去了,天天窩在酒店里面琢磨表演的事情,哪里有心情出去逛街。
  陸景豎起食指搖了搖,“一個要求,回去和你爸說一聲你不想當明星。那么七月份去香港購物的費用我全包了。”
  “拉鉤。”趙清芷含著眼淚說道。她在選角的時候都快被那個胖乎乎的導演給罵死,她足足被罵了一個小時,要不然她在京城里也不會被陸二哥幾句話就弄哭了。
  “成交”陸景和她拉鉤,心里嘆了口氣。大費周章終于是把這位小姑奶奶搞定。接下來就需要她爸出面說句話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